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85章 尴尬的原因【今天第四更】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6-04
    眼见着两人的问题难以消除,其他人开始想办法了。

    特别是连作家也受不了尴尬的气氛而离场之后,郑亨敦和哈哈只能相对而坐。

    能够陪伴他们的,只有手机了。

    或许是觉得这样的沉默太过于无礼,强迫之下的郑亨敦终于开口说话了。“那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依旧看着手机。

    哈哈的动作同样如此。“我才没有喝多少。”

    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问道:“你还把我给你发的短信都存起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笑声比任何时候都要吃力。

    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假笑。

    郑亨敦也跟着笑了起来,说道:“很可爱嘛。”

    看到这里,大家才明白,原来两个家伙明明面对面做着,居然是用手机视频通话。

    一时间,所有人满头烟线,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他们的表现了。

    长久的等待,谁都没有来,甚至服务员都开始上菜了。

    郑亨敦终于忍不住了,对哈哈说道:“河东勋,这样会越来越尴尬的。”

    哈哈吓了一跳,忙辩解道:“我怎么了?我在玩游戏啊,我要破记录。”

    郑亨敦这个无奈啊,他重复着电话里别人的言语。“说让你就像和在石哥说话一样就好,你做得到吗?”

    哈哈连看都不看,眼睛里只有自己的手机。“凭啥?”

    就在这时,卢宏哲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登时慌张了。

    原来刚才郑亨敦抄起电话,拨打的就是他的号码。

    刘在石赶忙示意所有人安静,“现在,郑……郑……郑亨敦打电话过来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时候郑亨敦给卢宏哲打电话,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催促他快点到场。

    郑亨敦的电话,被卢宏哲用出色的应变能力给对付过去了。

    但大家的心神还没有安定下来,刘在石的电话却又响了。

    不是别人,还是郑亨敦打过来的。

    相比起了人脉广泛的哈哈,郑亨敦的交际关系很窄。

    他在无聊的时候,能够想到的人,也就是无挑的这几个。

    刘在石比卢宏哲还会演戏,身体往后面的墙上一靠,随后整个人的神态和语气都变了。“啊,亨敦啊,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郑亨敦的声音清晰可闻。“大哥,您怎么还不来?”

    刘在石叹了口气,故意沙哑着嗓音道:“我睡晚了,昨天《来玩吧》特晚才结束。你哪儿呢?”

    听到他这么说,郑亨敦也不好意思催促了。“我倒是已经来了,但是就我和哈哈俩……”

    哈哈的声音在一旁传过来,“告诉他,服务员还把门关上了。”

    郑亨敦:“连门都关上了,尴尬死了。”

    刘在石咧嘴狂笑的同时,故意装作不明白情况问道:“喂,现在谁都还没有来?”

    老实的郑亨敦一点没有意识到大哥是在骗他。“宏哲说他已经在停车了。”

    刘在石结束通话之后,总结道:“现在已经快要被发现了,所以我们要改变一下策略。宏哲啊,你现在入场吧。”

    卢宏哲开心地跑了出去,走向郑亨敦和哈哈尴尬的现场。

    而包厢里,郑亨敦和哈哈一边自顾自地吃着东西,一边拿着电话不停地找着能够通话的人。

    结果电话簿都翻烂了,也没有成功。

    就在两人的情绪要失控的时候,卢宏哲带着招牌的笑声走了进来。

    那一瞬间,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郑亨敦和哈哈的脸上全都露出了轻松的笑脸。

    就好像穿越了生死火线,来到了安全地带差不多。

    不约而同地,这两货终于收起了手中的电话,和卢宏哲开心地打起了招呼。

    多了一个卢宏哲,包厢里气氛瞬间热闹起来。

    面对两人无语的状况,卢宏哲在中间牵线搭桥,渐渐深入到了关键。

    卢宏哲前来,是带着任务的,那就是探究一下,造成郑亨敦和哈哈关系紧张的原因。

    当他这么问出来的时候,两人全都不好意思说。

    为了能够让他们开口,大家决定再派出郑俊河。装作找不到路,然后让郑亨敦出来接人。

    这样只剩下哈哈一个,没有了尴尬,就比较好说话了。

    郑俊河本来就经常演戏,演技也是这些人里最好的。

    他装的似模似样,终于将郑亨敦从包厢里钓出来了。

    当没有了郑亨敦之后,卢宏哲开始进攻了。“你本来和那哥就别扭吗?你这种性格的怎么可能跟人还别扭呢?”

    因为两人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朋友,所以卢宏哲的问话,能够更好地瓦解哈哈的内心。

    说完之后,他又强调了一遍。“你这种性格,怎么可能?”

    一起长大,所以对哈哈十分的了解,也让卢宏哲的话更加被哈哈信服。

    哈哈果然卸去了心防,说起了往事。“我发了个短信,和他开玩笑。话说重了,其实也不是那么重……。本来是开玩笑,互损的那种短信。”

    卢宏哲点点头,表示理解。“为了增近你俩的关系?”

    男人嘛,互相的交流肯定不会温柔和蔼的。骂骂咧咧、打打闹闹才是正常。

    如果两个男人还互诉衷肠、温声细语的话,那肯定是gay。

    哈哈没有解释,只是说道:“反正是用我的方式来变亲。”

    他虽然个子矮小,但却是大男人的心脏。大大咧咧的,很爷们的那种。

    卢宏哲引导着问道:“但现在的问题是……亨敦哥怎么了?”

    他的意思是问,你用你的方式没有关系。为什么没有增近关系,还弄的这么尴尬?

    哈哈终于开始说道:“那哥不接我的电话,所以我就写了条短信(猪头,干嘛不接我电话?出来单挑)。然后就这么发给他了。”

    听他说到这里,卢宏哲捂着肚子,张大了嘴巴狂笑起来。

    他对两人都很熟悉,只听到这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哈哈也苦笑着道:“这之后,就再也不给我打电话了。这之后就更怪了。之后的两天,我一直谢罪。”

    哈哈的性格外放,和谁都能很快亲起来。

    玩闹之间,友情就出来了。

    而郑亨敦的性子比较敏感和细腻,很在意别人的感受和看法,也把这当成是交往的原则。

    这样的话,在哈哈看来,就只是玩笑。

    两边互相笑骂几句,互损一下,渐渐地就亲热起来了。

    但是在郑亨敦那边,就是不一样的看法了。

    “啊,原来你的心里没有我啊。并不把我当大哥看待,一点都不尊重我。”

    性格、认知和行为的偏差,才导致了两人目前的境况。

    其实在现实生活里,这种例子更多。

    比如说大学的男生宿舍,就经常有着类似的矛盾。

    有的人就认为,大家天南海北住在一起,那么就是缘分,就是兄弟。

    而兄弟,是不需要分彼此的。

    所以当他有什么需要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别人有这样的东西,就会毫无负担地拿起来用。

    同样的,他的东西也放在明处,别人也可以随便用。

    兄弟嘛,临时用一下你的东西,有什么好说的?

    但有的人显然性格不是如此。

    他会认为,这东西是我的,物属权明明确确就是我的。

    你要使用我的东西,最起码也要跟我说一声啊。

    只有当我同意了之后,你才能用。

    否则的话,你就是侵犯了我的权益。

    无数的大学宿舍里,就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数不清的矛盾。

    在朴政赫看来,郑亨敦和哈哈之间,就是类似的情况。

    问题说大不大,但是要没有人从中调解的话,说不定他们一辈子都会心头横着一根刺,始终走不进彼此的内心。

    当哈哈开始对卢宏哲说起刚才的情况时,直接把自己摆在了无辜的份上。

    他的字里行间,都在透露着,刚才那么的尴尬,其实都是郑亨敦的原因。

    对此,制作组也是无力吐槽了。

    刚才你这小个子打电话比郑亨敦还要勤快,而且只顾着低头吃菜。

    居然还说原因都在别人身上。

    到了最后,他还给了不在场的郑亨敦神之一击。“这位哥吧,有一个长处。那就是无论是谁,都能被他弄尴尬。”

    另一边,找到了郑俊河车子的郑亨敦,也被以天热的理由拉了进去。

    和关系比较亲密的郑俊河呆在一起,郑亨敦也不知不觉打开了话匣子。

    而他说的,和哈哈陈述的是一样的事。

    只不过两人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也不同。

    另一边,包厢的卢宏哲开始问哈哈,他和郑亨敦的关系怎么解决。

    对此,哈哈也很是无奈。“他还对我说敬语,这个最让我说上火。竟然和我说——哈哈先生请坐。”

    听到是这个情况,卢宏哲也是能笑了。

    他发现,这种情况确实很难办。

    那一边,没有问出来什么的郑俊河也随着郑亨敦到了包厢。

    一时间,里面有了四个人,气氛就截然不同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刘在石和朴明秀也先后入场。

    无挑的成员们聚齐了之后,那气氛就真的不一样了。

    一时间,餐桌上就没有停嘴过,说话的声音络绎不绝。

    看到此时的样子,谁能够想到,之前郑亨敦和哈哈竟然无话可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