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猎人〕〔星光璀璨:慕少宠〕〔战争天堂〕〔卖装备的杂货店〕〔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天生宠儿:神兽来〕〔宠夫上瘾:娇妻太〕〔乡野村民〕〔天价前妻,顾少心〕〔红楼大官人〕〔三国之弃子〕〔重生小娇妻:冷面〕〔一等狂妃:绝色召〕〔都市最强战帝〕〔金丹九品〕〔末世重生:高冷鬼〕〔九劫散仙重生都市〕〔天价婚宠:权少赖〕〔会穿越的橘猫〕〔我的时空穿梭手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第十一章 秘码踩熊收徒儿
    尼山西楼零陆室,长老阁。

    文空长老,他的职位可以说是尼山学院的副庄主。他此刻正端坐在古木黑色椅子上,目光扫过桌上那两张来自山伯和英台的非凡画像,小心心传来一阵刺痛,而后微微泄气道“嗯?这也太疯狂了!”

    “咚咚咚!恭喜宿主,获得来自文空长老的讨厌指数+2、+1……”

    看着眼前这个微皱眉头的中年男人,山伯心中暗喜“这又怎么了啊,初次见面,这文空长老也要给我发讨厌数值红包么?不过我不介意多一个给我打工的!”

    “惨了,莫非是我的画像太前卫,这位文空长老又太抱残守缺?”山伯看得文空的表情,担忧道。

    “文空长老干嘛一张黑炭脸,看来凶多吉少,难怪之前色空老爷爷叫我们小心点!”英台和山伯坐在案牍旁的小凳子上,心中乱道。

    看着文空长老似乎被画像雷到哑然无语,山伯才主动讪笑道“嘿嘿,我不是很会化妆,足足用了近一个小时才完成的,请高抬贵手啊……”他像是自豪又像是担忧道。

    “那个……呵呵,我的妆也是山伯同学的杰作!”见文空长老质问的眼神从山伯身上爱情转移,落在自己的身上,英台一阵小乱,眯眼笑着补刀道。

    “讨厌指数+2!”

    可就在山伯二人忐忑之际,文空长老,忽的拍案而立,赞扬道。“好!甚好呀!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画像,这种风格破天荒的好!真是看君一幅画,胜读不只十年书!”

    “???”山伯和英台皆是震惊,从凳子上站起,深拥抱,而后尖叫。

    “自古画作都有提名,敢问这两幅画的雅名分别唤做甚么?!”文空长老对着山伯慈祥一笑,又很淡定的说道。

    “不……不会吧?真有这么好看吗?”山伯二人皆是很意外,心中暗喜道。

    “我想要拓印下来!珍藏一份。”文空原是画作爱好者,看着这两幅画就像看妙龄女郎一般。

    ……

    “对了,这个画作是你们的肖像权,请问我可以把它们拓印下来,占为己有吗?”正要拓印的时候,文空忽然抬头,乞讨般笑着问道,像一个可怜的收藏家一般,那热烈的目光让山伯舍不得拒绝。

    “可以啊!日后还请文空长老多多提携!”山伯顺势暗示道。

    “这个好说,只要有了这珍品画像,一切好说!”文空吹了吹墨痕迹,干了以后,仔细的卷起来,又用一个锦盒包装,再用三个锁头锁起来,这才放心!

    “我去,不就是两张破纸吗?用得着动用三个锁这样么……”英台实在冒汗,心中暗叹道。

    “嗬,真是意料之外的巨大惊喜,看来狗年真要走屎狗运了……”山伯暗暗大笑道,脸上却是波澜不惊。

    ……

    接下去,文空将两张档案放在了山伯二人面前,屋子里,忽的气息凝重了起来!

    “请二位滴血起誓!起誓后在档案上按下你的指纹。”文空一板一字的道。

    “滴血就滴血!我梁山伯,对天发誓,生为尼山人,死亦为尼山鬼,转世为尼山传人,再死为尼山冤魂……”山伯咬破指头,对着契约档案一按道。

    看见山伯说的好惨烈,英台不甘示弱“我祝英台,也对老天对大地发誓,若背离尼山,生儿子没鸡几,生第二个儿子没屁屁,生第三个儿子没胡须……”她也咬破了指头,学着山伯的样子对纸上一按。

    “为啥就都是儿子,就不能生个女儿吗?”文空冒汗而迷惑道。

    “忘记了,若背离尼山,生个女儿……”

    “停!够了啦!”文空赶忙把山伯二人的手指印在了纸上,才道“二位的忠诚令人敬畏,不过毒誓已够惨烈了,就此为止!”

    文空长老随即又把两张印有指纹的档案存入一架青铜器械。

    “嘀嘀!”

    “好了,你们的信息已经录入了江湖系统!”文空面有喜色,对着山伯二人道。

    ……

    “这是你的江湖编号156974379!”文空给了山伯一个小锦囊,里头装着一枚小牌子,上面写着这个号码。

    看到这个号码的时候,山伯脑中的第一反应就是“丘丘号码?怎么可能,这竟然是我在地球时候的丘丘号码!”

    “什么丘丘号码?不是的,这是江湖编码!”文空长老纠正道。

    “哦,对对对!江湖编码!学生失言了……”山伯汗颜。

    “这个是你的!176985334。”文空长老又递给英台一个江湖编号,道。

    “机密?既然这么重要,那我就把你跟我的胸部一起束缚起来,让他们一起成为真正的秘密!”英台暗中计谋道。

    “恭喜你们正式加入江湖系统,等你们实力足够的时候就可以接受江湖任务,积累你们的财富和声望!”文空道。

    “是。我们会努力的!”山伯英台道。

    “咚!恭喜宿主,荣获江湖系统!奖励白银2000两!”系统道。

    “哈哈,这都有奖励,这个系统大概是个**傻!”山伯暗喜。

    ……

    “对了,山伯您还没告诉我那两幅画的素雅名字?”文空长老道。

    “思考者!”山伯道,心中又想“哈哈,素雅?我只不过是信手拈来而已……”。

    “蒙娜丽莎回眸的微笑!”英台道。

    “果然是破天荒!太大气了!值得深入研究!”文空记下道。

    英台和山伯两个拳头对碰,相视而笑!

    文空长老则是将这两个名字对照着画像,思索起来……

    ……

    此时,半掩的木头门外,似乎有人来了。

    文空长老拿着古老的放大镜,放在嘴边轻轻哈了几口热气,又用衣袖擦拭清晰,时而露出会心的笑容来。

    他觉得这两个小子不可思议,淡淡问道“思考者和蒙娜丽莎都是谁?!”他闭着眼睛皱着眉头,手上拿着那放大镜微微有点颤抖,想了想他又道“一定是你们的笔名吧?”

    他的表情有种遇见知音的感觉,对着两份档案上的画像爱不释手,就像得到了一件藏宝图似的!

    “额……是,您讲得对极了!就是胡乱起的笔名!”山伯原本想解释一番这两个名字的来头,又不曾想文空长老的想象力这么丰富,就索性从了他的想法。

    “耶~~没想到从地球带来的经验和创意在这里这么有用,一个创意就掳掠了一个高级人脉!”山伯心中大喜道。

    “对了,山伯,英台,这是你们的荣誉腰牌!”文空长老瞥了瞥二人的衣袂,看到了原本挂在他们身上的菜鸟腰牌,边将荣誉腰牌递给他们,边道“快把粗劣的腰牌换下来,戴上新的!”。

    “在我为学院做出实际贡献之前,我想先不戴的啦!我想低调些。”山伯珍爱的摸了一下腰牌上的纹路,才把它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就好似是怕碰伤它,在他心里那是一块代表荣誉的美玉。

    英台看出了山伯的心思,也是道“我也先不戴,理由和山伯兄台一般,等有了成就,再戴着它回家给父母瞧瞧……”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二位都不是浮躁之人,日后定会有大作为!以后生活学习中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帮忙!”文空长老和蔼笑道,他枯指捻着须。

    ……

    “这份档案就保存在我这里,对了……记得别把你们各自的江湖编号泄漏出去,其中的隐密意义很高,这一点对你们未来发展很重要。”顿了顿,文空长老才又对着那张画像道“哎哟,这真是罕见的好东西!”

    而原本也带着他的肖像图前来制作档案,哪知来到门外听见里头的对话,心中是累积了一肚子火。心头一气,不小心一拳打在了门上。

    听得门上的声音,文空长老脸色巨变,喝道“谁?!居然敢在我的地盘这样放肆!还不快滚出来!”

    原来藏在那门外偷听的史鬼雄,此刻听得此言,连尿都吓出来了,赶紧进去,跪下“请长老饶命,在下是不小心……”

    “狡辩!明明这么用力的一拳,却说不小心,明明是在偷听,却还敢不诚实,真是品行不一!快说,你到底在这里偷偷摸摸做什么?”文空长老加重了语调道。

    “我……学生史鬼雄,是来请文空长老制作档案的!”史鬼雄几乎把头低进地里去,道。

    “你?就你这样的人,那里配得上优秀这两个字,你回去吧,我拒绝给你录入档案!”文空每一个字都咬着说出来,史鬼雄就犹如那地上的小鸡,听见了天空中的惊雷一般,吓得脸色铁青,眼眸中黯然失色。

    “梁山伯!你……”史鬼雄无处卸气,居然想要拿一旁无辜的山伯开罪,那比刀子还锋利的眼神,似乎要生吞了山伯一般。

    “怎么?自己犯了错,难道还要怪在其他优等生身上不成?!你这心性实在恶劣极了!”史鬼雄瞪山伯的那一眼,正好被文空长老给逮了个正着,于是,连最后的一点尊严都是当场被拔的体无完肤!

    被当头棒喝,一滴滴泪水就像你断线的珍珠似的,从史鬼雄的眼睛里掉下来,他的拳头在地上几乎打出血来了。心中对山伯的恨意犹如雪上加霜!

    “咚!来自史鬼雄的讨厌指数+100!”

    ……

    过了片刻。

    “撕!”

    只见史鬼雄手中的那张画像被撕成了碎片,然后有听见史鬼雄突兀的站了起来,指着山伯恶咬牙切齿一道,“你给我等

    着!”他转身就想要走……

    “慢着!我让你走了吗?真是一点礼数都没有!”文空长老看得此番举止,对着史鬼雄不悦喝道。

    “……学生告退!”史鬼雄强忍着暴怒,压低声音道。

    “不!不让告退,我要你给梁山伯这个优等生道歉!”文空道。

    似乎是被晴天霹雳劈了一下,史鬼雄原本强忍着的眼泪和鼻涕,此时再次准备流出,可是却被他全数生生吞了回去!他微转向山伯忍道“我抱歉!”

    “你说得太小声了!”文空就好像是山伯专门雇佣来收拾史鬼雄的一般,无孔不入刁难着他。

    “我抱歉!我很抱歉!”史鬼雄将近失声的低吼了出来,能感觉得到他心中的那块定时炸弹即将爆裂!

    “你什么态度?!”

    “算了,文空长老,都是同个班级的新生,相煎何太急?就放他走吧。”山伯反向文空求情道。

    “你听,你听听,品行兼优,这才是尼山要重点栽培的新苗!史鬼雄,你回去写1万字检讨!去吧!”文空厉色道。

    至此,山伯脑海里的“咚咚!”之声,早已是不断咆哮着,这一**来自史鬼雄的巨大收入,是截至目前为止,最为丰厚的一次讨厌指数收入!

    ……

    等到史鬼雄走后。

    门外忽的有个小女孩快速拉开门,拿着一个低级像白色围棋子的暗器,激动的冲了进来,他捏紧拳头,双脚抓地,道“爹爹,我不要跟那头蠢猪学武功了,他实在太菜了!”

    小女孩边说边快速跑向前,冲向他的父亲文空长老的怀中。

    文空脸上露出一抹慈爱,将女儿抱起来,小女孩肉乎乎的小手臂又勾住他的脖子道“爹,爹爹,你答应人家好不好嘛……”她的头儿一甩一甩,小马尾击打在文空的耳朵上。

    这时候,又从门外风风火火的进来一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绿袍男子。只见他样子狼狈,脸上青一块红一块,更是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这显然不是睡眠不足所致,而是被人给揍出来的!

    “额这,这这这!善哉善哉!小萌!你怎么又把善猪老师揍成这样了?真是造孽啊!”文空看着都疼,愧然对着小萌象征性的责备道。

    “不打紧的,文空长老,我会继续加油的,一定会把小萌萌小姐教好的……”那绿袍男子善猪,低着头,强笑道。

    “这就是您的千金啊?”山伯笑着对文空问道,心中却想“这小妞,看来真是力气千斤,谁做他老师谁倒八辈子霉!”

    ……

    山伯刚想和英台离开,却正好和绿袍善猪四眼相对,善猪忽然来者不善道“你不是那个趁人之危,趁着别人跌倒捡了大便宜才获得了第一名的家伙吗?!”

    英台一听正想杀过去,山伯拉住了她,道“我是第一名这个没有错,但我赢得光明磊落,我没用任何卑鄙手段,是对方自己注意力不集中才被石头绊住,这与我无关!属于对方的失误!”

    “好!说的贼好!”文空笑着赞道“就算对方是绊倒也好,山伯没有违规,是靠自己的实力和专注取胜,赢得合理,这个第一名没有问题!”

    “可是……”绿袍男子还想多话,但是被文空喝止了。

    “好了,善猪,我已经很确定,山伯就是第一名!至于你所说的那个受害者就是指的史鬼雄吧,我记得你们两个似乎是同村的,你们这样互相包庇不好吧!而且刚刚我也亲自考验了那个人的品行,实属劣质产品!”文空说的嘴角两堆口沫,忿然道。

    见到雇主发威,绿袍男子大吃一惊,知难而退,不敢再言。

    “爹爹,我要跟这位帅帅的大哥哥学武功!”早在门外偷听时就看上山伯的小萌,此刻在父亲的耳边央求道,似乎想要借助父亲的力量将这个英俊的山伯大哥哥圈住。

    “这个?山伯哥哥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空教你!你自己问问他好吧?”文空道。

    “好,”小萌从文空手臂上下来,直冲到山伯面前,啪的一声跪地叩拜“师傅在上,强行受徒儿一拜!”然后小眼珠黑溜溜的盯着山伯英俊的脸庞。

    “嗬嗬……”山伯一时间蒙圈了,看了文空一眼,二人笑笑。

    “要不,山伯你就从了她行不?算再卖我……我这个长老一个人情!”文空从未见过女儿这样决然,心中心疼又震惊。

    “没问题,文空长老都这样说了,我怎么能不答应呢?徒儿请起吧!免礼免礼!”山伯边说边扶起小萌。

    “太棒了!山伯师傅!我好喜欢你!”小萌的小心心爆发了,她喜欢死山伯这个老师了。

    “谢谢,嗬嗬,这么懂事哦?!老师我会好好教你的!不过得是我学业之余才行!”山伯喜道。

    “自然,学业为重,这个我们理解!”文空体谅道。

    “哇,那恭喜山伯兄台了!这么快就掳获一个徒儿,真是魅力不小啊!”英台似有祝贺似有醋意道。

    “山伯师傅,下午可以陪我去逛街玩儿吗?”小萌忽的拉住山伯的臂弯,奶声奶气道。

    “正好有时间,不过你要听师傅的话,以后的师徒行程表,由我来定!”山伯大汗,转念出了这么一招道。

    “……好吧。”小萌扎着马尾辫,五官极为精致,看起来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仿佛童话公主般可爱,五岁。

    ……

    次日半夜,学员宿舍。

    “嗖嗖嗖!”那是暗器从窗口射入宿舍的声音,急如骤雨……

    在巨大声响中学员们惊恐的醒来,面面相觑,有的抓着床沿,指甲摩擦出參人声音,有的拿起了私藏的小刀,有的吓哭,也有感情好的后背贴着后背……所有人的眼中被恐惧填埋,他们不知道自己片刻之后将会是死是活。

    “这样不好吧?大哥!”曾熊见到曾宏狐下令对着宿舍发射暗器雨,心中隐隐担忧道。

    “为什么?要是连这点小刺激都经受不住,这样的素质就注定要淘汰!”

    “他们都还是新手,是孩子!”

    “敌人可不会认为他们是孩子!别废话,按照我的计划行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