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个魔修〕〔冥妻在上〕〔冷艳总裁的妖孽兵〕〔成为仙兽师的小民〕〔漫威之黑暗骑士崛〕〔校园重生:国民女〕〔废土女王〕〔火影山脉〕〔公子撩宠异能妻〕〔李肃〕〔寒门祸害〕〔修道红尘间〕〔绿茵峥嵘〕〔军门燃情:小妻狂〕〔氪金魔主〕〔异星深海迷航〕〔燃烧我的四合院〕〔混在漫威世界的疾〕〔武神碎影〕〔重生洪荒之帝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89、野人&小卒(4)
    89、野人&小卒(4)

    心想:“等会让猴三棒运动之后,就开始改建这间草屋,不然雨水会把坑里的草木灰浸湿、那样就做不出臭猪

    肉了”灵猴思索着。

    很快天亮了,猴三棒醒来,发现了绑在墙角的那只野人。和野人互相瞪眼,野人微微表现出恭敬的样子,知道在这个猴三棒也是不好惹的角色。

    因为刚刚在黎明的时候,野人自己可是亲眼看见那妖猴的灵魂出窍、又再次钻入这眼前的猴三棒,身体之中的

    。

    “兄弟,你终于醒了,你就去煮一些猪血、垫垫肚子先吧。”妖猴在猴三棒脑里说道。

    “为什么只有猪血、不见猪肉的?”猴三棒觉得有些奇怪道,用手去抓起其中一块猪血,就像豆腐的质感。

    猴三棒在那些猪血中,加入了野果,然后放在了陶罐子里,搅拌均匀,才将整个陶罐子放在了火上炙烤。

    “不要干坐着,你这小胳膊小腿的,是时候加强锻炼了”妖猴对着无精打采的猴三棒说道。

    想起运动,猴三棒为了看火,就只是在屋里做起了俯卧撑。

    野人看着猴三棒,这个做俯卧撑的怪异动作,看得很起劲,最后,居然也学着他的样子,做起了俯卧撑。

    野人的体力实在好极了,已经做了200个俯卧撑,而猴三棒才做了30个。

    每组二十个,然后猴三棒,又得费力爬起来,走在那陶罐旁边,用枝条,对着陶罐里面的东西搅拌一番。

    、

    约莫做到82个的时候,猴三棒的小胳膊,已经摇晃的厉害,只好停止了做俯卧撑。

    将陶罐子挪开了放在一边,又用另一个小一些的陶罐,乘出一些猪血汤汁,放在草上凉一会儿。

    野人,全神贯注看着猴三棒的这些动作、、有时候会不自觉的舔舔嘴、眼睛看看猴三棒、又勾着头,想闻一闻一些飘过来的气味、像看看陶罐里头那些汤汁。

    “你一定是饿了吧,过来吧,我分一些与你吃,我自己吃不完啦,我饭量很小的,而且一个人吃饭觉得怪没意思的。”猴三棒实在有些孤单,于是,招呼着原本坐在墙角的那个大野人,让他过来一起吃。

    “你就是野人吧??剩下的这些汤汁,你够不够吃??不够吃、等会儿喝完汤、溜溜缝、我请你吃一些果子。”猴三棒很喜欢安静的野人、因为野人不像那头脑里的妖猴那般烦人。

    “哈哈、我虽然比较烦人一点,但是全是为你着想啊。例如让你运动,还不是为了让你以后有足够的力量在这儿生活。等你吃完这顿饭、你就去挑水、挑水是个很好的训练项目,少林寺常常用来训练那些罗汉什么的。”

    (下面先给各位看看我以前些的一些文章、、然后明天,我会将下面的部分修改过来的。。)

    几声啼血的鸟叫声回荡在深谷中,暗灰色的青苔爬满了整面峭壁。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岩壁让人感到荒寒与不安。烟雾缭绕在碧波与青山之间,给人一种世外的宁静,或者准确的说,应该是死寂。

    在上空,从上往下,深渊下面除了烟雾,便看不见其他什么东西;从下往上看,则就像是在坐井观天,就连天空中几只落单的飞鸟,也惹人怅惘。

    小卒安静的睡在草丛里,身上披着一些杂乱的干草,看上去像一只被猛兽追杀过后,大难不死而逃生的小兔子。

    他的身子微微卷缩着。神情似乎带着一抹惊魂未定的余味,脸庞上还依旧带着一种和这个年纪很不相衬的忧愁。

    略微偏瘦的身材,上下半身的比例,分配的接近完美,甚至比那黄金比例都还要好一些,小长腿上没有任何疙瘩,白白净净的,稍微弯曲着,似乎这个姿态可以让他觉得舒服些,安全些。

    微微红肿的眼角,带着未干的泪痕,长长的睫毛全都浸湿了。尽管未曾看见他眼里的忧伤,却似乎可以从这双沉重的眼皮里,感受到他心中无尽的悲伤,因为在他心里,已经知道了父母昨夜的离去,那是他和父母心灵的感应。

    昨晚的他,乘坐着爸爸妈妈的爱,从悬崖之巅被送落的那一刻,幼小的他就像一片无助的落叶,从悬崖上飘落。然而,这是爱的飘落,是爸爸妈妈对他最后的保护。他的爸爸妈妈舍去生命,让他在最后一刻,避开了仇家的追杀。

    而悬崖上,他的爸爸为了保护妻儿,慷慨就义,终是把满腔柔情与男子气概飘散在风中、他的妈妈为了让儿子平安,香消玉殒,将她的倾国容貌别无选择地化作一缕香风,而这一切,包括村民们为了他们一家,痛打强盗的场面,他看不见,但他的心却又仿佛全都看得见,所以,心才会如此痛,痛得超乎年龄,超乎昏迷。

    爸爸妈妈让他代替他们活下去,他掉落在一片漆黑而没有任何支撑的深渊,身上的渔火红烛绳,在怀中一闪一闪发着微小的光芒,就仿佛在安慰着他,它会代替爸爸妈妈陪着小卒,有了红绳护体,本来就不会摔死的,谁知道,掉落到一半,整个人却莫名被一阵温热的气流托住了,接着居然往上“掉”。他的内心是清醒的,他也知道,这不是上天对他的眷顾抑或怜悯,而是这深渊的气流压强肯定有什么玄妙。

    也不知是何故,这股暖流将他正好就不偏不倚送落在深渊半空——竟是一处天然而不规则的凸出平台,平台不是很大,上面长着柔软的小草丛,各种颜色的花朵,神秘的花香似乎有让人凝神养气的功效,原本小卒疼得就要碎裂的内心,直到这一刻才在芳香的舒缓下,渐渐修复。

    第二天早上,当红彤彤的朝阳浸润着圣烛村,整个深渊也吸收者朝阳的精华,平台上虽然找不到朝阳,却闻得到朝阳暖暖的味道,或许是这一番犹如母爱一般的味道唤醒了他,小卒从昏迷中自然平静的醒来了,第一眼看见的是身边守着的草小帽,他当然知道小帽之所以出来,是因为肚子饿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它,因为小帽现在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原本是不想再哭了,可是一看到小帽孤单的站在自己身旁,那天真而无助的家伙寻遍了平台却发现这里不是家,这里已经没有了爸爸妈妈,那个呆立在原地的样子没有任何声响,却让看懂了这一切的其蕴一下子心疼到泪奔。

    像哥哥抱着弟弟一样抱着小帽,任泪水横溢,他需要哭,需要这样抱着亲人,不顾一切地大哭一场。否则他心里的伤就不会痊愈。他哭尽了心里的阴霾,他迎接着这一片新的朝阳。ps:讲故事的a君老儿帮作者君求票来了,小伙伴们,快交出票票来,记得收藏有木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