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80章 点子又来了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6-03
    如果要让无挑的成员们坐在一起,什么也不干,只是说话的话,保证永远也不会有停止的可能。

    被刘在石爆料出来,朴明秀怀恨在心,也拿着刘在石的往事说项。“你不也是给工姐买包了嘛。”

    刘在石一脸的荒唐,“不是工姐,是空姐。”

    朴明秀紧紧抓着这一点不放,“你不也跟空姐交往过,还给人家买包嘛。”

    刘在石倒是没有不好意思,而是坦诚以对。“就是买个礼物,何必还说出来买包。”

    “包(bag)就是包嘛!难不成要说是面膜(pack)吗?”朴政赫做着劣质的gag玩笑。

    发觉朴明秀有点暴走的趋势,刘在石赶紧将话题丢给了无辜的下一个。“郑俊河,难道没买过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郑俊河完全的慌张了。“啊尼”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

    朴明秀适时的爆料紧随而至,“郑俊河因为给女友买包,还欠了很多债。”

    大家的哄笑声中,哈哈跟着补刀。“听说还没有还完。”

    但朴明秀来了更狠的。“那倒是不清楚,不过让自己的母亲拎着塑料袋到处走,竟然给女朋友买名牌包。”

    制作组的人集体闷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阻止火力全开的朴明秀了。

    不过以金泰浩等人的腹烟心思,也根本没有想要阻止的意思。

    这多有意思啊,伴随着他们的谈话,连家长里短都爆出来了。

    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凸显出来,《无限挑战》的魅力也更加明晰。

    弄完了郑俊河,朴明秀还没有过瘾,又把矛头对准了哈哈。“在我看来,哈哈也一个德行。虽然你是我很疼的小弟,但是你做的有点不对。”

    “既然出国了,在异国他乡,就应该先给妈妈打电话报平安。”这话的意思太明显了,完全就是在指责哈哈忽略了父母,而只给女朋友打电话。

    哈哈很不好意思地道:“没有啦!”

    刘在石又逮到机会了,突然问道:“等一下,朴明秀先生,你经常给谁打电话啊?”

    来自背后的凶猛一击,让朴明秀无言以对。只好采取暴力手段,将刘在石也推出了位置。

    朴明秀在热烈地讨论着爱情的话题,但一旁的郑俊河却在无聊地拿着树枝,在地下写写画画。

    他的状态理所当然被看到了。

    “俊河哥在干别的事呢。”卢宏哲眼疾嘴快,立马就说了出来。

    郑俊河无辜地抬起头,一脸的茫然,显然对爱情的话题很不耐烦。

    卢宏哲兴致勃勃地说明着情况。“别的聚会,一说起爱情的话题就充满刺激。我们讨论这个,怎么那么的无聊啊。”

    刘在石离得近,看见了郑俊河在地上写的字。“您在地上写笨蛋两个字干嘛?”

    郑俊河低沉地道:“想着父母写的。”

    郑亨敦吐槽道:“想着爸妈就写笨蛋?你也够独特的。”

    郑俊河却没有急,而是很诚恳地道:“我是觉着自己像笨蛋一样活着。每次一出国,都会这样。领悟到在家的父母有多珍贵。”

    他的话引起了成员们的共鸣,也让工作人员们鼻子发酸。

    “说得对。”

    “没错没错,我也想家。”

    如果要是以为接下来的录制会走入温情路线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无挑的成员里面,有个人叫朴明秀。

    一个永远也不按剧情走的人,一个永远出乎预料的人。

    “你别净想着给酒店多找点客人。”

    郑俊河此时除了是无挑的固定成员之外,还在兼职卖酒。所以朴明秀才会这么说,就像别人说他是炸鸡店老板一样。

    朴明秀的怪话让郑俊河恼羞成怒,气愤地叫道:“不要总是在我们说很美好的事情的时候,说奇怪的话。”

    老恶魔也一肚子气呢,立刻反驳道:“我在说爱情的时候,你不也在说你老娘嘛。”

    郑俊河嘟嘟囔囔地道:“不是说我老妈,只是在这儿画着画着……”

    看着两人激烈而有趣的拌嘴,朴政赫悄悄对金泰浩和济英才说道:“让他俩发展一下cp如何?一个作为老爹的形象,一个作为老妈的形象。就叫河和秀,应该会很有趣。”

    此时朴明秀和郑俊河的拌嘴已经很有趣了,金泰浩和济英才看在眼里,也觉得这么搞应该很不错。

    三个pd都有这个意向,未来著名的河和秀便有了雏形。

    相比起郑俊河的哀怨和叫屈,朴明秀的言辞更具备侵略性。“你这么想你老娘的话,就快点结婚啊。别净想着提高酒店营业额。”

    都是三十六、七岁的老男人了,婚姻问题迫在眉睫。

    郑俊河也急了,拿着这个问题反击道:“你年龄最大,所以你先开始吧。”

    真是的,两人也就差了一岁。

    就这么点差距,还要幼稚地分个清楚。

    论起吵架,朴明秀可谁都不怕。“我年龄最大,你怎么不说敬语?”

    一旦拿出了辈分来说事,郑俊河的气势立马弱了。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你也得有个大哥的风范啊。”

    朴明秀更来劲了。“我又怎么没有大哥风范了?”

    剩下的其他人全都无语地笑了起来,对这两个老大哥的幼稚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只有是朴明秀和郑俊河说话,不管以什么话题开头,必定是以吵架结尾。

    这可不光是录制节目的时候,就是私底下也同样如此。

    要说两人有什么矛盾吧,偏偏什么大事都没有。

    要说两人性格不合吧,但却没有一次真正的翻脸过。

    每次都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吵起来就没完没了。

    之前大家都不清楚,还纷纷上前阻挠和劝架,生怕两人闹崩了。

    但后来渐渐的习以为常,干脆就当作看不见了。

    为此节目组甚至单独给他们两个开辟了一个小房间,专门给他们吵架用,免得影响到别人的工作。

    面对着朴明秀的气势汹汹,郑俊河小心地嘀咕道:“做大哥的总要为弟弟着想吧。”

    偏偏这话被朴明秀听见了,原本要停下来的吵架又一次开始延续。“你跟我借钱了是不是?借没借啊?”

    郑俊河慌了,完全没有想到朴明秀会当着摄像机的面提起钱的事。“在这提什么钱啊?”

    朴明秀不愧恶魔之子,根本就不在乎这些,继续高声叫道:“借没借钱?”

    既然都说出来了,郑俊河还能怎么办,只好道:“我借钱了,怎么着?”

    朴政赫借势而上,依旧喊道:“不是借了吗?欠债的还敢跟债主这么傲慢。”

    郑俊河这个无奈,“我不就是忘带点钱兑换嘛。”

    朴明秀可不管这个,他就认为自己站住理了。“那现在还我啊。”

    眼见着两人的无厘头情景剧,济英才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我现在可以确定了,河和秀绝对有搞头。”

    金泰浩也持同样的观点。“嗯,起码能用两年以上。”

    朴政赫却是吃了一惊,有点崇拜地看着金泰浩。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河和秀的梗频繁出现,差不多就是这两年左右。

    后来随着大家的结婚成家,就开始渐渐地淡出视野了。

    想不到金泰浩不但看到了闪光点,连这个点子能够使用多久,都看的一清二楚。

    有那么一瞬间,朴政赫都抓着金泰浩的手,问问他是不是也穿越了时空。

    面对着朴明秀的咄咄逼人,郑俊河的火气终于上来了。“我不是没有能够电话转账的银行卡嘛。”

    朴明秀依旧伸着手,“给还是不给?”

    被两人吵的头疼,郑亨敦干脆站起来,拉着朴明秀道:“跟我换位子。”

    但是朴明秀依旧轻轻一挥手,将他推倒在地上。

    在老恶魔的眼中,只有郑俊河一个人。“你到底现在还不还钱?”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继续道:“在机场的时候,你连十块钱都没有,我不是借给你了嘛。你到底还不还钱?”

    李敏贞作家已经笑的站不直腰了,趴在朴政赫的背上,眼泪都将朴政赫的勃领子打湿了。“哎呦,明秀欧巴真是太厉害了。哈哈,他都是怎么想到这些点子的?”

    朴政赫转身扶住了她,笑道:“哪里用想啊,他本身不就是这样的嘛。”

    制作组的人集体点头,对这一点十分的认同。

    因为朴明秀在镜头钱的表现,和日常生活中没有什么区别。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表现的如此自然,让制作组连ng都用不到。

    吵吵闹闹的河和秀终于结束了,下一个环节马上就要到了。

    到了此刻,朴政赫一下子就精神起来。

    因为他知道,就是靠接下来的环节,《无限挑战》历史上的定睛之笔马上就要到来。

    而因为那个点睛之笔而衍生出来的特辑,一直都是无挑的粉丝们津津乐道、经久不衰的经典。

    综艺节目能这么做,这个特辑就是一个开端。

    亲眼见证这样的时刻,朴政赫稍微有那么点激动。

    这些都是历史啊,活生生在眼前发生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