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翼枪王〕〔超品修仙太监〕〔黎明之剑〕〔凰娇〕〔巅峰小草医〕〔荒野巅峰〕〔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王者荣耀之英雄难〕〔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大唐好相公〕〔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无限随机系统〕〔魔法入侵全世界〕〔我从凡间来〕〔帝国吃相〕〔葬道,〕〔兵者〕〔师尊养成系统〕〔绿茵峥嵘〕〔黄庭道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一百一十七章 趣味相投
    洛礼甫说完,洛明真和周明扬俱是一愣。

    雨师回来了?

    洛礼甫继续解释道:“这会儿,估计在来咱们府里的路上了。”

    话音才落,只见一道灰白色身影从外厅窜了进来:“老夫来迟了。”

    三人闻言都朝那道身影看去。

    绕是周明扬,也不由暗暗吃惊。这人功夫出神入化啊,直至瞥见衣衫他才察觉有人靠近。

    雨师和颜悦色的走近床榻,先是跟洛礼甫行了个礼,然后才和洛礼甫换了个位置,给靠坐在床榻上的洛明真把脉,又检查了洛明真头部的一些穴位,总共也不过一刻钟的功夫。

    检查完毕,雨师伸手进胸前挂着的大布袋里掏出一个大瓷瓶交到洛明真的手中,并朝她展颜一笑:“往后就吃这个。”

    “好。”洛明真谨慎的接过,知道这个瓶子里装的就是雨师新研制的解药。

    看这情形,洛明真的病情,雨师是有把握控制住了。

    “雨师,她的脸……”这时洛礼甫在一旁出声问道。

    雨师端详了一下洛明真的脸,又朝周明扬看去:“嗯,看来要换一张脸了。”

    “换谁?”洛明真心里还是有些后怕的,千万别和本尊再碰见,一个周明扬已经够折腾了。

    雨师心下了然洛明真的担忧,朝着她笑道:“一个故人,京城里不会有人认得。今晚便可药容。”

    听到雨师的答复,洛明真悄然松了口气。

    另一侧的周明扬闻言也松了口气,终于解脱了。

    紧接着就走到洛礼甫面前问道:“大伯父,我的禁足令可得解了?”

    洛礼甫看着周明扬沉吟片刻,才沉稳的开口说道:“可解,可大伯父有一事要交托与你。”

    此言一出,周明扬与洛明真同时瞪大了眼睛看向他们的大伯父洛礼甫,眼神中写满了惊恐。

    然而洛礼甫还是无视二人赤裸裸的眼光,当众宣布这个决定:“明扬,直到那天为止,明真若要出去,你必须和她在一块儿。”

    这就不好玩了。

    白雪漫天,秋实走在繁华的京城街道上正寻找着卖糕点的店铺。

    阿福喜欢吃糕点,每次秋实出来时,都想给她带点。尤其是前头小巷里的那一家,阿福说是最好吃的。

    想着秋实的脚步就朝那条巷子走去,只是没曾想,这一去,竟是遇上了沈念秋。

    京城驿馆。

    “阿福,你一个人在?秋实呢?”宋思明一步跨进阿福住下的房屋里,竟意外的没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儿。

    阿福正在照着上回宋思明借给她的书练习着自己那蹩脚的毛笔字。

    星象书她已经复习过一遍了,也没有耐心再看一回,别的又没有条件练习,想想还是练练字吧,趁着人少,安静。

    于是这一练就练到了这午膳时候。

    “她有事出去一趟。”说着阿福将笔放下,妥妥的伸了个懒腰。

    宋思明几步过来,笑着说道:“午膳后能否陪我去个地方?上回说的,复习功课的好地方。”

    阿福伸手敲了几下肩膀上硬邦邦的肌肉,想了想上回说过的事,又想了想秋实今日出去说过的话:“好,秋实估摸着也没这么快回来,给她留个便条就好。”

    虽然阿福此刻不是很想出门,但是答应过的事,还是要落实的好。况且和宋思明一块儿出去,她也很乐意。

    二人在驿馆里用过午膳后,收拾好各自的一些用具,便结伴出了驿馆。

    因着宋思明说距离并不是非常远,于是两个人便悠闲的走着过去。

    一路上就着京城里各种稀奇有趣的现象,两个人着实讨论了一番,十分尽兴。

    “博文馆。”阿福抬头看着眼前的黑漆匾额,随口念了出来。

    “我们进去罢。”宋思明冲阿福点头一笑,率先走了进去。

    看来是个搞学术的地方啊。

    阿福也不作他想,乖乖的跟着宋思明走进了这间大馆子。

    一进门,阿福就嗅到了一股书本纸张和木质品混杂飘荡的味道。周遭的空气比外边暖和了点点,但是四周分外寂静。

    前屋不大,柜台处只有一个老者在捧着一本书册子在看着。柜台也很简单,就是普通的大长条柜台,看面上泛光的痕迹估计都用了有不少年头了。那位老者就埋首在柜台后,静静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人进来也只是眼珠子一转打量一眼,随后冲你轻轻一点头,便又重新沉浸入他原本的世界里,与世隔绝。

    宋思明示意阿福跟着她朝老者鞠了个躬,然后轻手轻脚的从一侧的通道往里边走去。

    穿过一条有些昏暗的通道后,渐渐的视线便清明了起来。

    阿福和宋思明便进到了一间立满了书架子还有一面是临江的大室里。

    “这里是、”古代图书馆吧……

    简直就是翻版啊有木有?该有的设备都有,还有很多穿着与她们相似的人也在室里各个地方或站或坐,或在一侧紧密排列的桌椅堆里埋头读写。

    此情此景,看得阿福心口发烫。

    就算她们是不同时代下的人,然而对于知识,依然有着相同的渴求。

    “阿福,这边。”宋思明唤道。

    阿福闻声跟了过去,原来是宋思明找到了一处僻静的小桌,就放置在临江的一侧。

    “好地方。”阿福悄声和宋思明说道。

    二人相视一笑,轻轻的坐了下来,将自己带来的用具拿出来摆放好,二人就进入了忘我的学习时间。

    不得不说,这个地方分外适合学习。驿馆的住所虽然不吵闹,可毕竟是住处,学起习来总归是有些分心。而自从在博文馆里坐了下来,阿福的脑袋分外的清醒,学起东西来简直如有神助,事半功倍。

    如此二人保持着这个状态学习了一个时辰后,阿福因为书上某处的地方涉及到了些以往的历史,正当她苦恼之际突然想起来她这是在古代图书馆里啊。

    那么多的书,她要找的内容这里边也肯定是有的。

    阿福本想喊上宋思明一起,但是目光触及对方认真用功的模样,还有手上那标注了密密麻麻的书册,阿福突然就不想打扰到宋思明的这份认真了。

    于是她悄悄的起身,自己往书架那边轻轻的走了过去。

    既然是图书馆,那么也会有指引找书的索引之类的标注吧。阿福就一排一排的看过去,遇到不认识不明白的分类牌子,就干脆放眼整面书架,看看大概都是说些什么的书。

    不得不佩服,这里的藏书真是丰富啊。学子们的秩序也自觉维持得很好,整个室内酝酿的是一股和谐的宁静。

    阿福本是打算找历史类的书籍,这一下又一下的逛着,竟将原本的意图给抛到脑后了。

    她此刻正盘腿坐在一排书架前的地上,捧着一本讲述通俗民间故事的杂书津津有味的读着。

    全然不知身边何时多了个人。

    今日玄少昊难得休假一日,在府里翻阅着自己的藏书时,突然忆起之前听人说博文馆来了一批古书。这左右闲来无事,不如就来这博文馆走一趟。

    看着那扇熟悉的牌匾,玄少昊不由感叹一声,也是许久未曾来了。

    玄少昊一身平民打扮,身边只带了一人,就这么悄悄的走进了博文馆。

    玄少昊兴致颇高的进了普通的学子专用藏书室,四下闲逛翻阅着,无人注意到他的身份。

    看着这一届的京考考生的专注力,玄少昊难能可见的勾唇,表示欣慰。

    只是这四处走动途中,竟是发现了一个席地而坐的人,窝着背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

    玄少昊本欲不去理会,可视线扫过之时,他意识到那是个女考生。

    这就稀奇了。怎会有女子考生如此不顾形象,坐在了地上?

    到底是什么样的书能令一个女子达到如此痴迷的程度?

    玄少昊好奇了。

    脚步轻移,玄少昊便悄悄稳稳的站在了阿福的身后。

    只不过阿福此时还是未曾发觉,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书中构造的故事里,难以自拔。

    男主是个面上挺冷漠的人。读书的时候,也只敢默默喜欢女孩而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接触的人。就这么喜欢着就高中毕业了。

    个性有些捉摸不定,但是是个很有故事的少年。

    高考成绩开榜了,他没有考好。

    原因有几个,喜欢的女孩算一个。

    当时年少倔强的他不愿回去复读,也不愿将就读个学费昂贵的二本大学。

    不想给单亲的母亲增添负担,所以就不读了。

    暑假很漫长,他和母亲谈了很久,互相给对方一些时间过渡,磨合想法。

    然后住在天津男主,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看看故宫。

    然后他就去了,挑了个大早排队进的故宫,想看看基本没人时的故宫的景象。

    然后他就如愿是最早进入的一批人里的其中一个,一进去他就狂奔,看见路就跑。

    跑到实在跑不动的时候,就慢慢走。

    走了很久,看着故宫里不同于外边的一切,他的心有了触动,

    渐渐的能碰到一些游客,

    然后他在走过一个地方的时候,看到有个人静静的熊抱着一只神兽。

    挺高的个子,简单的大浅灰短袖,一条大裤衩,背着个大包,穿着双洞洞鞋。短发,有些凌乱美。

    他有些觉得好笑,走过去的时候多看了一眼。

    发现这个抱着神兽的人半睁着眼,眼眶通红,

    他虽然是走在过道的另一侧,但是也不过和这个抱着神兽的人隔了几步远。

    然后对方察觉到他了,一抬眼,一行泪毫无预兆的就落了下来。

    然后这个人就将头转到另一侧了。

    依然抱着神兽。

    他站在原地,不知道是否要上去问一问,但是他的性格不是这样爱多管闲事的人。

    于是踟躇中,听到那头有人声过来,握在书包背带上的手捏了捏,还是走了。

    嗯,这就是男女主的第一次见面。

    女主对故宫或者陵墓有着一种无法描述的感情,那些透着历史气息,痕迹的东西,令她不能自已。

    这就稍稍交代了女主为什么会抱着一尊神兽在酝酿满腔豪情,以至于感动了自己。

    女主的性格,嗯,就是,她来北京,做了充足的准备,目的只有一个,阅览尽兴她憧憬了很久的北京的历史痕迹。

    每天早早的就进故宫,春夏秋冬每个季节都在里面待了一个月。有时候是到处走,有时候是坐在一个地方发愣,

    旁人看来这就是个神经病。

    嗯,说回男主,

    男主和母亲达成一致,母亲终究还是爱他,含泪送别他上了南下的火车。

    几年后,男子在上海小有所成,但是性格还是那个性格,没变。

    母亲没有以前那么辛苦了,母亲很欣慰,然而母亲也很心疼,但每回做娘的想说点什么煽情的话题的时候,男主就转移话题。

    这里有伏笔,为后面的爆发,高潮做铺垫。

    然后母亲就想让男主注意找个对象,毕竟事业小有所成了,家庭就要上轨,普遍母亲的想法。

    然后呢,母亲就给男主安排相亲。

    然后呢,男女主第二次相遇,也就是爱情的开始,就是这个时候了。

    一般这样家庭的男主,如果不是非常重大原则的事情,一般都会顺从一些母亲的提议,所以尽管他不愿意,然后他还是去见了母亲给他安排的相亲。

    地点是上海

    男主相亲的店里,女主也在那里。

    还是一样的短发,长了一点点。还是一样从头到脚的相似配置,正在等她的编辑。

    女主是漫画家。和编辑约出来谈事情

    然后男主在和相亲对象聊的时候,目光刚好看到女主,然后一开始觉得眼熟,坐在那里慢慢琢磨之后,才想起来几年前见过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我的神秘老公〕〔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