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萌妻:总裁老〕〔异能高手〕〔每秒都在升级〕〔风光乍现〕〔报告总裁:夫人又〕〔池先生要藏娇〕〔烟雨魅江南〕〔重生1978:鬼瞳兵〕〔绝色特工:认个龙〕〔替嫁悍妃〕〔都市天龙至尊〕〔最强狂暴作弊系统〕〔吞食天地之系统〕〔宠物小精灵之自行〕〔你好会魔法的拽公〕〔我的身体有bug〕〔主战神〕〔老君传人〕〔龙鳞兵王〕〔变身荒野女主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尾随打探
    “倾城谢谢姐姐。”绛倾城说着便给阿福行了个大礼。

    “不必如此!”阿福连忙扶住,“我并没有做什么,你这样我可觉得不好办了哈。”

    “姐姐。”绛倾城眸中带泪。

    “好姑娘,再忍耐几日,我会想办法的。”阿福劝说道。

    绛倾城点头。

    “倾城,无事,最近班主会排戏,我特别嘱咐过不用你,到时候你便能更快的脱身了,”阿福说完,又对阿默说道,“要不你也在这戏班子里住下?”

    看绛倾城的样子,倒是有些离不开阿默了。

    “我跟你走。”阿默看了绛倾城一眼,眸光中虽有不舍,可他依然未改前言。

    “行,那便走罢。”阿福说道。

    “怎么今日这么早就要走了?”绛倾城见阿福一副神色焦急的模样,问道。

    “今日有事在身,晚上恐怕不能来接阿默,故此一道走了。”阿福看了看院子外头,好几个人往她这边瞅过来。

    “明日一早我们再来。”心中有事,阿福也不多做解释,匆匆迈步往院子外走。

    阿默见阿福如此行色匆匆,也知她有急事,遂辞别了绛倾城,紧跟了上去。

    四合院外,阿福上了一辆等候许久的马车。

    阿默紧随其后。

    “去博文馆。”阿福跟马夫交代了一声后,马车便朝着路的一头窜了出去。

    自从上车后,阿默便一直没有说话,他知道阿福今日带他出来,定是有需要到他的地方。

    果不其然。

    “阿默,待会儿,你先去打听打听,花容阁是个什么地方,”本想亲自去打听,可就以洛明真那性子,定然是不会让自己去的,如今京考才是她们二人之间最重要的事情,只能先让阿默去打听个大概,再看看怎么下手了,“虽然你不爱说话,可时间紧迫,这件事你得去办一下。”

    “嗯。”阿默应道,没有问阿福原因。

    “来,拿着这个去,”阿福将一个装满了碎银子的钱袋子递给了阿默,“记住了,察觉到危险,就要跑,别只顾着打听,人才是最要紧的,钱要舍得花,不用省。”

    事情办漂亮了才是最重要的。

    “我问过了,花容阁离博文馆不远,你可以去附近的茶楼坐坐,或者小摊上吃点什么,然后趁机就问问那儿的人。”怕阿默没有做过这个,虽然她也不懂,但还是想尽可能的给阿默讲一讲,希望他能顺利一些。

    “是和倾城有关吗?”阿默突然问道。

    阿福愣了愣:“嗯,应该是的,你先查探查探,其他的事,之后再说。”

    事情没有定论之前,阿福也不想将她知道的告诉阿默。

    这一次,她总隐隐担心,阿默会冲动。

    她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她只能去做她有把握的事情。

    倾城这件事,她需要查清楚。世间多数东西,无非利益二字,她若能找到倾城背后的主子,知晓对方要的是什么,那么换回倾城,便容易了。

    “公子,博文馆到了。”马夫的声音从车门外传来。

    “知道了——”

    阿福应了一声,便要上前去推门。

    只是阿默却伸手挡住了她。

    “怎么了?”阿福问道。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阿默少见的露出微微诧异的表情:“嗯。”

    紧接着慢慢垂下了那只挡在阿福面前的手。

    他这是在做什么?

    阿福同样也不明白,但此时马夫已经等了一会儿了,阿福没有询问,而是推开了车门,跃下马车。

    “您慢走——”阿福朝着离去的马车喊了一声。

    人来人往的街道旁,阿福和阿默站在了博文馆的门口。

    “刚刚,是怎么了?”没有看向阿默,阿福就盯着街边的人流,轻松问道。

    怎么了吗,他也不知道。

    明明不应该会犹豫的。

    “无事,只是想问问,可是需要带一些糕点回来。”阿默说道。

    “嗯,可以啊,”阿福笑道,“时候不早了,你去罢。”

    说着,便朝一旁卖烧饼的摊上走去了。

    “老板,给两个烧饼——”

    看着阿福已经走到了烧饼摊边热切的和老板说着话,阿默犹豫了片刻,还是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果然,他动摇了吗。

    没想到阿福会从班主那里打听到了花容阁。

    再这么下去,她很快便会知道真相。

    阿默微微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不行,不能让阿福继续查下去。

    这边阿福买了烧饼并没有急着往博文馆里去,她坐在了小摊上,就着一碗茶水啃着她的两个大烧饼,脑子里正慢慢的转悠着。

    阿默刚刚定是想跟她说什么。

    可为何却不告诉她?

    是关于倾城的事情?

    阿福隐隐约约的觉得,二人可能都在瞒着自己什么。

    再一联想之前的种种,阿福的心里就更是肯定了。

    要怎么办呢?

    倾城到底是怎么被人控制住的?她为何不反抗?

    还什么线索都不肯告诉她,但看阿默的情况,他应该是知道的。

    麻烦了。

    她是不是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圈套里了?

    “老板,结账!”

    博文馆里,洛明真已然等得有些不耐。

    “抱歉,阿真,我今天不能待在博文馆了,明日午时我一定准时到!”阿福匆匆进来,找到洛明真后急急忙忙的说道。

    “怎么了?你是要去哪儿?”见阿福的神色不对,洛明真也没再管阿福迟到的事情。

    阿福四下里瞅了一圈,今日博文馆里来了不少的人,但却没见着宋思明和徐善之。

    此地说话也不方便,想到带上洛明真一道去心里也踏实些,遂赶紧将桌上的东西收拾起来:“出去说!”

    博文馆门外,将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

    “你竟敢揽下这等事情……”洛明真边说边摇头,“这性子像我!”

    神一般的转折让阿福愣了愣。不敢相信的问道:“什么?”

    “既然事情都揽下了,便要去将它摆平,”洛明真笑着拍了拍阿福的肩膀,一脸得意,“走,咱们也去花容阁逛逛。”

    阿福连忙打住:“等等等等,我们去花容阁?你怎么进去?”

    洛明真今日是一身女装打扮,她这次药容的脸蛋就算是穿男装,也是遮掩不过去的。

    “花容阁,有钱的主就能进!”洛明真笑着撂下话来,“既然不知他们是否瞒着咱们什么事,那咱们也另起一路去打探打探,看看这里头,到底是藏着什么猫腻子。”

    嗯,说的在理。

    可是,万一撞见了呢?

    阿福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无碍,撞见了就说是去找他的。”洛明真给了个说法。

    “别墨迹,要跟上他的行踪可不容易。”说着,洛明真随手拉过阿福的手,朝一旁的街上走去。

    远处跟着她们的几路人马,也悄悄的跟了上去。

    “阿正,”街上人多,阿福不得不注意措辞,“陈府的人想必正跟在我身后。”

    她想起这事,不知对洛明真是否有害处,遂提醒了出来。

    “无事,跟着我的也不少。”洛明真说道。

    这几日,倒是多了很多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尾巴,可她倒是没有先前那么慌张了。

    洛明空给她配了几个府里厉害的高手护着她,青天白日的她也不担心会出什么事。

    “那就好。”阿福松了口气。

    她被跟着无所谓,自己做的事情给杨氏知道了也无妨。况且自己在明处,别人在暗处,防不胜防,索性也就由他们去了。

    出事的时候或许还能有些个人出来见义勇为搭救她一下呢。

    欸,对了,她可不是要去花容阁的啊!

    “阿正,我今日——”话出口,阿福才想起来,这件事不能跟洛明真说,“没事,继续走罢。”

    她本是打算去找阿于的。

    找他借几个人用用,京城里头的事,还是京城里的人打听得更仔细。

    虽然她不想和他再有瓜葛。

    阿福若有所思的神色引起了洛明真的注意:“你怎么了?说话也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又不是外人。”

    “我有些担心,你会武功吗?”阿于的事情是不能说的,阿福也只能将另一个担忧说了出来。

    “不会,可也不用担心,朗朗乾坤下,只要咱们不触犯了别人,不会有什么需要动武的事发生。”洛明真笑道。

    “那便好。”阿福点点头。

    没一会儿,阿福便看到了花容阁的大牌匾,悬挂在高高的门楼上,分外引人注目。

    “这是青楼吧……”居然开得这么高大上,也是厉害了。

    看这外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座府邸。

    “他在那儿。”洛明真很快便发现了阿默。

    阿福顺着洛明真的视线看去,果然,阿默正抬脚走进和花容阁两相对望的一座酒楼里。

    “要跟上?还是直接去花容阁?”洛明真问道。

    阿福朝花容阁的门楼看去,此时正值午后,花容阁门前并未有多少人进出。

    看着那个大门,还有在门边站着的几个看门的小厮,阿福有些拿不定主意:“这花容阁,真能让女的进去?”

    听阿福这一问,洛明真也往花容阁的门口看去。

    洛明真的记忆中,花容阁是接待女眷,但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今的情况,她也不好说。

    刚刚只想着来了再说,这离得近了一看,倒是横生出了问题。

    “去试试便知了。”洛明真一咬牙,豁出去了。

    阿福却是有了些考虑:“等等,我们这么一进去,倒是忽略了阿默,不如兵分两路?”

    “嗯,如此也好,那你先进花容阁,我跟着阿默。”洛明真打量了一眼阿福的模样,男子打扮,进花容阁是没什么问题的。

    想想这样的安排最为妥当。

    “好吧,我去,届时在这个摊子上汇合。”阿福指着旁边一个卖汤面的摊子说道。

    洛明真应下,阿福便朝着花容阁的方向走了过去。

    只是,越走心里越不安。

    自从去了红帘阁之后,她对古代的青楼心中都抱有一种排斥感。

    说不上来,就是有些不敢见那种场面。

    这么一想,腹中仿若开始排山倒海起来。

    镇定啊!

    这本是不大遥远的几十米,阿福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那些小厮的目光,阿福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她决定,不进去了。

    “兄弟,能否借一步说话?”阿福挑了个看起来好说话一些的小厮,唤过旁来。

    “这位小爷,可是何事?”小厮笑着问道。

    恭敬的态度,看来是经过阁中人教习的。

    “我有些事情,想和小兄弟打听打听。”阿福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笑着递到了小厮的跟前。

    小厮看了银子一眼,又看了阿福一眼,才笑着接了过去:“小爷您说。”

    “我想打听打听,花容阁的紫菱姑娘,不知小兄弟可知道些什么?”阿福目有深意的笑着道。

    小厮一见阿福这神情,便一副了然神色,笑道:“小爷是看上了咱们阁里的紫菱姑娘?”

    “正是,”阿福笑着点点头,“我也没想过高攀,但对紫菱姑娘实在难以忘怀,故此,想知道一些紫菱姑娘的近况,看看有些什么能为紫菱姑娘做的。”

    要装作痴情的男子,阿福可还真是有些不得妙处,但她从小厮的神情里可以看到,今日这痴情戏码,她过关了。

    “小爷,这话或许不中听,可要我说,您还是别惦记着紫菱姑娘了,”小厮边说边往四下里瞅了瞅,“我是看在您也并非大富大贵之人,紫菱姑娘的眼光可高着呢,京城里富贵公子哥名流无数,她看得上的也没几个。”

    言外之意,阿福倒是听明白了。

    “多谢兄弟指点,我也并非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可奈何一片真情非我能左右,我也只想多了解了解紫菱姑娘,别无他求。”阿福神色哀愁,似是痴怨的说道。

    “得,您出手大方,小的也不多碎嘴,既然接了您的银子,那活儿还是要干的,”小厮的神色有些沉,“过几日宫中的赏花会,紫菱姑娘应邀前去奏曲。只是听说,这一回妈妈似是有意让新来的牡丹代替她进宫,紫菱姑娘正为这事烦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