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17章 追梦人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5-12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说起来,朴政赫与陆重烷全都不是首尔人。

    他们全都来自于地方,是这座城市的外来者。

    在韩国,从地方来到首尔,俗称为“上京”。

    整个韩国五千万人口,其中两千多万都集中在首尔。这座庞大的城市,装载了太多太多的故事和梦想。

    朴政赫与陆重烷,扔进这样的城市中,就如同沧海一粟,折腾不出什么浪花来。

    现在看来,他们都还在起跑线上。至于前路如何,尽是一片迷茫。

    朴政赫的条件还要比陆重烷好点。

    他虽然也是地方上来的,但却是釜山人。

    那是韩国第二大城市,也是东南地区最重要的港口,算的上是都市人。

    而且他现在已经入职mbc,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只要努力,将来总是有方向的。

    至于陆重烷,无疑要可怜的多。

    来自湖·南(全南、光州一带)地区的他,带着浓重的方言,长相也不讨喜。

    哪怕再才华横溢,也注定了要遭遇数不清的坎坷。

    看看他们居住的环境,就知道他们的处境了。

    何谓屋塔房?

    乃是在楼宇顶上私自搭建出来的违章建筑罢了。

    只不过韩国的政府部门管的没有那么宽,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

    这样的房子,冬冷夏热,环境恶劣,是再差没有的住所了。

    可他们的收入,能够住在这里,已经是万幸了。

    陆重烷的剖白,让朴政赫的心里也是苦味泛滥,唏嘘不已。

    他举起酒杯,向对方敬道:“人活在世上,哪有不辛苦的?还好我们年轻,有时间去奋斗。加油吧,为了梦想,为了将来!”

    陆重烷也是一个很乐观的人,稍微惆怅了一下,同样笑着举起了酒杯,大喊道:“为了未来。”

    一杯酒下肚,陆重烷兴高采烈地跑回到房间里,拿了一把吉他过来。“政赫啊,我这两天刚刚做了一首歌,你听听如何?”

    说完,也不管朴政赫愿意不愿意,就径自弹着吉他唱了起来。

    悠扬的音乐随着夜风飘扬,清越而绵绵,迷人的好像樱花的香气。

    陆重烷人长的五大三粗,但声音却格外的温柔,好像吟游的诗人在讲一个浪漫的故事。

    朴政赫也没有什么音乐细胞,只是觉得这首歌很好听。也或许是借酒听歌,格外的带入情愫。

    反正他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十分的享受。

    陶醉中的朴政赫好像又一次穿越了时空,回到了他做城g时的那间小屋。

    数九寒冬的天气中,缩在被窝里。看着《无限挑战》,笑成了一个sb。

    那是清贫的日子里,为数不多的快乐。

    如今时空交错,却成了他最刻骨铭心的回忆。

    轻轻的琴音,温柔的歌手,让他产生了严重的错觉。

    迷迷糊糊之下,他也慢慢地张开了嘴,哼唱了起来。

    啊,凤淑啊,说什么要回家那样的话

    点了蜜一样的巴菜

    我也一起喝一点吧

    刚才还说不回家,所以就点了龙舌兰

    既然点了,有点表示再回家吧

    把这些就全喝完,才能回家

    不能走,不能让你走

    是喝完这些酒,还是成为我的人

    …………………………

    酒不醉人人自醉,朴政赫累了一天,几杯酒下肚,早已昏昏沉沉。

    意识模糊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前世玫瑰旅馆的成名曲《凤淑啊》。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坐在对面的陆重烷却睁大了眼睛,完全被这歌曲征服了。

    这不像是别人的故事,好像就发生在他的身上。

    在遥远的家乡,他也有那么一个喜欢的人。

    为了能够和心爱的人多呆一会儿,也曾经使用过这些烂透了的借口。

    后来为了梦想远走首尔,也不知道那个“凤淑”到底怎么样了。

    如今蜗居的狼狈,想必凤淑也不会再想要和他在一起了吧。

    陆重烷是多想要听听这首歌的后半部分,好好地解解乡愁。

    只可惜朴政赫迷迷糊糊的,唱着唱着就音调低沉,嘀嘀咕咕的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唱了些什么。

    到最后,他只剩下了鼾声乍起,还有陆重烷的顾盼自怜。

    瞅瞅夜已经深了,凉风更甚。

    怕朴政赫在这里睡着会感冒,陆重烷架起了他,送回了房间里。

    将朴政赫扔在了床上,四处看了看房间,陆重烷嘀咕道:“一个大男人还真干净啊!”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给朴政赫关好了门之后,也没有去收拾桌子上的东西,跑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这座大城市,每个夜晚都有他们这样的年轻人,借着酒愁说着关于梦想、关于未来的话。

    当星辰流转,又一天开始的时候,再疲惫的人也要爬起来,低着头再一次投身到繁忙的工作中。

    梦想的奢望只在那酒后的胡言乱语中,清醒的时候却羞于出口,怕成为别人的嘲笑。

    这样的情景发生了许多许多,但最终能够演变成为现实的,终究只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

    朴政赫和陆重烷也不知道他们的梦想是否能够实现,但是找到了合适的发泄口,说出来便轻松了许多。

    第二天朴政赫很早就醒了,看看表,只睡了七个小时不到。

    虽然烧酒的后劲让脑袋都快要炸了,但出奇的是,他的意识却很清醒。

    没办法,记忆里存着事,人是会自然醒过来的。

    从昨天的会议开始,一直到周六的直播为止,每天都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要赶到mbc去。

    将自己清理利索,朴政赫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推开门走了出去。

    住在高处就是有一点好处,要比别人早一点能够享受到阳光的灿烂。

    沐浴着温暖的气息,朴政赫伸着懒腰,才看到桌子上的狼藉。

    “诶西,这家伙就不知道弄干净才睡觉吗?”朴政赫嘴里嫌弃着,但已经挽起袖子,开始收拾起来。

    前世就是孤儿,生活全靠自己,所以不得不养成了勤快的性子。

    他的小窝虽然简单,但是却被他收拾的一尘不染。

    如今穿越到了韩国,这个性子也没有变,根本就容不得住处有一丁点的脏乱差。

    忙活了一早上,才将一切都整理干净。甚至连油兮兮的桌布都被他洗干净,挂在了架子上晾晒。

    全都收拾完了,朴政赫满意地离开家门,奔赴新的工作。

    等陆重烷顶着满头的乱发走出来的时候,中午饭的时间都过去了。

    而看着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天台,这家伙不好意思一笑,对新邻居和新朋友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这家伙,上辈子是女人吗?做家务倒是一把好手。”也不管站在天台上会不会走光,陆重烷随手就扒下了身上皱皱巴巴的t恤,扔进了一个盆子里,然后就着冷水开始洗脸。

    洗到一半,看着旁边放置的朴政赫的洗面奶,他犹豫着拿了起来。

    “这玩意儿好用吗?”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挤了少许出来,涂抹在他那张硕大的脸上。

    朴政赫可不知道有一个邋遢的家伙正在破坏他的劳动成果,他已经冲进了mbc,开始投身到了工作中。

    今天的工作还是外景搭设,不过按照金英权的要求,舞台起码要建完。

    至于脚手架和灯光什么的,可以稍微晚点。

    梁宇哲还没到,但搭建的工人们已经开始干了。

    朴政赫便担负起监督的责任,到处走动了起来,指挥着大家怎么干。

    舞台的设计图是他跟着梁宇哲等人完成的,所以心里有数。而在他的孜孜不倦的指挥下,进度倒是快了不少。

    等到梁宇哲来的时候,舞台已经开始盖板了。

    “哟,忙内不错嘛,辛苦了。”看到这一切,梁宇哲夸奖道。

    “前辈谬赞了,这些还都是跟着前辈学到的呢。也不知道做的好不好,还要前辈查验才行。”朴政赫没有居功,将这一切都推到了梁宇哲的身上。

    现在还不是他出头的时候,低调一点、谦虚一点,才能在职场里活的更好。

    果然,听了他的话,梁宇哲的脸色更好了。“行了,你也忙了这么久,快去吃饭吧。下午一点钟赶回来就行,然后给mc们讲解一下注意的事项。”

    朴政赫没有吃早饭,早就饥肠辘辘。

    闻言便拿着两张mbc的就餐卷,跑向不远处的mbc大楼。

    反正梁宇哲也不在mbc吃饭,剩下的就餐卷不使用也是浪费了。

    因为有两张就餐卷,所以朴政赫点了许多东西,满满地堆在盘子里,让所有看到的人都侧目不已。

    要不是看到他胸前的工作牌,都会被怀疑是乞丐混进来了。

    朴政赫可不管这么多,狼吞虎咽地吃着东西,什么也顾不上了。

    下午又是忙碌不停的工作,不多吃点,身体可扛不住。

    话说回来,哪怕是mbc这么大的公司,准备的工作餐也是稀汤寡水的,还不如前世高中的食堂呢。

    食物看起来很多,但除了泡菜萝卜就是萝卜泡菜,连汤水里都尝不到肉腥味。

    怪不得有钱的前辈们都不在这里吃饭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