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校草,别惹我〕〔山村庄园主〕〔异世之弑天剑皇〕〔体坛偶像〕〔长生十万年〕〔娱乐超级奶爸〕〔偷汉神贼〕〔帝少的神秘丑妻〕〔我来自三界外〕〔写轮眼之武侠世界〕〔南宋第一卧底〕〔女帝家的小白脸〕〔一夜强宠:禁欲总〕〔女神的贴身高手〕〔神级漂流瓶〕〔最强修仙奶爸〕〔跟着课文学历史〕〔佞相夫人要守寡〕〔重生千金:大神,〕〔最红女主播:总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一百六十八章 用功学习
    “不能再喝了。”阿福按下了陈星渚的酒杯。

    “无碍。”陈星渚笑道,只是也没有反抗,任由阿福将他的手按下,没再将酒杯端起来。

    “阿福你管得还真多,陈兄弟一看就是能喝之人。”徐善之不乐意了,这正喝得高兴,怎么能就此罢休?

    阿福不好当众将陈星渚的身子弱这个因由说出来,毕竟还是很伤自尊的。

    陈星渚和徐善之这二人眼看着就喝了半壶酒去,虽然陈星渚的面色如常,可阿福还是觉得不妥。

    “我们是来吃饭的,可不是来光顾着喝酒的,再说了,这还要去温书呢,醉了可如何是好?”阿福将陈星渚的酒杯拿到了自己这边,说什么都不让他再喝了。

    “你也别喝了,醉了只好由你在这儿躺着,我可不会弄你回去。”宋思明也在一旁帮忙说话。

    徐善之叹一声道:“罢了,都是不爱喝酒的,也没意思,不喝了不喝了。”

    说着便也放下了自己的酒杯。

    “这儿虽是酒庄,可还真是别有一番诗意啊,”瞧见徐善之委委屈屈的模样,阿福忍着笑说道,“徐兄弟,有眼光。”

    刚从门口看的时候,这个地方只给了阿福格外冷清的印象,只是随着进门,再进院里,再穿过一个小小的湖,再七绕八绕的一步一景一诗句的欣赏过来,方才到了这个小小的隔间。

    虽是寒天冻地时节,可这酒庄里却不知为何到处洋溢着一片暖意。

    刚刚走过的地方也基本是草木皆绿,奇山异石点缀其中,看得出主人家对奇石的喜爱。

    果真是一个诗意盎然的地方。

    “那是自然。”徐善之的神色顿时又活跃了起来,扬起笑脸一把抓过酒杯就想敬酒。

    只是手才抬起来就想起刚才出口的话,于是手执酒杯在半空中划了个半圆最后将杯子放到了酒壶的旁边:“哎呀,把它放远点儿才好。”

    这行云流水的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还真是逗乐。

    阿福没忍着,瞧了宋思明一眼就笑了起来。

    宋思明怎会没看见徐善之这一举动,本是能忍住的笑意,却在看到阿福的笑脸后自己也是绷不住了。

    一时间,这张不大的饭桌上顿时笑声肆意。

    几人又在此闲聊了一阵,才出了酒庄。

    见徐善之还在里头和酒庄的人说着什么,阿福趁机跟陈星渚说道:“我待会儿想和阿明去个地方,要不你先回府罢?”

    “徐兄弟也一道去吗?”陈星渚往那头的徐善之看了一眼,说道。

    “不,他不跟着。”阿福说道。

    看着陈星渚脸上的失落,阿福只能在心里说了抱歉。

    “你何时回来?”

    既是不能同行,他还是想确认阿福何时会回到陈府。

    这样,他回去也有个盼头。

    “天黑之前一定回去。”阿福肯定的给了陈星渚个答复。

    见陈星渚同意了,阿福立即朝不远处的陈府马车招了招手,那车上的小厮很快便将马车赶了过来,将陈星渚接走了。

    “欸,陈兄弟怎么就走了?”徐善之和酒庄的人说完话,出来便只能看见马车的背影了。

    “我待会儿要见个人,他在,不方便。”阿福说道。

    “走罢,回博文馆。”宋思明朝阿福走了过去,二人挽着手一道走了。

    徐善之再看了一眼那头离去的马车,才摇头笑着跟上了宋思明和阿福:“你俩走慢点。”

    回到博文馆的时候,阿福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屋子里的洛明真。

    “阿正,”阿福走过去放轻声音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等多久了?”

    这一会儿大致是午时三刻这样。

    “才进来坐了一会儿。”洛明真从书册中抬起头来,笑道。

    其实她洛明真已经等了阿福一会儿了。

    “这是阿正。”阿福朝宋思明徐善之介绍道。

    在外人面前,一致唤洛明真为阿正是她们之前达成的共识。

    宋思明点头行礼:“唤我阿明便可。”

    “徐善之。”

    “阿明,徐公子,请坐。”洛明真起身邀请二人落座。

    几人落座后,又小声的相互沟通了下,才各自去拿自己需要的书籍。

    趁着徐善之和宋思明不在位置上的时候,阿福和洛明真说了一下为何今日会多了两个人。

    “无碍,总归是来给你温习的。”洛明真表示不在意。

    阿福看着洛明真面前的书,问道:“那咱们先做什么?”

    “你上回说的弱项,我给你专门挑了一些书籍,今日你便先看书。”洛明真将自己面前的书翻了翻,从中找了一本《星象图鉴》递给了阿福,“给你半个时辰看完它,我会在半个时辰后给你一份试题,答对一半以上才算通过。”

    “若不够一半呢?”阿福心怀惴惴的问道。

    “不够,”洛明真抬头看了阿福一眼,笑道,“今晚回去将答错的试题抄录十遍。”

    阿福不由的咽了下口水。

    抄十遍……

    应该也能抄完。

    “试题答题时间是两刻钟,之后便是看这一本,”洛明真将桌上的书排好序来,“也是半个时辰,然后写一份试题。”

    阿福没有看到那是一本什么书,此刻她也不在乎那是什么书。

    “试题是我出的,你只有将我懂的都学过去,京考如何,便不重要了。”洛明真将书的顺序排好后,才抬起头看向阿福。

    这一抬头,却见阿福已然是沉浸在手中的那本书册里了。

    洛明真莞尔一笑。

    不错,知道用功。

    看着如此勤奋好学的阿福,洛明真心情大好。

    想不到监督人学习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待她老朽了,做个教书师傅也未尝不可。

    如此畅想了一番,洛明真拿过一旁的笔,专心的在纸上写了起来。

    专注做一件事时,时间是很快便溜走的。

    待几人回过神来,天色也渐渐的沉了。

    “啊……”阿福将笔搁下,重重的往椅背上靠了下去。

    她的老腰啊。

    洛明真将试题抽过去细细阅览。

    嗯,答得不错。

    洛明真一道一道的看过去,越看越满意。

    虽然字写得难看,可这题却答得有板有眼,倒是有两下子。

    当洛明真将整张卷子都看完后,阿福的答题准确率确实已然过半。

    看来阿福今日看的这三本书,确实是用心了,也掌握了个大概。

    照这样的进度,京考的时候,阿福的水平应该是能去和别人拼一拼了。

    洛明真打量了几眼正瘫坐在椅子上放空的阿福,心中对阿福有了进一步的定义。

    此人日后,应成大器。

    “行了,今日就这样,好好回去休息好,明日午时,照旧。”洛明真给阿福撂下话来,便利索的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准备着要走。

    “好,明日我会来早一些,书我来放罢。”见洛明真像是有急事般就要走的样子,阿福坐了起来,将桌上的书收拾了。

    见阿福帮忙,洛明真也不推辞:“嗯,徐公子,阿明,我先走一步。”

    说着便和隔壁桌的徐善之和宋思明打了个招呼,便直奔出口去。

    看来还真是有急事啊。

    阿福看着洛明真的背影,心道。

    一扭头,看看外边的天色,她才惊觉自己也是有任务在身,这也不能耽搁了,得赶紧走。

    阿福利索的将东西收拾好,跟宋思明交代了一下自己明日的行程,便和二人道别,出到街上雇了辆马车急忙赶回陈府。

    等阿福下了马车,天已经要完全黑了下来。

    她赶紧给马夫结了车钱,敲开了侧门急急便往西凝院走。

    好歹是在天黑之前回府了。

    也不知道阿默和绛倾城有没有出什么事情。

    这一路赶回去碰上不少府里的丫鬟三五成群的像是要去哪里,脸上都挂着笑。

    阿福因为要赶紧回院里,也只是匆匆的打过招呼,没想细问。

    瞧见拿熟悉的西凝院时,阿福的心里才有了些踏实。

    不知何时,竟是对这个院子也有了点感情。

    许是因为待在这里的时候,没什么人打扰吧。

    阿福一进院便直奔阿默的厢房:“阿默,阿默!”

    厢房里此时朦朦胧胧的漆黑一片,并没有人应答。

    不会吧?

    阿福连忙回头往自己的厢房跑去,一下便推开了门。

    然而依然是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

    “人呢?有人吗?来人啊!”阿福站在院子里,扯开嗓子便喊上了。

    只是,回答她的只有安静的院子和渐渐黑彻底的天空。

    不应该啊,平日里院子里怎么说也还会有个仆妇在,今儿个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阿福正想着,突然灵光一闪,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哎呀,怎么这么笨!”

    说完立马撒腿往外跑。

    看刚刚那些小丫鬟们的样子,今儿个应该是有戏班子来府里唱戏的没错。

    绛倾城怎么说都还是戏班子的人,这怎么能少得了她。而她去了,阿默定然也会跟在一旁护着。

    那两人准是在戏园子里没错。

    老天爷啊,他俩可一定要在戏园子里啊。

    跑着跑着,阿福就觉得两边袖子里的钱袋真的是太重了,不得不停下,将它们都从袖子里掏了出来往棉裤里藏。

    那日闲得无聊,她就在她的每条棉裤裤子里侧都缝了两个深口袋,就是以备不时之需藏点什么,今儿个可是用着它们了。

    虽然鼓囔囔的,但是将上衣袄子扯扯,加之天色黑沉,也不大引人注目。

    戏园子的后台,此时热闹异常,来来往往的都是人。

    扮上的正拥挤着要去拿服装换上,没扮上的正坐在椅子上揽镜画妆容。

    “阿默,阿默。”绛倾城扯了扯阿默的袖子。

    “嗯?好了?”阿默这才回神,忙应道。

    绛倾城的位置比较靠角落,所以此时周围并没有太多人拥挤。

    她刚刚去将戏服穿上,回来的时候便看到阿默又一个人在椅子上出神。

    “你今日一日都心神不定的,可是因为姐姐?”绛倾城打理着水袖,轻声问道。

    今日不管是在陈亦临的院子里也好,在西凝院里也罢,阿默都时常径自的沉默了去,然后望着某处出神。

    绛倾城虽不想承认,可今日这一日的相处,她也不得不承认,阿默真的不再是从前那个只为她一人注目的他了。

    “她一人出去,总归是危险。”阿默也没有否认,他从不会对绛倾城有所隐瞒。

    她猜对了。

    阿默从未对她有所欺瞒,此时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欺瞒于她。

    然而,她还是为这一句话,微微涩了眼。

    “这天也黑了,她应是往府里赶,再等上一阵兴许就到了。”纵使心中再不甘愿,绛倾城还是不想阿默独自担心。

    “倾城姑娘,该你上台了!”一个装扮成丫鬟模样的小姑娘急急走到绛倾城身旁,说道。

    “你在这儿等我,还是去台下?”绛倾城跟着小姑娘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问了一句。

    阿默看了看边上的一个小窗户,外边已经是黝黑一片了。

    “我下台下去,”说着便站起身来,拍了拍绛倾城的肩头,“别怕,我就在台下。”

    绛倾城看着阿默离去的身影,在明亮橙黄的烛光下,那人穿过熙攘的人群,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仿若,就此一去不复返。

    “倾城姑娘,要上台了。”小姑娘见那头指挥上台的伙计正摇着旗子催着,也顾不得身份,忙扯住绛倾城的手臂往那头带。

    “嗯,我自己走。”手臂被人扯动,眼睛里的泪珠便落了下来,绛倾城抬袖擦拭了去,转身边往台上走。

    小姑娘一时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是自己扯疼了倾城姑娘吗?

    正欲上前道歉,背上便挨了一下子打:“小妮子你发什么愣?还不快跟上!”

    阿福看到戏园子的时候,绛倾城的独特唱腔已经飘荡在了戏园子的每一个角落。

    听到是绛倾城的声音,阿福才稍稍停住了脚,原地歇了歇。

    好了,人应该是好好的没事。

    等喘匀了气,阿福才走进人群里,往戏园子里挪。

    虽说听着声音是绛倾城,但还是要去亲眼看看确认一下,才好放了心。

    好歹是挤到了戏园子的廊上,阿福正想找个不那么显眼的地方落脚,手臂就突然被人大力的抓住了。

    “为何这时候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前夫,别来可好〕〔三国:神级选择〕〔最佳女婿〕〔我有升级天赋〕〔最佳赘婿〕〔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逆神降魔〕〔小祖宗,到我怀里〕〔手工帝大师兄日常〕〔豪婿临门〕〔林羽〕〔逆天狂妃:邪魅王〕〔女配不背锅[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