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之制作人传奇 第1章 一根排骨
作者:风雪天心的小说      更新:2016-04-30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就连空气中都飘散着让人抽搐的冰冷。( .l.)

    在这样的时候,滚滚涌起的热汤带着香辣的芳香,最能刺激人的食欲。

    一双干瘦的大手准确地形成了环抱,好像太极画圆,舒展随意。

    这双手左右夹击,凭空中就托起一倒t字形之物。滴溜溜的大眼睛无视辣味的刺激,只是贪婪地凝视着那色泽鲜艳的汤水。

    已经空出来的右手突兀地出现了一枚小叉子,下一秒筋道富有弹性的面条便进入了嘴里。

    不等面条嚼烂,一口热汤跟上。

    滚烫的热流冲开食道里的凝结,一下子就让整个身体都暖和起来。

    舒爽的感叹声从嘴里迸发,带着年轻人的活力四射。

    年轻人个子不高,身材精瘦,就连脸颊也瘪瘪的。

    正因为如此,一双牛眼才格外的醒目。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去,都无法忽视其中的精芒。

    面汤很辣,在年轻人的嘴唇上形成了一圈红色的光泽。但他已经顾不得形象,眼里只有快点填饱肚子的欲念。

    不等第二口汤面下肚,大门被哐当一声撞开。

    紧接着一个裹着深蓝色制服大衣的中年人冲了进来,随后就迫不及待地将呼啸着冷风拒之门外。

    “哟,小杨,又吃泡面呢?这不好好吃饭,身体受得了吗?”中年人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年轻人的身边,随后将一个硕大的铁盒子扔在了桌子上。

    哐啷啷的声音嗡嗡个不停,显然铁盒子份量不轻。

    对于中年人的关心,年轻人混不在意。薄薄的嘴唇痞痞地一歪,故作豪爽地笑道:“没事,整个五环里谁不知道我杨浩身体好?大冬天后海子里洗澡,西城门子裸奔。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中年人显然对他的吹牛习以为常,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自顾自地打开铁盒子,露出了里面的面目。

    闷的烂熟的米饭,每一粒都晶莹剔透,散发着如玉的光芒。光是闻着空气中的香气,就知道里面掺了猪油。

    米饭的旁边是一块块整齐的排骨,上面挂足了糖醋的浆汁,看起来就让人垂涎欲滴。

    再配上一小团翠绿的青菜,红绿搭配,雅致丰富,足以干活的所有营养。

    杨浩吞咽泡面的速度慢了一下,随后发觉中年人看过来,赶忙别过头去,装作混不在意的样子。

    却不知中年人已经将他的样子看在眼底,叹息了一声,夹起了排骨放到了铁盒的盖子上,随后推到了他的身边。“知道你想要给宋院长弄个漂亮的墓碑,但也不能糟践了自己。宋院长辛辛苦苦把你们这些孩子拉扯大,肯定不希望看到你们受苦。”

    杨浩一慌,好像触电了一样手舞足蹈,就要将排骨推回去。“不用,老张,真的不用。这可是嫂子给你准备的,再说你的身体比我弱多了。我就是中午吃的差点,晚上都是大鱼大肉、啤酒管够的。”

    老张将他的手臂压下去,不由分说地将排骨摆在了他的眼前。“少他妈扯淡,你的事情瞒得过我?别说了,知道你一个人不容易。好孩子有担当,爷们最佩服不过。只可惜爷们也是个穷光蛋,帮不了你。但是几块排骨,爷不能小气了。”

    杨浩还要客气,可老张却催促道:“快点吃吧,等一下指不定有什么事呢?快过年了,上头的破事最多,净他妈折腾我们了。”

    盯着色泽诱人的排骨,杨浩的喉头涌动了一下,最终没有再说推辞的话。小心翼翼地夹起排骨,放在齿边慢慢地啃舐着。

    他叫杨浩,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据捡到他的宋院长说,放在他身上的纸条就是这么写的。

    没错,他是孤儿,长到现在也不知道爹妈是谁。

    宋院长,顾名思义,是孤儿院的院长。

    名人们的慈善做的风风火火,热热闹闹,反正杨浩是不知道那些捐赠的几亿、几十亿去了哪里。

    他们的孤儿院从小到大都默默无闻,也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援助。全是宋院长带着几个阿姨做手工,做家务,换来的钱养着一群没有爹妈的孩子。

    等杨浩长大了,也是宋院长托关系、找门路,才让他上了学。

    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杨浩的成绩从来没有低于全校前五十名,是绝对的学习尖子。

    只是一次的变故,改变了他的命运。或者也可以说,那是必然。

    和他在一个学校里的,同样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妹妹,因为穿着寒酸,被同班的人嘲笑、辱骂,说她是叫花子,将来会睡在大桥底下。

    还有过分的男学生,居然趁她不在,将宋院长省吃俭用给她买来的学习用品都扔进了男厕所。

    妹妹哭的稀里哗啦,伤心欲绝,对上学都产生了阴影。

    孤儿院很小,但却是一方和外界不同的天地。在这里,都是孩子们团结在宋院长的周围,才挺了过来。

    看到妹妹被欺负,愤怒欲狂的杨浩大打出手,一个人打的六个男学生跪地求饶,鲜血直流。

    从那以后,是没有人再敢欺负妹妹了,但杨浩也失去了继续上学的机会。

    得知了事情经过的宋院长一声轻叹,却没有责怪他什么。而是又求了人情,将他安排进了现在上班的地方。

    城g局,街坊邻居闻之色变的阎王殿。

    而他,则是其中的一名光荣的临时工。

    所谓的临时工,是没有正式事业编制的,也享受不到正式工作人员的各种福利待遇。

    但遇到什么事,从来都要冲锋在前,挨刀忍骂,比孺子牛还要孺子牛。

    可对什么关系也没有,什么学历也没有的杨浩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杨浩工作了没几年,再勤俭口袋也没有剩下几毛。

    这个时候,悲伤的事情发生了。

    积劳成疾的宋院长终于不支,撒手人寰。任凭孩子们哭的撕心裂肺,也不睁开眼睛看一下。

    无父无母地长大,孩子们都明白一个道理。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活下来,能靠的人只有自己。所以孤儿院就此解散,大家尽管彼此依依不舍,还是各奔东西。

    可唯独有一件事,是大家都放不下的。那就是要给宋院长弄个漂亮点的墓碑,葬在开满鲜花的地方。

    只可惜伟大的首都寸土寸金,连死人都要分出个三六九等。山明水秀的地方,就是一笔令人咋舌的费用。

    但杨浩发了誓要做到这一点,所以只好虐待自己,也要把钱给省出来。

    他已经记不得吃了多久的泡面了,以至于喝汤就跟喝水一个样。但他无怨无悔,也不想抱憾终生。

    鲜香的排骨一进入嘴巴,就和骨头脱离,充盈着口腔的每一个角落。

    无数的细胞活跃起来,贪婪地吸允着肉的香气,令他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

    “真香啊!”尽管很丢人,但杨浩的心里还是感慨了一句。

    旁边的老张三下五除二,已经将铁盒子消灭的一干二净。回过头来,发现杨浩还在闭着眼睛,品味着那早已嚼烂成渣渣的排骨呢。

    都是普通的底层人,老张很理解杨浩,所以想要催促两声。结果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算了,下次让老娘们多做一些吧。

    大块的肉已经完全的嚼碎了,密密地铺在舌头上,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香嫩多汁,比干枯的树叶还要干涩。

    但杨浩就是舍不得吞下,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次还能吃到排骨,要到什么时候。

    或许他猥琐的样子太过于骇人,以至于老天都看不过眼了。大门再一次被撞开,紧接着一个怒吼的声音响起。“紧急集合,快点,有任务。”

    呼啦啦的脚步声远去,老张已经起身追了出去。临到门口还回头叫了一声。“小杨,快点,别让队长久等了。不然到时候给你好看,不值得。”

    杨浩叹息了一声,噗地吐出了骨头,追着老张跑了出去。

    那根骨头在光滑的桌子上跳啊跳啊,宛如跳动的音符,不舍得停下。

    杨浩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门外,消失在了那一声紧似一声的集合命令里。

    城g局里隔三差五就是这样,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

    今天注定了不会好受,又要在冷风里煎熬了。

    跑到自己的位置,杨浩裹紧大衣和帽子,和平时的准备工作没有任何的区别。

    倒是老张捅了捅他,眼睛却还看着队伍的前方。嘴里喃喃地道:“不对啊,局长怎么都出来了?”

    杨浩霍地抬头,才发现平时见的最多的大队长,此时正恭敬地站在一旁。而一个肚子跟地球一样圆的家伙,在焦躁地踱来踱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城g局局长,据说是市里哪个什么常委的外甥,但长的却跟谁大爷一样的家伙。

    杨浩进入城g局三年多了,迄今为止,还是第二次见到局长。稀奇之余,敏锐地察觉到今天的事情可能不一般。

    见了鬼了,平日里净跟小摊小贩、违章建筑打交道的城管局,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呢?

    杨浩看了一眼老张,发现对方也一样的迷茫。

    不过两人都很默契地老实了下来,不打算做出头鸟,免得看不清风向,被局长大人拿来给祭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