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总裁狠给力〕〔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我家娘子猛于虎〕〔刀镇星河〕〔外卖小哥的天才老〕〔乡村小妖孽〕〔神医狂妻:国师大〕〔扶明录〕〔剑仙在上〕〔神级修炼系统-小知〕〔重生毒妃狠绝色〕〔明朝败家子〕〔坏坏老公,宠不停〕〔致命赌注〕〔重生之妖孽人生〕〔法医狂妃〕〔回到八零当女兵〕〔快穿之不是炮灰的〕〔快穿之男神攻略〕〔网游之万能外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三百零二章 移魂大法
    “这次的移魂**,最终你能否顺利的醒来,要看你自己的意志力,这一点想必你之前是清楚的,但你不清楚的是,要顺利醒来,还要看你是否愿意,”乐官说道,“当你的魂魄移动到洛书良的体内之后的事要看的魄力,这中间会发生什么我们如今都不敢肯定,但照书里的说法,你是必须要过自己内心的一关,才能顺利的接触到对方的魂魄。”

    乐官咽了口气,接着说道:“但一旦你察觉到周围的世界渐渐的亮白了起来,就要意识到对方正在苏醒,摄魂术的功效正在破灭,而你本是借着摄魂术才得以去到对方的体内,如若这时候你产生了困倦的幻觉,生无可恋的幻觉,不抓住机会从对方的体内出来,回到自己的这具身体上,那么你将很有可能就被困在对方的体内,再也无法出来。”

    “这么说,”阿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和想象的不一样,但这后果她还算是能接受,困在对方的身体里应该会消失,或者永久沉睡,这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跟她做的最坏的打算没什么两样,“最后靠的,是我求生的**了。”

    “可以这么说,”乐官点头,接着伸手抚摸着眼前的这张石桌说道,“到时候,你会躺在这张石桌上进行移魂**。”

    “这张石桌上?”阿福对这突如其来的信息感到有些惊讶。

    低头看去,虽然是张玉石桌子,但她还真没想过,会躺在这上头:“不用到皇后娘娘的寝宫里去吗?”

    “不必,到时候你的魂魄自然会受到指引。”乐官很有信心的说道。

    阿福不置可否,这件事听着还是很玄,但这件事是傅子槿来找的她,阿福对自己这种对傅子槿的莫名信任也是迷之惊奇了。

    “还有什么想问的?”乐官问道。

    阿福想了一想:“我还是想听你说一遍接下来的流程。”

    乐官正欲开口,阿福又补了一句:“毫无遗漏的描述一遍。”

    乐官微张着嘴愣了愣,随即轻松一笑:“待你醒过来后就要替我们办事了,这会儿告诉你也无妨。”

    接着,乐官便将待会儿要做的事都告知了阿福。

    其实不用阿福提醒,乐官也会这么做,因为进宫之前傅子槿有这么交代过。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座无名的大殿里点上了油灯。

    阿福站在偏殿门口,靠在门扇上朝大殿看过去。

    二三十步的光景,却瞧不见被高高的门扇阻断了的大殿里边的情况。

    那个女子正在做什么呢?

    阿福有些好奇。

    看着大殿里映照出来的光亮,阿福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初来时的紧张。

    毕竟里头的那个女子是个人,夜里也是要正常的点灯的。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为何要守在这座大殿里,终日过着这样的生活,多浪费人生。

    虽然她今日多次想从乐官嘴里再打听些关于这个女子的话,但无奈毫无进展。

    口风真紧,阿福无可奈何。

    正心里感叹着,乐官已经从偏殿里走了出来,在阿福的肩上轻拍了拍:“怎么,害怕了?”

    阿福侧过头去,唇边含着笑:“我说我害怕,你能替我上吗?”

    “这我可做不到,”乐官接了话茬,“毕竟你这样的人可难得一见。”

    阿福知道乐官所指为何。

    本以为这是个秘密,可这下子看来,往后还得另作打算来处理这件事。

    不然,迟早会被人抓着这个小尾巴可劲儿的威胁。

    阿福将头转了回去,看了看天色:“我这样的人兴许多着呢,只不过他们懂得谨言慎行,藏得深,我就不行了。”

    颇有些自嘲的意味了。

    这会儿能和乐官就这个话题在这儿毫无顾忌的说,阿福也觉得自己是没救了。

    “我相信明日的太阳出来后,我们还会相见。”乐官将手里搓成一团的东西轻轻的扔了出去。

    阿福的视线追随着那道完美的抛物线——是稻草。

    “但愿如此。”阿福说道。

    二人又静静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又重新回到偏殿里去。

    此时偏殿里那些灶台上架起的大锅里都滚滚的升起了白色的雾气。

    “这还要熬多久?”阿福看着这满屋子的蒸汽,有些担心这生火的炊烟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但乐官叫阿福不用担心,原因并未细说,但阿福猜想定然是和住在大殿里的那个女子有关。

    知道乐官不会多说,阿福也只能作罢,这会儿见乐官打开了其中的一个大锅的锅盖,阿福也如之前一样,将一旁的一个木桶提到了手上,然后拿起木桶里的勺子将桶里的草药碎舀了几勺进去,依次的往每一个锅里都添上了数量相等的草药碎。

    这儿的草药也让阿福很是不解。

    其实只因为一件事情,那就是这里的草药,阿福竟闻不到一点草药味道。

    还有,对于这件事,乐官但笑不语,还是没有告诉她原因。

    就这么熬啊熬的,熬到了深夜。

    “还有一个时辰。”乐官从内屋里走了出来,走到阿福身边推了她一把。

    阿福正坐在灶前的矮凳子上有些昏昏欲睡之感,这一推让她脑袋晃了晃,一下就往地上摔去。

    乐官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哎哟,你这就困了?这可不行啊。”

    说着便扶住阿福的肩头,使劲的摇了摇。

    “喂喂喂,你可别睡啊——”

    “你再摇我就要吐了。”阿福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了乐官的手腕。

    “我给你吃几粒醒神丸罢?”乐官提议道。

    “我建议你带我去厨房里找点吃的更有效。”阿福扶了扶自己的脑袋,又搓了搓自己的耳朵。

    这会儿真的是困啊。

    昨夜在春筝那儿熬了一宿,这会儿真的有些顶不住。

    本想着今日这一睡,说不定就要睡很久去,可这会儿才听说还要靠自己的意志力,这玩意儿……阿福怕一旦睡去,真的是雷打不动,若非出了这事,她明天晌午都不知道醒不醒得过来。

    忧愁啊。

    不过这股忧愁很快就从阿福的情绪里剔除了出去。

    “你当真是要吃这么多?”乐官看着正坐在她对面津津有味的对着满桌子的菜一样一样欢快的塞进嘴里的样子,惊诧的睁着眼睛说道。

    “我特意让她们减少了份量,每样都给我来点儿,看着多其实也能吃得下,”阿福吃了几口,接着说道,“美食乃人生一大乐事也,深刻体会到上断头台前的最后一份晚餐是什么滋味儿了。”

    “可别将灵石和断头台比,”乐官不乐意了,“这灵石可是能——”

    说着乐官便没来了声音。

    “怎么不说了?”阿福忙里偷闲的抬眼笑着瞅了乐官一眼,“总得让我也知道知道这稀罕物的价值不是?”

    阿福留意到乐官对内屋那张灵石方桌不同寻常的在意。在阿福看来,那张方桌顶多是什么珍贵的玉石打造的,可要说有什么稀罕的,她是真的看不出来。

    “这我可不能说,”乐官耸耸眉头,看着阿福的碗,“你还是悠着点儿,吃撑了待会儿作法的时候有你难受的。”

    乐官越发的平易近人了。

    “这儿,”阿福拿着筷子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连五分饱都还没有,哪儿就能吃撑了。”

    说完,又扒拉了两口饭。

    乐官笑着摇头叹了口气,便靠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阿福继续扫荡起来。

    当阿福吃饱喝足之后,二人又来到了刚刚的内屋里。

    “我想不明白啊,”阿福看着眼前这张灵石方桌说道,“这东西要有你说的那么宝贝,怎么就扔这儿了?”

    说着便绕着灵石转了起来:“而且大殿里头那位好像对这儿也并不是非常在意,就这么随意的摆这儿了,也不怕贼惦记?”

    说着自己又摇头。

    “躺上去罢,”乐官这会儿只留了个忙碌的背影给阿福,“可别误了时辰。”

    阿福依言爬到了灵石方桌之上,看了看四个角:“头朝哪边儿躺啊?”

    乐官回身往东面一指:“东边儿。”

    阿福麻利的头朝东面儿躺好:“这灵石不冷啊。”

    阿福又静着感受了下身下的温度,果然是温温热热的。

    真是奇了。

    “躺好咯,”乐官也不搭话,这会儿端着一堆的红色蜡烛朝着阿福走了过来,“我要点红烛了,红烛的火点上后,你最好老实躺着别坐起来。”

    “嗯。”阿福应道,对于这一点,事先她已经很清楚了。

    红烛烛火起,就意味着这场移魂**就牵起了头,接下来的事都要谨慎对待了。

    偏殿里此时就她们二人,门窗也已经关好,听不到一点儿屋外的声音。

    如此也好,阿福想着。

    只是静静的躺着,她好像又有了几分倦意。

    想到乐官叮嘱的,阿福猛的撑大了自己的眼睛。

    “外头灶里的火你可都处理了?”为了不让自己困,阿福寻了一个话头来和乐官说话。

    “嗯。”乐官回道,手里的红烛稳稳的一支支立在了灵石方桌的四周。

    “药都拿进来了?”阿福又问道。

    “嗯。”

    “东西都准备齐全了?”阿福问。

    乐官点亮了最后一支红烛,眼神往阿福的脸上看了过来:“你这是不是又困了?”

    阿福嘻嘻一笑:“是啊,嘻嘻。”

    乐官无奈的抿嘴一笑,随后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瓷瓶,从里头倒了一粒奶白色的药丸递到了阿福的嘴边:“张嘴。”

    阿福看着乐官拿着那粒光滑的药丸定定的站在原地,提醒道:“水。”

    “不用,这是甜的。”乐官说完,不由分说的将药丸塞进了阿福的嘴巴里。

    阿福正想吞进去,却突然感受到了嘴巴里泛起了一丝甜味。

    而且——这甜还是巧克力豆的味道!

    “这也太好吃了吧——”阿福不由夸赞道,“再给我几颗。”

    乐官这回笑着瞅了阿福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是加强了药效的醒神丸,只能吃一粒,再要,待会儿的移魂**恐怕就要在你睁着眼睛的情况下进行了。”

    “这也挺好。”阿福嗫嚅的说了一句,也没再说话,嘴巴里试着咀嚼了下那颗药丸,发现这药丸的口感竟真的和巧克力豆并无二致,这让她更是惊奇了。

    心里暗暗记下,等她醒来,一定要讨教了配方,之后让秋实研发一种能经常吃的巧克力味的糖果豆。

    这会儿,乐官已经将刚刚熬制的那些东西沿着地面一圈一圈的撒了起来。

    阿福微微侧头,依稀能发现地下居然出现了一道道一圈圈的凹痕:“这凹痕是怎么回事?刚刚怎么没有?”

    阿福很清楚,刚刚她进来的时候,地面可是平平整整的,这下子的这些沟沟壑壑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等你醒来我便告诉你。”乐官依旧用这一句搪塞道。

    又是这一句。

    “这敢情是非要我醒过来不可啊。”阿福将手背到了脑后,轻轻的说道。

    乐官将木桶放置到了外围,数了数地上九个圈数齐备了,这才轻呼了一口气。

    “你必须要醒来,阿福,我们需要你。”乐官和阿福隔着一段距离,彼此对望了片刻。

    “这话说的,”阿福笑了笑,道,“我会努力的。”

    一旁的滴漏已经提醒着子时正将要到来,乐官最后从一旁的药柜里拖出了一张纯白的斗篷,轻轻一甩,便穿在了身上。

    随即又打开了另一个药柜,从里头将一个白色的骨瓷端了出来。

    “拜托你了。”阿福看着乐官一眼,笑了笑。

    她知道这一刻就要来临了,心跳并没有预想的那般飞快的跳动,端正了自己的躺姿,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乐官是移魂的后人,也只有她,才掌握这一招移魂**。

    这是刚刚乐官和她分享的秘密,一个令人心头一震的秘密。

    不过,如此这般,阿福倒是比来时更安定了。

    耳边想起了风的呼啸声,依稀感觉到有一阵粉末均匀的散落在自己的周围,带着淡淡的杏花香,落在裸露的皮肤上一阵清凉之感。

    接着,意识似乎渐渐的随着落在身上的这一阵清凉之意开始晕散,阿福脑中顿时像过电影般,飞跃着呼啸着拉过一张张画面。

    只是,那画面之上,却是一片空白。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生归来当奶爸〕〔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白莲花(NP)白莲花〕〔顾轻舟司行霈〕〔宇宙最高悬赏令〕〔万道帝师〕〔渡鸭之宴〕〔都市绝品仙王〕〔契约交易总裁追妻〕〔老师太霸道〕〔LOL神级配音〕〔这群妖精想上我!〕〔亿万爹地天价宠〕〔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