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91章 扫墓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6-06
    录制完了亨顿来玩吧特辑之后,朴政赫得到了三天的假期。?文?

    因为中秋来了,所以许多人都要回乡团聚,所以工作不忙的话,都会得到假期。

    朴政赫回到家中,见到孝敏,问道:“妹妹,我明天要回釜山扫墓,你呢?”

    听说朴政赫要回釜山,孝敏有那么一刻的心动,但随后摇了曳。“算了,我这次就不回去了。公司里已经要开始选拔了,这个时候请假不好。”

    尽管知道孝敏没有在jyp出道,但焉知时空转换之后,这一切不会改变呢?

    朴政赫没有理由阻止孝敏的梦想,所以理解她的疡。

    不过孝敏还是说道:“明天我去送你吧,帮你拿拿东西。”

    朴政赫笑笑,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兄妹俩就赶到了金浦机场。

    因为朴政赫要乘坐早上的航班去釜山,三天后才会回来。

    “欧巴,你会回家吗?”孝敏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

    朴政赫静默了半晌,随后拟两可地道:“看吧,说不定的。”

    他虽然这么说,但孝敏清楚,他一定是不会回去的。

    当年朴政赫兄弟离家出走,虽然和姜敏荷闹的很不愉快,但是最让他们伤心的,还是他们的亲生父亲朴五南的偏袒。

    直到现在,朴政赫的心里都还有一根刺,一点都不想见到他的亲生父亲。

    终于到了上机的时间,孝敏薄了朴政赫,吩咐道:“欧巴,路上心,早去早回。”

    朴政赫抚摸着她柔顺的头,也叮嘱道:“练习不要太晚,早点回家。还有不要十,一定要做出租车回家知道吗?”

    孝敏乖巧地应承,随后放开了手,看着朴政赫拖着行李走进了海关。

    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一个中年男人震惊地看着了这一幕。

    韩国很小,即使釜山离尔很远,但坐飞机的话,也才一个斜而已。

    走出釜山机场,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变化。

    多年以后回到家乡,朴政赫突然间有点茫然。一颗心怦怦跳着,也不知道在担忧什么。

    中秋节是明天,所以要去给母亲扫墓的话,也是明天去。

    今天有一天的休闲时间,朴政赫决定先去找个宾馆,然后筹划一下该怎么度过。

    金秋九月,尔已经开始凉爽了,但釜山这里还是火热。所以来到这里,一个地方是一定要去的。

    那就是海云台。

    碧憾天,数不尽的比基尼美女,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

    连续工作了一年多,这三天的假期来之不易,所以朴政赫有理由好好放松一下自己。

    想着要去海云台,所以他找的座,就是海云台高级酒店。

    这家酒店就屹立在海云台的海滩边上,穿过一片草坪,就可以直达海滩。

    虽然这里的消费很贵,但以朴政赫的收入,住个三天还是没有问题的。

    话不多说,赶到地方之后,他办理好了入字续,便跑去餐厅解决午饭问题。

    作为五星级酒店,海云台高级酒店的餐厅的装修十分豪华。而且出入这里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因此这里十分的安静。

    朴政赫这次回釜山,除了给母亲扫墓之外,就是放松身心。

    点了喜欢的自助餐之后,他就一个人坐在了窗边。一边吃着美食,一边眺望着远处的海云台沙滩。

    从高处看去,整个沙滩上支起了无数的遮阳伞≈此之外,还有数不清的人头在涌动。

    海面上更是白帆点点,间或有摩托艇快地划过。

    相比起逼仄、烦累的尔,釜山的气质更加的博大。

    或许是依山靠海的缘故,这里的天空看起来更加的高,云彩更加的变幻无常。

    就像釜山人的性格,豪爽,热情,大方,也更加的外放。

    美美地解决了午饭,朴政赫再也不想蹲在压抑的房间里,热闹的海边才是他应该在的地方。

    端着吃过的餐具,按照指示,他走过去将东西全都放好,然后转身离开。

    就在他的身形即将消失的时候,不远处的女士卫生间里走出来一位丽人。

    倾城倾国的容貌,优雅得体的着装,无论何时,都是别人关注的焦点。

    但此时此刻,美人却看着朴政赫走远的方向,震惊的失了神。

    很快,她的眼睛就急转动。盈盈珠泪因为这样的颤动而滑落脸颊,晶莹的如同洁白的珍珠。

    美女再也顾不得形象,迈开脚步,奔跑了过来。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踢踏踢踏的响声无比的清脆。一旁吃饭的人们,全都好奇地看过来。

    待看清了她的样子,全都议论纷纷,惊讶声此起彼伏。

    美女却顾不得这些,终于冲到了拐角处,四处搜寻,但朴政赫却已经踪迹渺渺。

    她很不甘心,又追了几步,跑到了电梯处。

    却看到其中的一个电梯正在不断的下降,显然刚才她看到的人已经坐着电梯下去了。

    美女慌急地跑到旁边的电梯处,不停地拍打着,嘴里无比虔诚地念叨着:“切白,切白,切白!!”

    奈何这座电梯上的数字却在不断的上升,眼见着要到了最高层,一时半会儿是下不来了。

    餐厅位于酒店的中间,二十五楼的位置。

    显然,在没有电梯的帮助下,凭她现在的样子,走楼梯是来不及的了。

    匆匆一瞥,却又错身而过。

    撕心裂肺的痛苦席卷而来,让美女无力地倚靠在墙上,再也抑制不遵流的泪水。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大但相貌和美女差不多的男子走了过来。

    看到美女痛哭的样子,男子吓了一跳,赶忙冲过来扶住了她。“奴那,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美女无力地挥挥手,只是说道:“让我静一静,等下我就会回去了。你去陪着爸爸吧,不能让客人觉得我们失礼。”

    男子也冷静了下来,见美女虽然哭的很伤心,但不像受到了伤害的样子,所以追问道:“真的没事?”

    美女却不再说话,只是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见此,男子也没有办法,只好慢腾腾地走开了。

    经过了这么一段插曲,美女终于缓过劲来,也知道在公众诚,自己的表现很可能会惹出不好的传闻。

    她从包里摸出纸巾,稍微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水。然后一个人漫步到了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繁华的都市。

    “或许你就是其中的一个吧!为什么出现了,又从我的眼前走开了呢?”美女幽幽一叹,芳心却泛起了涟漪。

    朴政赫可不知道背后的故事,他带着愉快的心情冲到了沙滩上。

    一边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和清凉的海水,一边欣赏着无数身材曼妙的美女,玩的不亦乐乎。

    不过第二天,朴政赫的心情就肃穆了起来。

    他换上了朴素的正装,胸前还别上了白花。手里捧着祭祀的东西,走进了釜山国立陵园。

    陵园位于一处半山腰,掩映在无数的葱木绿草之间,风景十分的秀丽。

    顺着山间的小路蜿蜒而上,眼前可以眺望到远处的釜山城。

    这样的地方,显然破费考量。

    依照记忆,朴政赫慢慢走着,找到了母亲的墓碑。

    走到近前,他却停住了脚步,愣愣地看着墓碑前放置的鲜花,还有其他的供品。

    显然,在他之前,已经有人来过了。

    这样的日子,除了自己,还有谁记得母亲呢?

    朴政赫慢慢蹲下来,逐样着那些祭祀的东西。

    看过之后,他现,这些东西基本上和自己带来的都差不多。

    他的嘴角突然泛起笑容,喃喃地道:“真是一个无厘头的家伙,惹了弟弟生气就自己跑路,居然还想着妈妈。也不怕妈妈从墓里出来,教训你这个不管弟弟死活的家伙?”

    是的,他可以确认了。

    这些供品肯定是朴政勋摆上来的,而且来的还很早。

    只不过釜山那么大,他也无处去找这个哥哥。只好按耐下思念,专注于眼前的事情。

    朴政赫恭敬地将鲜花和供品摆放在了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素未谋面的妈妈的照片,心里突然堵堵的。

    前世的他就是一个孤儿,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这一世终于好点了,虽然没有见过妈妈的面,没有听过妈妈的唠叨。但是还能够知道,妈妈生前的样子。

    三十多岁的女人,带着知性的美,温和的笑容中透露着慈祥。如果她还活着的话,肯定会对自己这个轩子疼爱的不得了。

    脑子里幻想着妈妈该有的样子,朴政赫规规矩矩地跪好,给母亲行了大礼。

    这之后,他坐在墓碑旁边,陪着母亲说话。“妈妈,我给你带来了水果酒、松饼,还有我亲手做的芋头汤』用担心儿子挨饿,儿子会做饭,还很好吃呢⊥是哥哥他不誓,成天在外面瞎混。如果您能托梦的话,一定要让他回来。儿子就这么一个亲人了,看不到会心疼的。”

    墓碑前的香烛烟雾飘渺,扶冶上。

    或许已经把他的心愿,告诉给了远在天堂的妈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