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在上,督军在〕〔甜妻的双面犬夫〕〔奥特时空传奇〕〔重生太上至尊〕〔影后吸猫日常〕〔最强榜单〕〔金色绿茵〕〔鸾枝〕〔植物崛起〕〔人道天尊〕〔诡三国〕〔重生资本狂人〕〔紫青龙吟记〕〔王者大陆修行传〕〔冒牌愿望店〕〔元狩〕〔天上掉下个靖王妃〕〔圣武称尊〕〔太阳神的荣耀〕〔重生娱乐圈女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三十五章 开诚相见
    “居然下雨了。真稀奇。”

    “……”秋实诧异于阿福的坦白,然而又觉得这就是她啊。

    “你是不是心里觉得很膈应?没事,换我我也会。毕竟相处那么久的姐妹居然换成了另一个不知来历的人,是不怎么能接受。”阿福笑着瞅了一眼秋实。

    “嗯,我是有些难以接受。”

    是吧,阿福的心也有些悲伤,像是突然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在这个时代里,秋实是阿福第一个见到的人,有着深重的意义。

    “你的故事,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可以一直瞒下去的。我什么都没有察觉。”秋实淡淡地问道。

    阿福想了想:“可能我有些不想活了,哈哈,逗你的啦。可是吧,说起这一茬,我是真的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回去,在这儿生活其实很需要勇气,我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还是个半文盲。”

    想想吧,又觉得想回家。可家又怎么回?

    “也许我在这儿死掉,就能回去了?”阿福设想。

    闻言秋实眼神凶狠的瞪过来:“你别胡来!万一死了没回去,那该如何是好?!”

    听到秋实的一句重话,阿福挺开心的,然而不知怎地,心里好苦啊。哗啦啦的就猛掉眼泪。

    “诶你,你别哭啊。”

    阿福想说脏话,可是突然忘了脏话该怎么说。她突然觉得什么都没有兴趣了,这要怎么活啊。支撑她活着的就是兴趣啊,就是目标啊,可是秋实已经不再一心一意当她是朋友了。她又回不了家,连失恋了那么久都还没有走出来,心里积压的负面情绪一股脑的扑上来,令阿福此刻好生凄凉:“我为什么会是备胎啊?我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是备胎啊?我只是想要一个真心的人一起相伴到老死啊,我到底是做错了什——”

    “不,我是做错了。我小时候欺负过别的孩子,也撒过谎,还偷过东西……嗯,老天爷一点都没错,这样折磨人心的失恋是应该的。”阿福抓着栏杆,将头卡在栏杆的缝隙里,看着外头的雨滴,就像是她心里苦时老天爷也找个伴陪着她哭。阿福的心就这样想来想去的得到了安抚。就当是赎罪吧,“可是我觉得太难过了。太难过了。”

    秋实被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阿福哽咽乱哭的场面吓得不轻,一时就顾着看她哭了。然而听到她分析自己失败的原因时,秋实觉着好笑的同时心里也一片酸涩,情之所至地也落下泪来:“你知道错了就好。以后别欺负人,别撒谎,别再偷东西。”秋实也蹲下来,像阿福一样将脑袋卡在栏杆之间,“他离开你是对的。心里有别人,对你也不好,那么就不要相互折磨了。”

    “他对我还是挺好的。”阿福边哭边纠正秋实的说法。

    “说说怎么好了?”

    “他,他,”阿福用心想了起来。

    她考试很慢,基本都是奋战到最后几分钟。有次大考只考语数英,大家都写得非常快,陆陆续续都走了。她抬头观察还有多少人时,就看到坐在她斜上方考场位置的他正扭头冲她笑,眼睛都笑成眼线了。

    “他答完了还等我,之前也没约定过。那个时候我就羞涩又感动的,但是心里也骂他傻逼,因为监考老师一直盯着我俩,他这样害我写得不专心。”监考老师的视线她已经习惯了,那个大傻蛋一点也不明白。

    可是,这却是让阿福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一件归类在他对她好的事件里。

    “还有呢”

    “他煮了一袋鸡蛋给我吃”

    “还有呢”

    “还有……想不起来了。但是一想起他,那种感觉就是他对我很好,他是个宝贝。可是隐隐觉得很黯然。”阿福不哭了,声线渐渐平和。

    其实她还想起了一件事。

    有次他开玩笑想打下她的脸,可是力道却重了。她很吃惊,望着他的眼睛应该是渐渐发红的。然后他立马抱着她,叠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嗲回来嗲回来。”

    你看她就是这样没原则,活该备胎。真的活该。

    “阿福,”秋实顿了一下,“你原来叫什么?”

    “李心。木子李,心脏的心。”

    “李心,你能忘掉他吗?”

    阿福呆了一下,才轻声吐露:“我想我能。我相信时间。”

    “你要忘掉他,在我看来他并没有多珍重你。”

    阿福苦笑:“是的,大家都这么说,可是我听到他被批评我又觉得可能是我表达有太多主观性,让大家都误会他,就觉得他很可怜,我很坏。”别人失恋不会说前任什么才是好女孩,可是她却忍不住,要将他们之间的故事和姐妹们说出来,听别人分析她为什么会被甩才能安心,“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从我去打扰那个女孩开始,我就没有资格摘得清白了。”

    “你太重视他了,又带着懦弱。假若是我,刀山火海自己扛。也不会去管他有什么难处。难处都是自找的。”秋实有点恨铁不成钢,“你这样就是吃力不讨好,哪儿哪儿看着都糟心。”

    “是,我也很认同。”阿福吸吸鼻子,“天,哭起来真丢脸。”

    “……”秋实蹲着脚有些酸,“雨这么大,咱们怎么回去?”

    “不想回去,再陪我坐会。”天气凉凉的,吹得舒服,“我喜欢这儿,静心。”

    秋实会心一笑,也没有拂了她的意:“好。”

    “我想了很久,你们的阿福是不可能死掉的。去到我的身体里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不然我就做了个梦翻个身摔下了床就死掉了?那也太离谱了好吧?”阿福愤愤然的说道,然而目光渐渐软了下来,“我再和你说说我生活的地方吧?希望你能安心些,杨瑞福生活在那里大致是不会受什么委屈的,除了像我一样要学很多东西……”

    眼见阿福自顾自的说了起来,秋实只管用心去听,不懂的阿福都会停下来给她解释,此刻秋实觉得二人之间从未如此接近过。她喜欢这种相处,也喜欢眼前的这个杨瑞福。这个阿福和她熟悉的杨瑞福很像,却也有不同的地方。

    李心更沉稳,更隐忍。

    阿福,希望你能一切都好。秋实看着苍天,闭上眼睛悄悄许下了愿。

    二人就着淅淅沥沥的一片雨景,畅谈了各自的秘密。

    殊不知,玄玉就隐在亭子不远处的石背,将她们推心置腹的秘密一一收入耳中。

    也不能怪二人警惕性不高,阿福说话之前已经四下张望检查过了。秋实也对周围很警惕,毕竟她说的事和阿福说的事都是万万不能被别人听了去的。而且此时下着的雨,也给她们加了道很好的防御。

    然而没成想,刚巧碰上了个高手钻了空子。

    听闻到二人的谈话,玄玉的内心是万分震惊的。居然还有魂魄跨越时空而来的奇事!这个人太不可思议了!她又究竟带来了什么?!

    然而震惊过后,玄玉又为二人做事不计周全而心悸。若今日不是被他而是被别的人听了去,杨瑞福的命就由不得她自己了!

    如此想着,他集中了心神,更加注意着周围有无别的人靠近,给小亭子里还在叨叨叨的二人担当出色的护卫。

    “阿实,你喜欢他吗?”阿福坦诚相待之后,问话也没什么顾忌。

    秋实长长的睫毛轻颤,几番挣扎,还是告诉了阿福:“嗯。”

    “还很难过吗?”

    秋实摇头,朝着栏杆之外长吐一口气:“阿福,我将来是要在战场上生活的,儿女情长不适合我。”

    阿福从未听秋实说过这个层面的事情:“你学武是为了上阵杀敌吗?”

    秋实看着不远外的屋檐,那一串连着一串落下去的雨水令她想起了那年来刺杀娘亲的人。那人死的时候,血也是像这样,一串一串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嗯。”

    虽然阿福没有看到秋实的表情,然而话语中传递过来的感觉,令阿福觉得秋实不想说这个话题。于是话题一转:“你的肚子还疼吗?”

    “还有点,无碍。”

    雨势渐缓,阳光透过浓浓云层挥洒下来,入眼之处顿时一片明亮。阿福心下畅快,连呼秋实:“你瞧见没??那儿有道彩虹!”

    秋实看见了,如今已然入冬,还能见着这景致很是难得。一道一道流光溢彩,挂在了天边,亦挂在了秋实的心里。

    “阿实,我们还是姐妹不?”

    “你又在说什么胡话,杨瑞福此生都是我的姐姐。”秋实伸出手来搭上阿福的肩膀,“无论是已经到了别处生活的阿福,还是这里这个阿福。”

    “嗯,谢谢你,秋实。”

    “你又在抽什么风”

    感受着背上呼过来的一巴掌,阿福的精神都回来了:“你不知道你力气大吗?内脏都要震碎啦。”

    秋实翘起嘴角,得意的看着阿福:“不是你说的么,这是表示亲昵。”

    “……”活该嘴贱啊,“唉,你的武功那么好,要是你去到我们那儿,简直要上天。”

    “你可别拍我马腿,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可别见人就忽悠人家”

    “为什么不是马屁股?”

    “你敢拍我就剁了你的手,女子的屁股可是你想拍就拍的?”

    “阿实……”

    “啥?”

    “我是不是把你的画风带偏了?”

    “……”

    二人就这么笑闹了会,小雨也收了尾,便准备回去。

    谁知这会子从底下的湖边传来一声刺耳的女声——

    “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掉进湖里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