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小圣医-黄老妖〕〔都市特种龙王〕〔爱在长夜无尽时〕〔大建筑商〕〔异世之无敌熊孩子〕〔九天御魂诀〕〔妈咪驾到:爹地,〕〔重生都市高手〕〔总裁的天价穷妻〕〔大棋圣〕〔乡村极品小仙医〕〔金猴王〕〔太古丹尊〕〔山里人家姐妹花〕〔登顶炼气师〕〔妖行志〕〔快穿:这个女配很〕〔修二代的日常随笔〕〔伏天剑尊〕〔爆宠毒后:夜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第十章 屠苏胸眼思考者
    “咦,为什么会把这么好的就放在厨房那个显眼的位置?也不知道这个酒有没有毒?”山伯心中嘀咕道。

    “咚!经过系统检测,此酒无毒!”山伯脑海中的那个金色铜板忽的一转,又听系统如此说道。

    “这个系统还真不是摆设,竟然还有试毒的功能,不错。”山伯喜然道,拿起那杯酒,便是慢饮而尽。

    “还挺好喝的,就是不知道这屠苏酒如何制造的?”山伯自语道。

    “咚!系统可以为你解答。屠苏酒,是在中国古代春节时饮用的酒品,故又名岁酒。屠苏是古代的一种房屋,因为是在这种房子里酿的酒,所以称为屠苏酒。据说屠苏酒是汉末名医华佗创制而成的,其配方为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

    “有什么典故吗?”

    “咚!怎么可能没有。”

    “屠苏酒从晋朝产生,以前有人住在草庵,每年除夕,将药囊丢到井中。到元日取水出来放在酒樽中,全家的人一起喝就不怕生病了。屠,就是割苏,就是药草,砍了药草来泡酒,泡成的酒就是“屠苏酒“了。

    晋海西令曾问董勋:“正月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为什么就晚辈们喝,董勋这是什么道理?“董勋说:“小的长大一岁所以值得庆贺,老人老了一岁,就再说了。“

    典故中董勋所谈到饮屠苏酒的习惯,说是一家人中年纪最小的先喝,以次挨下来,年纪越大的越后喝。原因是小孩过年增加了一岁,所以大家要祝贺他而老年人过年则是生命又少了一岁,拖一点时间后喝,含有祝他们长寿的意思。这种先少后长喝屠苏酒的风俗一直传到后代。

    据唐朝人韩鄂所著《岁华纪丽》的记载,屠苏是一间草庵茅舍的名称。据说古时住在此草庵的一个名医,每到大年夜便分送给附近的每家一包草药,嘱咐他们放在布袋里缝好,投在井里,到元旦那天汲取井水,和着酒杯里的酒,每人各饮一杯,这样一年中就不会得瘟疫。

    人们得了这个药方,却不知道这位神医的姓名,就只好用屠苏这个草庵的名称来命名这种药酒。其实,屠苏也并不是某间草屋的专名,据汉朝人服虔的《通俗文》说,凡是茅屋都称专利苏。至于屠苏酒中放的什么药,按梁朝人宗懔的《荆楚岁时记》说,北魏的议郎董勋说过,古代汉族民间风俗元旦那天所喝的药酒,里面放的的是花椒焙成的药末。所谓屠苏酒,其实是一种椒酒。”

    “哇今晚学到的知识真不少,这些都会成为我日后行走在这个世界的软实力!不然怎说,很多谈判都是在酒桌上完成的呢?”山伯似乎领悟了一点这个社会的世故,不过他还是一个世故的初学者,不过有了系统的帮忙,他一点都不用担心。

    “咚!系统检测到宿主已经自行领悟了品酒术!正在准备给宿主发送奖励中……”

    “啊哈?这都有奖励?品酒术?嘻嘻!”山伯暗喜道。

    “砰!禀报宿主,系统出错,系统发生了一波小爆炸……嘟嘟嘟,系统给您发送了一个高科技半成品产品,“胸眼”科技物!”系统激烈晃动道。

    “纳尼?出错?爆炸?我去年买了个表!没事就正常,发奖励就的时候出错,还爆炸!有你这样的系统吗?”山伯骂道,然后才想起“胸眼?半成品?你xx的,肯定是鸡肋!”。

    “非也!人家不是鸡肋!人家很腻害!人家还有一个很爆棚的功能,就是启用人家以后,会让对手短暂产生幻觉,让对手眼里的山伯主人变成一个一丝不挂的细腰、臀翘、**的仙女,然后主人您就能将对手轻易击败,还会让对手色迷迷的流鼻血哟……”系统里那个叫胸眼的东西自己黄婆卖瓜自卖自夸了起来。

    “我去……有毛病吧!”

    山伯实在听不下去了,咔的一声,关闭了系统倒头就睡,恰逢那酒意正浓,于是乎他睡得呼噜大响。

    ……

    ……

    翌日清晨,偌大的新生练武场。

    这是一个相当于中学体育馆那般规模的训练场。十来排新生列着整齐的队伍,站得笔直,金色的阳光给他们的脸涂上一层朝气。

    站在队伍前头的是负责训练新生的二曾组合。

    “上次长跑考核获得前三甲的三位学员,可以获得一日的休息时间,这是对你们的奖励。”曾熊看着眼前的这帮菜鸟,略有优越感的说道,他的背后有一条长长的辫子,他的脸上被肥肉占满,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的脑子,因为他武学上的造诣还不错。

    “不是吧?这曾熊今天师兄看上去与昨日不太一样,莫非良心发现?另外,真心希望这个休息奖励,不会是什么糖衣炸弹才好!还有,这样的话,我可以回去睡回笼觉了,可以继续梦见了娘亲做的红烧猪蹄……”原本一脸睡意的英台听得此话,险些跳了起来,在心中暗暗想道。

    她双拳紧握,放于两颊,面有喜色,眼中是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怎么会?我交了学费初衷是想争取更多时间学习武功……故而这休息对我而言如同索然无味的鸡肋,我该问问能不能留下来学武而不是去休憩?”山伯听得消息后,并无喜色,而是想着争取更多时间苦练,对这个所谓的奖励假日不心动,他正想上前,向二曾请示可否让他留下来训练。

    与此同时,队列里有人交头接耳议论着,似乎抱怨前三名可以休息而其他人还要训练这样的话……突而却听得那曾宏狐师兄发话了。

    “肃静,还没到自由活动时间……除了前三名奖励休息,还有一件喜事,就是前三名,还将得到一次由画师给你们画像并建立优等生档案的机会。首先这是个荣誉,其次,这个是要上报到尼山长老阁的,画像之前记得把自己打扮好看些。”曾宏狐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闭着眼冷酷的对着山伯几人说道。

    “嗬嗬,这么快就要上电视了吗?这个我喜欢,再说,在地球的时候,自拍就是我的强项,美图也是不例外,不过还没试过被古代画家画肖像的爽快体验,到时得要摆一个自己最为满意的姿势才行……”山伯在心中暗想,面有喜色道。

    “总算找到该做的事情了——好好的用地球上的创意给自己化妆!等会儿上电视,也好顺便在尼山一炮走红!”山伯没等解散,就已经是掠出了好几米,显然是要去修饰自己的倾城容颜了。

    “喂,梁山伯!祝英台!记得一个时辰后,去西楼03号画室找色空大师画肖像……,这两个小子真是的,干嘛走这么快,跟去投胎似的,我话都还没说完!”曾熊额角黑线滑落,挠了挠头,对着山伯英台二人背影大汗道。

    “喂!山伯兄台,等等我,对于化妆这种事,你看上去似乎很专业,可不可以教教贤弟我啦!”英台从小就是假小子,一直喜欢穿男孩子的衣服,做男孩子的事情……,此刻化妆显然难倒她了她捉急的对着山伯的背影追了上去。

    “这三个家伙倒好,跑去享受了,而我们却要在这里被冷风吹……”留下来训练的那些人愤愤道。

    “就是,我昨日不过落后了他们半圈!”

    “……”

    “咚!来自全体训练中的学员讨厌指数+100!”

    “只不过?半圈?你们到底有没有廉耻之心?半圈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对于比速度的跑步项目,这简直是天大的耻辱,你们居然还有脸说的如此轻巧?!”曾熊听得此抱怨之语,当即是破口训斥起来。

    “谁还有异议,便是当退学看待!”曾宏狐冷言道。

    顿时,那些跃跃欲试,正准备强行狡辩的少年们都是吃了瘪,低下头……

    “这两个白痴!”史鬼雄看着身前的山伯和英台,心中莫名火大,对着二人暗骂道,“昨日也不过是侥幸赢了我,还那么激动,真是从没见过……”此刻的史鬼雄一想到昨日自己倒霉跌倒被超过的一幕,就气得拳头紧握。

    “咚咚!恭喜宿主,获得来自史鬼雄的讨厌指数+2、+2、+2、+3、+1、+2、+3……”

    听得此声,山伯心中暗喜“嗬嗬,史鬼雄啊死狗熊,隔了一天一夜这么久了,还记恨着我啊,可见这家伙到底有多恨我!不过正中我下怀!”

    ……

    一个时辰后。西楼03号画室。

    这是属于尼山学院第八十八届新生一年级学员的活动地图范围。

    一个古风院落,里头百花斗艳,此时,山伯和英台摆着奇怪的姿势正站在一张涂着墨漆的画桌之前,他们的对面是一个秃顶白色胡的老爷爷。

    老爷爷想抓抓头发,可惜秃头,想说些看法,却欲言又止,显然,他有一些震惊的看着他俩。

    “干什么啦,老爷爷,我们脸上有苍蝇吗?”山伯和英台互看一眼,后又脸上迷惑道。

    “现在的小孩都这样吗?化妆化成这种鸟样就算了,还叫我什么来着?”老爷爷摇头道。

    “老爷爷、老爷爷!”二人齐声呼道。

    “你们……我告诉你们!我今年才四十岁零二百五个月大!至于叫我老爷爷吗?!”老爷爷气得脸蛋红扑扑的,他捂着小心心愤愤不平道。

    “嗬嗬……”英台笑死了,蹲下去抱住美丽的小肚子前翻后仰的。

    “可是老爷爷,我觉得老爷爷这是尊重型的称呼!”山伯笑得像朵花儿,道。

    “我才不要哩,被这个称呼沾上边实在不是一般的老!叫我色空大师也许会更准确一些……”色空大师手执画笔,大拇指比着他自己,喜然道。

    “咚咚!恭喜宿主,获得来自色空大师的讨厌指数+2、+2、+1……”

    听得此声,山伯心中暗喜“不过是才叫了一句老爷爷,这都有收入,真是太棒了!算是他为人师表给我的见面礼吧!”

    “咦?……色空大师?!”二人异口同声躬身尊称了一声道,然后额头冒汗,山伯心想“这个名字的涵义到底是甚么?该不会是见色忘友,为了色而六亲不认、目空一切吧?”

    “自行整理一下衣衫,补补胭脂,调整姿势什么的,我可要画了!”色空闭着眼催道。

    “就是这样啦!不用调整!”对着铜镜子,山伯自豪道。

    色空大师又快又逗站在了凳子上,因为他只有十二岁的小孩子那么高,他将毛笔沾染墨汁,抬头看到山伯和英台的时候再一次被击败了“什么?这两个丑八怪!这个妆化得也太浓了点!”

    “你们,快点把妆容给我洗掉!”色空道。

    “为何要洗掉,我好不容易化的帅妆!”山伯反驳道。

    “对,很难化的!”英台道。

    “现在想做个好人真的很难!”色空泄气道。

    “老爷爷你是不是不会画,可以换个画师!”山伯道。

    “咚!来自色空的讨厌数值+3!”系统道。

    “非要叫我爷爷的话,也请叫我减龄爷爷!另外,你们真的确定要用这种表情和姿势来画吗?”色空大师老手击案再道。

    “咚!来自色空的讨厌数值再度+3!”系统道。

    “只求大师快画吧,我保持这个姿势也是消耗能量的。”山伯道,他催道,山伯摆出思考者雕塑的模样。

    “唉……真是魔症啊,你俩可不要后悔哦!”色空大师眼睛有晕圈有些无语,他再次站在凳子上,总算达到了一个成人该有的身高,然后手上的画笔就又快又流畅的挥毫在宣纸上,可谓是泼墨成画。

    “拿着拳头打自己的下巴,还看地面!这是什么姿势?”色空研究了山伯的姿势,不解道。

    “是不是实属罕见?!老爷爷!”听见色空的点评,山伯喜道。

    “破天荒!”色空摇头道。

    “……好了,下一个!”

    “英台到你了!记得用我教你的那招!”山伯道。

    “我的天!你这又是什么姿势?!”色空大师对着英台道。

    “是……”英台不记得名字了。

    “是蒙娜丽莎的回眸一笑!”山伯自豪一道。

    “蒙娜丽莎是谁?!”色空大师一脸茫然道,“还有呀,你笑就好好笑,干嘛惨笑?这是在画像又不是动刑!”色空险些就从凳子仰翻过去,道。

    “多谢老爷爷,你就画好了,我的造型我决定!”英台媚笑道。

    “天啊,我今天出门忘记烧香和看黄历了!”色空道,后又无言的画了起来。

    “来自色空的讨厌指数+1。”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

    半个时辰以后。

    色空大师抹去额角的汗珠,看着二人默然。“以后别找我了!这两个造型彻底毁了我的丹青笔墨!”

    “来自色空的讨厌指数+2。”系统道。

    画像总算拿到手了,山伯设计的姿势和想要表达在画像中的神韵都是得到了不俗的诠释。山伯咧嘴笑道“嘿嘿,果然非同凡响!

    “色空大师果然技艺超凡,将人家的婀娜完全烙印了下来耶!”英台对着画像痴醉道。

    画作中,能看出是山伯给自己的脸涂鸦,只不过在地球上用的是涂料,在尼山学院这里用的却是胭脂饰粉,也能看出二人表情很夸张、很搞怪,甚至头发咬在口中就像即将行刑犯人,甚至脸上手指上都有腮红的颜色。

    ……

    “多谢色空大师!”

    “算了,你们就拿着画像去西楼零陆室找文空长老吧!”色空道。

    “文空长老?”

    “他是掌管机密文件的长老,你们手中的画像是要上交给他的,他会给你们制作个人档案。”色空道。

    “个人档案?”山伯道。

    “个人档案,就是你们进入江湖系统的凭据,每个学院都会有江湖系统的录入端,只有优等生才有资格提前录入江湖系统。”

    “录入江湖系统之后,就会自动获得一个个人编号!日后江湖上的某些榜单排名会采用编号代替名字,只有本人和学院高层知道你个人的编号。这也是编号的机密性。”色空道。

    “那么那个特殊的榜单很神秘,看着一串代码却不知道第一名花落谁家,也不知道排在自己前面的对手是谁,真的有点恐怖!”英台道。

    “嗯,江湖就像人心一般,有时候就是挺难测的!”色空品着茶道。

    ……

    想到自己即将获得一份几百号新生都渴望得到的荣耀档案,还将得到一个神秘的个人编号,山伯二人都是心中一荡。

    “伊~嘻嘻嘻!”山伯连走路都在笑,他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不是吧,山伯兄台,低调点!”英台拉着山伯衣袖,提醒他路人正在用犹如看怪兽一般的眼神看他。

    “果然是大爱的力量,都是充满爱的笔墨,不过这真的是我吗?我居然有这么淑女的一面?”英台心中分裂出另一个人格,粉拳托着下巴在心里为自己打气道。幸好她没出声,不然被当作怪物的也少不了她!

    ……

    另一面,在训练场上,烈日炎炎其余的一年级新生学员在曾熊的魔鬼训练下,汗流浃背体力不支,倒下了大半。

    “不必给我脸色看,笨鸟先飞的道理明白吗?要是你们都能达到前三名那样的水准,就不用在这里训练了……”曾熊师兄严厉的说道。

    “不公平!”一些学员因训练受苦而像一些愤青抱怨道。

    “讨厌指数+1、+1、+1、+1……”山伯时不时收到系统的提示。

    山伯心想道“哇!你们这些坏蛋,自己没表现好被加班、补习、训练这也要怪我么?”时不时又有训练中的学员嫉妒山伯,在暗里骂他。

    “哼,输者没有资格说不公平这句话!继续……”曾熊对这些抱怨之语厌恶起来,张口破骂道,手上的鞭子在地上打出寒人的声音。

    “来自训练中的全体学员讨厌指数+1+1+1+1+1+1……”

    就在训练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远处一个黑影远看着这一场体能训练,心中冷冽的嘀咕道“这群废物,再怎么训练顶多也只是踩着及格线而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超神学院:至尊河〕〔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见鬼〕〔年先生,慢慢喜欢〕〔头号新宠:禁欲总〕〔后娘[穿越]〕〔《淫男乱女》〕〔乡野春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