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泡沫亦可以很幸福〕〔宝藏烽烟〕〔你好,赵小金〕〔全球高武〕〔妖孽主宰在都市〕〔九龙道祖〕〔绝对荣誉〕〔娇宠小萌妻〕〔最强医圣〕〔星耀家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叫莫里森〕〔我的心上有位长安〕〔重生之再造未来〕〔快穿之不是炮灰的〕〔龙珠之布萝莉〕〔征战暗世界〕〔盎格鲁玫瑰〕〔绝世杀神〕〔世界第一第二第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一百五十一章 首次骑马
    阿福觉得玄玉是知道怎么回事的,可他不愿告诉她。

    看着从旁边走出来的一匹马,通身漆黑,毛色泛光。

    阿福看着它那条长长的尾巴说道:“不,我要和阿默在这儿等周公子。”

    她是和周明扬一块儿出来的,还是要一道儿回去。

    玄玉看着这般执拗的阿福,又看看一旁淡淡然站立的阿默:“回陈府收拾东西,秋实回来之前,你们便跟着我住。”

    “为何要跟着你,陈府住得挺好的。”阿福顺嘴就说了出来。

    她的心里此时觉得有些不大好,又说不出哪里不好。

    只这秋实的行踪玄玉到底是不肯说,她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没个定,随之对玄玉也觉没有什么好说的。

    “秋实让我照看着你们,我只是奉命行事。”玄玉压着火,说道。

    阿福上前一步,直视玄玉的双眸:“你打算带我们住哪儿?”

    她迄今为止都还不知道玄玉是什么身份,此番秋实失踪,也不知,和眼前这个人有无关系。

    那么,此时此刻凭什么她就要听他的?

    “六皇子府。”玄玉终是回答了阿福的话。

    想起那日秋实说的,又看到此刻眼前的人那双依然不明就里的眼,玄玉心中的天平还是悄悄的倾斜到了阿福这边。

    暂且相信她是不知情罢。

    只是,玄玉的坦白,却是让阿福愣神了。

    原来,你是六皇子。

    一旁的阿默听到这话,本是落在别处的视线,也移到了玄玉的身上。

    阿福仔细看了一遍玄玉的眉眼。

    六皇子。

    怎么会是皇子呢?

    可是,这个人通身的气派,确实也印证了他的身份。

    只是阿福从未想过,他会是皇子。

    他既是皇子,那她更是要离得远远的了。

    “我在陈府住惯了,对不住,不能跟你一道儿去。”

    说完,她看到了周明扬从远处走了回来,连忙对阿默说:“阿默,我们走。”

    “为何不去?”玄玉抓住了阿福的手臂。

    手臂上传来的力道,一如她熟悉的那般,只是这个人和她,定然是不会有瓜葛了。

    她不想和皇室的人纠缠在一起。

    她只想在更广阔的世界里一展抱负。

    “我想我不能去那个地方,我只是一介普通考生,离京考没多少天了,我现在只想要好好的备考,不想再起什么风浪,”阿福抬起手臂,笑道,“请放开。”

    这个距离已然能看清周明扬的表情,还是那般的傲然无物。

    “不去,你可能活不到京考。”玄玉回道,同时也松开了拉住阿福的手。

    只因他也察觉到了周明扬那股冷冽的气息。

    玄玉同样冷冷的打量着来人,此人身上杀气未褪,玄玉不得不戒备起来。

    “罢了,听天由命。”阿福最后和玄玉说道,接着抬脚朝着周明扬迎了上去。

    “周大爷你没事吧?”阿福迎上了周明扬,挡住了他还想往前走的步伐。

    不知为何,直觉不想他和玄玉碰上。

    “他是谁?”周明扬冷冷的视线依然没有从玄玉身上撤回来。

    还真是不好应付,阿福赔笑道:“官府的人,发现了我们藏在灌木里。咱们现在怎么回去?”

    她不想告诉别人玄玉的身份,总而言之,还是不想给他添什么麻烦。

    六皇子的身份,还是不要太招摇的好。

    “邢大人来了,跟着他便可顺利回京城。”周明扬收回视线,回道。

    “那快走罢。”阿福挥挥袖子,让周明扬走在前头。

    周明扬又看了一眼玄玉,这个面生的人,他倒是在意了。

    只是这官府的人,日后还是有机会见着的,也不差在这一时。

    收回目光,大步离去。

    玄玉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沉默着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儿便撒开了蹄子,几下功夫便超过了走路的三人,向迷幻林的出口跑去。

    “他是谁。”看着玄玉策马而驰的背影,周明扬再次开口道。

    阿福以为周明扬是看出什么来了,心里咚咚的跳了几下:“我哪儿知道他是谁。”

    阿福的话音才落,周明扬扭头冷冽的扫了阿福一眼。

    “官府的人,你问邢大人去!”阿福不由就挺起胸脯,皱眉瞪了回去。

    这睁眼说瞎话的伎俩可千万得灵啊……

    “嗯。”周明扬见阿福的反应,一时也就不再多问。

    只是刚刚她和玄玉说话的场面,看起来却不像是不认识。

    罢了,于他何干。

    出口到了,邢少连正在让手下清理倒下的东营杀手。

    “邢大人。”周明扬上前说道。

    “邢大人。”阿福在后头也出声问候。

    看到邢少连的时候,她便认出了这个人是在车队的时候见过的。

    阿默却是没有出声。

    阿福疑惑的侧头看了看他,发现他也侧过头来看她。

    阿福给了阿默个眼神,可阿默却丝毫没有意会的意思,只是看着阿福这么挤眉弄眼了一会儿,又淡淡的将视线投到了别处去。

    阿福心里直叹气。

    这小子,任性……

    邢少连也瞧见了,也不甚在意,只淡淡点头:“嗯,这几匹马你们一人牵一匹,等上一刻钟,我们便启程。”

    周明扬应下,然后上前去拉过一匹,先行跨了上去,然后在周围的空地上溜达了起来。

    阿默也牵过一匹跨了上去,只是回头看阿福的时候,发现她站在那儿朝远处看着。

    阿默顺着她的视线往那头看去。

    只见玄玉正和几个暗卫说着什么。

    阿默将马驱赶到阿福的面前,挡住了她看向玄玉的视线:“上马。”

    “啊,嗯,好。”阿福朝上瞅了阿默一眼,才回过神来应道。

    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尖,告诫自己不要朝着那个人看了,这才抬头往眼前的马匹看去。

    阿福牵过一匹看着温顺的马儿,看看手里的缰绳,才想起来一件事。

    看着一旁等她的阿默,阿福轻声说道:“我没有骑过马,这要怎么办?”

    看着这马镫子,踩着上去坐稳了她估计是能做到的,可是要怎么让它跑起来自己还能保持平衡,这一时半会儿的她还真想不明白。

    放眼望去,大家都是骑的马匹,没有看到有马车这玩意儿啊。

    阿福看着隔了几米外的邢少连正在和他的人说话,心道这该怎么说啊?

    这回丢脸可要丢大了。

    阿默有些诧异,然而看着阿福也不像说谎,稍稍沉默后,他下了马来:“和我同坐一骑罢。”

    “不不不,这太丢人了!”看着又站到了自己面前的阿默,阿福立即拒绝。

    但话一出口,又觉除了这样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可她还是不想和别人同骑一匹:“你告诉我点技巧,我现在就试试看。”

    说着阿福便牵过身旁的马,轻轻的顺了顺它脖子侧的毛:“乖,我想我们会合作得很好的对不对?”

    看着马儿似是温顺,阿福用鼓励的眼神示意阿默赶紧教她。

    周明扬已经骑着马儿在周遭转了一圈回来了,看到阿福正小心翼翼的翻身上马,一看那架势就是个生手,嘴角轻勾,踱着马步过去了。

    “坐稳了。”阿默拉过马儿的缰绳,牵着马儿往前慢慢走着。

    “慢点慢点!”阿福压低声音说着。

    这马一走起来,她好不容易保持的平衡点就变动了,紧张之余就想让马儿慢点走。

    “你这样可怎么回去?”周明扬骑马挪到了阿福的旁边,扭头玩味的看了她一眼。

    阿福心中那股不屈服的劲儿立时涌了上来:“大不了就走回去。”

    阿默让马走慢了一点,阿福的双手轻轻的平放在马背上支撑着,怕一个使劲儿马便会失控的跑起来。

    从马背上看地面可真是觉得好高啊,关键周边也没个扶手什么的,阿福直觉自己今天怕是骑不了马回去了。

    专心的控制住了自己的重心,再多走了几步,她便渐渐找到了平衡的感觉。

    周明扬看着阿福绷着神经在马背上的样子,那根辫子凌乱的扎在脑后,倒是有些想笑。

    三人在这边悄悄折腾的时候,玄玉就察觉到了阿福不懂骑马这回事。

    只是,刚刚已然是谈崩了,此时他也拉不下脸再蹭过去。

    邢少连这和暗卫交代好了事情,将那些抓到的捆绑好的东营杀手先行一步运走后,才走回到了玄玉的身边。

    “殿下,东营的人照吩咐送到官府去。”

    “嗯,”玄玉淡淡的应了一声,“回城罢。”

    邢少连听令去召集剩余的暗卫。

    玄玉却是骑马来到了阿福这边。

    邢少连在那头已经集合完毕,出发的哨声已经吹响了。

    阿福看了一眼大部队,下了决心:“阿默,把缰绳给我。”

    她说这话可不是气话,刚刚这一会儿,她已经能适应了不少,慢点跑起来她还是有信息控制的。

    阿默看了她一眼,将缰绳递给了她。

    阿福拿着缰绳,像是抓住了自己的命运一般:“走罢。”

    周明扬看着前头邢少连的人都在等着他们,又看了一眼阿默,心知此人会看护好阿福之后,便说道:“你们先走,我要去庄子上看看,晚些再回去。”

    “你自己去?”阿福问道。

    周明扬挑眉:“难不成还有带着你去?”

    阿福心知自己这话说得不好,本就是被她拖累的,周明扬一个人反倒是安全些。

    “先回趟洛府再派人去不成?”阿福还是觉得冒险了。

    “无妨,你们先走。”说着,也不等阿福再说话,策马朝着另一条小道上离去。

    见是如此,阿福也没办法。

    只是回去了还是要先去洛府告知洛明真才好。

    “驾——”阿福试着照刚刚阿默教的做,马儿顺从的轻轻跑动起来。

    她稳住了心神,心里记着指令,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路,力求稳稳的控制住马的方向。

    阿默也上马跟上。

    玄玉看着阿福顺利的跑了出去,也不说话,策马跟在了后头。

    邢少连接收到玄玉手势,带着暗卫在前头慢慢的跑了起来。

    阿福和前边的暗卫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平稳的跑着,阿默骑着马儿稳稳的跟在她身侧,看着她不出什么意外。

    玄玉便跟在阿福的后头慢慢的跟着。

    阿福不是不知道玄玉在后头,可她当下只能顾着眼前的路。

    他说,是秋实让他来照看她的。

    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可他是六皇子,是皇家的人。

    她可以当看稀罕东西般的看待一代皇族,也可以心怀敬仰的看待一代皇族。

    可她不想参与进这个皇族里。

    可是,她记忆里的那个阿于,为什么会是六皇子呢?

    阿福虽然自觉自己都在注意着道路,可不知不觉间也分了些心神去想玄玉的事。

    这一分神的后果,便是顾及不全周遭的路况。

    路过一个缓坡的时候,阿福座下的马突然往左侧一个俯冲下去,这意外发生的太快,阿福都还在懵逼中,马便跑偏到了坡下。

    阿福下意识的就拽紧了缰绳。这一拽,许是拽疼了它,马一下便将头甩到了一侧,撒开了蹄子蹦跶。

    眼看她就要滑下马去——

    阿默调转马头正想朝着阿福奔去的时候,玄玉的马已然带着它的主人飞驰到了阿福的身旁。

    擦身而过之际,玄玉一个用力,便将就要跌落的阿福拽到了自己的马背上。

    阿福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便察觉到自己又落到了另一匹马的马背上。

    这马的背可真宽厚,她的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之后,便觉腹部被颠簸得有些想吐。

    正当她竭力想喊出点什么的时候,背上一股力道便将她提溜了起来,然后她便端正的坐到了马背上,身前是一双正控制着缰绳的手,看着还挺熟悉……

    不对,阿福立即扭头看去。

    “别动!还想再摔一回?”

    是玄玉的声音。

    很近,就在自己的耳边,后背还能感受到玄玉的胸腔因说话而产生的震动,阿福被震惊了。

    马儿的速度渐渐平稳了下来,他们又回到了正道上。

    邢少连他们没有停下来等他们,一个骑马的暗卫正去寻那失控的马。

    阿默却是停下马来在道旁等着她。

    玄玉的气息就吐纳在她的右耳朵上方,一阵温热一阵风的。此时再看着阿默淡淡的看着她的视线,阿福感到自己的脸像是要烧了起来般的发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