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受死〕〔逆世魔尊〕〔我得拯救世界〕〔通天帝尊〕〔逐恒〕〔重生之都市仙尊〕〔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重生女魔头:晚安〕〔以罪之铭〕〔大时代之巅峰人生〕〔BOSS凶猛:陆少,〕〔高冷老公,小娇妻〕〔极品公考生〕〔首辅大人,夫人喊〕〔重生军婚宠妻:时〕〔围棋大魔王〕〔邪帝独宠:重生巅〕〔世界穿越到我笔下〕〔一品修仙〕〔重燃热血年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七十三章 你跑什么
    走回去的路上,阿福的心里有些堵得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堵得慌。

    玄玉的那句“多管闲事”,真的是戳到她了。

    虽然有些恼羞成怒的成分,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从理智方面来说,自己这样真的是多管闲事。

    别人没遇到她的时候也是活得好好的,遇到她后一通折腾可能还会连累了旁人。

    好心办坏事的事例也数不胜数。

    她真的是错了吗。

    就该独善其身吗。

    已经能看清陈星渚的脸了,这少年真乖,还在认真的练习着。

    因为一番运动下来,微微泛着些红的脸色,看着真好。

    多希望他能健康,可是她真的帮得了他吗。

    他真的需要自己的帮助吗?

    “做得很标准啊,你记性还真好。”阿福背着手踢着雪慢慢走近,笑着夸道。

    一个古代少年,做着现代的广播体操,画面确实美得让人心情好到飘起。

    “杨姑娘教得好。”陈星渚认真的做着动作,没有看向阿福。

    “叫阿福吧,”姑娘姑娘的喊,听着真的无法习惯,“叫阿福就好,那边那个是秋实,就这么喊就成。”

    “嗯,阿福。”陈星渚还是专注着动作。

    “怎样,晕不晕?”看到陈星渚在做下腰动作,阿福凑近几步问道。

    “不晕,平日里调理得挺好。”一套动作下来,陈星渚的面色红润,看起来正常多了。

    “嗯……”阿福觉得心里没有那么堵了,“走,去屋檐下避避风,歇会。”

    陈星渚点头,跟上阿福的步伐:“你和马护卫……怎么认识的?”

    阿福听到马护卫还没意识到说的是阿于,脑子转了小半圈才恍然:“额?啊,就……糊里糊涂就认识了。”

    察觉到阿福好像是不愿意多加透露,陈星渚垂下了眼眸,不再多问。

    阿福靠在屋檐下的墙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转头看着身边的秋实,眼神示意她说话。

    秋实还在吃着苹果,看到阿福递过来的眼神,满眼无奈,但是还是老老实实接下了任务。

    “陈公子,谢谢你的苹果。”秋实身体微微前倾,朝着阿福身旁的陈星渚举了举手里的半个苹果子。

    “田姑、”看到阿福微微挑起的眉头,陈星渚一下子便笑了出来,“秋实,不必客气。”

    看到陈星渚终于放松下来,秋实也不再是一派疏离的笑脸,三人间的气氛登时好了不少。

    “你们每日都会出来练功吗?”陈星渚顺着现在的气氛问出了一句本来不敢问的话。

    “不一定,我一般是清早在院里练练,阿福是偶尔练一回。”秋实给陈星渚回道。

    什么叫练功?阿福都要忍不住笑了。这广播体操怎么就是练功了?

    归纳总结也不带这么正经的搞笑好吗?

    阿福赶紧正色,一本正经的胡诌:“这……好吧,我这套功法呢,叫金刚护体之大神功法。你可好好练习啊,每日练习啊,不许偷懒啊。”

    “记下了。”陈星渚果然端正神色点头应道。

    秋实在一旁听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功法名称之后,差点没一口果肉渣渣喷出来。

    之前的“秋辫”,后来阿福给她解释过,从那之后,凡是听着不怎么对的词汇,秋实都长了心眼。

    阿福的杜撰本领很强,尤其是当她已经基本熟悉大顺的生活方式之后。

    可听到陈星渚语气认真一点都没怀疑的应下后,秋实的笑意已经忍不下了。转过身蹲下,假装在挑果子,实则默默的在那儿笑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着转。

    天真的少年。

    一言难尽的阿福。

    阿福没比秋实轻松,她也是拼了命的将嘴角就要漏出来的笑狠狠的憋了回去,确定自己不会一开口就喷出笑来后,才将刚刚想起来的一件事赶紧交代了陈星渚。

    “噢对了,到了京城,你去济安堂瞧瞧,可能能治,你这个气血不足,”阿福突然想到忘了问玄玉这济安堂是不是就一家来着,但是说好是神医了,应该名气很大吧,“你去京城里一打听可能就知道了,不知道的话你再找我,我给你找去。”

    陈星渚侧头对上阿福的视线,也不知为什么,眸光里竟似浮起了些雾气:“嗯,好。”

    阿福没有多加注意,她忙着掏自己的袖口,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有带到纸笔。

    她以前喜欢在身上带着纸笔,来到这儿之后没有条件,她就创造条件。

    上次用了回炭条作画,之后索性就削了几根揣着,弄了点纸张切割成同等大小的便于携带的尺寸,穿了个洞后拿根绳子穿好,一个简易便签本就成型了。

    可是很遗憾,这次出来没有将它们揣身上:“你记得住吗?还是我写下来吧,待会你会去膳堂吧?你在那儿边吃边等我一会,我回去写给你。”

    “嗯,我在膳堂等你。”陈星渚本来不想阿福这么麻烦的,他都记得住。可是,却想再见到她。

    “这会天色也不早了,你刚运动、不是,”说到这茬阿福的嘴角又微妙的勾起,然而笑着也是要将话说完的,“刚练功出了汗,回去要擦干,换衣裳,最好你还是洗个澡吧。别让这冷风一吹,受了寒气。”

    “我没有这么弱。”陈星渚听着阿福的嘱咐微微拧眉回道。

    他不想阿福觉得他弱不经风,虽然阿福的关心让他心生暖意。

    可这不一样。

    “好,你没这么弱,但是这是常识,不止是你要这样做,我也会这样做,阿实也会这么做。这是杜绝生病的手段。不是小瞧你的体质。”阿福觉得自己有点管不住嘴,但是该说的不说的话,她憋在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

    万一就是因为自己没提醒,让对方没注意就刚好这样病了呢?还是说了的好,尽到责任,心里才能安宁。

    至于形象,爱咋咋。

    阿福就这么搜肠刮肚的将要注意的点交代了一番,才放陈星渚回去。

    看着那个单薄的身影慢慢离去,阿福才抱起那袋苹果,和秋实两个人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走了也没几步,阿福的神色就颓了下来:“阿实,你觉得我这样是不是很蠢啊?”

    秋实看了看阿福的脸色,想了想:“阿于说什么了吗?”

    “嗯,”阿福也不惊讶秋实能猜出来,毕竟要是她观察自己,她也猜得出来,“他说我多管闲事。”

    秋实将剑夹在腋下,双手交互搓了搓:“我倒不这么觉得。”

    像是得到了安慰,阿福转头看向秋实,眼神里闪烁着光,等着秋实接下来的话。

    “如若是我,在自己遇到难关的时候,如果能有个像你这样的人出现,就算这个人最终帮不了我,但是这个人朝我伸出过手,给过我关怀,就很足够了。”秋实的眼神看向前边的某处,像是在回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回忆。

    “真的吗。”阿福将怀里的那袋果子掂了掂,抱紧。将头垂在上边,又偷偷拿眼睛打量着秋实的神色,估量着对方是不是说真的。

    秋实侧过头接住阿福的视线:“嗯,阿福,你做自己便好,我相信你有分寸。”

    “不,阿实,我没有分寸,可是能听到你让我自己做决定,我真的好高兴。”阿福碰到秋实的目光,发现秋实真的是相信自己,她的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玄玉说的那句“多管闲事”的杀伤力好像也能抵消掉了。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缺乏理智,玄玉其实是对的。

    她只不过是凭着心里的喜好,情绪,一时冲动血气上涌就下了决定。

    没有怎么想过严重后果会如何。

    觉得自己身为现代人,和这些人都不一样,自己怎么闯祸最后都会有转机。

    潜意识里,大概就以为自己是自带女主光环的人了。

    其实,她来了这里,不管是什么契机,她都成了一个在大顺朝生活的活生生的人。没有什么不死技能,也不会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天赋,就是个半文盲,也没有看到无比厉害强大对她死忠护她周全的男主……

    想到这里,阿福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玄玉的身影。

    嗯,这个人现在是她的主子没错,可如果他是男主,也是个刚刚教训她“多管闲事”的男主。

    况且还有春筝……感觉自己在那两人面前就是个配角而已。

    怎么想怎么不靠谱。

    所以她现在只有一个秋实,是能一起相互倚靠的。

    但是自己这么不理智的总是做些出格的事情,会给她们两个人都带来危险的隐患吧。

    确实要更谨慎些才是。

    秋实看到阿福陷入了沉默,一掌便拍了过去:“快点儿,高兴快点回去将东西放下,咱们就去吃饭。”

    阿福摸着被拍的地方,觉得脑袋清醒了不少,立时扬起笑脸回道:“嗯嗯嗯。”

    京城的东城门外僻静的一条小道上,陆昂正拉着洛明真谨慎又急速的往回跑。

    “怎么突然就跑上了?你不救那人了?”洛明真边跑边问。

    陆昂的力气很大,她挣脱不开只能拼命摆动自己的两条腿以便跟上陆大爷的速度。

    没待陆昂回答,一阵凌厉的银器声从身后呼啸追来。

    陆昂猛地将洛明真扯开,险险的避过了。

    身后人声已落:“恩公既是救人,为何半道落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