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36章 混混朴政勋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5-17
    见到朴政赫醒过来了,大汉脸上的惊喜藏也藏不住,伴随着豆大的泪水流淌成河。

    面对此人,朴政赫的心底升起股股的暖流,仿佛多日凝聚的乌云都散去了的感觉。

    他嗫嚅了嘴巴好几次,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发自心底的激动让支配神经都变得颤抖起来,想要说话,却是那么的艰难。

    大汉也差不多,浓眉大眼,脸如雕刻,十分的有型。

    唯独看向朴政赫的时候,眼神中全是浓浓的宠溺。

    温馨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对于朴政赫来说,那是从未体会的感觉。

    新奇的同时,又是那么的美好。

    假如此刻他有什么愿望的话,那就是现在的境况永远不要离去。

    只可惜,他这个人就不适合发誓。一旦想要什么,什么就离他而去。

    大汉猛地抬起手来,重重的敲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嘴里骂声不绝于耳。“呀西,笨蛋,当初教你的打架技巧都忘了?就那么几个烂人,还不三拳两脚就打倒?真是给我丢人。我朴政勋怎么会有你这样没用的弟弟?”

    脑袋上本来就挨了一棒子,脑震荡的后遗症还没有消失。

    再被朴政勋一敲,朴政赫的脑子里就好像和尚、道士、喇嘛一起开了道场,那叫一个乱。

    一边努力地让脑子保持清醒,朴政赫也是怒气上头。“啊西,哥,你弟弟差点死掉啊。你不心疼就是了,干嘛还要动手动脚的?”

    朴政勋不停地拿手指捅他,嘴里满是吐槽。“哟哟哟,当上了大pd,人也娇贵了哈。不就是挨了一棒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看看我,刀子见血了也不皱下眉头。男子汉大丈夫,就要像杂草一样的活着啊。”

    这话朴政赫当然不会苟同,但是平生第一次见到哥哥,他也不想因为这个无用的废话而纠缠不休。

    既然醒了,他就从病床上下来,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

    朴政勋没有阻止他,而是说道:“我问过医生了,你只不过是轻微的脑震荡加骨折。给你做过救治之后,回家休养就行了。mbc那边有个pd打电话过来,我帮你请假了。”

    朴政赫点点头,表示明白。

    打电话过来的应该是金泰浩,除了这位学长,也不会有人关心自己。

    既然已经请了假,那么他便可以安心在家养伤了。

    反正《无限挑战》那边,权锡等人固执己见,没有任何要改变的想法。

    他去了也是生闷气,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呢。

    一路带着朴政勋来到自己的住处,这位便宜大哥一路不停的查看着。“呀,这地方风景不错啊。弟弟,你是怎么找的?”

    朴政赫莞尔一笑,自吹自擂道:“我可是大韩民国最了不起的pd啊,连这点眼光都没有吗?”

    这一次朴政勋没有骂他吹牛,而是带着欣慰的眼光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弟弟。

    如果说在朴政赫的心里,对朴政勋这个唯一的哥哥是依赖的话。那么他这个弟弟,就是朴政勋的牵绊。

    无依无靠的朴政勋费尽了力气,才把朴政赫拉扯大。

    最高兴的日子,就是朴政赫考上高丽大的时候。

    现在弟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成为了电视台的pd,他的心里早就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了。

    两人走到天台上,恰好陆重烷在晒衣服。

    看到朴政赫吊着胳膊,他走过来,关心地问道:“这是怎么了?摔倒了?我那里还有点伤药,要用吗?”

    朴政赫的胳膊已经打了石膏,只需要修养就行了。所以婉言谢绝,然后将哥哥介绍给了陆重烷。

    看着陆重烷粗壮的身材还有蓬松的爆炸头,朴政勋误会了。

    扬了扬头,冲着他问道:“诶,小子,你是混哪里的?以后到三成洞去玩,报我的名号就行了。”

    “耶?那个……您说的是什么意思?”陆重烷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问道。

    眼前这位一身的肌肉,身量比朴政赫还要高出半个头。特别是额头上一道明显的刀疤,完全符合凶神恶煞的标准。

    见哥哥的样子,朴政赫就知道他误会了。忙踢了他一脚,使着眼色,低声道:“哥,人家不是混混,是个歌手。”

    “啊?”朴政勋张大了嘴巴,有点适应不过来。

    看样子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犷的歌手,所以有点茫然。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去,努力保持着礼节。“那个,要不你唱首歌吧。”

    朴政赫完好的左手捂着额头,有点没脸见人。

    哪有初次见面就让人家唱歌的道理啊?

    自己这位缺心眼的哥哥也是奇葩。

    好说歹说,总算是让陆重烷相信了朴政勋不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事实。

    倒是朴政勋丝毫没有感觉到丢人,还热情洋溢地和人家打招呼。“那个,晚上一起下去,我们喝一杯。”

    首尔的夜生活十分丰富,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到处都能够看到卖吃食的夜场。

    朴政赫的住所下面,就有一家固定的烤肉加炒年糕的摊子。

    这天午夜,朴政勋和朴政赫,还把陆重烷拉上了。

    另外还有两个人,朴政赫却不认识。

    但那个脸色讪讪的,他绝对的眼熟。

    无他,打了他一棒子的就是这家伙。

    看到此人坐在对面,朴政赫的脸色当即就难看起来。

    前世今生加在一起,他打过的架数也数不清了。但每次都偷奸耍滑、抽冷子偷袭,所以净占便宜、没有吃过亏。

    结果这次差点被打成sb,心里的怒气可想而知。

    朴政勋也注意到了弟弟难看的脸色,赶忙坐在中间,打起了圆场。“弟弟啊,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帮派的猛虎组组长朴广河。这次的事情其实是个误会,现在已经解释清楚了。你放心吧,以后他们不会再找你了。”

    朴广河也站了起来,端起酒杯敬向朴政赫。“兄弟,对不起了。之前的事情有些误会,是我们的不是。这里哥哥给你赔罪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朴政赫却一伸手,挡在了他的酒杯面前。“慢着,误会没有什么,道歉我也能够接受。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不能蒙在鼓里。如果这件事不弄清楚了,我们mbc的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听了他的话,那个朴广河心里阵阵发苦。

    那天晚上打人之后,他们已经搞清楚了,朴政赫乃是mbc的pd。

    这个事实着实吓了他们一跳,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

    在韩国,知识分子的地位十分的崇高,而且这些人形成的关系网遍布整个社会的高层。

    就像朴政赫曾经说过的那样,他的老师可是名满天下的沈重文教授。

    而他的学长中的一个,还是首尔市长呢。

    别看黑社会心狠手辣,但是对上这些有文化的流氓,可一点都不够看。

    朴政赫要真是发了狠,动用关系的话,即使是他们的社团老大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更别说朴政赫还是mbc的人,要是知道他被黑社会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别看朴政赫在mbc内部混的好像不怎么样,但那是人家mbc内部的事情。

    要是mbc的人在外面受了欺辱,这家老大电视台的报复绝对又快又狠。

    那就好像是在说:我的孩子,我是打是骂,那是我的事。但要是别人敢这么做,绝对会跟你玩命。

    所以在了解了情况之后,他们的老大才让他赶紧跑过来,给朴政赫赔礼道歉。

    现在朴政赫不愿意轻易罢手,追问起事情起因来,却让朴广河讷讷难言,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和朴政赫的敏锐相比,朴政勋就要大大咧咧的多了。

    他一把将朴广河拉回到座位上,一边招呼老板上菜,一边就着烧酒,将事情都说了出来。

    原来朴政勋是隶属于首尔一个小社团的混混,地位不高不低。

    因为有人欠了他们老大一笔钱,结果不还不说,还跑路了。

    老大一怒之下,就派了朴政勋和另外一个人去找人,想要将钱拿回来。

    朴政勋领命之后,和另一个混混一路追索,总算找到了欠债人的线索。

    原来那个家伙知道欠钱不还,留在韩国的话,肯定没有好下场。

    于是改名换姓之后,坐偷渡的船跑到了中国,隐藏了起来。

    朴政勋一路追到了中国,又从东部沿海追到了西部山区。

    结果几个月的蹉跎,身上的钱所剩无几。

    而且他的手机还是韩国号码,在异国他乡根本没法缴费,也就失去了联系。

    朴政赫那段时间不停地给他打电话、发短信都没有回应,就是这个原因。

    追了许久许久,朴政勋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发现了欠债人的线索。

    原本以为找到人就万事大吉了,却没有想到,棘手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也不知道那个欠债的家伙使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和那个小山村的村长搞的亲密无间,俨然成为了那里的座上宾。

    中国的地方小村子,那叫一个团结。基本上一个村寨,就是一个姓。

    此人躲在里面,朴政勋想了无数的办法,都没办法将他弄出来。

    有好几次还差点被村民们发现,给追的跟狗一样狼狈。

    如此一来,时间越拖越长,也引发了更多的变故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