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鲲鹏诀〕〔蔚蓝的世界〕〔鬼眼保安〕〔银河战争记忆〕〔蓝龙的无限之旅〕〔我的女房东〕〔[综武侠]走开,不〕〔女人的诱惑〕〔全职武神〕〔欧皇崛起〕〔私密健身师〕〔诸天投影〕〔后卫之王〕〔极品公考生〕〔反派都是我前男友〕〔霍少,好凶猛〕〔带着仙葫混都市〕〔重生之宅男完美生〕〔农门悍妻太嚣张〕〔新宠千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十四章
    赶了一天的路,酉时正才到达今日落脚的目的地--李家村。

    稍显破败的驿馆引得人群里有不少不满的骚动,看来很大一部分都是没吃过苦的孩子。没心思往人堆里瞧,阿福拿好自己的包袱跟在秋实身后,由着安排进了驿馆。

    果不其然,住的是二三十人的大通铺。“帐子自己支起来,明早起了记着收下叠好摆床尾。饭食会送到房里,洗漱沐浴在里间。”领进门的老妈子交代完也不多说就出去了。

    周遭都是不认识的姑娘,江玉芙傅子槿她们几人都不在这间,想必是在条件更好的房间吧,毕竟这种大通铺对阿福来说都有点不适应,对有身份的子女来说更是接受不了的。当然他们的父母也不会允许。

    阿福二人以最快速度吃饱喝足洗漱完毕,状似无意地就闲逛到了院里。此时还早,院里有不少人。阿福二人东瞧瞧西瞧瞧地不一会就找着了今日做买卖的车夫。

    “姑娘大可放心,俺做买卖一向是守信的,人在我这,吃喝拉撒我都尽心照应着哩,夜里咱们也是在自己车上过夜的,这大兄弟我管保给您看好咯。”车夫三四十岁的光景,蹲在廊下吃着饭。瞧见秋实和阿福过来,忙起身抬袖擦嘴迎上来。

    “这就好,劳烦您带个路,我们过去瞧瞧。”秋实微微鞠躬行礼。

    天色已大暗,跟着车夫穿过一批批排列整齐的马车,在院落里的货车堆中,她们见着了白日里熟悉的那辆。车夫打开车门后,就退到外边吃饭兼放风去了。

    借着别处的烛火光,可以看到毛毯下的阿于还在安稳地沉睡着。

    秋实查看着阿于的伤口:“嗯,大致无碍了。”

    “好,弄醒他吧”阿福靠在车门旁说道。

    秋实给阿于换完药后,点燃一支小香,放在阿于的鼻下来回地熏。不多时,昏暗的车厢里就亮起了一抹眸光:“你是谁”

    一股寒意扑面而来,冷冽的声线入耳,阿福有些呆。

    “我是秋实,你不记得了?青峰崖,你救了阿福不记得?”秋实微微皱眉,经过阿福的失忆后,她对这种症状有了些许恼怒和敌视。

    玄玉侧头,眼光往靠在车门旁的阿福一扫,随即收回视线,沉默了一会,像是回忆:“记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气氛登时好了不少。

    “你手上的伤我已经上过药了,这几日还是不要碰水为好,药没剩多少,明日上药馆里再取些。”秋实利落地收拾好东西。

    “这衣裳。”玄玉注视着手上那明显不是他的衣袖,眼里的寒意越发地重了。如若眼前的人不是女子,怕如今已被他一拳打出几里地去了。

    “额,那个,是我的,嘿嘿……”就算光线再怎么微弱,阿福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顺着玄玉眼神一起向她投过来的危险气息,“那个、没办法的啊……当时你浑身都湿透了躺在草堆里,天气又冷,你又受伤,你还记得的吧,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处境吧?情况那么恶劣我们也没得选的是吧?再说我的衣服很干净的好吧?这种份上你还要求什么?”靠,不知怎么,瞧着那双眼眸阿福的脾气也黑压压地爬上来。

    收回视线,玄玉双目直视马车顶,像是做了一番心理斗争后,才缓缓开口,语气缓和不少:“这是何地”

    秋实便将经过简洁明了地给他说了一遍。当然,换衣裳的人,变成了车夫。

    对眼前出现的两人救他的目的,玄玉内心是存疑的。会有这般的巧合?但目前的状况他不能轻举妄动,毕竟不知眼前的人是敌是友,又是否是个陷阱。既然此时没有把他如何,暂且就陪她们演下去!

    “阿于你明日是何打算?”秋实瞧了瞧外边的天色,该回去了。

    玄玉投以一个疑惑的眼神。

    “我们是跟着官府车队上京赶考的,不知你是要去往何处,故此一问。如若你要往别处去,我们给你留些银两。伤势已无大碍,你又是习武之人,在此地修养几日就能启程。”秋实说道。

    阿福靠在车旁仰望着月亮,没参与谈话。这个人大概是个厉害角色,她的直觉基本是很准确的。这是个轻易能要人命的时代,她还没有稳稳立足的能力。阿于身手应该很好,然而还是差点丢命。那像她这样的呢?此刻她更能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一不留神,也许就死掉了。哎呀,今日应忍了那蓉儿的,鲁莽了。以后,得小心了。

    “嗯”

    “那你歇息罢,我们得走了。明日一早会提前过来”秋实眼神一转发现了阿福又在发呆,一声不吭一拳就扫了过去,“要走咯”

    “啊!阿实你吓死我啦”阿福扭头拍胸,“要走咯?”退几步让秋实从车上下来,再上前去关下车门,手刚触及门框,里边冷冷地传来一句:“不必了”

    “哦”扭头迈几步,还是停了下来,退回车门旁,郑重地下腰九十度:“谢谢你救了我,非常的谢谢。”车上的人儿如预想般地没有声响,阿福轻舒眉,“谢谢”虽然她没有被救的记忆,但是这个人大概是个好人。她出自真心地想要感谢他。

    靠坐在车上,玄玉探究地目送着阿福离去的背影。这二人,到底打算做什么。

    从容地快走几步跟上秋实,貌似是感应到他的目光,阿福回头看了一眼,夜色里,那眸光依然明亮。微微点头示意,阿福便转身跟着秋实快步离去。

    “明日怎么办啊?阿于他是什么打算?”阿福询问。

    “大致是留在此地了,明日早些过来送他出去罢”

    “好”阿福眼珠子一转,突然想起,“那明日又是天不亮就起来吗?!”

    “当然”秋实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就甩下阿福快步跑了回房。

    “我可以抗议吗——”啊!

    驿馆的内院,一间南面的小厢房里烛火通明。

    这是……哪里?

    宋思明恍恍惚惚地醒了过来。身体已经恢复力气,热也退了下去。晃晃脑袋,噢,她是晕了过去。记忆慢慢涌了上来,恍觉腹中分外饥饿。摸着肚子爬起来准备下床去找吃的。

    “你醒了,来,我再看看”门外进来一个女医者,烛光下的面容安然美丽,正向她轻轻走来。

    “劳烦女医了”宋思明听话地躺下,“这里是?”

    “李家村的驿馆”女医给她做了一番检查,“你这是受了风寒,京城路途遥远,女子更该多保重。”

    “我会的。”心里微微一暖,宋思明垂下眼睑,“我会的。”她知道她此行的使命。

    “吱呀——”房门打开,一个脑袋伸了进来:“娘,我能否进来?”

    “不能”女医朝宋思明轻声交代,“你饿了吧?我给你去拿些吃的”没等她理清关系回过神,女医就往门外去了,“有什么就站在门口这说罢,要顾及姑娘家的声誉才是,蠢儿子”

    “是,娘教训得是”眼见他娘亲走远,徐善之又凑个脑袋进来,“你,可好些了?”

    明亮的烛光下,宋思明第一次看清了徐善之的脸。刚还没想起来,这会听着有些耳熟的声音,略一思索便记起了此人是谁:“已大好,你来有何事”想起这场病是由眼前这人引起的,还在众人面前晕倒真是火气压不住啊!

    “还气着?”徐善之轻轻地笑了起来,“是我对不住你,不该那样吓唬你,往后许你吓唬回我可好?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在下罢”

    俊朗的眉眼,笑起来如春风扑面,伴着柔和的嗓音,十分动人。宋思明竟恍了下神,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轻眨几下眼嘟囔:“我也没那芝麻小气量”

    “那就当做是阿明你原谅我咯”徐善之眉眼弯弯地挂在门边。

    宋思明惊觉自己不寻常的心跳,急忙开口:“不是,那,我是说我也有错,你不必再如此。”突然,“你唤我什么?”

    “阿明啊”

    “谁允许你这么喊了?”

    “我啊”眨巴下无辜的大眼睛。

    “哦”……瞬间抄起床上的枕头砸过去,“你以为你是谁居然还敢一脸正经地说是你——!!”

    脚下轻点入内,徐善之慌忙接住瓷枕,轻呼口气,将瓷枕放于一旁的桌上,转而面向宋思明:“你还真敢扔,脾气还真不小,待你好利索了再打上一场如——哇!!好痛!娘你干嘛又踹我”

    “赔礼,然后滚出去。”女医端着吃食无视自家儿子转脸笑吟吟地招呼宋思明过来,“快过来趁热吃”

    “晓得了我的娘亲”徐善之沉沉地回应,然而转身又是一副活泼模样,“给您赔罪~阿明,告辞”愉快地向宋思明行了个礼,一溜烟便出去了。

    ……“女医不必如此,令郎并无过错……如此该是我该赔罪了。”

    “无须担心,这是平常事。你别笑话我们娘俩便好。”女医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宋思明,“快过来吃罢,凉了便无益了。”嗯,那小子喜欢这样的姑娘么。

    “好。”宋思明走到桌旁悄悄将瓷枕藏好,便坐下吃了起来。

    趁着这空当,女医细细端详宋思明,长得还是很清秀的:“能唤你阿明吗?”

    宋思明放下汤匙,端坐道:“可以的”

    “你这孩子,快吃罢,”女医笑道,示意宋思明接着吃,“阿明是文学生还是武学生?”

    “文学生”这粥炖得真香。

    “不会武学?”女医支头继续问。

    “不,会些许皮毛。”想到脉象会显现,宋思明略一停顿,继续答道。

    “家住何方?”

    “义州府。”

    “家中是何营生?”

    “……画师。”

    “莫非、你爹是宋元稹?!”女医突然惊呼。

    “是……女医与我爹熟识?”

    “啊……不,是有幸见过,当年京城大名鼎鼎的画师,”女医神色稍变,双眉时露喜又忽而微蹙。

    “女医,我吃好了。”难得女医不再追问,宋思明加快进食速度。

    “啊,嗯。阿明你就住这间厢房,我住隔壁,身子不舒服或遇着什么事你便过来寻我。切切记着不必见外,”临了女医拉着宋思明的手亲切地嘱咐,“往后不要喊女医了,唤我温娘。”

    “好”宋思明虽觉哪里不对劲,然她也是懂礼数的,“今日多谢温娘。”

    “好好好,你好好歇息。”掩上房门,女医徐氏端着食盘,按捺不住内心的情绪,步伐匆乱地往膳房去。

    老天爷!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