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2章 进击吧!临时工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4-30
    城g虽然也穿着制服,但论起组织性和纪律性,显然不能跟警察相提并论。

    大院里喧闹了半天,几十人的队伍才勉强集合完毕。

    同样的,大家看到局长出现,全都默契地保持了安静。

    胖局长等人都到齐了,也不耽搁,熊掌一挥,就开始部署任务。“大家都听好了,今天下午,市委领导要来咱们昌p区检查。重点呢,就是市容市貌。所以今天我们的任务很繁重,务必要维持好街面上的整洁干净,不要出现乱摆乱放、占街经营的现象。”

    队伍里立马开始了低微的议论声,大家的神色都不太好看。

    没办法,这么冷的天气谁也不想在室外呆着。

    局长自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生怕这帮混蛋的积极性不够,没有完成任务。

    要是街面上出现点纰漏,到时候区里的领导肯定找他麻烦,所以忙不迭地宣布了让大家都振奋不已的消息。

    “大家都肃静点,听我说完。都是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的同事,局里也十分清楚大家的困难。经过局党委的慎重研究后决定,会给予努力工作的同事正式工的编制。”

    “这是局领导对大家认真工作的奖励,也是对大家充分的信任。希望同志们能够拿出百倍的热情,来对得起局里的信任。”

    “轰……”

    场面当时就乱套了,不少人都眼睛冒光,精神亢奋。

    “这是真的吗?真的开放正式工编制了?”有的人狂叫不止,抓着身边人的袖子一个劲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天呢,终于等到了。再不来的话,回家都要被娘们骂死了。”也有人双手抱拳,举过头顶,似乎是在感谢老天垂怜。

    但不管怎么说,局长公布的事情,让大多数人都喜笑颜开,跟得到了解放的农奴差不多。

    偌大的一个城g局里,真正的正式工只有区区不到十几个人。剩下的他们这些天天在街面上追小摊小贩的,基本上都是所谓的临时工。

    说穿了,就是本地区的下岗待业或者是无业青年。为了避免影响社会安定,才被政府征召,编进了城g局里混口饭吃。

    但正式工和临时工的区别太大了,大到他们这些人每天念叨的,就是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转正的机会。

    首先就说工资吧,人家正式工一个月三千多,还有各种奖金、福利和保险。

    而临时工呢,只有区区的两千块,其余的全没了。

    在首都这样的大城市里,一个月两千块的工资够干什么啊?连一家人吃饭都困难。

    其次人家正式工是铁饭碗,不用担心失业,还能往上爬。

    临时工呢,说不定哪天就让你滚蛋走人,喝西北风去。

    所以一听说有转正的机会,大家全都兴奋起来,摩拳擦掌,积极性跟刚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老张倒是比较淡定,并没有多么的激动。因为人家本身就是正式工,打从昌p区有城g局的时候起,人家就在这里上班了。

    不过老张是为杨浩高兴,一拳头捶在了他的肩膀上,鼓动道:“小杨啊,听到没,有机会转正了。待会可要好好表现,多在局长眼皮子底下转悠转悠。这有了正式工作,想处对象也能拿的出手啊。”

    至于杨浩自己,早就听不清别人说什么了。

    他就知道要是能变成正式工,他的工资就会增加。到时候就能给宋院长选个好点的墓地,省着骨灰盒一直寄存在火葬场那。

    话不多说,有了实质奖励的刺激,城g局的大伙嗷嗷叫着就冲上了街头。

    昌p不是首都的中心市区,原本不是那么的繁华。

    但这些年随着经济的发展,外来人口的增多,导致市中心的房价直线飙升。

    外来打工者为了有一个能够居住的地方,只好将目光放在了市中心的周围。

    而昌p就挨着市中心,地理位置很近,所以就成了新居民的首选。

    结果到了现在,这里的常住人口急剧暴涨,繁华程度已经不比市中心差了。

    正月还没有过去呢,大街上的年味气氛还很浓厚。

    趁着春节假期还没有结束,一家三口到街上走走逛逛,买点东西,这是老首都人的生活习惯。

    所以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流如织,好像条条河流奔淌不息。

    这么热闹的地方,自然会吸引人来做生意。

    因此如织的人流中,叫声不绝于耳。欢悦的嗓音穿透了十里八街,显示了叫人的心情不错。

    这里原本一切祥和,看起来热闹却又祥和。

    但这种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随着一声凄厉惨绝的“城g来啦”的爆吼,安详的街面好像被洗礼了一样。

    走路的行人纷纷向两边闪避,露出了一大群凶神恶煞的身影。

    因为人群的散开,抱着箱子的、推着小车的、摆着小摊的就无所遁形,纷纷落入了凶神恶煞的眼中。

    城g局的大伙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直奔各个小贩的摊位。

    一时间菜叶和秤砣齐飞、帽子共糖浆一色,方言和京骂交织,抓掐挠扯和哭骂嚎吟共谱了一曲激荡的交响乐。

    杨浩也在人群里,跟着大伙收缴一个又一个的摊位。

    不过他将老张的吩咐听在了心里,眼睛始终注意着局长的动向。

    眼见着局长摆出叉腰肌的造型,站在马路牙子上大声地指挥,只觉得特别的有范。

    就在这时,杨浩眼尖,猛然看到一个老头抱着一箩筐的枣子从局长的身边跑过。

    或许是因为慌张,老头有点慌不择路,一下子撞到了局长的身上。

    局长正在摆造型呢,冷不防侧面一股大力袭来,登时带着一声惨呼就往地上栽去。

    说那时,那时快,杨浩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将将在局长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他一个懒驴打滚,好像毯子一样垫在了局长的身下。

    没有和冰冷的水泥地面亲密接触,相反还软乎乎的格外舒服。

    局长缓过神来,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哼哼唧唧地站了起来,才发现杨浩龇牙咧嘴地往起爬。

    知道是这个小子避免了自己出丑,局长对杨浩立马就看上了眼。“小伙子,很不错,是个好苗子。去,把那个撞了我的人抓住,回头就让局里给你办正式工的手续。”

    杨浩如闻仙乐,奇经八脉都开了窍。怒吼了一声“是”,就奔着已经跑远的老头追了去。

    老大爷虽然知道您讨生活不易,但是为了我的正式工编制,您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这一刻,杨浩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元首检阅部队的样子。

    那仿佛在鼓励着他:进击吧!临时工。

    老头眼见着城g追来,吓的六神无主,赶忙穿过了马路,向一条小胡同里跑去。

    杨浩大急,知道那条胡同里面错综复杂。一旦被老头钻进去,他一个人是肯定抓不着的。

    如果不能将老头抓住,自己在局长眼中的好印象肯定大打折扣。

    到时候正式工的编制说不定就飞了。

    一想到此,他就心急如焚。一个跨步飞跃,就跳过了人行道边的护栏。健步如飞,追着老头的身影就冲了过去。

    近了,更近了。老头蹒跚的脚步就在眼前,杨浩似乎已经听到了胜利的欢呼声。

    “砰!”

    “兹兹兹……”

    “哎哟,撞了人啦!!!!!!”

    原本喧闹的街面上顿时一静,所有人都看着马路中央的情形傻眼了。

    一辆路虎越野车停在几十步以外,一个带着墨镜的年轻人慌里慌张地跑了下来。

    在他的身后,路虎越野车拖出了两条长长的黑色轮胎痕迹,此时还在冒着白烟。

    而和黑色的痕迹混合在一起的,则是刺眼的腥红。

    路虎车前十多米处,杨浩仰天瘫倒在马路上。

    他最后的印象,就是首都居然也有蓝天。

    他心急立功,没有等红绿灯,还跳了护栏。结果没有注意到侧后方有一辆越野车正在飞速驶来,正好被撞了个正着。

    路虎车的驾驶员是个小年轻,大冷的天还带着墨镜,纯属装酷。而且明显看得出来,他是超速了。

    不然的话,不会把杨浩撞出去那么远。

    看着静静卧倒在地上的杨浩,周身的地面已经完全被鲜血浸透了。四肢扭曲成不规则的形状,脑袋耷拉在一边。

    任谁看到这幅惨状,都知道此人没救了。

    看到此情此景,局长先是一呆,随后脸色煞白,完全被惊恐覆盖。

    出了这样的事情,又是在大街上众目睽睽,根本就无法掩盖。偏偏下午市委领导就要来视察,他算是撞到口上了。

    什么讨好领导啊,什么应付检查啊。

    完了,一切都完了。

    在这样的事故面前,他的局长是甭想做了。仕途就此到头,回家红薯去吧。

    街头百态横生,已经跟杨浩没有关系了。除了老张冲过来抱着他的尸体嚎哭不止,剩下的尽是指指点点看热闹的。

    生为孤儿,死亦无牵挂。

    杨浩,一个平凡的名字,在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了一丁点的浪花就消失了。

    若干年后,也不会有人在他的坟头上柱香、摆瓶酒。

    就是宋院长的墓地啊,让杨浩走的时候充满了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