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板砖系统〕〔三国最强主宰〕〔重生之穿梭万界〕〔鬼王传人〕〔晚钟教会〕〔网游之最强传说〕〔皇上,请您雨露均〕〔逆天毒妃:帝君,〕〔绝色小毒妃:邪皇〕〔军少的学霸甜妻〕〔穿梭时空的勇者〕〔锦衣春秋〕〔我在明末建了个国〕〔重生暖婚:军少,〕〔烈火兵锋〕〔八零食医小军妻〕〔毒妃在上〕〔大明锦绣〕〔毒妃妖娆:吸血鬼〕〔诸天最强BOSS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第九章 澡房趣事夜游记
    那日长跑训练之后,山伯回到了宿舍,他将那块从训练场捡来的石头当作自己的幸运宝贝,供放在案牍之上,和父亲赠与自己的那个大玉锁并列在一起。

    见到山伯如此重视这个石头,“山伯相公,这是个什么石头,为何放在这么紧要的位置?”四九迷惑问道。

    拍拍四九的胸部,山伯道“幸运之石!”他嘴角微扬,就像中奖了一样。

    “哦!四九愚昧,不懂!不过山伯相公学识渊博,你的心事也不是我四九能懂的。我还是给你沏茶去。”四九肩膀上挂着一条毛巾,走出屋去了。

    ……

    史鬼雄对着铜镜看着自己脸上一块擦破的伤口,那正是今日被石头绊倒所致。

    “梁山伯,我们势不两立!”史鬼雄回想着今日当众受辱的情形,拳头重重的打在墙上,怒道。

    “咚!来自史鬼雄的讨厌指数+3。”

    “鬼雄兄台,原本你是必赢无疑的,一定是那梁山伯使诈,用石头暗算了你!”史鬼雄的室友兼小弟,道。

    “既然知道他使诈那你当时怎么不向二位师兄揭发他!”史鬼雄道。

    “只不过,这是我猜想的。”

    “猜想?我猜想你肯定是皮痒了!”史鬼雄气打一处来,对着那人掴了一巴掌。

    ……

    而另一边,英台和银心正准备在尼山学院来一番夜游,怎知走到山伯房门外,听见其屋里声音嘈杂,于是停下脚步,对着屋里喊去。

    “山伯兄,你在作甚?我们想在尼山学院的夜游散步,你也一起来吗?”怎知里头却并没有回应,英台觉得古怪,正欲入内瞧一瞧,见到四九也没在里头,她担心山伯会不会出了什么岔子。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今天是个伟大日子!

    摘下星星送给你,拽下月亮送给你,让太阳每天为你升起!”

    山伯正自娱自乐唱道,这首地球上家喻户晓的大众歌谣,那欢快的旋律在他心中单曲循环。

    英台与银心二人进去之后,便听见山伯房间深处传来一阵像是杂音,像是鬼哭狼嚎,又像是歌唱的声音,这不由得令英台、银心二人心中生出了更多迷惑。

    “小姐,山伯相公是不是在吟诗作对?”银心黛眉微皱道。

    “不是,听起来不对劲……山伯兄,你怎么了,为何不回我话?”英台明明听到了山伯的声音,却见他没有回话,心中觉得异常,心中觉得诡异,便再问道。

    “变成蜡烛燃烧自己,只为照亮你。

    把我一切都献给你,只要你欢喜。

    你让我每个明天都变得有意义!

    生命虽短爱你永远,不离不弃!”

    英台带着银心又走进了内屋,却又听到山伯又激情的唱了一段不知名的曲,心中实在疑惑不解“银心,你觉得山伯兄有没有问题?他是不是病了?”

    “小姐,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不好说,一夜之间发疯的人以前我也听说过……”银心暗叹道。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

    正在二人说话间,从房间深处又传来山伯的天籁,不过这次英台和银心都似乎听懂了,英台道“银心,他刚刚是不是说什么颦儿?还说什么红红的小脸儿?还说怎么爱我都不嫌多?”英台大吃一惊,条件反射的对着银心靠了过去,玉手抱住了自己的玉峰之地。

    “似乎是?又似乎不是!”银心拍拍英台的后背,猜疑道。

    “哼,竟然那我当作那林黛玉,轻薄我的灵魂?!”英台柳眉挑动拳头握紧,心中微怒道。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种下希望就会收获。”

    “小姐,你听,他又来了!哎呀!简直秽乱耳朵!连播种这种**之事他都给臆想出来了……他分明是在调戏小姐你!”银心道,捂住耳朵。

    “真是人心隔肚皮,原来他是这样的银虫,如果刚刚是听错的话,那这会儿还会有错吗?!”英台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女扮男装中,冲向山伯的里间,想要跟他问个说法……

    ……

    山伯正在沐浴,他不喜这古代的沐浴方法,觉得泡在澡盆里是小婴儿才做的事,于是自制了一个淋浴器,本来想着都是男人,应该不会有人喜欢偷窥自己洗澡吧?于是敞开这房门,只是隔着两道屏风,便在里头沐浴起来,未曾想会有人在他搓澡时闯进他的澡堂。

    “啊!”“啊!”

    前面一声是英台叫的,后面一声是山伯的。

    “你怎么可以在这里一丝不挂的……唱曲!”英台气冲冲的闯入了山伯的浴室,却未曾想到会看见这一幕,两人对视了一眼,英台才羞然的叫了出来。

    “什么叫怎么可以?这是我的房间诶!倒是你,你说说你这是想干嘛?闯入我浴室是想对我做什么吗?”山伯没想到英台会对他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前自己在地球上是听说过古代有短袖这样的高雅故事,但明知英台是女儿身,却想故意拿她来开开玩笑!

    “谁叫你不回应我,还尽是唱一些淫词艳曲?我才会误会,以致于误入……”英台桃腮嗔怒道。

    “什么叫淫词艳曲啦?那是快乐的歌曲!你们真是乱来!”山伯也气道。

    “刚刚是不是说什么颦儿?还说什么红红的小脸儿?还说爱我……不嫌多?”英台说出了发怒的缘由。

    “我说你个大男人,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儿?莫非你真是那断袖不成?”山伯故装做惊讶的反问道。

    英台和银心此刻才恢复了理智,看着自己一身男装打扮,顿时只觉得颜面扫地,低头硬生生道“我……我开玩笑的!”

    “开玩笑?跑来我澡堂来看我洗澡,还叫的像个娘们似的这叫开玩笑吗?”根据前世的经验,山伯心中自然知道这英台是女的,只不过不想拆穿她,但是她直接闯入自己澡盆这件事情他确实是始料未及!

    “请山伯兄大人不计小人过,看在一点薄面上千万别伸张出去啊!不然小……男子我实在是无法在这里待下去了!”英台道。

    “好啦好啦,我才没那么小心眼,不过,仅限这一次。”山伯暗笑道。

    山伯拿起衣服穿好了,正在戴上那个大玉锁。英台看得此玉锁精致,问道“咦,山伯兄,这个玉锁甚是好看,在哪儿买的?”

    “千金难买!准确的说是无价之宝!”山伯道,看着这玉锁时山伯似喜似忧。

    “莫非这大玉锁,有什么来头吗?”银心道。

    “答对了,这是我的父亲留给人家的遗物!”山伯悲伤道。

    “啊?对不起,不方便说的话山伯兄便别说了!”英台脸上愧然道。

    “那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从我记事起,父亲的名声在梁家庄就早已家喻户晓。

    我自小和父亲感情很好,于是我一心想成为父亲那样为家族争光的战场王者。我手臂上的这个疤痕就是为了提醒自己时刻以父亲为目标,努力成为他那样的强者,保护自己的家园和身边所爱之人。

    可是我七岁那年,父亲似乎发觉我在武学方面的天赋较为平庸,于是他给我请来了文谋师傅,师傅他发现我对文学方面颇有天资,之后十年我在文谋师傅的指导下读了各种各类的书籍,累积了许多学术谋略知识,因为念书的原因我的练武课程落下了许多,在武功早已上十年来并没有什么显著成效,甚至还比不上四九。

    有时候我会想,没有强大的武力这样还能成为父亲那样的战士吗?文谋师傅原本的答案是——只要不跑去前面被人抓就好了,猥琐作战,在后面运筹帷幄像诸葛孔明不也很好吗?像孙子那样懂得行军布阵不也是在打战吗?

    但是有一次,在私塾读书之时,为了捍卫父亲的名誉,我一改平日的温顺,竟然和私塾里的贵族子弟干上了。

    我失手打伤了一个平日横行霸道的贵族子弟,那个贵族子弟的父母叫了一帮人要将我扔到山上喂老虎,还好父亲及时赶到。为了救我,我的父亲被老虎咬掉了一个拳头。

    这件事让我明白,不仅仅要有智慧的脑袋,还得有能够保护身边的人的能力才行,那才算真正的强者!于是我决定不能落下武功,再苦再难也要练好武功。

    后来有一日,父亲为朝廷外出征战,父亲出征离开前,把他多年随身所带的大玉锁戴在了我的脖子上。他叮嘱道将来你一定要将他传给你的孩子,当你成为出色的王的时候!

    十年后,我真的从梁家庄出发来到了尼山学院,我决定要好好学武。我的目标是成为父亲那样勇敢的战士,虽说父亲不是世界上最强的战士,但他的精神和爱却给了我最大的动力!而这个大玉锁就仿佛是父亲的化身,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这总能让我困境中满血复活,继续前行、奋战。这个大玉锁它是我最珍爱的宝贝。”

    听完,英台与银心皆是哭成了泪人,两人抱在一起,失声饕嚎。

    “喂,你们两个怎么搞的,搞的人家都快要触景伤情了……”山伯走过去,和他们两个抱作一起,可谓是抬头望明月,对影成三人……

    ……

    不知过了多久,三人都哭完了,山伯和英台还有银心,他们正要去看尼山的夜景,忽然四九来了。

    “四九,一起去逛尼山的夜市呀!”山伯道。

    “这么好玩,我当然要去,不用山伯相公叫也会去。”四九欣然道,对着三人小跑了过来。

    四个人走出男生学舍,门外有一块巨大的景石上写着松园二个大字,沿着小石头路,走向了大路,只见两旁皆是尼山特色小贩,卖的多是可口的小食,小笼包啊、刀削面啊、熏肉串、冰糖葫芦……

    山伯四人各自买些自己喜欢的,边走边谈,来到了一处对弈区,那是学院的围棋爱好者经常聚集之地,旁边有卖荷包蛋、开茶摊子的,那商贩是一对中年夫妇,年纪大约和祝英台的父母一般,这令得远离家乡,的山伯和英台皆是莫名的思念亲人。

    “这茶叶蛋味道很好,只是及不上我娘做的……”英台略有惆怅道。

    山伯也买了茶叶蛋,但是他并没有吃掉,而是用细细的毛笔在擦干净的蛋壳上,画下一个简笔笑脸。

    “英台,别伤心,要像这个蛋一样开心的笑才是!”山伯将手上的笑脸茶叶蛋递给了英台,拍拍他肩笑道。

    “哇,山伯相公,你真有办法,可好看了!”连第一眼看到的银心,也是靠过来,摸了摸茶叶蛋蛋,又是喜爱的说道。

    “是呀,银心,我有你、还有山伯哥哥和四九,我并不是一个人,应该开心的笑,而不是惆怅……”英台忽然坚强起来道。

    “让我们以这四串冰糖葫芦为见证,向夜空和月亮起誓,我四九,你银心,还有山伯、英台相公,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四九仰天道。

    “去你的,四九,怎么还说死呢?多不吉利呀,就说我们情同手足不就行了!”英台嗔道。

    “四九,我原谅你!”山伯道。

    “诶,山伯相公你为何这样说?”四九不解道。

    “我是说,原谅你以前在家老是盯着我不让我读书,还经常向我娘打我小报告!”山伯道。

    “额,这么久远的事儿,您还记得吗?”四九奸笑道。

    “哼,我可没你那么人贱多忘事!”山伯戏谑道,抬手拍了四九脑袋。

    咬着酥脆的冰糖葫芦,不知不觉走到了尼山学院的钟鼓楼,上面正写着尼山钟鼓楼力道遒劲的五个大字,其间正有一青铜大钟高悬在上。

    “不知道这钟鼓楼是什么来头?看上去气势不俗呀。”挠挠头四九问道。

    山伯上前一步,咳了一声,道“让我来告诉你吧,这要说说钟楼和鼓楼的起源。

    古人划一昼夜为十二时辰,分别以地支(子丑寅卯)序之,每个时辰相当于今日的两个小时。以圭表或铜壶测得时辰,便击鼓报时,以便让民众知晓。但鼓声传的范围有限,旧时,为使宫中都能听见报时声,便在钟鼓楼内悬一口大铜钟,改为只在晚上击鼓报时,首开先河。

    为了使钟声传播更远,除了铜钟越铸越大之外,还建较高的钟楼,与鼓楼相对,朝来撞钟,夜来击鼓。”

    “那么钟鼓楼有什么用途呢?”银心听得起劲,故而问道。

    “钟楼和鼓楼的用途是这样的,城楼报时,敲钟击鼓,历朝历代每有规定。如唐代实施晨钟暮鼓,鼓响,城门关闭,实行宵禁;钟鸣,城门开启,万户活动。老百姓都习以为常。”山伯答道,就好像他的肚子里藏着一本钟鼓楼的书籍似的。

    听完山伯和四九的问答,英台淡然抬头看着大钟,她道“据说这是建立本学院之初,花重金买来的,是一种古老的青铜器。”

    “青铜器?我记得我也有一块,”四九说着从衣服里取出一块不知什么形状的饰物,道。

    “这一块青铜器饰物看起来开始变比较薄,纹饰也稍微简化,看样子应该是汉代的。”英台对着那块饰物摸了摸道。

    “我看看!好啊,四九,我之前怎么没有见你说过这块青铜?藏的这么深。”山伯接过后放在眼前看了看,心中暗叹“中国古代铜器,是我们的祖先对人类物质文明的巨大贡献。虽然从考古资料来看,中国铜器的出现,晚于世界上其他一些地方,但是就铜器的使用规模、铸造工艺、造型艺术及品种而言,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的铜器可以与中国古代铜器相比拟。

    没想到今日见到了两件国宝级别的青铜,若是带回二十一世纪去拍卖,它的价值都够我花一辈子了!但是听说国宝都是要上交国家的,拍卖应该不能了,那就送给国家,说不定明年还能上个央视春晚!”

    山伯正想得入神,又听见英台道“据古文献上记载尧舜禹传说时代的人们就已开始冶铸青铜器。尼山的大青铜种名为刺影钟,是古老的青铜器物。青铜器物还包括有炊器、食器、酒器、水器、乐器、车马饰、铜镜、带钩、兵器、工具和度量衡器等,其中以商周器物最为精美……”

    “真是赞赞赞,说的我都想上去拍拍那口大钟了!”银心脸上浮现一丝向往之色,道。

    ……

    山伯几人,告别了钟楼,朝着前方走去,走了不久,他们又来到了尼山学院最为重要的地方之一——尼山藏经阁!

    这是一座红墙、单檐翘角古建筑,庙宇别致严谨,朴素淡雅,就像镶嵌在含翠欲滴丛林中的一颗明珠。从墙上的文字注解可知殿内有金铜佛像,纯铜镀金,体态优美,耀眼夺目,为镇阁之宝。

    “藏经阁,这又有什么特别的来历吗?”四九好奇的对着山伯问道,他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经阁的古迹传说也很多,殿前有灵田,每当秋夜,飞光如烛,可以照见树木与古阁的轮廓,疑似经藏阁灵光,实际是萤火虫聚舞,闪闪发光所致,人们又称之为萤火虫朝圣。灵田前有梳妆台,相传古时曾有几名仙女下凡,来到此处梳妆玩耍。”英台道,她说罢看了山伯一眼,似有高山流水的感觉。

    “想来,藏经阁里的秘笈一定也很厉害!”英台道。

    “据说获得年考前三名的学员可以获得进入藏金阁猎选一本武功秘笈的机会!”山伯憧憬道。

    “那我们接下去要好好努力,到时进去找一本好的秘笈!”英台也兴奋道。

    ……

    看完了藏经阁,几人又去到附近的钓鱼台,传说此系祖师与爱人当年钓鱼之所,偶尔也常有按垂钓的人们,来这里垂钓,这也算是尼山学院一个开放性的景点。

    “嗯!我……饿了!不如去食堂吃点夜宵吧?”山伯看了看其余三人,舔舔嘴摸摸肚子道。

    “吃货!”三人齐声对着山伯道,可三人又是走得比山伯还要快,奔向了食堂。

    摇了摇头,山伯捋起衣袖,暗骂道“这三个家伙,又同流合污了!”他也对着食堂奔去。

    ……

    ……

    “啊!两碗刀削面真是棒!面条好q弹口感好极了,肉又多,汤也清爽,我感觉舌头都快要吞下去了!”山伯伸了伸懒腰,对着三人笑道。

    “吸遛!”三人哪有时间顾得上山伯废话,都是全然投入在了刀削面的美味里,无法自拔!

    看得此情景,“……,瞧瞧你们,还有脸说我吃货,你们才是正宗的吃货哩!”山伯忍不住不悦道,拿起折扇点了点桌面。

    ……

    就在刚刚于食堂吃面时,山伯忽然肚子疼,跑去了后厨茅厕,解放完后,山伯在厨房里捡到了一桶小酒,仔细一看,上面写着屠苏酒三个字。山伯心想“好像从地球来到这儿,宝宝我都滴酒未沾,这样的话可不好适应这个时代,今夜就把你带回去,破了酒戒!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回到了宿舍,山伯正坐在凳子上,准备饮酒。他斟满了一杯,忽的想起曾读过的关于屠苏酒的诗句,于是摇头晃脑模仿起李白的样子念道“书名荟萃才偏逸,酒号屠苏味更熟。懒向门前题郁垒,喜从人后饮屠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独宠娇妻(重生)〕〔重生巨星萌妻: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人生若能两相忘〕〔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