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要当球王〕〔重生娱乐圈:隐婚〕〔网游之女帝攻略〕〔心动101次:娇妻萌〕〔天降萌妻:宫爷揽〕〔茅山鬼捕〕〔璇玑皇后〕〔最佳陪玩〕〔重启飞扬年代〕〔美食供应商〕〔我为剑豪〕〔娇宠童养媳:七爷〕〔石道〕〔天刑者之逆道称仙〕〔傲天圣帝〕〔尸碎诸天〕〔末世之无尽商店〕〔第一狂兵〕〔明末之虎〕〔贴心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福得正 第六章
    不多时——

    “怎么样?好看吧”望着那齐整漂亮的蝎子辫,阿福忍不住得意起来,哈哈,编发可是她的强项。

    对侧那二人看到这新奇的发式也忍不住凑了过来:“这是什么发式?”女孩子对这种事情总是很热衷的。

    “这个叫——”说蝎子会不会吓到人家小姑娘?“叫秋辫”。

    秋实起身去水盆前瞧了瞧,忍不住惊叹:“阿福你真厉害——”转念一想,“你什么时候学的这发式?我怎么不知道?”

    糟糕,得意忘形了。

    “哈哈不晓得,但是我脑袋里就是记得我会编,许是以前什么时候偷偷学的吧”

    秋实想了想,也是。遂不做他想,转而问询:“二位姑娘,义州灯会,同去否?”

    江玉芙微微一愣,转而弯眉一笑:“初八的灯会每月一次,我们常去,今日有些乏就不去了。还望两位姑娘见谅。”说着微微屈膝行礼——

    “哎姑娘不必如此——”秋实上前阻止,“叫我阿实就好,这是阿福”

    “阿实,阿福,你们也可唤我芙儿,唤她子槿。”彼此笑着微微点头。

    “那好,芙儿子槿,我俩便去了。”二人遂捣鼓好衣服,穿好鞋袜后跟傅江二人打个招呼,带好梅花牌子和些许铜钱,便寻去食堂吃饭了。

    这边屋里,江玉芙待阿福二人走后,拉过傅子槿:“子槿,依你所见那二人如何?”

    傅子槿望向门外:“急不得,暂且留意。”突然一转念,“芙儿你大哥有消息了吗”

    江玉芙闻言伏桌蹙眉:“还没有,爹爹这几日病又发了,还要瞒着娘亲大哥的事,真闹心,,唉那个混账大哥等我逮着他绝对揍他一顿!!!”

    “算日子待咱们到京城他也该到了。这么久都不来信确实该打。”傅子槿执巾掩嘴一笑。

    闻言江玉芙朝傅子槿挤眉弄眼:“子槿你暴露了哦”

    “才没有,谁惦记他”

    “我可什么都没说哈哈”二人嬉闹成一团。

    话说这头阿福秋实饱餐一顿后,二人边走边打听,慢慢渡步到了义州府因灯会而人潮熙嚷的河道边。

    闻声而心澎湃,望景则神清明。

    入眼点点烛火,柔柔软软的一片一片,煞是动人。

    小石拱桥上人来人往,阿福拉着秋实往桥栏上靠:“阿实你看!从这儿看河灯,多美!”天哪,她爱极了这种尘世里的诗意。

    上流的河灯顺着水流缓缓朝着她们漂来,穿过桥洞,往远处去。烛火闪闪,映着满目的暖融融。

    “就好像,世人虔诚的期盼,此时都在朝我们而来一样。”秋实跟着阿福一起倚靠着石栏,欣赏着此刻暖融融的美景。

    “确实像。”阿福弯着亮晶晶的双眸,认同地感受着。

    河岸边认真放着河灯的人儿啊。姑娘妇人,青年男女,母亲孩儿,夫人相公。

    你们此刻是为着谁而许愿?

    “阿实,此刻你惦念着谁吗”

    “惦记着家中”

    阿福伏低身子,双手挂在桥栏上,看着朦朦胧胧的烛光使劲眨眼。她也是。真的好想家。还有——不对,那人早已离开,现在更是无意义的。

    “阿实,谢谢还有你陪我”

    一轻拍落到了她的肩头:“说什么傻话,我们一生都会一起玩的。我们小时候的约定呢。”

    偷偷用食指头拭掉滑落下来的泪珠,按捺住哽咽:“真好”

    虽然知道那不是和自己的约定,但是如今她就是阿福,在这种漂泊在外的日子里,生来就怕孤身一人的她,感受着笃定的陪伴,就容许她不争气一下吧。

    “愿世间美好的真心,都能如愿。”

    “嗯”

    两人静静地在桥上凝视着河面不时漂过的河灯,置身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默契地共享这刻喧闹美好的时光。

    “咱们去放一盏吧”秋实拉起阿福往人群中挤去。

    “河灯贵吗?钱、盘缠够用吗?”阿福没忘记她们的身份,路途遥远,家境一般,可能她包袱里的那袋子铜钱都是家中硬凑的,她的人生准则之一——别人的血汗钱是不能任意乱花的。

    拉着阿福的秋实突然停下,回头看着阿福琢磨了一会才开口:“阿福你见着河灯是绝对要买来放的,你这一摔,性子都改了不少。”

    “是吗?咦那是什么?好像很好吃的样子,阿实可以买吧可以买吧?”

    ……本性果真难移:“不可以。”说完带着一脸“你爱走不走钱在我这我要走了”的表情大摇大摆地往人群里去了。

    “怎么放河灯就可以买吃的就不行呢诶阿实你等等我——”你一来我一往,在柔和的烛影里渐行渐远。

    阿福和秋实二人逛了一圈灯会结果还是买了很多吃食,十几二十的姑娘,还未完全褪除年少的心性。一路同行二人不断磨合,情谊渐渐深厚。

    回程的街上行人颇多,不时也有车马穿梭,义州府算个大城,街道很宽,边上的店铺房屋带着浓厚的地方特色,家家户户挂着灯笼,风一过,飘飘荡荡,烛火摇闪,烛光由眼里滴进心胸,仿佛满城的古朴正气都一道渗入身体,与这座义州府的灵魂共享此刻宁和。

    十月初八,阿福想起跟他分开前最后一次的十月初八,她神奇地忘了那是他的生日,明明每年都会记得。过后猛然想起时,跟他道歉,自责又愧疚,感同身受地自我批评了好久。没等她创造出更好的惊喜来弥补,就已经被削去了资格。

    是个遗憾。

    然而今日,刷新了她心底十月初八的底色。或者,完全放下是可以实现的。

    “阿福,明日你打算做什么”秋实偏好甜中带酸的东西,此刻嚼着一嘴的冰糖葫芦问阿福。

    “我想想”明日初九,后日初十出发。这一路路途遥远,还该带点啥呢,“阿实怎么我们没有带书籍?不是还有京试吗?”

    秋实闻言一愣,转头:“是了,在青峰崖丢了——”

    “得嘞,明儿个有地去嘞”阿福咽下最后一块卤豆腐,抬头已是到了驿馆。

    踏入住的院子,见着一陌生女子,正在摆弄院里几棵准备入冬的花树。

    阿福借着里屋的灯光大致看过去,微胖的身形,简朴穿着:“你好,不是,额你,姑娘在做什么?”

    树下的人看向阿福:“观察叶子枝桠纹理走向。二位怎么称呼?”

    “杨瑞福,田秋实。阿福,阿实这么叫就好。”阿福走了过去。

    “宋思明,唤我阿明即可。”宋思明从阴影里走出,朴素的衣裙遮不住她身上一股儒雅的气质,看着她让人格外舒服。

    “阿明是画师?”跟上来的秋实开口询问。

    “还不是。”

    “?画师?”阿福不明所以。

    “京试通过后即为画师。”秋实跟阿福解释。

    宋思明略惊讶:“阿福你——”话出口又觉不妥,“没什么”

    阿福不明所以。

    秋实心下明白:“前几日路上出了事,撞了脑袋,有些事她就记模糊了。”

    “原来如此,现下可大好?”

    “没什么事了,只是些皮外伤看着还严重。”阿福把有伤那侧的额角伸到有光照射的地方让宋思明瞧。

    “这个可能会留疤啊”宋思明不自觉地微微蹙眉。

    “没事,有疤是帅气的象征”阿福酷酷地一笑竖起大拇指。

    “帅气?是什么?”宋思明疑惑。

    “就是有魅力,嗯、让我想个词、就是——”阿福觉得她说话的方式尽管已经注意但是真的一时半会还改不好,“迷人——有疤是迷人的象征!”

    宋思明感到理解眼前这人的思想世界很艰难:“额……”

    秋实在旁一脸“这人摔傻了”的表情无言以对。

    三人在花树下说着话,久了引得屋里的人也探出头来张望。

    “欸,你们在说什么?怎么不回屋?外面入夜越发凉了。”江玉芙跨出门槛走近。

    “随便聊聊。这就准备进去芙儿你就出来了。”说完宋思明抬头看了看月亮,大致也快到亥时。跟秋实阿福示意一起回屋。

    “芙儿你和子槿怎么会来驿馆住?府上不就在义州城内吗”宋思明侧头看向江玉芙。

    “好玩呀,以前都没有住过。平日里经过的时候总好奇里面是什么样子。”江玉芙整个人都闪着小雀跃,说话间就入了屋。

    此时傅子槿端着木盆从门外跟进来,宋思明转头打招呼:“子槿”

    “嗯”傅子槿抬眼冲众人一笑就走向她的床榻。

    “你们都认识?”阿福看着宋思明和江玉芙傅子槿似乎熟络顺口一问。

    “认识,子槿家聘请的画师是我爹,二伯则在芙儿家。我们偶尔会一起玩。”宋思明走到桌前坐下,倒茶:“你们可要喝?”

    “不了,我想先去休息。你们聊。”阿福突觉脑袋隐隐作痛,快步走向床榻。

    “阿福你先躺着,我去煎药。”秋实跟了过来,拿到药包就跑出门去找管事娘子了。

    阿福躺了小半个时辰头痛才有所减轻,期间宋思明几人都过来瞧了会。说了什么阿福也没办法顾及去听,一阵一阵的太疼了。

    难道是神经也受到创伤了?不会是脑内淤血块有动静?这状况想去京城阿实怕是不会同意了。怎么办,今日一天也不觉有多大问题了怎么会这样呢?

    就这样东想西想了会,秋实端着药就回来了,屋里其他人也过来帮忙。喝过药阿福又躺了下去。此时屋外传来一阵嬉笑声,接着陆续有人进屋。阿福听着人声一小会,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连后来秋实给她敷药都未有分毫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重生盛宠:总裁的〕〔霍长渊林宛白〕〔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