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妻搞事:腹黑兄〕〔天地霸体诀〕〔惹火萌妻:总裁老〕〔子时送葬人〕〔娇妻高高在上〕〔无限最终黑暗〕〔重生都市之恶魔大〕〔被篡改的秦后500年〕〔墨山河〕〔重生都市仙君〕〔隐婚请低调〕〔万界主宰〕〔修仙界盗墓贼〕〔三界大整改〕〔空间炮灰生存〕〔篮球,人生〕〔重生之我的兄弟是〕〔太古战尊〕〔美利坚大亨〕〔明末汉之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一百六十七章 前程抉择
    回想今早的事,宋思明顿时就停下了脚步。

    那日被温娘从街上带去徐府一趟后,温娘说什么都要将宋思明从驿馆里接到徐府里住下。

    这住了几日,每日里都是和徐善之来博文馆里温书。

    宋思明也渐渐的习惯。

    只今早,徐善之迟迟未出来,她在徐府门前等了好一会儿,不得已便去了徐善之的院里看看。

    本是只想在院门前让小厮去通传一声,可那小厮说什么公子病了,便急急的跑了出去。

    宋思明以为是出了事急急跑进去看,看到徐善之躺在床榻上闭着眼睛,以为是晕过去了,急忙摇了几下,又去探了他的前额。

    当她的手覆上徐善之的额头时,他便突然睁开眼睛冲她笑了起来。

    这一吓,她便气了,一个人径直往博文馆来,而徐善之也一路追了过来。

    见他也一路赔礼道歉的过来,宋思明也不想为难他。

    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整治整治这个家伙。

    “那好,待会儿我考考你,你若能都答对了,这回我便不计较了。”宋思明脸上带着笑,扭头轻声道。

    见宋思明笑脸相迎,并没有再生气,徐善之立即回道:“一言为定。”

    “当然。”宋思明眉眼弯弯的说道。

    说着话,两人便走进了屋里。

    “要考什么?”徐善之压低声音,问道。

    “我先去找找。”宋思明回道。

    这些日子的相处,宋思明基本掌握了徐善之课业上的某些弱项,此时更是胸有成竹的往书架那头走。

    徐善之便拿着包袱,挑了个位子坐下来,边等边将包袱里的笔墨纸砚拿了出来。

    这天冷得紧,博文馆里提供温水来研墨,徐善之去接了些温水来,细细的研了些墨。

    屋里的人不多,也是,京城里的公子小姐寻常时候也不会来,家中都有专门的书房先生。而普通百姓家的孩子,早上应是要给家里干活,要来这博文馆里看书,也要到午后。

    正绕过一个书架想找书的宋思明却看到了正在翻阅着书册的阿福。

    “阿福,”宋思明有些激动的上前,“你这几日都上哪儿去了?”

    看到是宋思明,阿福也激动了,但再激动还是压低了声音:“就出去了一趟,这里不好说话,中午咱们一道儿去吃饭再和你说。”

    “你是和秋实来的?”宋思明问道。

    “不是,是和我住的那地方的亲戚家的公子,待会儿还要你帮我个忙,这样,”阿福赶紧和宋思明将自己的主意说了一遍,“可是能帮?”

    “能。”宋思明点头笑道,这有何难。

    阿福的心顿时就放回了肚子里:“好,真好啊,幸好碰上你了,我刚来的时候就在找你,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真是担心死她了,若是宋思明没来,她要如何让陈星渚自己乖乖的回府去?

    “这几日我日日都来,京考在即,我不想让爹爹失望。”宋思明往书架上看了看,说道。

    “是啊,”听宋思明这么一说,阿福觉得肩上顿时有些沉重起来,“我也要将心思都放这上头才行。”

    如今秋实养伤去了,她就更该努力进取,如此才不负秋实的期待。

    虽然秋实不说,但阿福还是知道秋实对她是有期望的。

    不止是秋实,阿真、阿于,对她也是有期待的。

    她自己,对自己也是有期待的。

    “是了,阿文公子来找你好几次了,你可知道?”宋思明突然想起这些日子总会在博文馆碰见的玄少昊,说道。

    那孜孜不倦的来,却每每都失望而归的样子,宋思明看着也不免觉得难受。

    “找我?”阿福问道,“我昨日见着他了,应是无事,也没见他提。”

    应该是没有什么事吧?

    为什么要来这里找她?

    阿福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这种感觉很别扭,她迫切的想弄清楚。

    只是她也不知道玄少昊住哪里啊。

    或许柳陵风知道?

    “那便好,”听到阿福见着阿文了,宋思明松了口气,“徐善之也在,你要不要过来和我们一道儿坐?”

    “好啊,可和我来的公子体质可能是稍弱了些,咱们得坐在避风的地方。”阿福回道。

    只是,不知道陈星渚愿不愿意。

    “好。”宋思明拿好了书,便先找徐善之去了。

    阿福也拿了两本喜欢的书籍,都是她辛苦找的关于史学的书籍。

    她知道别的科目自己的把握是不大了,或者等洛明真教她,还能再提升一些。

    她只能先将长处发挥到最好,输赢都押上头了。

    拿好书,阿福便绕去找陈星渚。

    陈星渚正站在一面非常靠里的书架旁,专心的找着书。

    阿福笑了一下,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你找到书了吗?”

    陈星渚扭头,见是阿福,也笑道:“嗯。”

    应了她,陈星渚便往旁边走了两步,从书架上利索的抽出了一本看着有些年头的书册。

    然后又走了回来:“可以了。”

    这一本就行了?

    “什么书啊?”阿福还是忍不住问道。

    “兵器。”陈星渚将封面展示给阿福看。

    看到这二字,阿福挑了挑眉。

    实在没有想到,看着柔柔弱弱的陈星渚竟是喜欢这个。

    不过也是,不能以貌取人。

    喜欢这个,也是他的自由啊。

    “我遇到了两个熟人,咱们一道过去坐,你觉得可以吗?”阿福问道。

    她不确定陈星渚是不是喜欢人多的地方。

    陈星渚想了想,虽有踟躇之色,可还是笑着应道:“好。”

    “真的?”阿福不想勉强他,认真平和的问道,“我们也可以不过去的。”

    “嗯,走罢。”陈星渚笑道,示意阿福带路。

    “真的去了哦。”阿福看到陈星渚轻松的笑了,心里的担心才消去。

    云府。

    云安大步踏进了一个大院子。

    王氏正吩咐丫鬟们收拾着什么,这一回身正要出门便看到云安走了进来:“安儿,你怎么来?”

    说着便要扶住他:“你这腿可是能这么走了?可别逞强。”

    王氏一脸担忧。

    云安拉住了王氏的手,温柔笑道:“娘,我的腿好得差不多了,也该出去走走了。”

    “出去?出哪儿去?”

    “在京城里走走,”云安说道,“回来都还未曾出门。”

    想想也是,王氏点头道:“多带几个人一道儿去?”

    “好。”云安应下。

    王氏看了看那云安的神色不错,心里的担忧也消去不少,想来整日在府里闷着也是不好,王氏拍了拍云安的手臂:“好吧,娘这正要去一趟你二姑家,你堂哥的媳妇说是要生了,让娘过去一道儿看看。兴许今日就不回来了,有什么事就找你爹去。”

    “娘你放心去罢,孩儿知道了。”云安点头道。

    屋里的丫鬟都收拾好了东西拿出去装车了,王氏也不和云安多说,交代完了便提裙往外走。

    “娘,我送送你。”云安跟上前扶住王氏的手腕,一道儿往大门去。

    马车缓缓启动,王氏打开马车上的窗户,不忘再嘱咐一声:“你出门切记要注意些。”

    “孩儿记下了,您放心罢。”云安站在府门前,目送载着王氏的马车离去后,才转身回府。

    只是刚走到台阶上,一辆马车急急的便停在了云府的门口。

    车门砰的打开了,从里头走出个气宇轩昂的温婉公子:“云安,可巧可巧。”

    见到来人,云安的嘴角弯了起来:“这么快便来了。”

    “上车说。”洛明空笑着一扬手,又钻回了马车。

    博文馆里,阿福这一桌有些暗暗的热闹。

    阿福和宋思明在一旁看着自己的书,可徐善之和陈星渚却在一旁玩起了游戏。

    “陈兄弟,厉害啊!”徐善之拿着笔比划了着赞扬道。

    “承让。”陈星渚谦虚笑道。

    “得亏这时候人不多,”阿福笑着小声调侃了一句,“不然你俩得被从这里轰出去。”

    “是。”陈星渚笑着回道。

    徐善之往周围看了看,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小声和陈星渚说道:“没事,再来一局。”

    “你这局输了可还没罚上。”宋思明在一旁往徐善之这边的桌上看了看,说道。

    这两人玩的是纸上谈兵,两方作战的游戏,看着上头画的密密麻麻的棋子,宋思明对陈星渚的才学暗暗佩服。

    徐善之一听就笑了:“你就惦记着罚我了。”

    “谁稀罕罚你了。”宋思明瞪了一眼徐善之,又低头看起了自己的书。

    “我稀罕啊,你罚罢,我认就是了。”徐善之笑着说道。

    阿福在一旁撑着脑袋看对座这二人,也是觉着乐呵。

    “罚他点什么好?”阿福笑着问陈星渚。

    陈星渚将笔放到了一旁,凝眉想了下,便笑道:“就罚你,请一顿诗意如何?”

    “诗意?”徐善之这就有些迷糊了,“去迎仙楼如何?”

    迎仙楼虽是京城里最雅致的酒楼,可论及诗意,倒也是还欠缺一些。

    “也——”

    陈星渚想给个台阶应下,只是对座的宋思明却是没想让徐善之这么轻松了事。

    “迎仙楼可不够诗意。”宋思明在一旁插了一句,坚持要给徐善之出难题。

    本是说今日要考考他,只是见他和陈星渚一见如故,一聊便都黏一块儿去了。

    这今日想刁难徐善之的计划便搁置了。

    此时不刁难一下,更待何时?

    听到宋思明突然来这么一下,徐善之也乐了:“容我想想。”

    说着便低头在纸上拿笔轻点了起来:“我也好长时间没回过京城了,这诗意……欸,有一家!”

    差不多午时的时候,四人步行到了一处异常僻静的酒庄。

    “就是这里。”徐善之得意的说道。

    看着旁边挂着的一块迎风飘扬的番旗上写着大大的诗意二字,宋思明语带无奈的说道:“果然诗意。”

    “我竟无言以对。”阿福也悄悄的说了一句。

    这里是酒庄吧?今日这是吃饭还是喝酒啊?

    “走。”徐善之异常自信的大手一招,带着众人进了这家名为诗意的酒庄。

    正在行驶的马车上,云安看了看外头的街道:“这是要去哪儿?”

    “去城郊走走。”洛明空回道,看着云安没有提出异议,他才继续说道,“你让我留意的那事,办妥了。”

    “哦?这么快?”云安有些惊诧。

    洛明空笑道:“是啊,皇上召二皇子回京,西北正缺人,你若想离开京城,我让陆昂稍上你,应是这两日便能启程。”

    云安派人来找他的时候,他还觉着这事恐怕是难办,云安在朝中颇受看重,如若突然调职,恐怕有人会有非议,闹到皇上那里,此事便不好收场了。

    只是没曾想皇上宣诏书竟让二皇子回京,这便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西北自古便是大顺重视的对手,皇上势必会派人去加强西北的防护,那么云安这样的人才,不失为是好人选。

    “多谢明空兄。”云安感激回道。

    只是这出发时间就在这两日,倒也是令他有些慌了神。

    这一去,可能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我何必言谢,”洛明空轻叹了一声,“只是你这一去……”

    见洛明空眼含忧虑,云安说道:“但说无妨。”

    “二皇子英名在外,此番回京,龙伯兴许会趁机发兵,你这一去,恐有战事。”洛明空语重心长的说道。

    作为一个像长兄一般的友人,洛明空对云安还是多为照顾的。

    云安敛下眉眼,淡淡的说道:“无妨。”

    看云安这神情,想必也是想清楚了,洛明空并不会强制的左右别人的决定。

    自己的前程,还需自己去抉择。

    “你可要惜命,若你出了事,我此生都无脸面对云大人云夫人。”洛明空说道。

    “明空兄不必愧疚,明空兄只不过帮我争取了个职缺,此事乃我本意,我也会说与父亲娘亲知道。”云安说道。

    话已至此,洛明空也不便再多说。

    “二皇子此番回京,听说是要婚配,”说及此事洛明空便摇头笑叹,“我看此事并不简单,二皇子那性格,说一句婚配能将他拉回京?”

    十五便独闯西北,如今令龙伯将士闻风丧胆,不敢轻举妄动,数十年不回京城。

    这样的人,会因为京城里的一句婚配而回来?

    “他倒是犟得很,”想到那人,云安也是笑叹了一声,“也是许久未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偷香(杨羽)〕〔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近身妖孽兵王〕〔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神棍小村医〕〔重生盛宠:总裁的〕〔沈浪苏若雪〕〔肉欲娇宠[H 甜宠 〕〔顾少的独家挚爱〕〔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娱乐圈: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