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经年〕〔妃命难抗〕〔极品朋友圈〕〔诸天万界第一战机〕〔青春上扬〕〔九零学霸小军医〕〔我和我的冒险团〕〔邪王溺宠:嫡妃惊〕〔闪婚成宠:少将大〕〔鹰扬美利坚〕〔我是你路过的风景〕〔这里有妖怪〕〔重回五零当军嫂〕〔大靠山〕〔特工狂妃:拐个王〕〔护灵人之医道无边〕〔紫卿〕〔诸神之国〕〔美人谋之冰山帝君〕〔我就是大德鲁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三生公子
    “拜见兴许是可以,但是带他返回京城……这恕我难从。”阿福冷静的说道。

    在阿福回答之后,有那么一刹那,洛鸿逸感到了一阵剑拔弩张的气息。

    很短的一瞬,眨眼间便消失了。

    这让洛鸿逸一时竟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阿福可能误会了,我说的带他来京,实则是让他陪同来京便可。”梦姬眉眼弯弯的看了过来。

    “既然是成年男子,必然是能独自上路,何须同行?”阿福依然没有松口,坚持着不与此事产生过多的瓜葛。

    既然梦姬已经调查过她,那她也不会迟钝到如此还不知道对方是对她有所图。

    无论好坏,有所图就要好好的防范。

    梦姬心中也小小的对阿福另眼相看。

    面对着乌那的公主,这个人还能将拒绝的话说得面不改色,倒是有几分本事。

    然而尽管如此,也不能改变她们是敌人的事实。

    是的,梦姬很肯定,眼前这个名叫阿福的女子,对玄玉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

    而梦姬感到,这个存在对她来说,是威胁。

    “只因我这友人有个毛病,出远门会害怕,故我这才拜托阿福能与他同行。”梦姬说道,面上带了恳求之色。

    啊啊。

    阿福心里小叹了一声。

    看来是打定主意要让她和那个人一道走了。

    就算她已经表露拒绝之色,梦姬还是没有放过她。

    这么看来,更有阴谋。

    心念一动,阿福却不先表态,反而另提了个不一样的问题:“这么说公主会在京城里久留了?”

    “兴许呢,”梦姬浅浅笑道,“但一定不会这么快动身回乌那,皇上也同意了我等在京城里住上一段时日,毕竟难得来一趟。”

    这话说得暧昧,让人难辨真假。

    想到传闻要挑选驸马,这事大概不会是空穴来风。

    “这事还请公主让我考虑考虑。”阿福说道。

    这没头脑的一句其实是在回答梦姬之前提的请求。

    关于她那个恰好也是同庆的友人。

    “这是自然。”梦姬像是一早料到阿福会这么说般笑了起来。

    这时候厢房的门被人敲响了。

    洛鸿逸赶紧的让人进来。

    几个身着同样服饰的男子将菜一一摆放上桌,又一一的退了出去,只留下一个小男倌儿。

    洛鸿逸看着满桌的菜色,笑着招呼梦姬和阿福,顺道也让一旁站着的桃芹也坐下:“菜上来了,赶紧坐下吃——哎哟这走了小半日的肚子都空了。”

    说话间发觉那小男倌儿还在边上。

    “这会儿什么时候了?”洛鸿逸往凭栏那侧示意了一下,问道小男倌儿。

    小男倌儿意会:“还有半个时辰才开始。”

    “行了下去罢。”洛鸿逸点点头又将他打发出门外候着去了。

    阿福看了那男倌儿的背影一眼,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咯噔了一下。

    但要细想,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为何会这么咯噔了一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这里演出的都是什么曲目?”梦姬这下又不揪着阿福问个不停了,转而和洛鸿逸说道。

    “这里啊——”洛鸿逸往凭栏外看了一眼,这个视野可以一眼就将一层下空荡荡的大厅收入眼中,“说是说不上来,半个时辰后你自己好生瞧着。”

    这里她跟着自家的哥哥来过几次,每次都是娘亲让她跟着,怕哥哥又胡来,故虽不是很情愿,却也跟着来了好几回。

    本是对这类人很不喜,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洛鸿逸对男倌儿这类人不再那么瞧不上了。

    阿福在一旁听着洛鸿逸说话的口气渐渐疏忽了礼数,再一看刚刚梦姬的脸色也有那么一瞬变化了下,心知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兴许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但梦姬这位公主反而是挺看重礼数的,这个她也要好好的思量下自己的态度了。

    怎么说呢,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桌椅之下,阿福小踢了洛鸿逸一脚。

    “看来是有意思的事了?”梦姬问道。

    “这要看合不合公主的胃口了。”洛鸿逸小小的将头扭向阿福这侧,含笑看了一眼,似是对阿福的提醒回了个多谢。

    “胃口啊,”梦姬伸了筷子将一块菇子夹到了自己的嘴里小幅度的动了动,“果然这里的菜没有六皇府的好。”

    听到梦姬这么说,洛鸿逸就笑了:“堂兄家的吃食自是和民间的不同些。”

    要知道六皇府里的几个厨子先前可都是为了皇上设在那儿的,民间的怎可和皇府里的比?

    “怪不得他不肯给我了。”梦姬嘟囔了一句。

    想到那时侯玄玉的神色,虽是最后答应了,但梦姬能感觉到他并非是真心给她,而是顾及她公主的身份才那样说,最终也就那么算了。

    只是现在,她又改主意了。

    “阿福觉得如何?”梦姬看向一侧正吃得欢乐的阿福,问道。

    突然听到有人又来问话,先是轻皱了皱眉,很快便将眼神从碗里抬了起来:“我倒是都觉得不错,有鱼有肉的都好,都好。”

    说完,又垂下视线去专注的吃着。

    看到这般模样的阿福,梦姬心中更是愤愤。

    要说姿色,她定然是比阿福好上百倍,再者这吃相,眼前的这个人就像个平民,随处可见。

    阿玉到底是看上了她哪里的好,要将她留在府里?

    梦姬很想弄清楚。

    “公主可要尝尝这里的花酒?”洛鸿逸突然问道。

    梦姬眼神一动:“好啊。”

    阿福垂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神色,随后也很是自然的只顾着夹菜吃,完全不搭理在座的其他几个。

    一来她对吃的还是很喜欢的,这里的菜虽然吃起来和府里的是有那么些不同,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只是今日听梦姬这么一说,阿福想到了她在六皇府的厨房里见过的那些人。

    在灶台前执勺的那些厨娘……好像都没什么特别的啊。

    就是很普通的百姓,还爱聊些八卦啥的。

    难道……

    阿福顿时不想往下猜。

    曾几何时,她都忘了自己身处的是皇府那样的一个地位高等的地方。

    用她的眼光来看,没什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么不同的。

    这顿饭阿福吃得很舒服,当然,只要忽略掉对面不时递过来的探究目光,都很好。

    洛鸿逸不时会和梦姬说几句,这么断断续续的,一顿饭不用半个时辰就吃完了。

    洛鸿逸唤了人来将残羹剩菜撤下去时,阿福突然和进来的男倌儿说道:“这些没吃完的菜看看送到……不用送了,拿个大碗装一起,待会儿我们走的时候带走。”

    梦姬和她的丫鬟桃芹在一侧很是嫌弃的皱眉。

    阿福看着那主仆二人同步的神色,面上没忍住笑了笑。

    “这是何意?莫不是带回去还要吃?”梦姬问道。

    洛鸿逸起先也有些吃惊,然而听到阿福这么吩咐的时候心下已经了然。

    “就这么办,下去罢。”洛鸿逸让人听从阿福说的去做。

    “本来是想带回去吃的,”阿福回道,“但想到今夜兴许公主还会到府里去用膳,这中午的吃食就用不上了,然而想到京城里有几处施与堂,这才想着带过去。”

    京城的施与堂,其实就是一处铺子,每日里京城各个府里或是百姓家中,若有用剩的饭菜都可自行运到施与堂,集中在此分发给那些寻不着吃食的流浪乞丐。

    听了洛鸿逸在一旁的解释,梦姬点头:“原来还有这等好的去处,大顺果真是为百姓考虑得周到。”

    这话梦姬说得真诚,这件事她们乌那就没有人这么做,看来今日回去要在给父王的信中将这个也提上一提。

    桌椅上的碗碟都撤去了,几人往栏杆前的观看席上走了过去。

    这里刚刚已经有人来给布置停当,因洛鸿逸并未让男倌儿进来,故此时就她们几人,端茶递水的事便落到了桃芹的身上。

    “阿逸常来这儿吗?”阿福趁着这闲散时候,问了句身边的洛鸿逸。

    “不常来,只必要时候来上一两回,实则也都是在这偏阁,并不常去主阁那边。”洛鸿逸回道。

    这么一说,阿福就懂了。

    主阁里难免是想着来泡男倌儿的爷,这偏阁才更像是就来赏个美色的地方。

    阿福将目光往凭栏外看去,只见不知是什么时候,对面的厢房里也似是坐满了人。

    人影走动的,坐在这里看得真切。

    梦姬也像是发现了这一个问题,随即跟侍立在身后的桃芹说道:“将帘子放下来。”

    桃芹应了声“是”便上前去将绑在凭栏两侧的帘子放了下来。

    轻纱薄亮,垂下来往外看,还是很清晰。

    “这是什么纱?”阿福悄悄对身侧的洛鸿逸问道。

    “应该是水神纱。”洛鸿逸的视线也落在帘子上。

    还记得她初见时也很是吃惊。

    不过阿福竟没见过,这让洛鸿逸小小的矛盾了下。

    六皇府里有这种纱啊。

    见阿福还是有些不解的“哦”了一声,洛鸿逸侧身轻声的和阿福说道:“你们府里有这个,堂兄的卧房里有。”

    意外了。

    阿福只睁大着眼睛朝洛鸿逸点点头,可脑海里却在思索自己见过这个的可能性。

    玄玉的卧房里有这个?

    她还真不知道。

    &n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sp;不过——她去过玄玉的卧房吗?

    这么想着的时候,只听见凭栏外渐渐响起了一阵乐声。

    “这就开始了。”洛鸿逸像是心知肚明般说了句。

    阿福看了她一眼,却见她说了这一句后就住了嘴,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专注的往外看。

    顺着视线过去的梦姬,此时也是一脸心无旁骛的看着外头。

    声乐渐起渐浓,慢慢的,阿福的耳朵里满满的都是直入人心的乐曲之音。

    这奏乐的人还真厉害。

    阿福放松了下来,轻靠椅背看着外头,脑海里回荡的乐曲声让她有了一股愉悦的心情。

    这和紫菱的琴技比起来,虽然稍稍逊色,可胜在这演奏的数量上,听着奏琴的大致有数十人,其余乐器的也不会只是一个人。

    而这座阁楼的构造就在这时候显现出好处来。

    偌大的空间里,乐声环绕回荡生生不息之感,再从视觉上看到的从顶上倾斜下来的束束光影,浅金的,亮白的,交错流转,十分的震撼。

    这是怎么做到的?

    阿福视线往上一看,却在下一刻无暇再顾及这个问题。

    数十根白色的绸带整齐的从上空甩下,直直的坠落到了地面,那白色的绸带在光影的映衬下泛着奶白的光泽,在空中飘荡的模样如仙女的仙带般飘逸动人。

    接着,数十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手中抓着白色绸带的一头,身姿轻盈的从环绕的廊上纵身往下跃。

    饶是看到那白色绸带的一端是紧紧的栓在廊上的柱子,阿福还是难免心中一紧。

    这数十个身影飞跃而下,在空中衣诀翻飞,墨色的长发和白色的衣摆飘荡纠缠,说不出的明媚动人。

    就在这时,上空中又飘坠着落下数十根同样颜色的绸带,没消一会儿,便察觉底下有人揪着带子舞动起来。

    视线往下一看,数十个鹅黄色的身影已然在底下抓住了带子,双脚离地的绕着大大的厅堂里转起了圈。

    乐声渐缓,然一阵独特的箫声从正中央传了过来。

    两条红色的绸带就在这时候从正上方垂了下来。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双腿缠着红绸,从上方缓缓的滑了下来。

    那支白得透亮的玉箫闪耀着玉色光泽,分外的耀眼。

    再往上看,男子的头上垂了一块红色的纱,只能粗略的看到眉眼,却瞧不见真实的容颜。

    阿福手上不由的揪了揪自己的衣角。

    这男的,估计是个美人啊。

    就在这时候,只听梦姬突然说了一句:“我若是想带走一两个,可能行?”

    洛鸿逸也没曾想梦姬会问这个,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呆了一下才回道:“这个……要看公主喜欢上哪一个了。”

    看着梦姬有些着迷的神色,洛鸿逸心下一颤。

    不会是看上……

    “就那一个,脸上盖着红纱,吹着箫子的那一个。”梦姬伸手往外一指。

    就是那个人。

    洛鸿逸往外一看,果真是那个人。

    “这恐怕不行,”洛鸿逸脸上的神色认真了几分,“若是我没看走眼,那个可是青袍阁里的三生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