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从无限恐怖开〕〔最强崩坏系统〕〔重生之无限梦想〕〔大明之雄霸海外〕〔魔法种族大穿越〕〔重生之无极战仙〕〔水浒逐鹿传〕〔网游之佣兵世界〕〔最强战魂〕〔至尊归元〕〔媚爱如蜜(快穿)〕〔末世畅乐园〕〔农民小仙医〕〔真武狂龙〕〔乾坤陨帝〕〔九龙奇迹〕〔逍遥小神医〕〔不可名状的日记簿〕〔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纵天玄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七十二章 难得一刻
    “你身体真的没有事吧?”阿福将那袋子苹果放在脚边的地方,才拿下叼在嘴巴里的苹果咬了一口才说道。

    “没事。”陈星渚站在离阿福一米距离的地方站好。

    阿福也察觉到了陈星渚的介意,不过她倒是很配合,这是个知书达理的少年,真可爱:“昨天男医怎么说?”

    陈星渚看了阿福一眼又将目光正视前方,淡淡回道:“说是气血不足,我这很多年的病症了,也没什么,习惯了。”

    阿福本来还在琢磨这个气血不足她有没有什么记忆药方什么的,但是听到陈星渚淡淡的说道后半句的时候,她突然就有些生气:“这是病,得治。习惯是几个意思?你要配合医生,不是,大夫治疗,别自己就放弃了啊。”

    医生是什么?

    但是阿福的语速太快,陈星渚也没有细究:“从小就看了很多大夫,都没有办法根治,也就是这样吊着了。”

    “你……”阿福想到了玄玉,那个人会不会认识什么厉害的神医什么的,要问问才行。回过神又接着问道,“你平时都是在屋里待着不出门?”

    “嗯。”陈星渚的面上微微带着笑,一直是这样淡淡的神情站立在一旁,吃着他的苹果,目光平视而出,不知道是看着哪个点。听到阿福问话就看一眼阿福,认真又好像没在意般的应着。

    “我的天,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要多锻炼,你这身板我背起来都没怎么费劲,你说你一个男的这体重已经严重不达标了,这还不锻炼……”阿福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个人居然比她还要懒吗?她以前再怎么懒还会偶尔溜达两圈。

    陈星渚不时转头看一会阿福,后者真的在很认真的、好像是在说他的不是。

    从来没有人这样说他,这感觉,很新鲜。

    “那个,你有在听?”阿福停了下来,因为看到陈星渚还是一脸淡然的笑着。

    陈星渚弯起了眉眼:“嗯,听着。”

    这一笑,噎了阿福一下,想再接着说点什么,已经接不上了。

    刚刚太激动,突然就忘了这个人其实才是刚认识。自己这样,是不是很可笑?

    是吧,说太多了。

    阿福静静的吃着苹果,又看了看一米开外的陈星渚。

    那只拿苹果的手已经泛着红。

    “你冷吗?”终是不忍心,阿福出声询问的同时伸手感受了下风向,没错,风向没变,是从自己这边刮的。

    可是,这个人身体不好,这么冷的天,站在这里会不会冻坏了?

    脑袋里各种可能性纷纷跑了出来,乱糟糟的阿福心一横,自动站近了半米:“风有些大了,不然你还是先回去吧。”

    “不冷,我再站会。”陈星渚见阿福突然站近,心突然猛的跳了一下,但是很好的掩饰住了。

    屋檐上掉下了一块雪,弹开的的雪渣子沾上了棉鞋,阿福赶紧蹲下来拍掉。

    拍完自己的,看到一旁陈星渚靠近自己这边这只脚的鞋面上也沾上了几块,于是顺手也帮他拍干净。

    丝毫没有察觉陈星渚突然僵直的站姿。

    站起来的时候,阿福看到陈星渚手里那只才吃了一小半的苹果,有些紧张的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不能吃生冷的东西?”

    “嗯?不是,可以吃。”陈星渚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那就好,阿福松了口气,那这个水果还是多吃点的好。

    可是看着陈星渚苍白的脸,她觉得心里也不怎么好受。

    看到一个长得这么标致的少年居然常年身体不好,这种反差让她觉得好可惜。

    将手里的苹果核往墙角扔去,阿福又从袋子里摸出一个苹果来,边吃边琢磨。

    看到阿福没有注意自己,陈星渚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居然会有女子不怕脏到自己,给别人拍鞋面。还是那么淡定的给一个男子拍鞋面。

    太不懂规矩了……可是他却不反感。

    陈星渚抬头看了看屋檐边上刚刚塌了一块雪的缺口地方,释放着自己眼角眉梢的暖意。

    不曾想过,还会有人如此细心的照看自己。

    不曾想过,自己会和一个姑娘,在下雪天里并肩站在屋檐下吃着苹果,说着话。

    感觉,入眼的世界不再像以前那般毫无趣味,全部因着自己回暖的心,悄悄的都带上了色彩和温度。

    心暖了?

    陈星渚有点讶然,抬手覆上自己的胸口,是暖吗?

    侧头看着一旁专心吃着果子,看似是在想事情的阿福,陈星渚的目光有点复杂。

    都是因为……她的出现吗?

    阿福突然就转过头来:“你总吃糖?”

    陈星渚匆忙收起目光,有些慌乱的答道:“不是总吃,觉得不大好的时候就吃上几颗。”

    “嗯。”阿福点头,又啃了一口苹果,“你要不要,也锻炼锻炼?”

    “锻炼,是什么?”陈星渚有些茫然问道。

    “就是动动手脚,让身体,额,活动活动,有好处就对了!”这个要怎么解释呢,阿福尽量搜刮词汇组织出一句话。

    “我不会……”大概是听明白了。

    “我教你。”阿福扬起笑脸,反手一扔,精准的将果核扔到了刚刚那个墙角。

    玄玉找到阿福的时候,她正在教陈星渚做残缺版本的广播体操。

    秋实在一旁靠着墙吃着什么,阿福就指导着陈星渚在雪地里挥手踢腿的捣鼓着。

    “对,没错,这一节就是这样,不用害羞,都是自己人,没人会笑话你。”

    “回头我给你写纸上,不记得你就拿出来看看……”

    “对了,平时呢,可以慢慢在院里跑跑步,就是这样,”一套残缺版广播体操做下来,阿福又示范跑步给陈星渚看,“这个很简单,跑起来就是了。但是下雨下雪路滑的时候就不要出来了,在自己屋里,或者走廊里跑动跑动就好。”

    “你这病吧,可能也有些原因是你总不动导致的。所以呢,不要绝望啊少年,坚持坚持可能就好点了呢。”

    正经就是一个老妈子。

    “这是在做什么。”玄玉踱着步子走过来。

    “哦,是你啊。在松松筋骨,活动活动这大冷天的。”阿福停下讲解,回身说道。

    玄玉朝一旁的秋实点头致意,才看清阿福身后的人,顿时脸色细微一变:“这是?”

    “陈星渚。”阿福应了玄玉,又侧身朝着身后的少年说道,“这是马护卫。”

    陈星渚朝玄玉点了点头,面上的神色一派平静,没有了浅笑。

    “你们怎么认识的?”玄玉问的是阿福,却是看着阿福后头的陈星渚微微眯缝了一下眼。

    阿福看了看旁边站着的陈星渚,想想作为一个男的,动不动就晕这事可能不太愿意当着人的面往外说……可是又不能骗阿于。

    阿福只能粗略概括:“恰好就认识了。”

    玄玉的眸色深了深,像是要再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只“嗯”了一声,撂下一句话:“记得温书。”便转了身往回走。

    “记下了,”应答着阿福突然又想到了件事,急忙喊住了玄玉,“哎你等会儿!”

    立马转头和陈星渚交代他就着刚刚说的反复练会,她去去就来。

    然后提起碍事的厚袄子裙摆三步作两步的追上丝毫没有等她的玄玉。

    “哎你就不能等我一等吗?”阿福回头看了看发现这距离那头是听不到什么声音了,才招呼玄玉停下,“哎,问你个正经事儿啊。”

    又看了看旁边有没有人,才说道:“你有没有认识什么很厉害的神医之类的?”

    “你找神医何事。”玄玉不置可否。

    阿福听不出这语气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琢磨了下语句才开口说道:“就你刚刚看到的那个少年,他的身体不好,但是看过很多医生、不是,是大夫,都没有办法。我就想着你估计是能认识些厉害的大夫,你认识不认识?”

    玄玉没有接阿福的话,而是挑着刚刚阿福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再问了一遍:“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爱刨根问底?

    “你怎么还纠结这个?就是昨天……”不讲又不行,阿福大概给玄玉说了下过程,便急着问道,“到底有没有?不用你引见,就是告诉他让他自己去看大夫就可以。”

    “阿福,有些管闲事你可否不管。”玄玉的语气里带了傲睨。

    阿福愣了一下,认真的看着玄玉的脸一会,感觉有股热气冲上眼眶,阿福低下头眨了一眨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再抬头已经全然没有了刚刚的着急,紧张,还有熟悉:“嗯,可能不能,我就是这样,看心情。”

    冷静的抬头看了下天,又平静的看着玄玉的眼睛,尽力放松着自己的喉咙,不让声音变调:“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

    说完勾唇礼貌一笑,不带一丝犹豫转身走人。

    “京城的济安堂,可以试试。”

    阿福脚步一顿,也不回头:“谢谢。”

    玄玉看着阿福的背影,察觉到自己可能说了句不该说的话。

    可这是事实。

    妇人之仁会误事。

    此次回京后凶险未卜,他的能力并不能顾及太多人。

    如果她再招惹几个像春筝的人跟着,到时候反而会生了枝节受制于人。

    况且,陈星渚,是陈开运的儿子。

    是站在自己敌对的那一方的人。

    阿福,你对他那么好,可知他是敌方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重生盛宠:总裁的〕〔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