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泡沫亦可以很幸福〕〔宝藏烽烟〕〔你好,赵小金〕〔全球高武〕〔妖孽主宰在都市〕〔九龙道祖〕〔绝对荣誉〕〔娇宠小萌妻〕〔最强医圣〕〔星耀家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叫莫里森〕〔我的心上有位长安〕〔重生之再造未来〕〔快穿之不是炮灰的〕〔龙珠之布萝莉〕〔征战暗世界〕〔盎格鲁玫瑰〕〔绝世杀神〕〔世界第一第二第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二百八十八章 慕名而来
    “啊抱歉——”阿福出门的时候绊了一下脚,旁边有人扶了她一下,还未直起腰来她便下意识的道了歉。</p>

    “姑娘多礼了。”</p>

    头抬起来,原来是刚刚见过的那两个小男倌儿之一。</p>

    找回了重心后阿福又微微垂下头来道谢了一句,才转而问道刚刚交代要打包的饭食。</p>

    “姑娘请随我来。”刚刚扶住阿福的那个小男倌儿说道。</p>

    阿福点了下头,就跟着从另一侧的楼道里走去。</p>

    走过长廊时,阿福能听到路过的厢房里的些许人声,不同男子的嬉笑声不时能听到。</p>

    许是那笑声太过彰显了心思,阿福的脚步放轻了些。</p>

    “姑娘是第一次来?”</p>

    听到问话,阿福有些错愕的抬头看去。</p>

    “啊……这里倒是第一次来。”那小男倌儿微笑着的侧脸似是透露出他认得阿福的讯息,本打算说是第一次来的阿福不得不转换了下说法。</p>

    “怪不得,”前边儿就是走廊的尽头,但见围了高高的栅栏,里头还有一段路才到楼梯口,小男倌儿从怀里拿出了把钥匙,将栅栏上的锁打开,示意阿福进去,“姑娘请——”</p>

    “怪不得?”阿福边不动声色的问话边走了进去。</p>

    “请姑娘在那儿等上一等,我去给姑娘取了姑娘要的东西。”小男倌儿并未答话,只笑着指了指前头数十步的楼梯口,随后就走进了左手边的厢房里。</p>

    门开合的时候阿福也往里投了一眼,却只能看到一堵白色的墙,还有小男倌儿回身掩门时看过来的一道含笑的视线。</p>

    这是怎么回事?</p>

    看了看那个楼梯口,阿福走了过去。</p>

    朝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一个人。</p>

    很安静啊。</p>

    阿福回头看了看,那道栅栏另一侧是刚刚走过的长廊,和她们的厢房不同的是,门口竟然没有看到人在候着。</p>

    明明刚走上三层的时候看到过不少的男倌儿啊。</p>

    想到刚刚听到过的嬉笑声……阿福喉头滚动了下。</p>

    难不成都在里头伺候?</p>

    身上顿时激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阿福抖了抖肩不再去想。</p>

    自己现在是离开这座阁楼的,只要拿了东西出去后就和她无关了。</p>

    这时候不知从哪里又飘来了一阵乐曲声,阿福下意识的往屋顶上看了一眼。</p>

    是啊,现在还是表演的时间。</p>

    想到刚刚见识的事情,仿若还能回想起刚刚心中的那股悸动。</p>

    确实是无法用言语形容。</p>

    这偏阁里演出的,并非是普通的男妓表演的东西。</p>

    虽然有些舞蹈的成分在,但实则荡漾在半空中的那些人,都是练家子吧。</p>

    阿福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刚刚看到的一幕幕。</p>

    就在这时候,厢房的门复又打开了来。</p>

    “东西都在这儿,我先给姑娘提着,从这儿下楼去罢。”</p>

    阿福有些吃惊:“你怎知我要走?”</p>

    “我猜的。”小男倌儿笑了笑,示意阿福下楼梯。</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面上轻敷粉,恍若女子的娇俏,然而那双眼睛,却并未有女童的稚气,而是泛着谨慎柔和的光。</p>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一张口,阿福就问了出来。</p>

    她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这般看着眼前这个分明还矮她些许的小男倌儿,心中却强烈的觉得自己和这个人似曾相识。</p>

    “无痕。”</p>

    “无痕……吗。”阿福念叨了一句,思绪有些杂乱,但那股熟悉感却并未熄灭,反而纠纠缠缠,占据了她心底一大片的地方。</p>

    “姑娘请——”无痕又朝楼梯扬了扬手。</p>

    “我们可是在哪里见过?”阿福抬了脚,往楼下走。</p>

    “未曾见过呢。”无痕跟在后方,声音带着甜甜的温度。</p>

    “是这样吗……”像是自言自语般,阿福说了句。</p>

    “是的呢。”无痕说道。</p>

    很快便下到了一层,阿福回身朝无痕伸出手来:“给我吧,你应该是不能出这座偏阁的吧。”</p>

    刚刚有听洛鸿逸说起这青袍阁的规矩,就提到了这一点,偏阁的人没有允许是不能出这座偏阁的,而从阿福这个视角往大门处看,也是有守卫在。</p>

    “嗯,姑娘慢走。”无痕将手上提着的一个像是小木桶装的东西递给了阿福。</p>

    阿福掂量了下,份量倒是还不算太重:“后会有期,无痕。”</p>

    说完冲这个小男倌儿笑了笑,阿福转身就要走。</p>

    “等等——”</p>

    “嗯?”听到声音阿福转了回来,“何事?”</p>

    不会是银子问题吧?她今日可没带多少银子出来。</p>

    无痕看着阿福,双手交叠在腹前,像是慢慢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问道:“姑娘,你还会来吗?”</p>

    “兴许吧……”应该是不会来了。</p>

    “其实,”无痕轻抿了唇,“我见过姑娘。”</p>

    窗上的光影慢慢的投射到了屋子里的稻草堆上。</p>

    秋实渐渐的感知到了这片光亮,眉眼轻皱了皱,缓缓的睁开了眼。</p>

    “醒了?”玄九思坐在一侧,靠着高高堆放起来的草堆,垂下头来轻笑着说了一句。</p>

    秋实抬手覆上眼睛,待能适应屋里的光亮后才翻身坐了起来。</p>

    四下看了看,都是高高堆放的柴火,只有他们这一侧是稻草。</p>

    秋实用手将落在脸颊的几缕秀发往耳后顺去,视线渐渐清明:“着了别人的道了?”</p>

    “可不是。”玄九思笑道。</p>

    面上分明没有被人暗算的低落。</p>

    “你还笑得出来,”秋实看着他努了努嘴,随即又往四下看了看,“这儿是柴房?”</p>

    玄九思点头,一点儿都没有紧张之意:“能关在这儿比关在那些男客的厢房中好多了吧。”</p>

    这话听在秋实耳里,不由身形一僵。</p>

    随即倾身朝玄九思靠过去,一手请扶了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朝自己这侧转了过来:“你就这么期待?”</p>

    二人坐得本就近,秋实个头虽比不上玄九思,然而这会儿这个气势却丝毫不输给身为男子的玄九思。</p>

    “期待呢,还是不期待呢?”脸上的讶异只一瞬而过,玄九思反客为主,倾身往秋实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侧压了过来,看到秋实脸上淡然的神色在他的压迫下悉数消解,玄九思的心里就荡过一阵得意。</p>

    秋实知他又得瑟了,手悄悄的往玄九思身上拧了一下。</p>

    “再玩这个,我就翻脸了。”看着玄九思不知是吃痛还是吃痒的缩了回去,秋实哼了一声说道。</p>

    “不玩了不玩了,你下手也忒狠了。”玄九思捂着自己的腋下,不知是真疼还是假疼在那儿皱着脸叫嚷着。</p>

    秋实没往他那儿看,随即从稻草堆里站了起来。</p>

    这里是柴房无疑了,可这柴房的门扇看着也很是结实,外头也能听到一些厨房里特有的声音。</p>

    她怎么就到了这儿呢?</p>

    “昨夜……门一开,一阵风……”秋实回忆着。</p>

    是啊,昨夜直到门上的人影出现她还记得,只是门一开,却忽然一阵风刮了进来,风不算大,可秋实却没能顺利的睁开眼。</p>

    最要紧的是,那风里透着股熟悉的药味。</p>

    “嗯,是个很厉害的高手,”玄九思依旧靠在草堆上,“不过你居然会中了招,这倒是让我小小的吃惊了一下,想来扛着一个晕过去的人从青袍阁里逃出来太费力气了,索性就先等你醒来再说罢。”</p>

    “那股药下得可真足。”秋实回味着自己闻到时候的反应,只容她暗道不好,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p>

    要知道从小娘亲就教她许多防护的东西,许多迷药对她也不起效用,可昨夜那股风里夹杂的药味,却令她破天荒的一眨眼就晕过去了。</p>

    倒是要好好的查查看那是什么迷药了。</p>

    “不然怎么能撑得起青袍阁这么大的家业。”玄九思说道。</p>

    “你查探过了?”秋实又从门上转了回来。</p>

    “嗯,早些时候来过人查看,这会儿估计也快来了,”玄九思看了一眼那紧闭的门扉,“我们是就这么走,还是再装半日?”</p>

    是啊,如今趁着人还没来,就这么走了才是最保险的。</p>

    但如若是就这么走了,下次可更难接近素心了。</p>

    “既然都到了这里,不见到他我是不会走的。”秋实下定了决心,说道。</p>

    就趁着今日将那东西拿到手,往后就不会再见面了。</p>

    “素心?你找他是要拿什么东西?”玄九思问道。</p>

    看秋实对这个人这么执着,虽然事先知道是要来取东西,可这会儿看秋实选择留下赌上一赌,这倒是让玄九思对这个青袍阁的头牌更是好奇了。</p>

    秋实复又往玄九思身侧坐下:“拿到你就知道了。”</p>

    面色并无太大的变化,看不出秋实是要拿什么值得这么冒险的事。</p>

    青袍阁不比别处,这里他也很少进来,这一回恐怕是遇到了守护阁里的八大守护之一了。</p>

    八大守护啊。</p>

    玄九思心里思揣了下。</p>

    多年前还和其中的一两个交过手,那武功可不赖。</p>

    饶是他,也并非是赢得轻松。</p>

    “这么神秘,”玄九思笑着倚在草堆上斜斜的朝秋实看过来,眉眼学着花阁的姑娘露出了些许魅惑,“人家可是陪你在玩命呢。”</p>

    “谈不上,”秋实看了一眼,随即扭头选择无视,“我只是和他做个交易。”</p>

    “哦?倒是让我也生了期待呢,”玄九思又靠近了几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分,“这回可还要爷出卖色相?”</p>

    秋实侧头眯了眯眼睛。</p>

    “你是不是……”她思索着用词,但最终决定不说了,“无事。”</p>

    然而玄九思却像是知道她想问什么般反问道:“我是?不是?如何?”</p>

    秋实知他猜中了自己的问题,轻张了张口:“不如何。”</p>

    照理说,本来秋实并没有这种感觉,可自昨夜见识过玄九思那般模样后,心里就生出了一个疑问。</p>

    今日又见玄九思这般,虽知是玩笑,可秋实还是想问上一问。</p>

    玄九思,是不是也喜好男倌儿。</p>

    毕竟那态度,看在秋实眼里,当真是风情万种。</p>

    虽那张脸很是平常,但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春光无限,倒真的有那么一瞬,让秋实觉得他比阁中正宗的男倌儿还要男倌。</p>

    “那——”玄九思轻揪了揪秋实的袖子,正要问话,只是耳朵轻动了动,随即便松开了手,“哎呀,来得真不凑巧。”</p>

    玄九思说话的时候秋实也已经察觉到,屋子外头来人了。</p>

    “坐好。”秋实侧目看了玄九思一眼。</p>

    玄九思慢慢的将身子坐端正了:“不装睡了?”</p>

    “既然都心知肚明的,就不需要装。”来人定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担当审问的怎么都是内部的人,那就开门见山的谈罢。</p>

    “听秋实的。”玄九思笑着说了一句,依旧不咸不淡的靠在草堆上,等着门打开,人进来。</p>

    不消片刻,就响起了推门声。</p>

    看来并未上锁,这倒是有意思。</p>

    随即,一双泛着银光的靴子先跨了进来,往上一看,来人披着一件雪白的大毛斗篷,帽子扣在头上,只能看到一闪而过的一小部分脸。</p>

    但那樱红的唇已经让秋实心惊一下。</p>

    待那人走到了秋实和玄九思的面前,摘取帽子露出脸来时,玄九思才微微的轻挑了挑眉眼:“原来是簌簌。”</p>

    “看来二位比我预想的还要有两下子呢,”依簌唇角微动,“说说吧,来我这青袍阁是做什么?”</p>

    不同的妆容下,依簌的脸呈现了不同的效果,这会儿秋实和玄九思看到的依簌,没了昨夜的娇媚柔弱,多了一股让人生畏的冷意。</p>

    一个小男倌儿抱着一张椅子跟着依簌走了进来,在他身后放好后便安静的退了出去。</p>

    秋实的视线追随着那个小男倌儿:“慕名而来。”</p>

    “慕名而来?”依簌稳稳的往下一坐,并不理会秋实往外看去的眼神,“听说是想见素心?”</p>

    “正是。”秋实收回目光,直视依簌。</p>

    大门还开着,看来眼前这个人当真是个厉害的高手。</p>

    至少,对他自己的能力很是自信。</p>

    “老实招来,兴许还能饶你们一命。”依簌藏在斗篷里的手轻轻的将从膝上滑开的斗篷前襟扯了扯。</p>

    “实话就在这里,难不成想听假的?”秋实轻笑一声,然而眼神里并无半分笑意。</p>

    闻言依簌的动作一顿,随即缓缓抬头看了过来。</p>

    “这眼神不错,”他看着秋实的眼睛,微微的收了笑,“只是可惜了。”</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