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20章 讨厌玩意儿和族谱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5-12
    ,更新快,,免费读!

    天上智喜的失误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对这期节目的整体录制,并不产生什么影响。

    总体来说,节目组的准备十分充分,前来表演的歌手也对这次的活动很重视。

    一直到节目结束,整场的表现都十分精彩。

    观看了现场直播的局领导也对大家的工作十分满意,亲自给金英权打电话进行了表扬。

    完美地做完了这期节目,金英权更是高兴,当场就发话,晚上全节目组进行聚餐。

    听说晚上有酒喝,大家都忘却了疲惫,纷纷开始进行收尾工作。

    因为有两个场地,所以整理的工作也多了一倍。

    一直忙到晚上八点钟,才算是看到了终点。

    到了这个时候,金英权等人就先去酒店了,留下了朴政赫、毕津浩等几个忙内在现场,监督着道具组将东西都装车运走。

    没有比自己官大的人在了,朴政赫与毕津浩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找到地方坐下,拧开了水瓶,开始补充水份。

    就在这时,一个神神秘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好,pd,恭喜今天的节目大获成功。”

    朴政赫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肥胖的脸上挂着黄豆一样的小眼睛。

    额头十分大,因为秃顶的缘故,似乎都要延伸到后脑勺去了。

    眼睛虽小,但滴溜溜乱转的眼球,说明此人性情狡狯,不像善茬。

    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朴政赫小心了一些。“请问你是哪位,怎么进来的?”

    男子似乎很是得意,举了举手中的相机,说道:“我是d社的记者黄灿胜,不知道可以问一些问题吗?”

    朴政赫眉头一皱,有些不喜。

    d社他当然知道,前世很多韩国艺人的恋情基本上都是这家媒体曝光的。

    d社全称是dispatch,是一家以娱乐八卦新闻为主要内容的媒体。虽然直到2011年d社才算是正式成立,但是它的前身早就有了。

    之所以d社能够得到其他的娱乐媒体得不到的情报,曝光了那么多令人震撼的娱乐新闻,还是跟它的背景分不开关系。

    有传d社的资方里面,有sk集团的背景。

    而sk则是韩国三大财团之一,业务涉及到韩国的方方面面,这也方便了d社的触角展开。

    对于这样背景的记者找到头上,朴政赫自然更加的警惕。“对不起,我只是一个pd,似乎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就请离开吧,不要干扰我们的工作。”

    被人下了逐客令,黄灿胜并没有感到难堪。“诶,pd干嘛做的这么绝呢?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指不定什么时候,谁就要靠别人拉一把。再说了,pd是做节目的,想要有知名度,也离不开我们这些记者不是?”

    朴政赫莞尔一笑,依旧跟他保持着距离。“让你操心了,不过我现在还是新人,距离能够制作节目的时候还早着呢。所以高攀不起阁下这样的大记者,还是请回吧。”

    黄灿胜依旧没有走,而是在兜里掏了一下,随后用拿出来的东西拍着朴政赫的手里。“看不出来,pd虽然是新人,但做这样的事情真是老手啊。知道你想要这个,我都准备好了。现在我们是平等交易的关系,总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朴政赫低头看去,才发现这个家伙拿着的,居然是一打钞票。

    具体有多少,一打眼看不真切。

    不过肯定不多,对他这样的小fd,对方也没有必要下更大的本钱。

    朴政赫是贪财,谁叫他穷惯了呢。但他更清楚,什么样的钱能拿、什么样的钱不能拿。

    这个黄灿胜一看就不像好东西,一旦被他缠上,今后就别想安生了。

    所以他的笑容也冷了下来,随后一挥,就将对方的胳膊拍开了。“我说,省省吧,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再纠缠下去,我就让保安送你一程了。”

    黄灿胜终于收起了笑脸,似乎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新人这么难对付。“我说pd,难道你跟天上智喜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吗?为什么这么怕我问呢?听说今天在舞台上,天上智喜出了事故了。如果pd不告诉我的话,真的要怀疑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了?啊真是,谁叫我们新闻媒体就是干这个的呢。”

    这是收买不成改成威胁了。

    朴政赫缓缓站了起来,比黄灿胜差不多高了半个头。

    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混蛋,气势十足。“民事诉讼法规定,无端诬陷将会被判处罚金七百万、公开道歉。如果是新闻媒体蓄意而为,则属于误导公众认知罪,当事人会被判处监禁三年、罚金五千万。如果你要这么做的话,我会奉陪到底的。顺便告诉你,我在高丽大学读书的时候,还兼修了法律。教授我法律的教授,曾经也教导过一位学生。我的这位学长,如今正是首尔市长。”

    黄灿胜被他的气势所夺,听一句就退一步。直到后退了四、五米,才勉强站定。

    同时也知道,他的所有的计划都破产了。

    对方这个年轻的家伙,哪里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简直跟老油条没有什么区别。

    至于首尔市长是谁,他更加的清楚了。

    那位如今可是总统的热门人选,将来说不定会入主青瓦台的。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小子尽管只是一个新人pd,但是族谱相当的强硬,可不是他能够随便得罪的。

    知道自己的计划行不通了,黄灿胜也没有脸面继续留下来。勉强说着场面话,“pdxi,真有你的。我们来日方长,边走边看吧。”

    说完,他就落荒而逃。

    看着他惊慌的背影,朴政赫自得地笑了起来。

    他渐渐地发现,自己对韩国的社会生活规则,已经开始摸到了一些门道。

    就好比他用来威胁黄灿胜的那位学长,想起这个人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想不到这个倒霉的朴政赫,就读的大学居然有这么一位厉害的前辈。

    在他的记忆里,前世这位学长真的当上了韩国总统。

    虽然名声不是很好,但毕竟是韩国总统,远远不是黄灿胜这种小记者惹得起的。

    至于说朴政赫如果遇到事情,能否请动这位前辈帮忙。如果是前世的话,朴政赫肯定会嗤鼻而笑,根本想都不敢想。

    但是这一世,在韩国,朴政赫却知道,完全有可能。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族谱。

    在韩国,族谱有两个概念。

    其中一个就是表面的字意,表示一个人的家族传承。

    来自哪里,姓谁名谁,家里祖上有什么人,现在有什么人。

    说穿了,就跟“我爸是李刚”一个意思。

    家世了不起的人,自然也会在这个社会上混的好。就像三星会长的儿子,肯定不会去搬砖就是了。

    在这个“族谱”上,朴政赫可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

    他印象中那位不来往的亲生父亲,只是一家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远远谈不上了不起。

    而族谱的另外一层意思,对他而言,可就厉害了。

    他是高丽大学出身,不管去到哪里,都脱不开高丽大学的影子。

    偏偏韩国又是一个十分重视师门的地方,同一所学校毕业、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前后辈,那关系凭空就亲密了不少。

    在韩国,高丽大本身就是名门,出身的名人更是不计其数。

    这些人分布在韩国的各个阶层,有很多人都很有影响力。

    只要朴政赫爆出他是高丽大出身,就能够得到同校校友和前辈们的照顾。

    假如要是他和那些校友、前辈还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那就更加亲密了。

    基本上只要他开口,不是犯法的事情,就会有一群人帮他。

    这一点,在他刚入职的时候,最为明显。

    他和毕津浩同期入职,但是在综艺三室室长金久山那里,就青睐于毕津浩、对他很看不上眼。

    因为金久山和毕津浩一样,都是延世大出身。

    而在韩国教育界,高丽大和延世大简直是冤家死对头。

    两校的争斗,在各个方面的展开。学校排名、体育运动、教出来的名人等等,不一而足。

    朴政赫之所以会认识毕津浩,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各自学校的足球队成员。

    在大学生足球联赛上,毕津浩作为前锋帮着延世大得到了不少分数。

    结果一次突破的时候,被主角使坏放倒,脸都摔出血了。

    因为这件事,两队的球员在球场上就打了起来。

    而当时在现场看球的,还有两校的校长。

    结果这两位德高望重的学者不但没有阻止学生们的互殴,自己还在主席台上打了起来。

    回到学校之后,因为朴政赫他们队打架上面完全压制了延世大队,还得到了校长的严重表扬。

    特别是在得知朴政赫是贫困生后,还给他免除了学费,颁发了奖学金。

    高丽大内没有人觉得这样不对,相反还把他当成了英雄。

    就是因为他敢打敢拼,狠狠地教训了延世大的那帮狗崽子。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和毕津浩之间就结仇了。

    当朴政赫与黄灿胜交锋的时候,毕津浩就在一边看着。

    及至黄灿胜离开之后,毕津浩想了想,也悄悄地离开了。

    朴政赫正指挥着搬东西,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影。

    毕津浩一路快走,终于在停车场堵到了黄灿胜。

    “诶,黄记者,为什么这么着急走啊?那个木头不会交朋友,难道我也不会吗?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好好聊聊。”毕津浩笑眯眯地走过去。

    与此同时,黄灿胜也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