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速绯闻:机长大〕〔他是言灵少女〕〔华娱之白金年代〕〔剑芒凌霄〕〔垫底主播要翻身〕〔杂家宗师〕〔慕少,夫人又在捉〕〔巨星修仙传〕〔火影极光〕〔战国野心家〕〔霸道小叔,请轻撩〕〔我的时空旅舍〕〔顾少心尖宠:老婆〕〔玄武炎黄纪〕〔苍穹圣界〕〔骜纹〕〔游戏汇聚的世界〕〔(快穿)祖师奶奶她〕〔重生之帝尊归来〕〔大晋太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七十八章 摊开来说
    院里只有一个老妈子,没有其他的下人。

    洛明真不喜别人伺候,有个老妈子,平日里能搭把手,闲时唠嗑几下,院里平时有个人守着,也就足够了。

    洛明真一路朝自己的屋里走去,还有个几步距离时,就看到吴妈端着个冒着热气木脸盆从屋里出来了。

    “吴妈。”洛明真笑着喊了一声。

    吴妈跨过门槛,一抬眼看到是洛明真,脸上也满是喜色:“欸,公子您回来啦。您屋里歇歇,吴妈这就去给您来盆热水暖暖手。”

    “好。”洛明真顺着吴妈的意思应道。

    她知道,不让吴妈这么做,之后吴妈就会想替自己做更多的事。

    屋门没关,洛明真抬脚走了进去。屋里很暖,但是周明扬不在这里。

    洛明真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屋门虽大开,然而屋里的温度还是比外头暖和不少的,况且眼前还摆着一个大铜炉,透过上头的通气孔,依稀可窥见里头红通通的炭火。

    就这么坐了一会,吴妈便端了盆热水来。

    洛明真舒坦的泡了泡手,顺道和吴妈又闲聊了几句,吴妈便下去了。说是要去看看晚膳好了没。

    洛明真都是在自己院里吃,也不挑食,所以每日的膳食均是由吴妈去安排。

    看到吴妈出了院,洛明真又在前厅里坐了一会,才起身绕过前厅,走到后面的卧房。

    没有看到床上有人,洛明真想起来里边还有个隔间,想来应该是在隔间里边。

    “周明扬,你还醒着吗?”洛明真站在门帘边,开口朝里边问道。

    里边很静,过了好一会,才有人回了声:“嗯。”

    洛明真知道周明扬不喜自己,自己也不想招惹这号人物,但是吧,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面对面说清楚的。

    于是洛明真盯着门帘问道:“我可以进去吗?我想和你谈谈。”

    只听里边有被褥拉动的声响,又是一阵寂静,之后才传来一声:“进来。”

    真是个捉摸不透的人。

    洛明真抬手搓了搓自己的脸,才抬手掀起门帘走了进去。

    这个隔间不大,但放置了一张罗汉床之后,倒也还显宽裕。

    周明扬此时趴在床上,被褥松松垮垮的盖住他,只露出一颗脑袋。

    见她走进来,眼神便略略的跟着她。

    洛明真看到门帘旁放了一张矮墩,便也不再挪步,直接就在矮墩上坐了下来,和斜对面罗汉床上躺着的周明扬两两相望。

    “你觉得如何?”洛明真想想还是问了一句。

    “你这脸,是大伯父的意思?”周明扬忽略掉洛明真的问话,直奔主题。

    “嗯,有收集你的血液。”洛明真也不再顾忌其他,坦坦荡荡的交代。

    “你什么时候回的京城?”

    周明扬的目光有些冷,但是洛明真觉得走到这一步也是没办法,总之先把要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之后便随他发落好了。

    毕竟确实是利用了人家的脸。

    于是洛明真便将她回京的日子,还有在京城这些日子逛了哪些地方,见到哪些人,细细概括了个遍。

    当然,今日和陆大爷相遇的事没有说,毕竟都被周明扬撞见了,陆大爷也不是不知道她不是周明扬,这算自己的私事,也就不便交代。

    “你的胆子也不小啊,”周明扬勾唇,“顶着别人的脸,还敢在京城里四处晃荡,莫不是拿着我的名号,做了些别的事?”

    陡然凌厉的声线,让洛明真眉心一紧:“周明扬,我做过的我都交代清楚了,你爱信不信。京城里,你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你常出入的那些个街头巷尾,繁华之地,我都避开了。”

    床上的周明扬身形一动,掀了被子下了床来。

    “你、你能下床了?”洛明真下意识扶住自己的脖子,有些惊恐的看着周明扬向她走来,一下子便觉这个人是否又要来掐她脖子。

    “呵呵,你还不配死我手里。”周明扬轻蔑的扫了洛明真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你不是挨打了么?怎么能这样?”门帘摆动,洛明真也跟着出来。

    “哪样,走动么,”周明扬走到前厅,给自己倒了杯热茶,走到屋门口看着外头的雪景浅浅品了起来“你也不了解了解你周爷,就敢冒充你周爷在外头胡来,也是难得的大胆。”

    “你怎么就总说我在外头胡来?我只是四处逛了一番,也没有碰见什么认识你的人。”洛明真跟了过去,靠在另一侧门框上。

    “京城里,想要你周爷命的人多了去了。”周明扬斜瞅了一眼洛明真。

    洛明真有些怀疑,记忆里,小时候只见到过这个周明扬一两次,印象里,这个人是个不多言语的冷面堂弟。

    也不愿意和她们这些女娃娃一块儿玩。

    “你杀了……很多人?”洛明真看了看周明扬,想到今天掐自己脖子那个干脆利落狠,虽然觉得这也不无可能,但是,还是隐隐觉得,这个人,不会滥杀无辜。

    “呵。”周明扬没有看过来,专注着看着外头。

    洛明真等了等,觉得周明扬不会再答这个问题了,于是也不想再多做纠缠,扭头就要往屋里走。

    “往后不要药容成我的样子,否则,指不定哪天,就会要了你的命。”周明扬静静的说道。

    听到这话,已经转过去的洛明真又转了回来:“你莫非是担心这个才不顾大伯父的命令回京的?”

    洛明真认真的盯着周明扬的侧脸,等着在上边发现答案。

    周明扬轻轻勾唇,将茶碗内没喝完的茶水顺势往门外一撒,飘然进屋:“白日里做什么梦呢。”

    “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洛明真快走几步,拦住周明扬的去路。

    周明扬眸子清冷,不知是生来如此,还是不愿对她温和,但是就算洛明真心里对周明扬很是忌惮,然而既然今日说了话,那便摊开了来说。省得往后她还要自己琢磨来防备去。

    况且,大伯父没有事先提点她,刚刚又没有留她下来吩咐些什么,而且直接就让她和周明扬接触,这就说明周明扬是信得过的人。

    只是不知道他在这件事里,扮演着什么角色。

    周明扬嗤笑一声,往前靠近了一步:“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只要好好保住自己的命,大家都相安无事。”

    气场太强,洛明真主动后退两步,以保持和周明扬之间有一个安全的距离:“你,今日是不是差点就想掐死我。”

    那么一刹那间,洛明真看着周明扬的脸色似乎有过松动。

    可是,眨眼之间,面前的男子的脸色,丝毫没有改变。

    “你觉得呢。”清冷的眸子里似有乌云翻涌,“你的存在,只会害了那个人。”

    听到这句话,洛明真的心里隐约好像察觉了点什么,但是她没能抓住这点什么。

    于是她只能就着这句话的表意再度问道:“你,是因为那个人才如此恨我?”

    “洛明真,你最好不要乱说话,别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洛明真的执着追问有些让周明扬恼怒了,尤其是她恰好问到和那个人有关的事情。那是他心里的秘密,轻易不能示人的秘密!

    “我知道,你完全有能力杀了我,但是,”洛明真盯着周明扬的眼睛,“你也会护着我,不然,你也不会听到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京城的时候,这么着急的进京。”

    周明扬听到这句话,脸上隐隐就要撕裂出现的暴怒慢慢的熄灭了下来。

    他朝着洛明真逼近。

    然而对方在他抬脚的同时也往后退去。

    “怎么,这会儿才怕了?”周明扬没再给洛明真逃离的机会,直接上手掐住了洛明真的脖颈,“洛明真,你没有因为中了蛊毒死去,真是遗憾。我不会杀你,但是,自会有人杀你。那时,我可能不会再护住你。”

    周明扬的力道很大,但是相比于第一次被掐住,这回的力道还是小了很多。洛明真没有求饶,也没有再说话,强忍住脖颈上的不适,紧紧的盯着周明扬看。

    看着自己手上掐着的这个人,周明扬的内心是复杂的。

    这个人的生命多脆弱,只要他再下点力道,她便再也不会有机会见到那个人了。

    但是。

    她只不过是个替代品。

    那个人爱的,不是她。那个人爱的人,已经不在了。

    可是就算那个人不在了,但洛明真还活着,她有着和那个人爱的人一模一样的脸,天生相似的脸。

    只要这张脸还活着,只要洛明真还存在,那个人必将是不顾一切要弥补的。

    那时,朝廷必将大乱。

    他也许,再也不能看到那个人,再也不能听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他不会再高高在上的坐在那里,任由他默默的仰视。

    不,他不能承受。

    “你……能不能不要再掐我脖子了?”洛明真摸着自己今日被掐了两回的脆弱脖子,看着已经走到门外雪地里,背影黯然的周明扬,道出自己的一点小请求,“我本就蛊毒未清,身体不是很好。你再掐得我脖颈伤了,吃不下饭,没有体力,我就可能扛不住。你现在也还不想看到我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医世神凰〕〔吾乃六耳猕猴〕〔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