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鲲鹏诀〕〔蔚蓝的世界〕〔鬼眼保安〕〔银河战争记忆〕〔蓝龙的无限之旅〕〔我的女房东〕〔[综武侠]走开,不〕〔女人的诱惑〕〔全职武神〕〔欧皇崛起〕〔私密健身师〕〔诸天投影〕〔后卫之王〕〔极品公考生〕〔反派都是我前男友〕〔霍少,好凶猛〕〔带着仙葫混都市〕〔重生之宅男完美生〕〔农门悍妻太嚣张〕〔新宠千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一百六十四章 良心二字
    “姐姐不必客气,”绛倾城说着就将盆里的菜捞出来了一些,“这菜要放到哪里?”

    “这里这里。”阿福忙将一个大瓷碗端了过来。

    绛倾城戏服都还穿在身上,看着倒是有几分喜感。

    “阿默,去,看火。”阿福抬头招呼阿默道。

    这小子,今日来这一出,可真是坑惨她了。

    阿默回身将厨房的门关上后,才乖巧的走到了灶边坐了下来。

    绛倾城有些诧异阿福跟阿默说话的口气,眼神不由自主的在阿默和阿福的脸上逡巡了一圈。

    阿福没有发现绛倾城的注目,边将砧板挪远点边问阿默:“你——”

    想想人家姑娘也在这里,还是问姑娘更好。

    于是阿福又扭过头来笑道:“倾城姑娘,你和阿默,能讲讲?”

    她也觉得这么问不好,可她若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也容易出纰漏。

    听到阿福问这个,绛倾城双眸含笑道:“姐姐想知道什么?”

    额,她想知道什么?她想知道得越详细越好啊。

    八卦之心,蠢蠢欲动。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阿福拿起菜刀,将放到砧板上的菜给细细的切碎。

    盆里的水温温热热的,绛倾城将手浸泡了进去,不时搅动盆地的碎菜叶子:“我们是兄妹。”

    什么!

    兄妹?

    “兄妹?”阿福想确认是否是自己听错,问道。

    “是兄妹。”一直不出声的阿默接过话来。

    阿福扭头瞪着阿默。

    好小子,总是这样在关键时候插一句。

    是禁断之恋吗……

    “我们虽是兄妹,可也并非是亲兄妹。”绛倾城见阿福被吓的样子实在是好玩,但面对这个人,绛倾城还是不想她误会。

    毕竟,阿福是女的,而阿默对阿福的态度,很特别。

    绛倾城不得不分外注意阿福的存在。

    “噢,是这样,”阿福这才恍然大悟般的点头,赶紧将这个话题拉过去,“倾城姑娘是怎么到的戏班子?”

    绛倾城微愣。

    “你刚和班主说了什么?”阿默的声音插了进来。

    看来这事不能问啊。

    “你不是说要带倾城姑娘走吗?我就是去和班主谈的这件事。怕你还不管不顾做出什么丧失理智的事情,我才想办法让倾城姑娘留下来一晚,咱们好商量商量这里头的细节。”阿福回道。

    “我定是要带她走的。”阿默看着绛倾城,仿若是在说着誓言。

    “嗯。”绛倾城回视阿默。

    “你们俩够了哈,”阿福看不下去了,将砧板上的菜装到碗里,“要是不透露点消息给我,带倾城姑娘走可不容易。”

    “我要带走她,谁也拦不住。”阿默说道。

    阿福内伤都要憋出来了:“你能看看这个大环境吗?这里是陈府,你要在这里闹事,陈大人能放过你?就算你带着她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那她的主子呢?万一她的主子本事大,能找着你们呢?这强行带走是下下策,我虽不算什么,你也不能这么坑我吧?我还要在京城里待着等阿实回来呢。”

    一口气说完都不带喘的。

    也不想看到这两个人为难,阿福接着说道:“这件事我大概是有办法解决的,如果你俩愿意相信我的话。但是我要知道一些事情,你们不说,到时候成功的把握就很小。能口头解决的事情,就不要去想那些要动手的办法。”

    “阿福,”绛倾城走近一步,“你为何要这么帮我们?”

    这个晚上她有听阿默说过阿福的一些简单的事迹,可是她并没有完全信任阿福。

    这个人是为了什么会去做这么多本于她无关的事情?

    这个人到底是求什么?

    阿福往屋顶上瞅了瞅,要说个理由出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大概,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吧。”

    “良心?”绛倾城说道。

    就凭这二字?

    “嗯,是的,应该就是这个,”阿福像是道出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答案,笑道,“为了我的良心能好好的,不被折磨。”

    是啊,她只是为了良心能安,随心而行而已。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灶膛里的火光映照在阿默的脸上,显得他那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真话。”阿福说道。

    阿默温柔的看了一眼绛倾城,才认真的看向阿福:“真话就是,我不能说我们的过去,而让倾城到戏班子的人,也无法告诉阿福你。”

    这不等于没说?

    阿福握着菜刀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好吧,这事我尽力,你要保证别冲动带她走。”

    “我每日都要见她。”阿默并不买账。

    小子,你够骨气。

    “我满足你这个愿望,可相对的,你真的不要冲动行事。”阿福想想,这事还是能办成的,就应了下来。

    “期限。”阿默说道。

    阿福心算了下,回道:“三十日,也就是京考之后。”

    提起京考,阿福就觉得焦虑。

    她这些天都是在干嘛……

    “姐姐,”绛倾城不知何时将自己的手擦干了,此时正轻扯阿福的衣袖,“我可与你说说戏班子的事。”

    她知道阿福应该会有兴趣。

    “好,那饭后再和我讲讲,”阿福笑着应下,只是,“不用唤我姐姐,叫我阿福便好。”

    绛倾城摇头:“姐姐,在我的家乡,代表着尊敬。”

    绛倾城拉住阿福的手:“姐姐值得我尊敬。”

    “既是如此,那姐姐派你个任务,”阿福将瓷碗端了起来,笑着往大炒锅那边看,“今晚可能尝尝你的手艺?”

    “自然。”绛倾城自信的接了过去。

    “主子,阿福等人已进了陈府。”探子将消息带到后,看到端坐上座的男子挥了挥手,便自觉的退了下去。

    夜已深,柳陵风还没睡去。

    狭长的凤眼在手中的书册上阅览着,渐渐的又沉入了书的世界。

    而此时的太子府里,派去跟着阿福的几人中其中一人刚刚从玄少昊的卧房里退了出来。

    杨瑞福,竟是住在陈府。

    这他可没有料想到。

    这里头可还是大有文章啊。

    西凝院的厨房屋顶上,玄玉正将一片灰黑的瓦片小心的放回原处,接着对暗处打了个手势,身形一闪,离开了陈府。

    玄玉刚离开,一道黑影便从刚刚玄玉打手势的那个地方闪现出来,几下便上了屋顶蹲守着。

    “啊……今儿个可是吃撑了啊。”阿福躺在榻上,使劲儿伸了个懒腰。

    这一吃饱,就困了。

    “姐姐可要用净室?”绛倾城手里拿着刚刚阿福给她找的衣裳,问道。

    “你先用,我还不急,这一会儿让我躺躺。”真累啊,这把老骨头一沾上床就不想动了啊。

    绛倾城给阿福扯了个被脚盖住,就往净室里去了。

    阿福听着绛倾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眼睛才轻轻的睁开来。

    这是个机会。

    她应该去找阿默再问点小道消息。

    可是阿默要不说怎么办?

    想到刚刚的拒绝,还有阿默对绛倾城的重视程度,阿福的心里又打了退堂鼓。

    这虽然是她给阿默赎的身,可也只是仅此而已。

    别人的隐私权也还是要尊重的。

    这回他们兄妹二人意外重逢,或许是个离开陈府的好时机,好理由。

    只是,这怎么说也是件费神的事情。

    柳陵风那摊子事算是办得差不多了,后续她也不想再搀和。

    只是本以为干了那一票能有积蓄去做她的小本生意,可这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这哗啦啦的,钱就都没了。

    嗯,还是要找柳陵风合作才行。

    毕竟有过合作经验,钱也给得利索,是个好东家。

    只是他要问起秋实怎么办?

    今日他没逮着机会找她问话,明日肯定是要问的。

    她这可要好好想个说法才行。

    事儿可真多。

    可人生啊,就是这么些事堆出来的,都堆到面前来了,可不得去解决?

    许是榻上舒服,阿福本是打算起来去找阿默的,却是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渐渐的闯入了阿福的耳朵里。

    迷迷糊糊悠悠转醒,阿福睁眼:“我的天……这怎么就天亮了?!”

    她记得是躺在榻上想事情啊。

    这怎么眼一闭一睁,一晚上就过去了?

    她连忙爬了起来。

    这厢房里有两个卧室,她走到另一个卧室门边上偷偷听了下动静。

    绛倾城应该还没醒。

    这听了个结果,她才轻手轻脚的往外头走去。

    今儿这天晴朗透亮,但是冷。

    冷就冷罢,习惯就好。

    她在院子里舒展了下筋骨,发现虽然天是亮了,可时辰还是早的,这倒是不急。

    走到了那头树下的秋千旁坐了上去,轻轻的晃了起来。

    这还记得那天在这摔的一顿呢。

    想想便笑了起来。

    阿福朝空气中呵了口气,心里感到无比的有力量。

    好了,今日的事情多,但是她一定会都办好的!

    “早。”

    对面的厢房门打开了,阿默从里头走了出来。

    “早,”阿福回道,“倾城姑娘还在睡。”

    “嗯。”阿默应了一声,走了过来,“想吃什么早饭。”

    “你做?”阿福笑道,见阿默点头,她眉眼的笑意更盛,“想吃肉包子,喝黄豆浆。”

    “你不是要出门?”做肉包费时,阿默想到阿福今日的行程。

    “那便下回做,今儿个估计已经有早饭了,”阿福往厨房那头笑着看了一眼,然后蹦跶下秋千,“我先去洗漱。”

    阿默走进厨房,发现灶里已经生起了火,一旁炖着几个小砂锅,此时正从盖檐四下喷涌出白色的蒸汽。

    “公子起了?洗漱了没?早饭这就好,”一名仆妇满脸笑意走了进来,“今儿个老奴炖了点清汤,还有鲜肉粥,都是今儿个一早去拿的新鲜菜,待会儿喊上姑娘来一道儿吃。”

    说着仆妇便拿了毛巾打开了其中一个砂锅查看炖煮的情况。

    这一掀盖,一股浓郁鲜香的肉味便充斥了小厨房。

    阿默点头嗯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这仆妇突然转变的态度……

    阿默朝阿福住的厢房看去。

    定然是阿福做了什么。

    当阿福三人坐进了小厨房后,那两名仆妇人已经恭敬的退了出去,丝毫没敢在阿福面前晃悠。

    “你做了什么?”阿默看了看门外,问道。

    阿福正在专心的喝粥,一时没听清:“什么?”

    “她们是怎么了?”阿默又说道。

    “噢……她们啊,”阿福也扭头往门外看去,“我哪知道。”

    说完又专心的喝起粥来。

    今日这粥可真好喝,不得不称赞这陈府的人果然有两下子。

    绛倾城在一旁看着阿默盯着阿福看,心中似有些什么在涌动:“快吃罢,菜都要凉了。”

    被绛倾城轻推了推,阿默才又动起筷子夹了一条青菜。

    这青菜入口,阿默想起了那日阿福做的那盆杂烩。

    而一旁的绛倾城看到阿默嘴边漏出来的一点笑意,突然明白了自己是在不安。

    “姐姐,你今日是要出门吗?”绛倾城按下心中的思绪,笑着问阿福。

    “嗯,今日必须是要出去,晚上也说不好什么时候回来,应该是会早点回来,”想到中午之后便是和洛明真混,应该能回来早些,“给我留点饭菜哈。”

    哈哈,这绛倾城不仅人美,连菜都做得好吃得不得了。

    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不对,她这只是沾光而已。

    “姐姐是自己去吗?”绛倾城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

    “对啊,早上你不是还要去陈小姐那里说话嘛,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留你到晚上,这阿默留下好有个照应,你们这么久没见了,也不舍得分开的对吧?”阿福表示理解,“今晚戏班子会来府上,我会赶回来让你再多留一晚,之后的计划刚刚我告诉过你们了,总之,冷静行事。”

    “谢谢姐姐。”听到阿福不带阿默出去,绛倾城的心按捺不住的轻快起来。

    然而,阿默却觉得不妥:“你自己能行?”

    “嘿,小看我?”阿福夹了一颗咸菜往嘴里送,“放心,我这回就光明正大的坐着陈府的轿子去。”

    不是要跟着她吗?

    那就让你们跟着好了。

    反正她和柳家绸缎庄的关系,想必不日也会传到杨氏的耳朵里,今日出府不比往日容易,这请了府里的人送去,一来杨氏不会多加阻止,二来也刚好省了她走路。

    多划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