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24章 塞翁失马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5-12
    ,更新快,,免费读!

    朴政赫只顾低着头喘息,却不防一张纸巾被递到了他的眼前。

    他随手接过,慢慢地擦拭手上的血迹。

    那人却没有走,依旧站在他的身边。

    不过声音贱贱的,似乎隐藏不住幸灾乐祸。“你刚才为什么不插他眼睛?这样更有效果。”

    朴政赫吓了一跳,心说:“我k,这谁啊,这么狠?”

    他抬起头来,终于看清了此人的长相。

    不算太高的个子,稍微显胖的身材。

    最惹人注意的则是他的相貌,只要看一眼,想要忘记都难。

    黝黑的面颊稍微有点发圆,带着的宽边眼镜遮住了一半。但露在外面的两颗门牙,让他很像一只大号的老鼠。

    偏偏和这猥琐的面貌成反比的是,此人的衣着十分时尚,跟一般的pd的邋遢样子形成了特大的反差。

    看清了此人的样子,朴政赫一时呆住,喃喃不语。

    那边眼见着毕津浩终于安静下来,闵完植给闻讯而来的金久山下达了命令。“发生了这样的事,是你这个cp的失职。给我好好调查一下,然后拿出处理报告来。”

    说完,闵完植扭头就走。

    这种一地鸡毛的事情,他这个局长自然不会亲自搀和。

    等着报告就是了,反正不管结果如何,都无损他的威信。

    金久山也是焦头烂额,对惹出事情来的朴政赫、毕津浩二人恨之入骨。

    他也不管地点了,站在人群中间咆哮着。“好啊,真厉害啊,在mbc里大打出手,还见血了。你们是不是要造反?还有没有把公司纪律放在眼里?”

    谩骂了一通,他紧接着走到了朴政赫身边,恶狠狠地道:“朴政赫,鉴于你的恶行,等着被解雇吧。”

    朴政赫根本不怵他的话语,猛地站起来,和他头顶着头,以同样的语气回敬道:“前辈,你就不问问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才打他的,就下这样的武断,公平吗?”

    “不管什么样的原因,也不能动手打人。这样的暴行,和我们mbc的宗旨相悖。”金久山义正言辞地道。

    朴政赫已经豁出去了,用最大的声音吼出来,让所有人都听得到。“有人剽窃我的成果,据为己有,还拿来当成升官发财的阶梯。如果这都能忍的话,我朴政赫就不是男人了。”

    “你……你胡说八道,《万元的幸福》是我冥思苦想出来的创意,凭什么说是你的?”那边毕津浩也被扶起来了,赶紧给自己辩解道。

    朴政赫向着他走了两步,呵呵冷笑道:“我有说是《万元的幸福》吗?我都没说,你就迫不及待的反驳,难道心虚吗?”

    眼见着朴政赫又要过来,毕津浩吓的连连后退,嘴里兀自强辩道:“你说我偷了你的创意,你有证据吗?”

    朴政赫死死地盯着他,“奉劝你一句,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想拿也拿不走。”

    毕津浩的眼神恍惚,但嘴巴依旧犀利。“哼,话谁都会说。但创意是我亲自交到局长手上的,大家都看到了。你既然说这个创意是你的,那就要有真凭实据。否则空口白牙,谁能信服?”

    “证据嘛,我当然没有。如果办公室里有监控的话,那就简单多了。”朴政赫依旧十分淡定。

    听说他没有证据,毕津浩的胆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猛地挣脱扶着他的人,指着朴政赫叫嚣道:“大家都听见了没?他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说我剽窃了他的创意,还把我打了一顿。这件事绝对不算完,朴政赫,你等着吃牢饭吧。”

    看着对面的小丑,朴政赫依旧云淡风轻。“证据我虽然没有,但有些事还需要说清楚。”

    说到这里,他不给毕津浩张嘴的机会,转头找到了站在人群中的梁宇哲。“哥,那天我被派遣到全州之前,是在办公室里写创意吧?”

    面对着朴政赫眼中的强势,梁宇哲不敢撒谎。也没有撒谎的必要,因为证人不只他一个。

    “没错,是这样的。不过你写的什么内容,我可没有看到,不能证明那就是《万元的幸福》的文案。”

    朴政赫摆摆手,“不需要你证明这个。我继续问你,那天我走的时候,是不是将创意的文档放在了格子上?”

    梁宇哲仔细回忆了一下,十分肯定的道:“没错,我还催促着你快点了呢。我明明确确地看到了你将文件夹放在了格子上。”

    到了这里,朴政赫的嘴角泛起了快意的微笑。

    他的目光猛地扫视过所有人,一字一顿地说道:“大家都听到宇哲的话了吧?虽然他不能证明那个文件夹里面就是《万元的幸福》的创意。可是我想问,那个文件夹去了哪里?我今天才回来,也才刚刚来到办公室。这一点许多人能够给我证明,直到现在我也没有离开过。那么我的创意文档去了哪里?金久山室长,这件事怎么说?”

    面对着朴政赫掷地有声的诘问,金久山只感到头脑发昏。

    本来他以为这只是一起简单的打架事件,按照现场的状况处理就行了。

    谁想到居然涉及到了版权剽窃的事情,这可就大条了。

    韩国历来重视版权的问题,剽窃绝对是不得了的罪行。

    虽然朴政赫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毕津浩窃取了他的创意。但他也说明了,他的创意文档莫名其妙不见了。

    这可是有证人证言的,就在堂堂的mbc的办公室内,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凭空消失了。

    再联系到他打人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怀疑起毕津浩是否有嫌疑了。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想要处理朴政赫打人的问题,那么就要先解决他的创意文档丢失的事情。

    如果不能证明他的创意文档不是被毕津浩拿走的,就简单地将他开除了事,整个艺能局上下绝对不会服气。

    千万不要觉得其他人不会为朴政赫出头,如果这么想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mbc的人历来都正义感爆棚,而且不畏强权也是出了名的。

    这些年来,因为据实报道而遭到上级打压之后,mbc的人可不是忍气吞声。

    而是揭竿而起,迅速抱团进行抵抗。

    不到上司妥协,誓不罢休。

    金久山知道,如果他敢不查明真相就这么处理,保证艺能局的同僚们会对他群起而攻。

    但不管朴政赫的创意文档是不是毕津浩拿的,相信此时此刻肯定已经找不到了。

    也就是说,这件事绝对是无头公案。

    问题是局长那里还等着处理结果呢,他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啊。

    进退两难的金久山完全失去了从容,喃喃自语道:“那也不能动手打人啊。”

    他现在能够抓住对付朴政赫的把柄,也就只剩下这一个了。

    眼见着情况僵持住了,之前给朴政赫送纸巾的那个男子站了出来。

    他走到金久山的身边,轻声说道:“前辈,我们谈一谈吧。”

    金久山也是没有了招法,便随着那个男子走到一旁,远离了人群。

    那个男子相貌丑陋,但说话却慢条斯理,温文尔雅。“前辈,贸然处置朴政赫是不对的。没有结果之前这么做,只会让大家心寒。”

    金久山烦躁地捂着后脑勺。“可他打人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再说也没法就证明毕津浩真的偷了他的创意啊。如果不处理的话,我怎么跟局长交代呢?”

    那个男子轻声微笑,似乎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如果想确信毕津浩到底偷没偷朴政赫的创意,其实办法很简单,相信前辈不会不知道。或许前辈也不想看到那样的后果吧?”

    金久山身形一顿,一股子寒气从脚底板直升到脑海里。

    他苦涩地抿抿嘴,纠结地问道:“那你说,眼下这是该怎么办?”

    丑面男子似乎早就想好了方案,进言道:“打人这件事,肯定是朴政赫不对。不如就让他给毕津浩公开道个歉、认个错,大家还是和睦的同事关系。至于剽窃事件和朴政赫的档案丢失一事,不如就此过去吧。”

    “这……”金久山衡量许久,也知道这个男子的方案或许是最好的方法了。

    但他还是有些担心,“可如果就这么算了,我怕朴政赫心底不服。他们两人就在一个节目组里,日后难免会再起冲突。”

    丑面男子想了想,道:“权锡pd接下了星期六的节目制作,我也是其中的一个pd。那边正好缺人手,不如就让朴政赫跟着我去新的节目组吧。”

    见他把朴政赫跟毕津浩分开了,金久山最后一丝担心也消失了。

    那边等着处理结果的朴政赫与毕津浩还不知道,两人在一个节目组里朝夕相处,互相敌对的日子即将结束了。

    金久山和丑面男子商议完毕,一同走了回来。

    不过他没有当中宣布处理结果,而是和丑面男子一起,带着朴政赫与毕津浩,离开了这里。

    金久山带着毕津浩去了他的办公室,而丑面男子则让朴政赫跟着他,去了另外安静的地方谈话。

    这一去,两人的命运就此发生改变,从此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唯一相同的是,跟在后面的朴政赫与毕津浩,全都是满心欢喜。

    毕津浩欢喜的原因,是他知道金久山肯定会向着自己。所以处理结果,无论如何都不会太坏。

    而朴政赫欢喜的原因,则是他前面这个丑面男子。

    自从此人出现之后,朴政赫的心就怦怦跳,比见了天王巨星还要激动。

    最奇妙的是,他和此人的关系还不一般,也知道他绝对不会害了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