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绝宠:狂妃太〕〔超神天才系统〕〔许越余依〕〔女总裁的逆天高手〕〔重生浪一把:精分〕〔我的成就有点多〕〔邪王宠妻:废柴小〕〔都市全能系统〕〔九零女神算〕〔凶灵祭〕〔烽火盛唐〕〔我的超级人格〕〔冥王修炼手册〕〔最强神医混都市〕〔邪王专宠:腹黑逆〕〔大夏纪〕〔超级鬼尸〕〔重生美利坚之无耻〕〔超强兵王在都市〕〔兽妃凶猛: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婚喜孕:总裁么么哒 第一百零七章 不祥的预感
    我想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便点点头。

    到了背山的亭子里,许先生略微放下心来,看着我恳切问道:“蓝岚身体怎么样了?”

    “她的身体怎么样,难道你不敢比我更清楚吗?”我反问。

    蓝岚怀孕第一时间告诉的是他,可不是我,许诺给蓝岚名分的也是他,他们之间私底下肯定有联系,这会儿反倒来明面上问我,实在是可笑。

    许先生叹了口气,“近来我太太的身体不好,之前的一场大闹让她差点住院,我这段时间忙着太太的病,根本顾不上去找蓝岚,本来我也想跟她一刀两断,可是现在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不管怎么样,我总不能放下我的孩子不管,所以我心中记挂着,却没办法联系她。”

    “她很看重这个孩子,更看重你曾经许她的名分。”我淡淡道。

    许先生点点头,对我说道:“我不能在她身边陪着她,这段时间还希望秦小姐你能多费心,蓝岚性子单纯,也就只有把你当好朋友了,这点意思,还请你能收下。”

    说着,他取出来一张卡递给我。

    给我钱,收买我?

    “蓝岚是我的朋友,她有事需要帮忙,我自然也会帮,只是这个孩子,你打算一直瞒下去不让许太太知道吗?”我没有接他的卡,而是反问道。

    许先生叹了口气,“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现在要是让我的太太知道,只怕她的身体承受不来这种刺激。”

    自己当初出轨的时候不去想自己的妻子能不能受得了,现在又打着为妻子着想的名义,想瞒天过海偷偷把孩子生下来,这样一个表面看起来儒雅有风度的男人,背后却这样的没担当,实在是可鄙。

    “这笔钱我不需要拿,我不会对不起自己的内心。”我看着他平静说道,“也希望你能够言行合一,许太太和蓝岚都是好女人,给不了的,不要耽搁人家。”

    说完,我直接就走了。

    看着他那张脸,还有恳切的眼神,我还真没法做出来破口大骂的事情,但我知道他这事做得不对,所以不想再跟他有过多的讨论。

    刚好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江小北的电话打了过来,她在那边说道:“烟烟,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火锅店,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

    “现在吗?”我看看时间,才上午十点。

    “早饭没吃好,刚好上午也很清闲,我没心思做事,你就请假回来陪我吃啦。”江小北撒娇道,“听说这家的火锅特别好吃,汤料很足,配菜也很香,一想到这些,我都要流口水了,好不好嘛。”

    “好,好,不过我现在在城外,等我给陆星移说一声,立刻就回去。”我挂了电话之后就回去找陆星移。

    “当年的事,我会想办法隐瞒住,因为我也不想失去这么一个好朋友,只是陆家的罪孽,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赎清。”陆星移眼眸晦暗,望着墓碑上的父亲喃喃道,“母亲在那次事故之后大病一场……”

    “陆星移。”远远传来一声呼喊。

    陆星移皱眉,起身往远处看,我从远处的台阶上走上来对他说道:“小北有事需要找我,我得先走了。”

    “出什么事了?”他问。

    “这几天她心情不好,好不容易发现一家火锅还不错,就让我陪她去吃,你在这里跟伯父慢慢聊,我去那边坐班车回去。”我连连摆手。

    陆星移点头。

    我转身下楼梯继续走,一边压下如雷的心跳。

    就在刚才,我在往上面走的时候听到了陆星移说的那些话,避免他疑心,我才又绕远走到另一边。

    刚才那些话,我也只听出了只言片语。

    当年的事,是什么事,难道就是裴厉想要我查的那件事。

    陆星移口中的好朋友就是裴厉吗?

    看来当初的事果然有玄机,陆星移知道一些隐情,那些可能就是裴厉要我查的东西。

    但是现在只凭这三言两语就断定当初的事,实在是太草率了,要是裴厉因此跟陆星移的友情出现什么变故,我就是千古罪人。

    我坐在回去的公交车上,内心有些忧虑,不知道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裴厉。

    “嗨。”许远上车坐在我的旁边,对我微微勾了勾唇角。

    “我以为你已经出国走了。”我说。

    之前江小北略提过一句许远要出国的事情,没想到到现在都还没有离开。

    “已经在收拾行囊了,下星期离开。”许远看着我微微一笑,“我爸爸刚才找你说什么了吗?”

    我心头一紧,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

    “我跟着他的,我就知道他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许远的眼眸多了几分冷意,“秦烟姐,当初的事情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是你和小北姐并没有拦着我,置身事外的话,我对蓝岚很同情,但是她之前明明保证过,还要再对我父亲纠缠不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她也是迫不得已。”我叹了口气,许远的心思细腻,而且对许先生也没有完全信任,以至于这微弱的联系都被他发现了。

    许远冷笑,“迫不得已?她觉得跟我父亲的感情是爱情,为了爱情可以奋不顾身,可她归根究底不过是想找个长期饭票罢了,如果我父亲不是公司经理,没有那么多的资产,让她可以衣食无忧,有着自己的房子,随便去买首饰和名牌包包,她怎么会选择我的父亲,而我的母亲却是陪着我的父亲从当初的茅草屋一路奋斗到如今的,却要被我父亲和这个女人给气到生病住院,这是不是很不公平。”

    “你母亲的身体怎么样了?看起来气色的确没有之前的好。”我不由地担忧问道。

    许远叹了口气,“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早些年因为家里的条件不好,我父亲创业辛苦,她也一路呕心沥血陪着我父亲熬着,可是到现在,她都换到了什么,我真是替她不平。”

    “患难夫妻,的确是很不容易,你父亲在这件事上做得不对,我当初要帮蓝岚,只是因为她还年轻,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我想要给她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但是对你的母亲,我终究心存愧疚。”我低下了头,“谢谢你,没有告诉你母亲,我帮蓝岚隐瞒的事情。”

    “我不会让小北姐难做,况且当时我也是答应要帮你们的。”许远微微笑了笑,“其实尽管你站在我的母亲对立面上,我也清楚,你和小北姐都是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心地善良?我不由地苦笑,这年头心地善良只会越帮越忙。

    “希望我们有机会再见吧。”许远对我笑笑,起身走到后门,等司机停下之后,他很快就下了车。

    这里才只到城区,看着他下车,我的内心不自觉多了几分心悸,好像马上就要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一样。

    我浑浑噩噩回到宠物医院,江小北正在吃东西,看我进来的时候面如土色,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说道:“你怎么了?撞邪了?”

    “我陪着陆星移去西山给他的父亲扫墓,然后撞见了许先生一家。”我坐下来有气无力地说道,“许太太看样子对许先生还存疑,许先生想要我帮他和蓝岚隐瞒,要给我一笔钱,在我摆脱了他们坐车回来的时候,许远又跟上车跟我说了一些为母亲打抱不平的话,然后他在进城的那一站就下车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还有那始终平静的笑,我始终觉得心中不安。”

    “别多想,当你吃到那美美的火锅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人世间没有什么事能比美食更重要了。”江小北拉着我就往外走,看她对美食永远抱有这么大的热情,我还真是羡慕她。

    红白的汤底在锅里面翻滚着,牛肚、肉圆在香浓的汤里面翻滚着,诱人的香味不断飘出来。

    因为是在上午,来吃火锅的人很少,我们这两个大闲人就在这里边涮边吃。

    “来,吃这个。”江小北这边夹着在红汤里面涮过的藕片送到我的碟子里,一片两片三四片,看着她碟子里的牛肉,我顿时有些不爽,“喂,能不能不要这么差别对待,只给我藕片。”

    “你要多吃这个的。”江小北一本正经地说道。

    “为什么?”我看了看这藕片,白白嫩嫩,挂着一层红油,但是也就看着好吃了一些,我又不是莲藕爱好者,这莲藕本身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滋补功效。

    江小北看着我,张大嘴巴,拉着声线说道:“因为,吃——藕——丑!”

    我抓着旁边的生菜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江小北本来还窃喜能整蛊我,结果被我这快如闪电的动作吓到了,反应过来后,她连忙拔出嘴里的生菜生气地说道:“喂,你在干什么啊?这菜是生的啊。”

    “生的吗?可是我感觉这放不放水里都一样吃啊,毕竟它是,生菜。”我若无其事说道。

    她的嘴角抽了抽,“你现在还真是越来越不好欺负了,不过是调侃你一下,就塞我一嘴的菜。”

    我的心里很乱,完全不想理会她的调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