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3章 谁是谁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4-30
    首尔地铁五号线因为横穿金浦国际机场、永登浦、汝矣岛、麻浦、西大门、光化门、东大门,所以是这座城市最繁忙的线路之一。

    特别是上下班的时段,每一节车厢都塞满了人,挤得如同沙丁鱼罐头一般。

    就在这拥挤的令人窒息的乘客中,一个清秀的年轻人却神思无主,魂有天外。

    看起来,他的样子似乎跟所有人都不在一个位面。

    如果有人能够进入他的脑海的话,就会发现,原来人的思维可以这么神奇。

    “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杨浩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好好地当着城g,追着撞倒了局长的老头,等着变成正式工呢。

    都怪该死的路虎越野,直接把自己撞成了一滩烂泥。

    按理说,出了车祸,就该抢救啊。

    抢救过来了,就躺在医院里;没抢救过来,就躺在墓地里。

    现在傻不愣登地站在韩国的地铁车厢里,忍受着前后左右四个大妈的刺鼻香水味,那算怎么回事?

    虽然思想格外的混乱,但有一点是杨浩十分确信的。就是现在灵魂寄存的这副身体,绝对不是属于他的。

    透过地铁的车窗就能够看到,这具身体起码要有一米八零,跟他原来那不到一米七的身板有着明显的差别。

    其次这个人的皮肤很白,一看就是死读书的,与他这种风里来、雨里去的孤儿有着天然上的差别。

    一张脸上最明显的是颧骨,高的跟**长错了位置似的。

    双眼细长,好像要把眼球给夹爆了。

    这是典型的韩国人长相,所幸虽然不帅,但也不是很丑。普普通通,和大多数的路人没有什么区别。

    一身浆洗的有点发白的休闲西装,穿在瘦削的身板上晃晃荡荡。牛仔裤上的洞洞比较多,也分不清是乞丐装的原因还是穿久了。

    一只不大的挎包斜斜地背在身上,里面重重的,也不知道放了些什么。

    从这些装扮就能够看出来,不是什么有钱人,最起码生活的很辛苦。

    至于这具身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杨浩的灵魂为什么又会附身在这具身体上?他都不知道。

    唯一令他惊奇的是,满车厢的韩语他居然都听得懂。

    杨浩如果不上班的话,基本上就窝在自己的出租屋里。

    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是看看韩国的综艺节目,顺便关注点韩国的娱乐圈新闻。

    韩语没少听,但听得懂和会说,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的生活环境,也不允许他有能力去学什么外语。

    要不是那些勤劳而无**的字幕组,他是看不懂韩国的综艺节目的。

    正胡思乱想着呢,车厢的广播里传出声音,原来是汝矣岛站到了。

    杨浩也不知道为什么,脚步自动抬起,就向着车门的位置走去。看样子,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要在这里下车。

    哪怕是被杨浩占据了身体,这个意识还在。

    被周围不认识的人裹着,杨浩艰难地向着车门挪去。将将要离开车厢的时候,身后一股大力传来。

    冷不防之下,杨浩脚下一个踉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车门上。

    一阵天旋地转,让他身子一歪,就坐在了站台上。

    刚想要站起身来找到肇事者教训一下,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多了许多陌生的记忆。

    朴政赫,男,1981年出生,釜山人,毕业于高丽大学新闻传媒系。

    出身单亲家庭,母亲早逝,父亲另娶。

    有一个同父同母的哥哥,目前不知所踪。

    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很多年没见了。

    前不久刚刚通过了mbc电视台的入职考试,这一次来汝矣岛,是新职员入社的日子。

    杨浩恍然大悟,终于反应过来。

    这段记忆原来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的信息,现在都已经着落在他的脑海里了。

    同时杨浩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魂穿到这具身体里。

    原来这个朴政赫在上车的时候,就已经被人撞了一次,脑袋磕在了车门上,结果被他的灵魂趁虚而入。

    没想到的是,下车的时候又撞了一次。朴政赫的记忆没有夺回主导权,相反还被他继承了。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他就是朴政赫了。

    如果不想做朴政赫的话,办法也很简单,往铁轨上一躺就ok了。

    不过想想****的滋味,还有自己原来的肉身被撞的七零八落,杨浩就放弃了这虐待自己的想法。

    再说了,从他继承的记忆里得知,今天是朴政赫去mbc上班的日子。

    经常看韩国综艺节目的杨浩当然知道mbc是什么。

    那可是韩国最有名的电视台,出产了许许多多闻名遐迩的综艺节目和电视剧。

    到这样的地方上班,总比做一个没有前途的临时工城g要强吧。

    最起码他回忆起来前不久和mbc签署的合约里可是规定了,刚刚入职的朴政赫,一个月的薪水就有三百万韩元呢。

    折人民币的话,足足有一万六千多。

    这个数目可是他前世想都不敢想的金额,如今就在眼前,傻子才会放弃呢。

    再说了,在电视台里工作,应该很容易见到前世那些耳熟能详的明星吧。

    小d丝心态的杨浩,对这份工作更加的期待了。

    既有重生的迷茫,也有对新生活的期待,朴政赫顾不得晕眩的脑袋,迈步向着地铁站外走去。

    临行之前,他抬头看了一眼站台上方的牌子。

    那上面的日期是,2005年3月1日。

    他回到了十年前,来到了一个稍微熟悉但却很陌生的国度,开始了新的人生。

    至于前方还有着什么在等着他,他一无所知。

    但天性乐观的杨浩不想费心去想,坚定地迈着脚步,去完成朴政赫未完成的事情,也开启了他自己的新希望。

    从今以后,杨浩这个名字就成为了历史长河里的云烟。而他,只能被叫做朴政赫了。

    一个长相普通、名字普通、家世普通的年轻人,却怀着不普通的梦想和非凡的经历,开始他的新生活。

    朴政赫心怀梦想,脚步轻快,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欢快歌曲,从汝矣岛站里走了出来。

    不远处,mbc那标志性的红色建筑已经遥遥在望。

    朴政赫呼吸了一口地面上的新鲜空气,就要迈步向着目标走去。

    他只顾着眼前,就冷不防身子一个栽歪,被人猛地拖拽了过去。

    因为对方抓着的是他的背包带,结果带着卡在咽喉上,差点让他窒息。

    他的双臂努力挣扎,好不容易才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头顶上的阳光就消失了。

    杨浩努力去看,才发现自己被四、五个彪形大汉围在了中间。而这些人,全都带着残忍的笑意,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常年混迹于街头的杨浩只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十分的危险。

    这群人里一个看似领头的人一把抓住了杨浩的头发,一口啐在他的脸上,骂骂咧咧地道:“狗崽子,你想去哪里?”

    杨浩讷讷地说不出话来,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根本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明明兴高采烈地准备顶替朴政赫,去mbc里干好的工作,看漂亮的女明星的。

    突然冒出来这么多混混要对自己不利,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果要是原来的朴政赫,估计此时此刻早就傻眼了。铁定被这群人带走,生死未卜。

    但杨浩本身就是街头长大的,别的不行,狡狯的性子那是十足十。

    他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试图弄清楚周围的情况,然后好让自己摆脱困境。

    就在他看向周围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年轻人,正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看过来。

    这个人自己认识,不对,是朴政赫认识。

    而且朴政赫与这个人有仇,还不小。

    一时之间杨浩想不起更多,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这么多。

    那个年轻?*惺裁矗睦锶耍推诱盏墓叵担皇倍枷氩黄鹄础?br>

    但是看那个家伙一身名牌西服,带着金丝眼镜,帅气阳光,文质彬彬,和朴政赫就是两个极端。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两个人是朋友的概率肯定不大。

    就在头皮传来痛感,那些人要拖着自己走的时候,杨浩突然指着不远处的那个年轻人,嘴里喊道:“呀,朴政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认错人了?”

    “耶?”

    “耶?”

    第一声疑问是那些混混们发出的,他们疑惑地在杨浩和那个年轻人之间扫来扫去,神情游移不定。

    而第二声,则是那个年轻?*谐隼吹摹?br>

    他是有点懵圈,不明白杨浩为什么这么喊。一时的错愕,以至于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杨浩可管不了这么多了,脱困就在此举。

    只见他依旧指着那个年轻人,大喊大叫道:“快跑啊,他们要抓你!”

    领头的混混猛地一咬牙,指着那个错愕的年轻人喊道:“抓住他。”

    话音未落,杨浩就被人猛地摔倒在地上。然后就看到这些混混们风风火火地奔那个年轻人扑了过去。

    而那个年轻人终于反应了过来,眼看着混混们要吃人的表情,吓得转身就跑。

    他这一跑,更让混混们确信他就是朴政赫了,自然是紧追不舍。

    自己终于脱困了,朴政赫连喘气都不敢,一骨碌爬起来,往那个年轻人和混混们相反的方向跑开。

    至于那个被他嫁祸的年轻人,是生是死,他居然一点都没有负罪感。

    而且那种幸灾乐祸的心情,竟然和那个年轻人之前的表情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