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金牌影后,总〕〔仙武狂潮〕〔逆武丹尊〕〔剑骨〕〔妖孽娘子:拐个师〕〔综红楼之未央〕〔暴君心尖宠:甜妃〕〔召唤师的异常生活〕〔无限气运主宰〕〔我成为了老天爷〕〔刘备的日常〕〔九转帝尊〕〔三国封神系统〕〔修佛传记〕〔极品无敌小仙医〕〔劫逆乾坤〕〔西游之八戒私生子〕〔兽医白无常〕〔位面复制大师〕〔田园娇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上门叫阵
    “荒凉怎会美丽?”洛明真叹了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见洛明真如此姿态,陆昂侧头问了一声:“醉了?”

    “没醉,”怎么可能就醉了,但脑袋是开始有些沉沉的感觉,“若我跟你去了——”

    若就这么逃避这一切,在荒凉美丽的西北自由的过一生,会不会……

    说完,趴在桌上的洛明真又笑着猛然摆手:“去不得,还去不得。”

    不行不行,她不做逃兵,她要直面她的人生。

    陆昂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若是有一日你想离开京城,不妨去西北找我。”

    西北啊。

    洛明真将脑袋埋进了臂弯里,低低应了一声:“嗯……”

    “给你的那本武功秘籍可是要好好练,下回大哥可是要考你功课的。”

    小饭馆里此时来了一对卖艺的人家,年老的爷爷和年幼的孙女,看那熟门熟路的架势,应是常来这饭馆里卖艺了。

    年迈的爷爷说了两句吉祥话,便拉响了手中的二胡。

    一旁的小孙女便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看着扎了两个小总角,年龄不大可声儿却是美妙,想来长大了也能有口饭吃。

    看了这祖孙二人一会儿,陆昂又看向对座的洛明真。

    嘿,倒是静静的趴在桌上睡过去了。

    陆昂又听了一会儿曲,独自就着桌上的菜品吃着。

    “你不是说没醉呢么?”陆昂伸过手去轻推了推洛明真的手。

    后者没有动静。

    还真醉过去了。

    陆昂喊了小二来结账,又打赏了那祖孙,才将洛明真从对座上拉了起来。

    洛明真被拉得疼,眉头一拧面上一皱呓语一声。

    “还真以为你多能喝。”陆昂笑着轻叹一声,没办法,直接将人打横抱了起来,出了饭馆唤了辆马车,便往洛府去。

    钟灵毓秀的门口,钟灵正打算上马车回府去见自己的爹,却被一声唤拉了回来。

    “钟公子。”林筱雯掀开马车的帘子便看到钟灵正欲离去,忙开口唤道。

    见是林筱雯,钟灵立即走了过来:“你来得正好,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这里正一头雾水不知如何是好,见到林筱雯的人,虽说心里着急,可对于这位他一直倾慕的女子,多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气。

    林筱雯也知钟灵此刻面临的困境,也不多作礼数:“稍安勿躁,我们进去说。”

    看到林筱雯一脸气定神闲似是胸有成竹,钟灵急躁的心也安定了不少,忙伸手将林筱雯从马车上扶了下来,往钟灵毓秀里请去。

    “大哥你——”钟毓正往门外走,却撞见自家大哥又兜转了回来,还带了——

    怎么还带了林筱雯?

    这林筱雯在京城的公子哥里名气一直居高不下,可钟毓却并未觉得如何,他一向对这种女子敬而远之,但这紧急关头她来做什么?

    大哥居然为了她罔顾爹爹的命令,这再不回去事情就严重了。

    “你先回去跟爹爹说别着急,这事我定会给出一个交代。”钟灵一句话便打发了钟毓,带着林筱雯快步上了二楼。

    钟毓在楼下站了片刻,觉得此事不对劲,刚刚大哥还是一副急着回去跟爹爹交代的急迫样子,这林筱雯一来他怎么就如此笃定此事能解决了?

    除非,这事和林筱雯有关系。

    想到了这个可能,钟毓立马拉过一旁的一个伙计,吩咐他替自己回府去复命,然后悄悄的跟在自家大哥的后头打算去听听这二人是要说什么。

    二楼的书房里,林筱雯从袖中拿出了一叠图样交到钟灵手里:“你拿着这些,便能立于不败之地。”

    “这是——”钟灵翻看着手上的图样,发现和刚刚见过的那些女子身上穿的一模一样,“你是怎么得到的这些?为何不早拿出来?”

    若是早拿出来,今日他钟灵毓秀便不会如此稀里糊涂受制于人!

    “这都是今日我才得到的。”林筱雯不会告诉钟灵,这些都是她今日得到消息,柳家绸缎庄有这一出的时候当机立断让人赶制的图样,“你只要咬定这些都是钟灵毓秀真金白银从她那里买了来的样式,只是钟灵毓秀没有将这些款式一下子制成,被柳家绸缎庄抢了先,这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面,那么如此便不是钟灵毓秀的责任,而是她的过错,钟灵毓秀的名声便是保住了。”

    钟灵暗中一思量,顿觉可行,只要责任不在他,那么爹爹便怪罪不到他头上,他在钟灵毓秀的地位就保住了:“还是筱筱厉害,就按筱筱说的做!我这便去柳家绸缎庄!”

    林筱雯忙拉住钟灵:“记着,别松口,他们也拿不出证据,我们只要咬定便可!”

    “好!筱筱就等我好消息!”钟灵捏了捏林筱雯的小手,笑了笑便快步出了门去。

    林筱雯慢慢的踱步走出书房,等候在一旁的小丫鬟随即屈膝行礼:“小姐。”

    林筱雯笑着点了点头,兴致颇好的回道:“我们走罢。”

    待二人下了楼,躲在另一侧的钟毓才小心的走了出来。

    走到廊上看着下面挂着钟灵毓秀牌子的马车朝着一头驶了出去,钟毓的心里却是不安起来。

    大哥竟是用了这等手段。

    听这对话,这事办得太不地道了,先不说坑了柳家绸缎庄,这事还是针对作图的那位高人!

    钟毓想起大哥拿回那八套图样的时候,他初见便被作此图的高人深深折服。怪不得怎么问大哥他都不肯说是谁作的图,原来这里边还有这么多事……

    不行!他不能让如此高人蒙受不白之冤,他要将此事告知爹爹!

    主意一定,钟毓立马狂奔下楼!

    此时的柳家绸缎庄里正是热闹非凡的时候,门外鞭炮锣鼓声喧天。

    游街的队伍已经到了,弹琵琶的姑娘下了马车便上了二楼,临街的廊上已然准备好了姑娘们的座椅,人都到位落座后,待楼下的鞭炮锣鼓声一停,楼上的琵琶声便紧接着奏响起来。

    那两排身着阿福创新款式衣裳的姑娘井然有序的进屋,一个接一个的走上了店面左右那两排横梯上,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定,抿嘴微笑。

    负责撒花的伙计有一半都排着队上了二楼,从那新开的小天井上继续将花瓣儿洋洋洒落。

    掌柜的在门外迎着客人,一时间,进店铺的百姓都要将柳家绸缎庄的门槛踩破了。

    玄少昊就是在这时候来的柳家绸缎庄。

    下了马车看着这别具一格的喜庆形式,玄少昊发自内心的弯了唇角:“倒是有心思。”

    范掌柜正在门口迎着客,这不眼神往外一扫,一眼就认出了玄少昊。毕竟都活到他这个年纪了,他们皇上的子嗣也不多,这太子爷长成什么样儿他早已熟记于心。

    虽没想过会碰上太子爷,可范掌柜的好歹是见多识广,他连忙抓过旁边的一个伙计低声吩咐道:“快去通知陵爷,太子爷来了!”

    伙计听到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然而他也不敢多问多看,连连应下头都没敢回撒腿便往铺子里头跑。

    范掌柜见那伙计去通知柳陵风后,立马挂上笑脸朝着玄少昊挤了过来:“公子大驾有失远迎!”

    玄少昊打量了几眼范掌柜,脸上的笑意依旧。对于掌柜的没有大张声势的唤他太子爷,玄少昊很是满意:“你家东家可在?”

    今日本就是出来闲逛,不想太过招摇生事,难得这掌柜懂他,倒是对这个庄子的好感更盛了些。

    “在,在在在,”掌柜的恭敬说道,一手作请,侧身恭迎玄少昊进门,“在楼上呢,已经派人通知去了,您楼上请?”

    玄少昊带着个随从便进了铺子里:“不了,我先转转。”

    “是是。”范掌柜跟在玄少昊身侧,叠声应道。

    “你们这儿今日很热闹啊。”玄少昊往两旁的横梯上看了一会儿,说道。

    “回公子,这都是托朝廷的福气,东家年轻,想折腾便折腾折腾。”

    “嗯,”知他是谦恭了,今日人家庄子的喜庆事,也不为难掌柜了,玄少昊挥手道,“你忙去罢,我随便转转。”

    “是,公子请随意。”范掌柜停下了脚步,没再跟上前。

    看到玄少昊那二人走远了些,范掌柜连忙又拉了附近一个伙计说道:“你再去看看,跟陵爷说太子爷来了让他快快下来。”

    这边才吩咐着,那边柳陵风已然下了楼来,并且已经和玄少昊打了照面。

    “在下柳陵风,迎驾来迟还望公子恕罪。”柳陵风朝着玄少昊行礼说道。

    玄少昊也不失礼仪的回了一礼,随即夸赞道:“果然是年轻东家,今日这一出可是漂亮,敢问柳东家,这是何等高人在后出谋划策?”

    听闻玄少昊提到这个,虽然庄子里的人都基本见过阿福,知她是谁的也不少,可这太子问到了,想到阿福那人,柳陵风自然而然的便给她打了个掩护:“高人不肯露面,柳某也是没有办法,还望公子见谅。”

    玄少昊笑了一下,正想接话,却听到外头喧哗了起来。

    范掌柜才将太子爷迎了进去,没曾想这一出门便又瞧见了一位不速之客:“钟公子,您这是?”

    “我找柳陵风,让他出来!”钟灵想到自己袖子里揣的图纸,更是底气十足。

    “您看,今日我们绸缎庄是喜庆热闹的日子,还请钟公子上楼——”范掌柜笑着说道。

    这钟家的大公子今日来此,又如此神态,看来是有备而来。

    钟灵却是铁了心要将这事揭开了,今日就要在此地,落实了他钟灵毓秀的名声:“我不上!让柳陵风出来!今儿个咱们就在此地好好说说,让京城百姓们给评评理!”

    人群一下子便骚动开来,这钟家大公子都上门来叫阵了,这热闹不看白不看啊,人人都怀揣着激动的八卦之心围了过来,翘首以待。

    “原来是钟家大公子给柳某捧场来了。”柳陵风的声音极具穿透力。

    这话音轻落,便见那道欣长身姿从里边落落大方的走了出来。

    人群里顿时就更是骚动了起来。

    此时在城中一条不知名的巷子里,阿福和阿默正像无头苍蝇般的走着。

    “阿默,我们是不是迷路了?”这都走了有五分钟了吧?怎么好像越走越没人?

    她记得这条是近道啊,秋实还带她走过来着。

    “回头罢。”阿默此时也不再沉默。

    阿福叹了口气:“我一开始也想问人来着,可我记得好像就是这么走的啊。”

    她还真是路痴?

    可这都走了这么远了,这回头不是要白走了?

    “要不——”阿福刚想说试试再走两分钟,就看到远远的迎面而来三个脚步漂浮的男子。

    喝醉酒的?

    “嘿,前边这俩小子长得可真嫩啊。”

    吃饭的时候,阿福将自己的头发往头上盘了个发髻,不仔细看便是难分雌雄了。

    大白天的还有人发酒疯,这巷子也不宽,阿默又不懂武功,还是躲为上策。

    “阿默我们回头罢。”阿福说着假装没有看到那三人转身就往回走。

    “嗯。”阿默也跟上了阿福的速度,“右转。”

    阿福看着前边还有十步左右的转角,想着拐了过去马上就撒腿跑。

    可这才想好,眼前便闪出了个人影。

    “欸——”其中一个醉汉已然出现在阿福和阿默的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这么急着走?陪爷喝两杯如何?”

    阿福回头,后边那两个醉汉正扶着墙慢慢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看上去一点都不着急,有一个边走还边打着酒嗝。

    “大爷,想找男倌儿劳驾往青袍阁去,那儿的男倌可真真是俊俏得紧,保管您去了一回还想两回的,我们家里还有媳妇儿,对不住了爷您。”阿福将脑袋转了回来,脸上的神色和一旁的阿默达到了同步,冷冷淡淡的看着拦住去路的那个醉汉。

    阿默有些吃惊的看着阿福。

    “嘿,你这小子有点意思啊,这眼神儿爷喜欢!媳妇儿,爷今儿个就是看上你了——”说话间手便朝着阿福的脸上伸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清宫攻略(清穿)〕〔萌宝来袭:总裁爹〕〔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她娇软可口[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