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校草,别惹我〕〔山村庄园主〕〔异世之弑天剑皇〕〔体坛偶像〕〔长生十万年〕〔娱乐超级奶爸〕〔偷汉神贼〕〔帝少的神秘丑妻〕〔我来自三界外〕〔写轮眼之武侠世界〕〔南宋第一卧底〕〔女帝家的小白脸〕〔一夜强宠:禁欲总〕〔女神的贴身高手〕〔神级漂流瓶〕〔最强修仙奶爸〕〔跟着课文学历史〕〔佞相夫人要守寡〕〔重生千金:大神,〕〔最红女主播:总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二十九章 竹马情深
    城外十里。

    邢少连伫立在一片浓密的灌木丛前目视前方一群策马而去的黑影,手上握着的剑寒光闪闪,刀刃上一片血色。

    就在刚刚,他斩杀了最后一个落单纠缠的刺客。

    想不到这次来的人里有内力几乎与他相近的高手,这是他没有料想到的。

    幸好六殿下是交给了那个人。

    耳旁依稀的刀剑声渐渐停止,邢少连看向那头河边的人影。司幽阁果然名不虚传,阁人武艺高强训练有素,激战了几个时辰虽有伤患却无人被杀,比之暗营毫不逊色。

    邢少连轻轻吐了口胸腔中的浊气,朝不远处司幽阁的人走去:“竹影,不必追了。”

    竹影看着这个朝着他走来的男子,心生佩服。此人的武艺远在他之上,打了这许久,气息毫不紊乱,可见一斑:“邢大人。”

    “嗯,沈念秋和云安在后头都打散了。现下派几人去护送伤员,其余的分几路寻回速去支援。”邢少连官居五品,少见的文武兼备的少年英才。

    “是。”

    牵过战马,邢少连领着自己的暗卫与司幽阁的人点头而别:“驿馆见。”扬起缰绳,消失在了呼呼的风声里。

    理县城门外的东林,云安正在激战中。

    身边的暗卫不时倒下,云安心里越来越凝重:麻烦了,这些人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

    而正与他对打的是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此人最大的优势是力大无穷,一对板斧耍得虎虎生风,毫无破绽。云安虽然轻功了得,然而武功却只是一般。

    正与他交手的月龙此时也察觉到了眼前的小子只不过是绣花枕头,更是步步紧逼。

    此时轻松解决掉最后一个暗卫的魅姬,看着不远处对战的两人,轻纱下勾起了一抹计谋。

    “月龙,停下。”难得一见的好皮囊,打死岂不可惜。魅姬缓缓而至。

    正打算处置掉最后这个麻烦的月龙此时疑惑地住了手,转头皱眉:大爷我正战得欢畅,你又跑来捣什么乱?

    魅姬轻笑出声,拍了拍月龙的手臂以示安抚。眼神却一直没有从云安身上移开:“公子,跟了我如何?”

    云安闻言也轻笑出声:“可杀不可辱。”

    那双眼眸里通透沉稳,魅姬喜欢:“公子可有心上人?”

    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然而听到心上人这词,云安的眼前不自主的飘过了邢少连的身影:“噢?不知姑娘何出此言?”

    身为一个女子,魅姬稳稳地抓住了云安一闪而过的失神。

    这就是有了。魅姬双眸微咪,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不再废话,顺着风势抬袖便朝沈念秋扬起——

    一阵银针直直朝云安扑来。

    此时躲闪已太迟,虽心知如此,然而不躲只有死路一条。云安运起功力,奋力躲避。

    “嗯!”跌落沙地的云安察觉到从自己的右小腿传来一阵痛意。

    “放心,没有毒,”魅姬走近,居高临下地看着云安。哎呀呀,真的是非常诱人的相貌,“不过——有蛊虫。”

    闻言云安立即将插入自己腿上的银针悉数拔出,撕扯一块衣裳紧紧的绑在膝盖下方,拔出匕首,动作连贯毫不犹豫地朝着那些银针孔划去。

    “你、”纵使见惯了血肉模糊的场面,魅姬还是微微被镇住了。

    冷汗一滴滴地从云安的额头上滴落,然而丝毫不影响他手上的匕首稳而狠地划开腿上的皮肉。鲜血细细密密的涌了出来,顺着云安白皙的小腿缓缓淌下,润湿了一片沙地。

    一旁的月龙也为云安这一举动暗生佩服,本以为只是空有其貌的绣花枕头,想不到还是很有男子气概的,大爷我敬你是条汉子。

    “没用的,此蛊入血即化,顺血而行。就算你流干全身血液,也不能担保清得干净。”

    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月龙朝来声处张望几下:“我们该撤了。”

    魅姬最后看了一眼云安,眸色不明:“此蛊叫绝情,你将永生无法触碰女人。”紧走几步跨上月龙牵过来的马匹,“否则七窍流血而死。”

    月龙魅姬快马离去,云安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顺势就躺在了沙地上。

    星星遍布天空,然而周围都是死去的同伴。腿上的疼痛剧烈,不能碰女子?谁要碰女人了。

    早就知道他不能与他挚爱的人共度一生了。这才是最痛的。

    邢少连,邢少连,你个混蛋。

    他的心啊,都痛得要习惯了。

    “吁——”

    有人来了,又如何?

    就这样躺在这里静静死掉也好。

    也好。

    云安闭上眼睛,消敛气息。

    邢少连远远就看到躺在地上的那道熟悉的白色人影。他怎么了?不是自称轻功天下第一吗?!怎么紧要关头连逃跑都不会了吗?!

    跟着过来的暗卫少见地看到邢大人出现失误,下马差点绊倒,落地后朝前方一路跑去的步伐错乱毫无章法,一时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云安!”

    云安没想到居然有人敢碰他,还紧紧地抓着他的肩膀摇,心下气盛眼见就要一掌击出去,然而熟悉的声音令他不确信地睁开了眼睛:“少、少连?”眼前这张脸他死都不会忘记的。

    “你、你!操你大爷的你是不是活腻了?!你不是轻功天下第一吗!你怎么就敢——”邢少连梗咽了,一甩手便站了起来,转身往旁边走了几步不再言语。

    私下里,少连好久都没有和他说过话了,更别提发脾气。云安此时脑袋里都是刚刚邢少连生气的表情,心里被刚刚那几句话镇得一愣一愣的:“我……没事的”

    后面跟上的暗卫们都被眼前这两位大人给唬住了。从来没有见过邢大人这么大的火气,简直势可燎原!于是一众暗卫默契的远远站着,谁都不敢挪动半步,生怕一点动静邢大人的怒火立马就烧到这边来。

    邢少连还是没有半点动静,云安壮了壮胆:“说了没事,就是划伤了一下。”云安悄悄坐了起来,偷偷瞥了一眼自己的小腿,因着扎紧了血管,此刻倒也不再怎么流血了。但是明显感觉到被扎住的下端小腿的肤色发青,要快些找大夫处理才行。

    邢少连独自缓解了几分怒气,正欲转身再教训一番,然而落入眼中云安正在悄悄摆弄小腿上的伤:“留几个人下来搜寻伤员掩埋尸体,其余的立即回城,将城里所有的大夫都抓到驿馆候着!”

    听到邢大人突然的吩咐暗卫们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整齐划一的回道:“是!”一溜烟地,全都四散去做事了。毕竟黑脸的邢大人太可怕,这种气压简直要人命!

    邢少连几步上前,避开鲜血淋漓的小腿,小心翼翼地抱起云安。

    云安诧异今日邢少连的举动,然而云安没有问话,默默的将手环上邢少连的脖颈。

    云安想起邢少连这样抱过他的时候,离现在都差不多十年的光阴了。

    东方已现鱼肚白,邢少连将云安放上马,随后自己也翻身上去,看着坐在身前离自己几乎没有距离的云安,瘦弱的肩头,沾染沙尘的外衣,邢少连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人在自己心中占有不可小觑的份量。

    许是夜色醉人,许是北风太冷,邢少连此时不再去思考那些道德伦理,顺从本心,环住眼前的人儿,扯动缰绳,轻轻策马而去。

    就让他放纵一回罢。

    悠悠天将明,月没尚残星。

    天下仿若只剩他二人。

    云安感受着邢少连环抱过来有力的臂弯,仿佛听见了自己那发烫的心跳声。

    邢少连的鼻息就游走在他的耳旁,温柔灼热,一如当年。

    云安犹疑片刻,终是轻轻地靠在了邢少连的胸膛上。

    那脉搏强劲的心跳,化开了他胸腔中的万千思绪:“你还记得我去爬元樵山那年吗?”

    夜色中的浅浅低语来自怀中的人儿,然而邢少连只是紧了紧手中的缰绳,不发一言,继续朝前走。

    怎么会不记得。

    在这刻,二人的记忆重叠了。

    那年邢少连偶然被蛇咬伤,及时就医后虽无性命之忧,但体质却不如从前。

    某日云安陪娘亲上迎仙楼吃饭时,恰好听到别人闲聊,说是在城郊外的元樵山上发现了神灵草。近日是花期,所以才被上山采药的人发现了。这神灵草可是宝贝,尤其是补人的精神气,体虚的人吃了它身强体壮,没病的吃了延年益寿,可不是好家伙。只是神灵草生长的地方都是在悬崖峭壁,这不是有人出重金悬赏了么云云。

    神灵草?对恢复元气有效?

    云安心下一动,主意已定。

    次日天还未亮,云安便出发了。到了元樵山一看,山底下已经聚集了十几人。

    但是采药人都仅仅是聚集在一起抬头看着那一面峭壁上的一丛像野草一样的东西,不时交流几句,无人敢爬。毕竟要爬到那面巨大的峭壁上去太过冒险,九死一生的买卖。

    云安也抬头去看,心下了然,就是那丛开着白色小花的草丛堆了。

    云安松了松自己的筋骨,扎紧背上的竹篓,避开人群,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就往上爬。

    他的身子骨自幼就好,攀爬什么的根本难不倒他,如此爬到半山腰那一面大峭壁的底端时也没费什么事。

    离得近了,云安审视着他和那丛大草堆之间的距离。

    峭壁上边虽然有些凹凸不平的纹理,也有些能攀爬落脚的裂石,但依然会令人心生胆寒,毕竟摔下来不是闹着玩的。

    十几岁的少年云安心里也有些胆颤,然而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他又不服输地再次专注观察了去往那丛草药堆的下脚点。

    如此思索了一会,掂量了自己的能力,云安心下有了信心,他可以!

    于是云安稳了稳思绪,毫不犹豫地向目标攀爬而去。

    底下的人此时也发现了有个少年在半山腰,惊得合不拢嘴:“这是谁家的孩子?什么时候爬上去的?不要命啦这是?!”

    悉悉索索的一阵讨论声后,有人被火速派回城里询问打听亲属。有人撸胳臂就上。

    草药是其次,命才重要啊这哪里来的不要命的小子欸!

    “不好啦!是谁家的十来岁的公子爬上了郊外的元樵山啦!不好啦,是谁家的公子爬上了元樵山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前夫,别来可好〕〔三国:神级选择〕〔最佳女婿〕〔我有升级天赋〕〔最佳赘婿〕〔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逆神降魔〕〔小祖宗,到我怀里〕〔手工帝大师兄日常〕〔豪婿临门〕〔林羽〕〔逆天狂妃:邪魅王〕〔女配不背锅[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