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37章 朴素的爱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5-17
    两大杯酒下肚,朴政勋的眼神迷离,说话也大舌头起来。

    他哈着酒气,继续吹嘘着。“那个狗崽子,成天就躲在村子里不出来。老子又进不去,都快要饿死在那里了。”

    朴政赫关心地问道:“哥,那你是怎么抓到他的?”

    “呵呵”,朴政勋打着酒嗝,拍拍胸脯,牛皮吹的越发响亮了。“我是谁?我可是足智多谋的朴政勋啊。那狗崽子不出来,我就想办法逼他出来。后来我看那个村子的位置靠近山林,干脆就放了一把山火。村子里的人受不住,全都跑了出来。哪里还顾得上他一个外人?我和兄弟就等在外面,将他抓了个正着。”

    朴政赫满头冷汗,对自己这位哥哥不知道是该佩服还是该唾弃。

    放山火,亏他也想的出来。

    一定是那地方比较偏僻,交通不便。

    不然的话森林火警快速赶来,朴政勋就别说抓人了,自己肯定要先吃牢饭。

    所幸傻人有傻福,居然全须全尾地回来了。

    至于和朴政勋一个帮派的人为什么会找朴政赫,对他下手,事情也明白了。

    朴政勋一去中国,好几个月都没有音信。

    结果他们社团的老大还以为他拿了那笔钱,自己跑路了呢。

    于是才下了命令,要找到朴政赫,希望从他这里挖出朴政勋的踪迹。

    谁想到朴政赫这么狡猾,先是在地铁站门口利用毕津浩耍了他们一把。

    随后又搬了家,连去向都没有留下。

    偌大个首尔两千多万人,想要找到他,难度跟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区别。

    后来还是社团走了警察厅的关系,通过官方的资料库,找到了朴政赫的住所,才发生了那天晚上的打斗。

    无巧不巧的是,朴政勋刚好那个时候带着钱回来了。

    一看弟弟挨了打,当即怒火攻心,大打出手。

    赶散了小混混们,他连忙把朴政赫送到了医院抢救。

    得知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和手臂骨折,他才松了一口气。

    随后怒火滔天的朴政勋杀到了社团所在地,将追回来的钱重重地砸在了老大的面前。

    至此,老大才知道误会了他的忠心。

    一边好心安抚,一边狠狠地教训了那几个小混混给朴政勋出气。

    除此之外,他还奖励了朴政勋一大笔钱,并且提拔他担任了饿狼组的组长。

    朴政赫一边听着哥哥吹嘘,心里一边冷笑。

    前世在城g局的时候,他就见识了太多的小混混。而且就在城g局里,大部分成员也都是小混混出身。

    对于这种人,朴政赫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

    什么义气、忠心、豪爽,全都是假的。

    唯有赤裸裸的利益,才能够驱使他们干这干那。

    就比如朴政勋这件事,他只不过是几个月没有联系而已,结果社团的老大就悍然对他的家人动手。

    由此可见,黑社会的见利忘义、心狠手辣到了什么程度。

    旁边的朴政勋已经喝高兴了,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嘴里高谈阔论,显摆着自己的功绩。“你们是不知道,当我把钱砸到大哥眼前的时候,他当时就认错了。除了我,你们还有谁能让大哥认错?嗯?都不行吧?说起来,那位大哥也是不错的人。不但给我道歉,还提拔我担任了组长。从今以后,谁不知道我朴政勋的大名?”

    朴广河和另外一个小混混,全都低三下四地恭维着,将朴政勋吹捧的晕晕乎乎,更加的不知东南西北。

    而陆重烷则脸色尴尬,冷汗连连。脸上勉强有点笑容,也是努力挤出来的。

    他就是地方上来的一个心怀梦想的年轻人,哪里见识过黑社会聚会的样子啊?

    看到他不自然的样子,朴政赫十分的不好意思,觉得对不住这位朋友。

    同时他更加担心自己的哥哥,就这么傻乎乎的,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卖了。

    蹲监狱都是小事,要是横死街头,他连哭都没有地方。

    前世看过赵寅成主演的《卑劣的街头》,对这种街头小混混的故事,朴政赫还是很熟悉的。

    这样的生活,结局本来就不会太好。

    他可不想自己的亲人,也走上那样的道路。

    想到这里,他拉了朴政勋一把,劝道:“哥,少喝点吧。再这么吹的话,别人该笑话你了。”

    孰料朴政勋把眼睛一横,猛地挣脱了朴政赫的手掌,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扫视着不大的棚子,怒喊道:“谁要笑话我?站出来让我看看。”

    朴政赫脑袋埋在臂弯里,都没脸见人了。

    这哥的酒品也太差了,净会闹事啊。

    也不想想,能够在这种大棚夜摊里消费的,哪有什么厉害的人?

    要么是普通的打工族,要么就是附近的居民。

    看着朴政勋五大三粗、气势汹汹的样子,大家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朴政勋却没有就此罢休,他的嗓门越发的高涨。“我,朴政勋,就是在……就是在街头讨饭吃的。我知道,在你们的眼里,我……我就是乞丐一样的家伙。不过无所谓,我虽然不好,但是我有个好弟弟。”

    说着,他一把抓住朴政赫的肩头,将他拉了起来。“这就是我的弟弟,帅不帅?”

    坦白地说,朴政赫真的不算帅,只是个平常人。

    但是大家在朴政勋的威胁下,只好违心地应付起来。

    朴政勋更加来劲了。“我弟弟光是帅,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光有这个,那是酒店的公关,小白脸,是cai(韩语鸭子的意思)。”

    朴政赫那个气啊,努力想要拉着哥哥坐下。

    他的心很受伤,真想好好问问这位说话不经大脑的哥哥,自己哪里长得像鸭子?

    问题是他右臂受了伤,光凭一只胳膊,哪里拗得过的朴政勋的力气?

    朴政勋不为所动,调门高的跟示威游行一样。“大韩民国,最了不起的职业,有两个。一个是检察官,他能定人生死。说你有罪就有罪,说你没罪就没罪。谁家的孩子不想做检察官的?”

    意外的,听到他的话,大家居然真心实意地点头认同了。

    没办法,在韩国,检察官常年位居最好的职业榜首位置。

    谁叫韩国的司法制度格外突出检察官的作用,导致这些人手中的权力很大、很大。

    上可叫板总统,下可扫荡黑帮,绝对的阎王一样的角色。

    有人回应,朴政勋的兴致更高了。

    他随手一扒拉,就把朴政赫固定在了身边,让他的脸对着众人。“除了检察官,还有什么职业好呢?那就是pd。不管多么大牌的明星,pd大人都能够让他们乖乖听话;不管多么搞笑的节目,pd大人都能制作出来。而我的弟弟,他就是这样了不起的人。”

    朴政勋的大手挥舞,凭空给自己增加了说服的力度。“什么张东健、李英爱、金三顺,了不起吗?了不起吗?”

    他突然冲着眼前的几个人如此追问,对方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向后退缩。但还是点点头,承认了张东健、李英爱、金三顺的了不起。

    朴政勋嘿嘿地笑的十分得意。“他们了不起又如何?在我弟弟面前,全都要乖乖的听话。我弟弟说让他们好好演,他们就要好好演。不然的话,他只要一句话,那些人立马就完蛋了。”

    朴政赫这个羞愧啊,都没脸见人了。

    张东健、李英爱这些人,别说他一个小小的fd了。就是他们艺能局局长见到人家,也得客客气气的。

    结果到了什么都不懂的哥哥嘴里,好像自己成了娱乐圈的太上皇一般。

    朴政勋吹着吹着,两行眼泪突然低落了下来。“我弟弟为什么这么了不起?你们知道他有多努力吗?冬天的时候,家里穷的烧不起煤。他就裹着被子,脑袋蒙在里面,借着一丁点的光看书。手中起了冻疮,没钱买药,只能用热水泡泡,还要去参加考试。就是这么困难,我弟弟从小到大,每一门的功课都是全校第一。这么了不起的人,就在这里。”

    朴政勋想要搬过弟弟的脑袋,让大家好好看看。“你们都好好看看,好好看看,我的弟弟,将来一定是最了不起的人。他是我弟弟,我亲手养大的弟弟。”

    这一刻的朴政赫却力大无比,努力将脑袋转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眼泪却好像夏日的暴雨,倾泻而下。

    滚滚的回忆满满袭上心头,全都在他的心田里变成了揪心的刺痛。

    小时候,混混们在学校门口堵住了他。

    一边凑他,一边警告他离漂亮的女孩远点。

    是这个哥哥勇猛地冲上来,一个人面对十几个人。

    被打倒了又站起来,倒下了又站起来,眼睛都出血了还保护着他。

    他生病发烧,昏迷的三天三夜,眼见着要死了。

    是这位哥哥抢了路人的金项链,换成了钱,然后背着他去了医院。

    结果因为这件事,朴政勋足足蹲了八个月的牢。

    只不过因为他是未成年,才没有被重判。

    出来的时候,看到好好的朴政赫,他却笑的无比轻松。

    高中的时候,他没有钱交学费,被学校勒令退学。

    是这个哥哥跪在校长的面前,苦苦哀求,发誓三天之内一定把学费送到。

    三天之后,一身伤疤、一瘸一拐的朴政勋出现了,而朴政赫的学业也保住了。

    可以说,在朴政赫的二十几年的生命里,要不是有这个哥哥的存在,他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现在,他心爱的弟弟终于成才了,做了在他看来了不起的职业。

    他却沉落在黑暗里甘之如饴。

    他一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这个弟弟。

    或许他有很多的缺点,没有文化,粗鲁,耍酒疯,好勇斗狠,没有心机。

    但只要有这份爱的存在,他就是最伟大的人。

    这一刻的朴政赫,第一次感谢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

    感谢他给自己送来了一个哥哥,这么好的哥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