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95章 一场大雨几多愁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6-08
    孝敏宛如行尸走肉地走出了jyp,所有的思想都一片空白。

    走过的时候,不少练习生都用笑话的眼神看着她,但是她却根本不在乎了。

    甚至她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有收拾,也没有收拾的必要了。

    这是个伤心地,一个让她十八岁的人生以灰暗画上标点的地方。

    站在jyp的大楼外面,冷风吹来了几片发黄的树叶,提醒着人们,深秋开始到了。

    但是在树叶的后面,冰冷的雨滴却让人猝不及防,当场变成了落汤鸡。

    行人全都奔跑不停,疯狂地寻找着能够躲避雨水的地方。

    孝敏却恍惚未觉,亦步亦趋走在漫天的雨幕里。

    她的心情一如这冰冷而迷幻的世界,看不清自己的方向,也看不透未来的路。

    走着走着,一个十分熟悉的招牌映入了她的眼帘。

    那是她做练习生的时候,经常会来吃的小店。

    物美价廉,还十分的丰盛,深得练习生们的喜爱。

    孝敏静静地走了过去,一身湿漉漉地坐在了位置上。

    正在盘账的老板娘看到她的样子,疾步走了过来。“哎一古,这孩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弄的这么狼狈啊?快点用毛巾擦擦吧。”

    孝敏无意识地接过毛巾,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明显不在状态。

    见此,老板娘也知道她遇到了伤心的事,便问道:“要吃点什么吗?”

    孝敏稍微顿了片刻,嘴里只吐出来一个字。“酒。”

    老板娘错愕了一下,劝慰道:“你还没有成年,不能喝酒的。”

    孝敏抬起头,眼睛里全是水雾,可怜巴巴地问道:“连酒都不能喝了吗?原来我的人生是这么的失败啊。”

    生怕她闹出事来,老板娘赶紧摆着手。“好好好,我这就给你拿酒。说好了啊,不能多喝,就一瓶啊。”

    虽然孝敏没有说吃什么,但老板娘还是贴心地给她准备了几个下酒菜。

    但是孝敏的目光,只有摆在桌子上的酒瓶。

    她抓起来,满满地倒了一杯,紧接着就全都灌进了嘴里。

    辛辣的酒水涌进从未光临的腔道,好像猛火燎烤了一般的难受。

    孝敏承受不住这股酒气,猛烈地咳嗽起来,甚至酒水还从嘴角、鼻孔里喷了出来,让她的形象格外的狼狈。

    但是伤心透顶的孝敏,完全不会去顾及别人的目光,依旧往嘴里倒着烧酒。

    说好了只喝一瓶,但是老板娘岂能劝住她?

    三个小时过去,孝敏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排的酒瓶。

    而她早已完全喝多了,醉醺醺地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哎哟,现在的孩子啊,没事喝那么多的酒干什么啊?”老板娘不放心,走过来看过之后,感叹道。

    但让孝敏就这么睡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毕竟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时间长了,非得生病不可。

    想了想,老板娘打开她的随身小包,找到了电话。

    翻开通讯录来,第一个看到的称呼就是哥哥。

    这应该就是她的亲人吧?

    这么想着,老板娘把电话打了过去。

    朴政赫正在mbc准备着策划案,突然接到这样的电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端端的,孝敏为什么突然淋了雨,还喝了那么多的酒呢?

    感谢了老板娘之后,他一刻都不敢耽搁,赶紧开车赶了过去。

    来到地方之后,果然见到了已经酩酊大醉的孝敏。

    朴政赫表明了身份之后,扶起孝敏,就准备回去。

    当孝敏的身躯偎依进他的怀里时,一股刺鼻的酒味好悬将他熏了一个跟头。

    朴政赫浓眉紧锁,十分不解孝敏到底遭遇了什么。

    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而且迷迷糊糊的孝敏一个劲地说着难以辨明的醉话,手脚还都不老实。

    费了好大的力气,朴政赫才将孝敏塞进车里,将她送回了住所。

    孝敏被雨淋了一个通透,又喝了不少的酒,早就感觉到浑身冰冷。

    骤然走进温暖的室内,感觉到舒服的同时,眼睛也睁开了。

    她的眼睛努力地凝聚,才辨别出眼前的人。

    猛地双臂一推,脱离了朴政赫的身边的同时,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朴政赫却没有发现她已经醒了,推搡之下,整个人都撞在了门口的鞋架上。

    结果原本摆放整齐的鞋子全都跌落了一地,弄的一片狼藉。

    “你干什么?”朴政赫准备弯腰去捡东西的时候,恼火地问道。

    “呵呵,你为什么又来了?”孝敏的声音却很诡异,甚至带着一种幽幽的气息。

    朴政赫伸出去的手猛地一顿,然后缓缓直起身子来,才注意到孝敏的视距蒙着一层浓厚的雾气。

    孝敏却没有去管他的表情,依旧喃喃地说道:“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努力要做到最好的。我就要快成功了,要完成我的梦想了。”

    说到这里,她的话语已经变成了哭腔。“可是你为什么又来了?就像小时候的噩梦一样,又出现在我的身边。因为你,我的梦想全都毁了。你是恶魔吗?一定要将我彻底的毁掉才甘心吗?”

    她的样子,实在不像是喝醉了的人说出的话。

    交织而生的错觉感,让朴政赫有些不敢确定。“你在说些什么?到底怎么了?”

    孝敏的眼神慢慢转冷,伸出手指,指着她身前的朴政赫。“我错了,我不该相信改变的。只要我遇到了你,就一定会倒霉的。这是命运已经铸就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从今以后,我要远离你,再也不要见到你了。你就是我心头的梦魇,总是会给我带来厄运。”

    朴政赫怒气冲天,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孝敏的肩头,疾声问道:“朴善英,你说清楚?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

    他的手劲是那么的大,好像两把钳子一样,抓的孝敏生疼。

    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孝敏根本就不管不顾,胡乱拍打的手掌接连落在了朴政赫的脸上,让他的脸颊呈现了一道又一道的掌印。“恶魔,离我远点,不要靠近我。你还要坑害我到什么时候?因为你,我连出道的梦想都没有了。因为你,我又一次成为了别人嘲讽的笑柄。我的人生全都是因为你,才变的这么灰暗的。”

    朴政赫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但却远不如他的内心伤痕累累。

    能够和孝敏修复关系,有了兄妹的感觉,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也因为这,他始终都能感受到幸福。

    可是孝敏的话,却好比最锋利的兵器,将他本就敏感而脆弱的内心,狠狠地给刺出了一道明显的伤口。

    他松开孝敏,一步步退开了一段距离。

    他的声音凝结而干涩,却带着浓浓的失望。“在你的心里,就是这么看我的?你真的认为,你的不幸全都是我带来的?”

    “呵呵,”孝敏露出一个嘲讽的笑脸,语气却带着无比的灰心。“难道不是吗?因为你,我被认为是不知自爱的女孩,让公司的理事误解。就在眼前的出道机会,也因为你而化为了泡影。你知道吗?我为了能够出道,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吗?那是我的人生啊!就因为你,而生生地被毁灭掉了。”

    朴政赫脚下一个踉跄,好悬摔倒。但是头脑里的晕眩,好像被人用锤子砸过一样。

    他是彻底的伤心了,好不容易要完整的心,再一次的破裂。“原来在你的心目中,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呵呵,看来都是我自作多情了。原来我们的关系,根本就是没有关系啊。”

    孝敏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阴冷地看着他。“还想要什么关系吗?我们还能有什么关系吗?连我最心爱的妈妈,你都狠心推倒在地,害的她要住院修养。那可是我最心爱的妈妈啊,你怎么狠心这样对待她?”

    朴政赫满脑子都是之前孝敏的话,已经对这件事没有了任何的反响。

    他就好像失去了全部力气的巨人,连一只蚂蚁都无法对抗。

    心死若丧,还怎么能够在乎其他?

    无力地挥挥手,朴政赫已经不想去辩解什么了。

    而他说出来的话,也只有那么的一句。“你走吧,快点走。从今以后,我们就当作不认识好了。”

    孝敏的心也完全伤透了,朴政赫所说的,正是她所想的。

    她跌跌撞撞地冲进自己的房间里,飞快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这里。

    哐当一声巨响,猛力关起来的房门,制造了两个不相连的世界。

    从今以后,这一对刚刚弥合的兄妹,又一次走入了互相误解的雾区。

    朴政赫一个人枯坐在地板上,良久没有反应。

    这么凄凉的人生,真的是让人无力。

    面对着脆弱而敏感的亲情,他的患得患失是唯一的应对。

    “呀西八!”对生活感觉无力的他,唯有发泄式的怒骂,还有被他弄得一团糟的房间。

    满地的碎花瓶,还有遍布裂纹的电视机,全都遭到了他的毒手。

    这一天,来到了这个世界一年零六个月的朴政赫,重新又变成了孤身一人。

    他的重生,总是充满了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