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魔祖〕〔最强魔王天团〕〔王牌企划师〕〔天降萌宝:粉嫩娘〕〔都市美女爱上我〕〔独家蜜爱:隔壁靳〕〔穿越女神探〕〔荒唐仙医〕〔军婚蜜爱:甜妻,〕〔玄学大师不是人〕〔武戏江湖〕〔凤倾天下之弄权〕〔帝少追爱,凉妻成〕〔浮世绘之百鬼夜行〕〔一枝一叶:望见天〕〔探密记之白玉凤钗〕〔墓与酒馆〕〔我就是大德鲁伊〕〔最好的我们〕〔一胎三宝:总裁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婚喜孕:总裁么么哒 第110章 过往皆是水中花
    我看着他讨好笑道:“旅游和度假太麻烦了,再说了陆夏岚之所以开口邀请我,无非是在试探你对我的态度,上一次你因为我斥责她,她还对我刻意保持些距离,这一次你要是不答应,她过后可能会继续为难我,你知道因为裴厉的事,她早就把我视作眼中钉了。”

    说着,我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我也没别的意思,我不想让她再误会,我也不想让裴厉以为我费那么大劲进陆氏是想要接近他……”

    旧情人再见面已经是一件敏感而又尴尬的事情了,陆星移只要略微想一下我的处境就能够理解我现在的想法。

    当然是我假装出来的尴尬,我和裴厉目前可是雇佣关系,不再只是他的下堂妻。

    陆星移看着我,低叹一声,“好吧。”

    “你答应了啊,真是太好了。”我高兴地说道,结果一激动,手肘撞到了旁边的水杯,水杯一下子朝陆星移倒了过去。

    之前为了表示诚意,我接的是热水,眼看着那一满杯直接泼在了陆星移的裤子上,我惊住了,连忙蹲下身子拿抽纸给他擦拭,一边擦一边紧张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被烫到啊?”

    “你赶紧走。”陆星移黑着脸,抓住我的手说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自己干了一件蠢事,委屈地解释道,“我哪里知道那杯水就这么放在那里。”

    这时门被从外面拉开了,陆夏岚拉着裴厉进来的时候说道:“哥,我突然忘记了一件事……”

    她在那边睁大眼睛看着我们,我从陆星移的办公桌里面露出半个身子,面色涨红,手还在往下伸,陆星移正抓着我的手,这暧昧的动作,估计能直接让人脑补出来一出极其香艳的办公室play。

    “我还有事,先走了。”我连忙跑出去,出门的时候动作太急还被绊了一下,身边有人抬手直接扶住了我,我抬眼看见是裴厉,脸更是烧得通红,不知道下一次他找我要情报的时候,会摆出来一个怎样的嘲讽脸。

    回到办公室后,同事还关心地问道:“秦烟啊,你怎么了?看上去心神不宁的。”

    “没事,可能是撞邪了。”我讪讪笑了笑,火速收拾东西回家,感觉接下来几天都没脸见陆星移了。

    回去没多久,裴厉的短信就发了过来,约见谈论事情。

    我如约来到约定的一家人很少的台球厅。

    裴厉手里拿着一根球杆,穿着简单的白衬衫,袖口的扣子开着,闲雅从容,眼眸微眯,轻轻抬手一推,白球直接把旁边的球撞到了洞里,还一连撞到了四个。

    我虽然不是太清楚台球的原理,但看他打球的动作像模像样,应该技术不错。

    “找我来做什么?”我可没心情欣赏他的技术,直接开口说道。

    裴厉淡淡道:“我是不是该恭喜你,很快就能完成任务了。”

    “到现在为止,进展都不算大,要说完成任务,那还早着呢。”我说。

    裴厉抬眼盯着我,眼眸锐利,唇角勾起一抹嘲笑,“都已经在办公室亟不可待了,我是该夸你有手段,还是该称赞你的谦虚呢?”

    他说这话的语气有些古怪,我不悦地说道:“我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能尽快完成任务罢了, 你有什么任务都可以提,我会努力照做,但是这样的嘲讽,我希望能够不要出现在我们之间,毕竟我们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

    因为他是出钱的人,我是做事的人。

    我是绝对不会想象成裴厉说这样的话是因为吃醋,因为他和陆夏岚关系已经那么亲密,怎么可能会为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吃醋。

    裴厉冷笑一声,“雇佣关系,你在我这里倒是撇的十分干净,是不是打算等完成手里的事情就选择跟陆星移在一起?”

    我看着他,“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关系吗?即便我跟陆星移在一起,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知道,我身份低微,跟你们这样的人比起来就好像地上的泥一样低贱,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你们对我肆意嘲讽的理由,如果你叫我来就只是为了说这些的话,那我要回去了。”

    见我态度那么激烈,裴厉的神情略微缓和了一下,他移开脸淡淡道:“陆夏岚举办派对的那天,照顾陆伯母家佣会回来找陆星移汇报情况,陆星移之所以不愿意参加,是不想让人注意到这件事,你小心接近,看看起居,能不能探听到什么小心。”

    陆伯母,陆星移的母亲吗?

    “什么家佣?难道陆星移的母亲不在陆家吗?”我疑惑地问道。

    “陆伯母早几年就出国养病去了,只带了一个贴身的佣人照顾日常,她行踪隐秘,与外界所有往来都让家佣来负责了,谁也不知道她究竟生的什么病,身体养得怎么样。”裴厉说着嗤笑一声,“许是心病吧。”

    “因为当年发生的事落下的心病吗?”我问。

    裴厉立刻盯着我,“你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老实答道,“但我看你那么执念这个,又那么痛苦,所以我心中便这么猜了。”

    他低叹一声,“希望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觉。”

    如果真相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那对两家来说都是一个残酷的打击,昔日的好兄弟变成势不两立的仇人,曾经亲如一家的两家人因此对立成敌。

    看着面前的裴厉,我突然生出来一种心疼的感觉,下意识抬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想,即便事情真相如此,陆星移跟你之间的友情也是不会掺假的,在你遭遇困难的时候,他每一次都毫不犹豫挺身而出,而且,十年前,你少不更事,他也什么都不懂,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裴厉抬手抓住我的手,盯着我,眸中带着冷厉,“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为他粉饰太平吗?”

    我痛得皱眉,抬手挣扎,裴厉却抓着我的手让我根本动不了。

    “疼,你抓我那么紧干嘛,我也只是想安慰一下你,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忍不住骂道。

    他甩开我的手,移开脸说道:“不需要关心,你做好自己手中的事情就好。”

    我看着他忍不住说道:“裴厉,你跟陆夏岚如今这么交好,也是为了调查这件事吗?”

    我眼见着一日日陆夏岚陪在裴厉的身边,她脸上的笑是那么幸福,所有人都猜测着裴厉和陆夏岚的好事将近,上一次的订婚典礼闹剧已经被两家的势力给压下去,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曾经有一个男人为了我做到那种地步,当初的告白也像是水中月梦中花一样,让我怀疑那都是我自己的幻觉。

    说心里不难过都是假的,所以我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裴厉微微皱眉,神情有些古怪,“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问出口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好傻,他都已经明摆着要跟我划清界限了,我还在期待什么,我甩甩头,转身就往外面走了。

    裴厉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我头也不回地离开。

    “派对?你疯了吗?居然去参加陆夏岚举办的排队,那么小妖婆肯定没安好心。”江小北听我讲了派对的事情,睁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我无奈说道:“小北,你就陪我去玩玩咯,陆星移都答应做东道主带我们玩的。”

    江小北有些疑惑,“你从来都不是爱热闹的人,为什么非要去参加排队?”

    “那里面有很多好吃的啊,还可以认识不同的人,陆夏岚邀请来的人,肯定非富即贵,指不定能给我们宠物医院拉来一笔投资呢。”我开心地说道。

    江小北叹了口气,“你是想去见裴厉吧。”

    “裴厉?我早就看腻了,他和陆夏岚每天正事不干,总在陆氏的公司里进进出出,看起来倒像是专门跑到我面前秀恩爱一样,有时候我都很想抓住陆夏岚的衣领跟她说,不要总觉得我会抢你的男人,这个男人明明当初是我主动丢的。”我摆摆手没好气地说道。

    江小北扑哧一声笑出来,“怎么在你眼里裴厉就这么被人嫌弃吗?除了他是你的前夫之外,这个人其实也挺好的,估计是不少姑娘心中的梦中情人呢。”

    “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我跟他早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何必要想这件事呢?”我扬扬唇,如果是在以前,我离他远远的时候,我也许会想念他,想象着我们过去发生的那些事,可是如今我和他已经成了单纯的雇佣关系,他对我也再无往日的旧情,这个时候任何想念都是徒劳。

    见我这个样子,江小北有些心疼,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能想开就好,不必要专门为他们烦恼。”

    “所以,你就陪我去嘛,打开新天地。”我顺势拉着她撒娇道。

    江小北察觉被我摆了一道,对我刚才装可怜报以鄙视的眼神,但看我这么迫切想要她跟我一起去,只得嫌弃地点点头,“好啦,大不了到时候一起被欺负,反正以前我也没少拉你下水。”

    “太好了,我就知道小北你是最爱的。”我抬手抱住她,江小北那边连忙撇清关系,“你不要想歪,我不是拉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一念情深,万念婚〕〔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靳少强宠小逃妻〕〔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特品圣医〕〔诱妻入怀:帝少大〕〔首席大人,战不休〕〔清宫攻略(清穿)〕〔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