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52章 难以愈合的裂痕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5-25
    有了朴政赫的指点,哈哈迅速融入到了《无限挑战》当中。

    他进来的圣诞特辑中,就以全新、积极的形象得到了大家的喜爱。

    因为接下来又是圣诞节,又是年末,又是元旦,所以为了赶日程,《无限挑战》历史上第一次进行了加班加点的录制。

    连续一个星期,把06年一月份的期数都录制了出来。

    接下来从一月末开始,一直到四月初,是韩国新总统大选加就任的时期。

    mbc会全程关注这一事件,《无限挑战》会进入不时的停播时期。

    金泰浩、济英才和朴政赫已经商议过了,会利用这段时间来总结经验。

    等到停播结束,节目就要以全新的模式开始了。

    十二月十八日这一天,朴政赫很早就来到了mbc。

    这一天是猜题达人第一期播出之后,收视率出炉的日子。

    尽管节目组普遍的感觉都很好,但具体成绩如何,还要看观众们们的反馈。

    他来到mbc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到。

    因为等不及了,他便直接去领了收视率的报表回来。

    百分之七点三七,一个比以往高出很多的成绩,让朴政赫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大家的努力总算有回报了,未来的前景也会变得更加光明。

    金泰浩到了之后,第一句话就是问的收视率。“出来了吗?”

    朴政赫笑眯眯地走过去,将报表递给他。“成绩很不错,官网留言我也看了,都反应说很有趣。看样子我们找对了方向,只要继续下去,节目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全新的收视率也让金泰浩一展愁容,难得地笑了出来。“好啊,看来咱们的想法没错。只要按照这个思路继续做下去,我有信心弄出一个王牌节目来。”

    朴政赫打了一个响指,同样道:“我也一样有信心。”

    兄弟俩会心一笑,轻松地投入到接下来的工作当中去了。

    节目组的人陆续来到,得知了新的收视率之后,都十分开心。

    成绩好能够继续有工作是一方面,还能够带来显著的收益。

    要知道电视台工作人员的收入,可是跟成绩直接挂钩的。

    人气节目的同样职位的人,收入起码是别的节目的三倍以上。

    金泰熙到来的时候,直接找到了朴政赫。“pd,下面来了一个小姑娘,说是找你的。正好我碰到了,就没让安保给你打电话。”

    “有人找我?”朴政赫有些纳闷。

    他在首尔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啊,更不要说什么姑娘了。

    单身狗这么多年了,妹子找上门的待遇还从来没有碰到过。

    收视率上去了,节目组的气氛也变好了。

    济英才抬起头来,调笑道:“忙内,是不是你对人家始乱终弃,人家怀揣着人命来找你了?”

    办公室一片哄笑,让朴政赫阵阵发冏。

    好在他的脸皮也不薄,很快调整了心态。叹气道:“唉,哥,我最大的梦想居然被你发现了。”

    “切!”节目组的几个女作家纷纷对他嘘声,将他轰了出去。

    朴政赫疾步来到一楼,走到进出检验口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找他的人是谁。

    这一看清不要紧,让他的脚步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能让他这么不自在的人,唯有孝敏。

    那天录制现场不期然的偶遇之后,他原以为两人之间不会发生交集了。

    毕竟他们的亲情,有还不如没有。

    孝敏其实也不想来,就跟朴政赫看到她一样,她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感觉很别扭。

    但是没办法,朴五南没法直接联系上朴政赫,命令她代为联系。

    孝敏没办法拒绝父亲的命令,只好不情愿地来到了mbc。

    朴政赫走出来,站到孝敏的身边。

    眼见着周围人来人往,电视台里认识他的人,也好奇地看过来。便道:“走吧,我们找个地方说吧。”

    他领着孝敏离开了mbc,来到了对面的咖啡厅。

    看到他进来,几个正坐在一起聊天的人全都赶忙站起来问好,倒是吓了孝敏一跳。

    那天看到朴政赫指挥别人干活的时候,她就感觉这位哥哥变得很有威严。

    而现在,即使随便走进一家咖啡厅,他都能够让别人那么紧张。

    她却不知道,那几个人其实是在mbc活动的艺人的经纪人。

    见到朴政赫这位大pd,怎能不问候?

    朴政赫摆摆手,示意那些人不用过来。然后带着孝敏走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不虞谈话会被别人听到。

    侍者走过来,朴政赫问道:“你想喝什么?”

    孝敏轻声说道:“美式冰咖啡就好了。”

    朴政赫头也每抬,道:“现在是冬天了,喝凉的对肠胃不好。就来两杯卡布奇诺吧,一杯原味,一杯加焦糖。”

    孝敏心里一暖,不复之前的僵硬。

    她一个人北上首尔,加入了jyp公司做练习生。

    在那里,和她一样漂亮的人比比皆是。站在一大群的练习生中间,她也变得不是那么的了不起了。

    所以没有人会关心她,也没有人会对他嘘寒问暖。

    一切的一切,还未成年的她,都需要自己去完成。

    朴政赫无意间说出来的话,却打动了因为孤独的生活而倍感孤寂和疲惫的孝敏内心。

    等咖啡的时候,朴政赫问道:“练习累吗?怎么有时间跑过来?”

    孝敏轻微点头,细声细气地道:“还好,能够坚持下来。”

    说到这里,她略微抬头,扫了一眼朴政赫,然后鼓起勇气道:“欧巴,这次过来,其实……,其实是爸爸要找你。”

    朴政赫神情一顿,随即自嘲一笑,道:“找我干什么?要养老金吗?真是,老了才想起有儿子啊。”

    “欧巴,不是的!”孝敏小脸通红,焦急地辩解道。

    “好啦,你不要再说了。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但是其他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我也不想让自己不愉快。我们兄弟两个这么多年,摸爬滚打也活过来了。就让他老人家不要惦记了,何必闹的大家都不愉快呢?”朴政赫一脸的戾气,显然是不想和朴五南有什么瓜葛。

    对于那位偏待他们的父亲,朴政赫真的没有任何的好感。

    如果不是他,朴政勋至于弃学,混迹街头吗?

    这些年来,兄弟两个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白眼?

    他们谁也没有依靠,就那么艰辛地走了过来。

    现在好了,他熬出来了,成了电视台的pd了,有好职业了,那个冷血的父亲却想贴上来。

    一想到此,朴政赫就怒不可遏,言语里没有任何的恭敬。

    孝敏的眼睛都红了,潸然泪下。“欧巴,其实爸爸这些年一直很想你们。可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哪里会主动低头啊?爸爸现在老了许多,脾气也温和了许多。难道还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朴政赫的性子本来就偏激,尤其是对待朴家的事情上更是如此。

    他并没有因为孝敏的哭泣就有所松动,相反对这个妹妹,他也有点不想靠近。

    所以他抱着双臂,寸步不让地道:“脸面都比我们兄弟的死活更加重要,亲情什么的,不过就是笑话而已。这件事你就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见他的。”

    孝敏年龄太小,还不太懂得如何去说服人。

    面对着朴政赫的强硬,她除了伤心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朴政赫一大早好好的心情都被这件事弄的糟糕起来,特别是孝敏的哭泣,更是让他心情烦躁。

    他实在不愿意继续呆下去了,从钱包里摸出了两百万的钞票,放在了孝敏的手边。“你一个人在首尔生活,肯定很艰苦。这点零花钱拿着吧,不要委屈了自己。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将来的前途还要靠你自己努力。就这样吧,我还有事要忙。”

    说完,朴政赫起身离去,步伐十分的坚定。

    孝敏一个人枯坐在那里,脑袋埋在臂弯,抽泣的更加厉害了。

    这些年随着慢慢长大,看着别的孩子都有兄弟姐妹陪着玩耍,她却孑然一人,很多时候都觉得很孤独。

    直到那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其实自己也有两个哥哥的。

    他们为了保护自己,还勇敢地和混混搏斗。

    可是就因为自己敏感的自尊心,导致他们离家出走,也让她失去了拥有兄弟姐妹的快乐。

    今天能够来找朴政赫,固然有朴五南的命令。但在孝敏的内心,未尝没有弥补当年错误的愿望。

    只可惜,那根刺太深,她又太小,无法让朴政赫体会到她的心意。

    面对着朴政赫的决绝,孝敏的悲伤就跟这初冬的第一场雪一样,冷彻入骨。

    好久好久,她终于哭够了。掏出手机,想了想,打给了姜敏荷。

    接通的时候,她的抽泣还有些止不住。

    最关心女儿的姜敏荷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她的异状,焦急地问道:“怎么了,宝贝?你怎么哭了?”

    孝敏努力制止住眼泪,声音低沉地道:“没什么,妈妈,不用担心。刚才,我见到政赫欧巴了。”

    姜敏荷的声音又拔了起来。“他欺负你了?早就说了,这兄弟两个就是人渣,就不该和他们有联系。”

    “妈妈……”孝敏不耐烦地叫道,尖利的叫声总算是压制住了姜敏荷的咆哮。

    等那边安静了下来,她才继续说道:“政赫欧巴没有做什么,他只是不愿意和爸爸通话。不过他临走之前,给我留下了两百万的零花钱。”

    姜敏荷狐疑不已,问道:“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孝敏弱弱地解释道:“他是pd啊,我听别人说,电视台的pd薪水很高的。”

    在姜敏荷的印象里,朴政赫兄弟俩始终都是当年那一对桀骜不逊的混混模样。

    直到孝敏提醒,她才想起来,人家现在是电视台的pd了。

    尴尬之余,她也不愿意多说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你爸爸的。至于你,以后还是少跟他接触。”

    电话挂断,孝敏看着变暗的屏幕,叹息声似乎带走了所有的力气。

    这个家庭,想要修复关系,真的不是一般的难。

    倒是她的眼角,看到了桌子上的两百万钞票。抓在手里的时候,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

    “这个欧巴,似乎有点口是心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