刚刚更新: 〔自在神医逍遥客〕〔身边的人全穿越〕〔隋唐大财阀〕〔快去创造奇迹〕〔大魏武神〕〔抗战之重生李云龙〕〔帝国吃相〕〔末日游戏之暴力召〕〔末日夜叉恸〕〔绿茵峥嵘〕〔西京春慢〕〔燃烧我的四合院〕〔医品田园〕〔林梦雅龙天昊〕〔小妖不成神〕〔独步逍遥〕〔我浑身都是宝〕〔蜀山魔门正宗〕〔掠夺两界〕〔回到大唐当皇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婚喜孕:总裁么么哒 第144章 坦白真相
    裴厉看着我,眼中尽是失望后的冷意。

    我的心头一阵**。

    他打开车门冷冷道:“滚。”

    这是他从未用过的冷厉字眼。

    我望着他,一时间抚养轩轩的百种苦楚都涌上心头,我虽然不想让裴厉知道轩轩的存在,但我也绝不能容忍陆夏岚这样的侮辱我。

    “裴厉,如果孩子真的跟你没关系的话,那陆夏岚为什么要抓着轩轩不放?”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说道,“我知道,之前是我撒谎骗了你,那是因为我不想让你认轩轩,我们两个的婚姻已经结束了,我不想让轩轩被我们两个人的事影响,但我没必要拿他的身世作假,也不需要,我对你们裴家的家产没有企图,如果不是这一次轩轩消失不见,我甚至都不会主动来找你。”我低下头说道。

    “那陆夏岚手中的鉴定报告又是怎么一回事?”裴厉盯着我说道。

    我自嘲一笑,“她为了能做鉴定,不惜让人绑架我的孩子,鉴定结果又怎么能不如她所愿,一旦证实轩轩与你的关系,你会放任他在外不管吗?陆夏岚只想嫁给你,怎么能容忍我这样的女人生下你的孩子,用这份鉴定证书让你对我心灰意冷,彻底解决这个大麻烦不是更好。”

    他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沉思,末了淡淡道:“如果照你这样说,那她这么做不是也称了你的心意,反正你不是也一心想和我断绝来往吗?”

    “若非她碰了我的儿子,我也不会向你挑明,伤害轩轩,再泼我一身污水,我绝对不能容忍。”我握紧拳头。

    裴厉抬眼看着我,唇角笑意转冷,“所以,若非陆夏岚,你是不是会瞒我一辈子。”

    “我……”耳边一阵厉风袭来,我吓得闭上眼睛,紧接着身子被人大力推倒,双唇被人粗暴摄取,裴厉的气息很乱,好像是积蓄已久的怒火都发泄了出来一样,我吓得双手揪住他的衣服,却又不敢就这么把他推开。

    许久不曾有过接触,再与他靠的这么近,让我有种与他是前世相识的错觉,陌生的触感,霸道的亲吻,几乎让我喘不过来气,知道他心中气极,我只能这样任由他动作。

    裴厉的手顺着我的衣服往下滑,我身子一紧,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说道:“裴厉,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我已经派人跟着陆夏岚了。”裴厉抬眼盯着我,眼眸阴郁,双唇带着一点水光。

    他就这样深深看着我,仿佛要透过我的眼看到我的灵魂深处一样。

    “你这么盯着我看干嘛?这几年我是不是变丑了?”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不自觉开始躲闪他的目光。

    “我想看看,你的眼睛什么时候开始会撒谎的。”裴厉看着我说道。

    我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裴厉抬手拉低座椅,如饿狼扑食一般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衣衫本就单薄,他略一抬手,领口的扣子就松开了,在他的面前衣衫尽露,我羞得满脸通红。

    裴厉抬手刮了刮我的脸,唇角带笑,“在别的男人面前,你也会这么害羞吗?”

    听他说这话,笑得又这么嘲讽,我气得抬手捂住自己说道:“那你呢,在别的女人面前也会这么刻薄吗?”

    裴厉一愣,见他不说话,我躺在他身下抬头冷笑道:“应该不会吧,陆夏岚那么优秀,你怎么舍得这样嘲讽她,只有像我这样当初被人当一块破布甩开一无是处的女人,辛辛苦苦带了几年的孩子,回来还要被你肆意侮辱,你有什么资格。”

    我只是想要我的轩轩,凭什么就要在这里受他的侮辱?

    更何况早在当初我拒绝江南的时候,就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即便不能跟他在一起,我也无法否认自己爱上裴厉的事实。

    没想到这个我爱了那么久的男人,对我却竟是如此凉薄,质疑我的孩子,质疑我的清白,把我当成人尽可夫的女人。

    裴厉抬手轻轻擦拭着我的脸,被他碰到的地方凉凉的,湿湿的,我抬手一抹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满脸泪水。

    这些天因为到处找轩轩,我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每天晚上才睡一个小时就会做噩梦,梦见轩轩被人害了,神经简直衰弱到了极点,每一次醒来都会失声痛哭,导致现在情绪难以平静,动不动就会流泪。

    见我流泪,裴厉抬手抱我紧紧搂在怀里,他搂得很用力,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感觉到他还在乎我一样。

    “你放心,孩子一定会没事,我不会让孩子有任何事的。”裴厉搂着我说道,“我信,你说什么,我都信,这些年,我很想你。”

    他说最后一句的时候,有意收紧了手臂,那声音仿佛是从胸腔里震动出来的一样。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连忙挣开裴厉拿出来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是陆星移。

    看见陆星移的电话,我顿觉心中有了力量,接通之后带着哭腔说道:“陆星移,轩轩被陆夏岚抓走了。”

    “我知道,我在陆宅,你过来。” 陆星移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似乎带着些疲惫,“我现在打电话给裴厉。”

    给裴厉?我连忙说道:“不用,裴厉现在就跟我在一起。”

    “那就让他也一起来吧。”陆星移说。

    裴厉听了陆星移的交代,当即订机票带我往回赶。

    再回到生长多年的城市,我的内心不由地多了几分忐忑,看着外面已经变得陌生的大厦街道,不由地让人感慨一声,时光飞逝。

    陆宅离高速路并不算远,又有着成片的庄园,是当初陆夫人为了清闲吩咐搬家来的,平日里陆星移和陆夏岚都是在公司附近有自己的住处,因为陆夫人当初在国外养病,他们都很少回来。

    裴厉才把车停到一座富丽堂皇的庄园门口,我就迫不及待从车上跳下来,下车门的时候还绊了一跤,差点摔着。

    “别担心,陆星移既然回来主持这件事,轩轩就不会有事的。”裴厉见我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但是他眼底对孩子的期待也让他看起来与往日很不一样。

    陆宅的家佣引着我们走进去。

    正门口的喷泉池正在冒出汩汩清泉,水花飞溅落在空中,映出一圈圈彩色光圈,看起来十分梦幻美丽。

    陆星移正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他面前的玻璃映着花园里的层层鲜花,光影打在他的身上,修长的影子垂在地板上,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这里暗流涌动,似乎随时都在酝酿着一场大风暴。

    “陆星移,轩轩呢?”我记挂着轩轩,进来就直接问道。

    “先做吧。”陆星移的脸上有些凝重。

    我顿时生起不祥的预感,抓着他说道:“轩轩呢?他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轩轩很好,很安全。”陆星移拉开我的手,侧脸看了一眼裴厉,“你都知道这一切了吧。”

    “不够,至少我还不知道你说的这一切,究竟都包括什么。”裴厉淡淡道。

    陆星移苦笑,“裴厉,我们这么些年的朋友,应该不至于情分浅薄到这个地步吧。”

    “情分这东西,不是保值品,更经不起利用和猜忌。”裴厉扫了他一眼。

    时至今日,我想他们两个人总算不至于再伪装成一副好兄弟的样子了,陆星移隐藏我的这么些年,陆、裴两家过往的仇怨,都会在此时有个了结。

    之前陆星移所担心的一切都会发生,看看如今裴厉对他如同对待陌生人一样吝惜一字一句,我想陆星移心中一定十分失望。

    “好,痛快。”陆星移一扬唇,垂下眼淡淡道,“去请小姐下来。”

    “是。”身边的佣人应声上楼。

    没过多久,陆夏岚就从楼上走下来了,她的左脸发红,即便是涂了厚厚一层脂粉都没能掩盖住。

    我有疑惑地看着她,对上我的眼,陆夏岚眼中闪过一抹浓烈的愤恨,好像恨不得要将我剥皮抽筋一样。

    “轩轩呢?”我对陆夏岚什么样完全不关心,我只牵心我的儿子。

    “在楼上休息。”陆星移淡淡道,“我已经安抚过他了,他现在正在熟睡。

    轩轩好歹也算是陆星移带大的,看见陆星移之后,他的确能心安,听到轩轩没事,我紧紧揪着的心也算是能放下来了。

    “哥,你到现在还要帮着这个女人吗?我是你的亲妹妹啊,爸爸临死前你不是答应他会好好照顾我的吗?”陆夏岚坐下之后嘶哑着声音说道。

    陆星移低叹一声,“可我也答应过母亲,要把这件事给揭露出来。”

    那件事。

    我的心头一紧,下意识地看向裴厉。

    裴厉的身子坐得笔直端正,好像是比着直尺刻出来的一样,他的左手无意识地勾紧,这是他不为人知的小动作,一般代表他很紧张。

    还是之前他随口闲谈的时候告诉我的,因为要跟别人谈生意,不能让人洞悉自己的情绪,但有时候人在某些反应下下意识的小动作还是不能避免的,而他一般在紧张的时候会无意识地勾紧左手。

    我想当年的事实,裴厉应该已经差不多知晓了,但是面对陆星移要亲口说出来的真相,他还是有些难以面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