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天战尊〕〔菜鸟主神的二次元〕〔僵尸邪皇〕〔兵器大师〕〔哥哥万万岁〕〔从日本开始的从良〕〔召唤梦魇〕〔漫威里的德鲁伊〕〔带着武器回大唐〕〔穿越者聊天群〕〔邪骨仙风〕〔不眠之夜〕〔降临诸天〕〔超凡献祭〕〔影视世界的律师〕〔朕的纨绔皇妃〕〔大神别跑,哥罩你〕〔反派都想打死我〕〔唯一法神〕〔一世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六十四章 各怀心思
    梅花戏园里,此时正是看戏的高潮时刻。

    刘斯年越过众人,上了二层包厢里,精准的找到了自家主子所在。

    林筱雯坐在柳陵风的身旁,自然看到刘斯年回来了。

    只见刘斯年凑到柳陵风的耳旁回了几句,便恭敬的在柳陵风身侧站好。

    林筱雯看着刘斯年若有所思。

    他是去查刚刚那女子的消息,如今回来汇报的情况……林筱雯看了一眼柳陵风,发觉他听到刘斯年回禀后,也只是微微点头,面上并无显露什么。

    没查到吗?还是说陵爷突然没兴致了?

    林筱雯摸不透柳陵风的性子,便也不去想了,重新投入台上上演的情境里。

    刘斯年是个武学高手,一直跟在柳陵风的身边,是柳陵风相当信任的人。

    只是整日里面无表情,基本不和旁人交谈,实难相处得很。

    柳陵风聚精会神的看着戏台上的演出,然而内心的某根弦已然被挑拨得颤动不已。

    竟是京试考生啊。

    有趣。

    台上的青衣正抬袖遮面,匆匆隐入一株桃树之后,紧接着一端正小生正从桃林的一头缓步而来,风流几许,在这满园粉色的桃林里,二人正上演着才子佳人无限美好的相遇。

    柳陵风看着台上青衣的一举手一投足,却想起了刚刚那个没机会看清容颜的女子。

    她若是女子打扮,会是什么模样?

    真想看看。

    “各位,恕我无礼,突有急事需亲自前去处理。诸位跟着黄中吾去贵枝阁,看中什么尽管买,都算我账上,晚上赏月楼见。”一出戏散,梅花戏园外,柳陵风和众人出声道别。

    众人都表示理解。

    “陵爷——”林筱雯脱口而出,然而看到已经扶住马车门框的柳陵风回头,眉眼之间带上了一丝淡漠,一时也知是自己太纠缠了。

    陵爷对她的好,是有距离限制的。

    林筱雯眨了一下眼,眸中的神情已经不再逾距。

    随即眉眼一弯,落落大方的扬着头:“说好的赏月楼见,可不许再失约。”

    柳陵风勾唇回道:“定赴筱筱的约。”

    说完人已经进了车厢里,车门关上,刘斯年也跃上马车,挥起马鞭扬长而去。

    林筱雯却隐隐觉得,柳陵风此去是和刚刚遇见的那个女子有关。

    “哎,陵爷居然走了。”不知人群里是哪家小姐说了一句。

    黄中吾这下可傲气了,陵爷将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自己,怎能不好好表现:“陵爷可是大忙人,今日能见着都是借了筱筱的光。”

    表现的同时也不忘取悦林筱雯。

    吴幼渔虽然不喜黄中吾的说辞,然而心里却有些许雀跃。看着那辆离去马车,心下冷哼。

    就算你林筱雯再得陵爷欢心,这不也比不上公事重要。

    蒋太麟站在后头痴痴的望着林筱雯的身影,心里微微酸疼。

    筱筱,别再追随柳陵风了,那个人是不会珍惜你的,回头看看麟哥哥罢。

    “走走走,贵枝阁去也。”他们的马车已经驶出来了,黄中吾拽着发愣的蒋太麟先上了马车。

    后边的有些小姐们玩得高兴,干脆不乘自己家的,几个几个成群结队的共上了一辆马车上,林筱雯也和自小交好的几个姐妹同坐一辆。

    车轮缓缓转动着,驾着一车一车的人往贵枝阁去。其中一辆马车里,小姐们正热火朝天的八卦着。

    “听说贵枝阁里有好些稀奇的东西,都是外国的玩意儿。”

    “是嘛?这回陵爷慷慨相送那我可要好好挑一个!”

    “咱们陵爷真大方!”

    “陵爷一向大方,只是陵爷对筱筱更大方。”一些微酸的语气跑了出来,勾起了众小姐共同的醋意。

    “不过听说是因为当初筱筱的祖父林济安救活了陵爷病危的娘,陵爷为着报恩才处处对筱筱关爱有加的。”这时有知情人突然说出了自己得知的小道消息。

    另一个稍显急切的声音里带着欣喜:“是真的吗?那这么说陵爷不是喜欢她才这样做的?!”

    还是刚刚的知情人接道:“虽说筱筱长得好,可是她心太大了,平日里陵爷没在的时候对着蒋公子一口一个麟哥哥的,听说在京城里也和好多王公子弟有来往呢。”

    又一个细细嗓音的小姐出来肯定道:“我也听说了,礼物收得可不少。追求者一大群一大群的。”

    “哇,这,这虽说咱们大顺民风开放,可这也太夸张了罢?一大群一大群……”有人惊呼出声,想来是对男女之事抱着憧憬又不敢参与的青葱年纪,没见过什么世面。

    又一个听起来已经是老油条语气的女声开口:“你别不信,我表哥就是在京城里做官,他说林筱雯在京城的王公子弟里那可是出了名的,那风头都要赶上京中第一花魁去了。我表哥可是不会说谎来蒙骗我。”

    “她长得确实是很合男子喜好,唉。”一个像是怀揣着少女心事的女声低低叹息一声。

    一个沉稳的女声接过话道:“你也别羡慕,那是不是好事还说不准呢。”

    一个娇小可爱的声音突然横贯而入:“危险是有危险,不过身为一个女子,怎会不憧憬这番境况。”

    “你都是有婚约的人了,还说这种话,净是仗着我大哥无比宠爱你么?”另一女子佯装生气,话语里倒是充满着打趣。

    “你再拿他说事我不轻饶你。”娇小可爱的女声听起来已经是羞红了脸,言语里净是羞恼和甜蜜。

    “哈哈哈,你不饶我我就告诉大哥,让他也不轻饶你。”是刁钻调皮的小姑子性子。

    “真是没羞没臊的妮子!”

    “你俩别闹啦,这在马车上呢——”

    乱乱的嬉笑声拉扯声在马车里闹了起来,然而马夫像是司空见惯般的只专心驾着车,不理会后头小姐们的闺中友人之趣谈。

    而另一辆马车里,因着柳陵风的突然离开,林筱雯的情绪也不高涨。

    她也说不上是有多喜欢柳陵风,然而才貌、家世、金钱、名声、能力,柳陵风都有,光芒四射气度非凡,令她心动不已。

    京城里也有不少优质公子追求她,家世比柳陵风好上百倍的也有。只是,在气度上,柳陵风都胜过他们一筹。

    她喜欢被优秀的男子围绕的感觉,这令她觉得自己是被宠爱着,是金光闪闪独一无二的。

    而柳陵风这样在天水府受万人敬仰的天之骄子,对她青睐有加处处维护的时候,更是满足了她的强大优越感。

    这样的男子,除了没有皇家的贵族身份,一切都符合她对未来夫君的幻想。

    可是……她遇到了大皇子玄修然。

    那个与生俱来的皇室贵族,那皇妃的高贵身份,那受天下人仰视的高度,令她动了心。

    但那一条路,危机重重。

    她有能力走到那个高度吗?

    一旁林筱雯的闺中好友见着她发着呆,知趣的不打扰她,几个人小声的凑在一边谈论起女儿家的胭脂水粉首饰衣物来。

    吴幼渔也在这个马车上,她和林筱雯以前也是一起玩的好友,只是,慢慢的,林筱雯忙于结交新的时尚的小姐,后来又时不时到京城去住,便慢慢不再来往。

    但天水府就这么大,两人之间也有很多共同好友,这回出来便不可避免的被姐妹们拉扯上了同一辆马车上。

    只是,她和林筱雯之间再无可能深交。

    因为她是和她抢陵爷的人!

    “大少爷,天水驿馆到了。”

    柳陵风的马车稳稳的停在天水驿馆的大门前,车门已经大开,柳陵风大手抓住一旁的门框,弯腰一探便跃下到地面。

    王管事接到通报正急急的往驿馆正门前奔。

    “哎呀,这是什么风把陵爷吹来了?快请快请——”一脚跨出驿馆大门,一身黑色长袍的王管事大步热情的向柳陵风走来。

    柳陵风也礼貌周到的回以礼节:“王管事,别来无恙啊。”

    “不敢不敢,陵爷多礼了。托陵爷的福,精神着哩。”王管事一脸灿烂的回道。

    柳府是天水府第一大家,世代出文官。只不过到了柳陵风这一辈,却个个不好文武官职,只管一头扎入经商的大河里不肯出来。

    饶是如此,天水府第一大家这个名号还是稳稳的挂在柳府门头上。

    因为这柳家是专门替皇家经的商。皇上撑腰,谁敢不给脸?

    再说有皇上撑腰已经能在天水府横着走了,偏偏这柳家人待人接物还很是周到。

    不管你官职大小,身份贫富,统统是礼待为先。

    逢年过节的还自掏腰包在天水府里搞庆典发礼品,真是人缘好到爆发。

    想到这里,王管事的脸色更是恭敬热切了几分:“陵爷这回来驿馆是所为何事啊?”

    柳陵风对天水驿馆的布局了如指掌,不用王管事引路,自己便轻车熟路的穿廊过道。

    此时听闻王管事问话,心情极好的开口:“驿馆这两日有无京试考生进住?”

    王管事脑袋嗡了一下,迅速思索是不是有驿馆的考生偷偷溜出去得罪了陵爷。

    他已经在这驿馆里待了好几十年了,考生偷溜出去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虽然管制上也严格,可架不住个别武艺高强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跑了出去。

    遮掩得好没被发现便逃过一劫,发现后抓住便罚板子,三次以上就消去当回京试资格。

    可一看陵爷的神情,又不像是来抓人问罪的,心下稍安:“有有有,昨儿个刚来的义州车队,定的明早启程。陵爷您这是——”

    没出事便好,出了事首先他这个管事就逃不了责任,记进年终考核里的过错可是和饭碗工钱挂钩的啊。

    柳陵风看向王管事的眼神沾满笑意,就要掀开小美人的面纱了:“如此,能否请王管事借义州车队的考生名册给在下一览?”

    王管事面上一愣,然而仅仅一秒之后便露出放心的形容来:“自是可以!陵爷您往这边来。”

    看见柳陵风满面春风的神色,王管事心道应是普普通通来寻人而已。

    如此便心安了。

    虽然按规矩考生名册是不可以让外人随便看的,里边涉及考生的京考信息,泄漏出去造成了大影响,追查下来是要惹麻烦的。

    但咱们陵爷是外人吗?

    当然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生归来当奶爸〕〔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白莲花(NP)白莲花〕〔顾轻舟司行霈〕〔万道帝师〕〔宇宙最高悬赏令〕〔渡鸭之宴〕〔都市绝品仙王〕〔契约交易总裁追妻〕〔老师太霸道〕〔LOL神级配音〕〔这群妖精想上我!〕〔亿万爹地天价宠〕〔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