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59章 和以往不同了【加更第五章】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5-26
    朴政赫对车的要求不高,加上口袋里的钱并没有那么的充足,最终选择了一款现代的家庭用轿车。

    当他开着车回到家中,看着豪华的住所,还有手中精美的车钥匙,一时间真是志得意满,意气风发。

    前世的他,打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够过上如今的生活。

    在看看如今的自己,高薪优职,前途光明。如果被老院长知道的话,一定会很欣慰的。

    “唉,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回去找找看,也不知道这一世的老院长如何了。”朴政赫看着镜子里利落的自己,喃喃自语道。

    记下了这桩心事,朴政赫才想起,还没有给哥哥打电话。

    拨通过去的时候,那边十分的嘈杂。

    朴政勋的大嗓门好像打雷一样,震得人耳朵生疼。“小子,现在给我打电话干什么?不知道我很忙吗?”

    “忙什么啊忙?不会是和人打架呢吧?”朴政赫可没有退让,张嘴就是吐槽。

    “呀西,兔崽子,你不知道你大哥我辛辛苦苦怎么把你拉扯大的吗?”朴政勋怒气冲冲地开骂。

    如果此时就在眼前的话,说不定他的巴掌都要落在朴政赫的头上了。

    那边的混乱吵的朴政赫脑子生疼,他赶紧说起了正事。“你在哪里?晚上回来一下。”

    朴政勋也不再骂骂咧咧的,问道:“有什么要紧事吗?”

    朴政赫嘿嘿一笑,得瑟地显摆道:“我搬家了,需要你回来认认门。不然的话,你可能就要睡大街了。”

    “搬家?”朴政勋唬了一跳,万万没想到弟弟说的是这件事。“呀,那地方不是住的蛮好的嘛。你有钱吗?瞎折腾什么?”

    “好了好了,我心里有数。”朴政赫不耐烦地阻止了哥哥的唠叨。“你今天晚上就回来吧。”

    弟弟搬新家了,绝对是大事,朴政勋不敢怠慢。“地址给我吧,晚上一定回去。小子,做点好菜,我会买酒的,晚上一起喝点。”

    朴政赫告诉了地址,唠叨道:“你回来就行了,家里什么都有。”

    电话那头的朴政勋却没有听进去,他是被新家的地址吓到了。“呀,小子,你疯了,怎么搬到哪里去了?哪里可都是豪宅啊,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啊。”

    朴政赫愣住,疑惑地问道:“哥,你怎么知道这边的情况?”

    “呀西,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嘛,我们社团就在三成洞啊。你那个地址,我们都没有进去过。”朴政勋的声音更加响亮了,因为他觉得弟弟应该是疯了。

    他就在这一片活动,所以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熟悉。

    朴政赫的新住所,乃是三成洞这边最高级的豪华公寓。

    类似于他们这样的小混混,连站在门口都不行。

    天刚擦烟的时候,朴政勋就回来了。

    不过他是被朴政赫接进来的,因为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样子,安保根本就不让他进来。

    随着朴政赫一边进屋,他一边骂骂咧咧的。“啊西八,真是狗眼看人低。我不就是穿的寒酸了点吗?居然像撵狗一样赶我。”

    面对他的脏话,朴政赫也不知道该说。

    率先进去之后,拿出了拖鞋递过去。“好了,好了,快点进来吧。”

    朴政勋换好拖鞋,走进客厅的时候,当即就被震慑住了。

    “哇啊,什么啊,这里是人住的地方吗?不是天堂?”朴政勋眨巴着绿豆一样的小眼睛,脚下连迈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长年混迹于街头,经常跟混混们相处在一起。

    脏话俚语、唾沫横飞,见惯了污水横流的背街陋巷,蹲守过蛛网横结的地下室。

    哪里见识过这样高端的住所。

    就好像一个乡下的农民,突然走进了最富丽堂皇的宫殿一样。那种油然而生的畏惧和自卑,吓得他完全失去了勇气。

    朴政赫看着哥哥的窘样,呵呵一笑,从他手里接过了袋子,然后将酒瓶掏出来,一个个放在了桌子上。“哥,怎么样,这里不错吧?”

    朴政勋的眼睛已经不够看了,不停地扫来扫去,却连什么都不敢碰。“呀,这得多少钱啊?你小子怎么有钱住在这种地方了?”

    推着朴政勋到处参观,朴政赫得意地道:“放心吧,这可都是我赚来的,没偷没抢,也没有诈骗。”

    朴政勋留恋地抚摸着光滑冰冷的大理石柜台,艳羡地问道:“电视台的pd有这么赚钱吗?”

    朴政赫打开挂壁式的冰箱,从中拿出一瓶红酒,倒在高脚杯里,然后推给了朴政勋。“现在还不多,等以后嘛,才真正的多。”

    朴政勋什么时候喝过红酒啊?

    所以拿着杯子,就跟喝啤酒一样,一口就灌了下去。

    也没有尝出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感觉和果汁差不多,酸酸甜甜的。

    他的注意力并不在酒上,而是追着问道:“你才入职一年多吧,居然比我这些年赚的都多。”

    “这就是知识的力量啊。”朴政赫又帮他倒了一杯酒,随口说道。

    朴政勋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低下了脑袋,眼神飘忽地看着浓郁的酒水。

    他的语气愈发低沉,无意识地道:“是啊,能读书真好。”

    看着哥哥无力的样子,朴政赫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当年朴政勋的学习成绩可不差,但是为了抚养自己长大,不得不过早地投身社会,才造成了他如今的命运。

    结果他却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是刺激了朴政勋敏感的自尊心。

    心痛如刀割的同时,朴政赫一把抓住哥哥的拳头,真挚地看着对方,说道:“哥,现在我们开始变好了。你看,我们现在能够住在这里,将来还会住在更好的地方。”

    他的眼睛里带着憧憬的色彩,给朴政勋描绘着未来的好生活。“我们有钱了,不会再挨饿了。你也不用那么的拼命了,该为自己想想了。哥,找个女朋友吧。如果时机合适的话,就干脆结婚。这样的话,我就会有侄子抱了。”

    听着朴政赫的话,朴政勋羞涩地微笑起来。

    这些年他一直拼命地活着,一颗心就是如何地把弟弟抚养长大。

    至于自己该如何,他连一分钟都没有想过。

    女朋友,多么美好的字眼,他却自卑的连想都不敢想。

    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谁又会看得上他这个一无是处的小混混呢?

    可是朴政赫的描绘真美好啊,让他这么一个粗犷的男人,都忍不住沉浸在其中。

    这天晚上,哥俩动手弄了几个菜,就摆在阳台上。

    一边惬意地吃着喝着,一边从高处俯瞰着首尔的繁华。

    相比起绵软的红酒,还是甘冽劲道的烧酒更符合朴政勋的胃口。

    他一口气干掉了一杯,吞吐着酒气,感叹地道:“怪不得有钱人都喜欢住在高的地方呢,从这里看下去,真的有一种世界都捏在手里的快感。”

    朴政赫也有点上头了,大着舌头道:“哥你喜欢吗?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就住到更高的地方去。南山如何?等过几年,弟弟给你买下来,你想怎么住就怎么住!”

    好吧,喝醉了的人是没有理性可言的。

    偏偏朴政勋也喝多了,心也更大。“南山算什么?是我们兄弟俩看得上的地方?记住了,要买就买冠岳山,我们要住在大韩民国最高的地方。”

    朴政赫大手一挥,气势雄壮,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的。“冠岳山,雪岳山、北汉山、汉拿山、智异山、小白山,哥你喜欢哪个就住哪个,我都给你买下来。”

    “嘻嘻……”朴政勋瞪着醉眼不停傻笑,嘴角都有口水低落下来了。“都买下来,到时候我们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春天就住在雪岳山,夏天住在智异山,秋天住在冠岳山,冬天……冬天就是汉拿山了。剩下……剩下的那个,我们盖个最大的赌场。”

    陡然到来的好生活,给朴家兄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他们借着酒劲,幻想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夜是如何过去的,朴政赫根本就没有意识。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而朴政勋又不知所踪。

    宿醉醒来,口干舌燥。朴政赫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打算到冰箱里找点水喝。

    走到近前的时候,才发现冰箱上面有一张纸条。

    那上面的字迹跟狗按的一样,歪歪扭扭的,仿佛无数的蚯蚓在爬。

    不用说,肯定是朴政勋留下的。

    朴政赫凑近了去看,只见上面写道:

    呀,小子,你很了不起,哥哥以你为荣。

    不过我朴政勋也是有手有脚的男人,当年就是靠我的手脚,才把你养大的。

    就算是现在,老子也比你强。

    等着,让你看看朴政勋是多么了不起的男人。

    看着那歪歪扭扭的纸条,朴政赫靠在冰箱上,肆意地笑着。

    这个大哥啊,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强烈的自尊心。

    居然和亲弟弟之间,都有不服输的劲头。

    不过也是,没有这种刚硬的品质,当年的他是没办法带着年幼的朴政赫,一步步从困境里走出来。

    有这样的哥哥,任何人都会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无论何时,朴政勋都是他的榜样。

    正是因为兄弟俩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性格,才促使着朴政赫在那么困难的环境里,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拥有着坚强的心,才能愈挫愈勇,战无不胜。

    只是看着重新变得干净的房间,抚摸着尚有余温的字条,

    朴政赫的心却隐隐作痛。“我的好哥哥啊,该怎么让你脱离现在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