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精灵之夏树〕〔不死武皇〕〔村野小圣医〕〔超级天魔〕〔医师大人宠妻玩命〕〔神仙啊神仙〕〔华娱之胡笛夫妇〕〔幻梦列车〕〔都市超品道士〕〔桃运仕途:我的美〕〔美味小厨娘〕〔神级鉴宝师〕〔超级狂医〕〔妙手药王〕〔重生都市之仙帝降〕〔致命赌注〕〔斗破苍穹之无上之〕〔超神空间第九搜索〕〔南宗传人〕〔精灵之伊布传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山伯来自地球 第六章 实力新锐露锋芒
    梁祝二人所住的是两间正房,房外靠南院子里两株大樟树,映得屋子阴凉,后屋有雕木窗户,正对屋角上一个小院落。里面有百十根竹子,最妙的还有两株大柳树。

    外面是一道粉墙,墙外常常听到马蹄声经过,想必外临大路了。屋子里床和几案,都是现成。

    祝英台道“仁兄,这后面一间屋子很好,哪个居住。”

    她说这话时,走到后屋的窗户边。梁山伯随在祝英台的身后进来道“这间屋子,既然仁兄说是很好,那就归仁兄居住。我看先生对我二人,甚为关心,知我二人性情相投,所以挑选房子,也不用我多费唇舌,就分两间彼此相连的。”祝英台点点头,随意将房子观察。觉得很满意。

    ……

    看完自己的房子,梁祝二人又来到四九和银心的房间。

    见他们正在收拾,祝英台问银心道“可有什么不便当地方。”

    银心道“倒没有什么不便当,只是壁缝多些,四九哥若从壁缝里张望,怪有不便。”

    四九道“哟!壁缝多些,怕我由壁缝里张望,张望要什么紧呢。壁缝张望,和打开门瞧,有什么两样呢?”

    祝英台点头道“你这话说得对。他自小有个毛病,怕人家私瞧,这样会感到周身不痛快。”

    四九笑道“既是这样的话,那我不瞧就是。”

    他两人口里说着话,手里做着事,不到半上午,房子布置已经就绪。各人长案,都靠窗户。

    梁山伯的窗户对两株大樟树,满院青苔,只是阴凉爽快。

    而祝英台的窗户所框住的景色又不一样,她窗外一百多根竹子,那长的几枝,带了绿色,直压到她窗户台上。尤其下雨以后,竹梢比屋脊还高,那滴笃响的雨点,正好打在青苔上,好看煞人。

    那两株大柳树,也正好长阴遮日,阵阵凉风袭人。这里两人读书,浑浑就是一正午。

    晚上他俩点烛攻书,倒过了个自在的夜晚。

    ……

    次日,便是今年入学新生入学考试的时候。尼山学院的考试大堂之外一大早就来了很多武苗,多半是贵族人家的子弟,也有少数是寻常人家子弟。

    要分辨这两类人,很简单,单是从穿衣打扮上就已经一目了然。像山伯这类小穷酸,自然便是被归类到“穷类”,而英台则被归入“富类”。

    还没开始入学呢,那些富类就勾搭在一起,三两成群,谈天说地,唯有英台和山伯这个组合显得与众不同,是其余人眼中的异类!

    长龙般的队形,山伯英台被淹没在里头,前后那些富类青年,多数看了山伯就表现得很不屑,更有者道“你们瞧这小穷酸,我简直受不了了,穿成这样,也好意思在这里露头……”那人指着山伯的残次品衣服,傲然道。

    “就是,居然交得起学费么?真是意外中的意外!”富类中有人道。

    “你们闭嘴!拿着家里的财富,锦衣玉食在此炫富,有狗屁意思?有种的等会用成绩比个高低!以武功论英雄!

    ”英台听不得人家这般辱骂山伯,山伯还能容忍,她却忍不了了。

    “你丫的,这个吃里爬外的小白脸是怎么回事?”富类中有人对英台不爽道。

    “谁跟你是同类?别把我与你合并同类项!我羞于与你为伍……”英台暴怒道,样子好是泼辣。

    “这小白脸,你怎么不说话,是哑巴吗?”富类中有人见山伯这么能忍,挑衅道。

    山伯看都不看这鸟人一眼,只想着等会的考试,目光也是聚焦在前方的红毯武台上。

    “你个死小白脸,你到底说不说,我要你说!”那个显然想要引起关注的富类青年名叫皮虬!此刻见山伯直接把他忽视,气得火大起来,就像是一个乱叫的疯子,甚至连一些富类都觉得他实在太小心眼了。

    “这种人,以后要远离才好!”人群里又些声音针对着皮虬点评道。

    当然也有好些支持皮虬(屁球)的泼皮,在暗暗对着山伯发怒、暗骂。

    “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皮虬的讨厌指数+3、+2、+3、+4……来自王霸的讨厌指数+3、+2、+3、+2……来自……”系统中的指数沙漏中讨厌指数不断累积着。

    ……

    从武台的一侧忽的走出来两名年轻人,看上去约莫二十二岁左右,身穿月白正式弟子武服,一胖一瘦,一前一后站着。

    靠前的高瘦子是去年正式弟子中年考的第一名,曾宏狐,他被指派为此番新生入学考试的指挥官。

    在古代二十二岁这已经是大龄青年,曾宏狐今年却仍然是单身的,自从他以二十岁的弱冠之龄登上天下公子榜之后,每年都稳稳地上升着名次,似乎毫无下榜之忧。而他身后更有帮派青云帮的势力为他垫后。

    既然能跻身于天下公子榜的榜单,曾宏狐当然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不过他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从他一进入尼山学院的那天起,他便被外界公认是最有资格作为天下特工榜候选人的新苗。

    “哗!”

    “据说他就是天下公子榜板上有名的新锐!”

    “嘁,还不是靠脸吃饭!”

    “实力还是不错的,去年年考还得了第一!”

    “我决定好了,一有机会就投靠他!”

    台下一片纷杂的议论道。

    “砰!”“都闭嘴!”

    一个大铁锤,锤在了地面上,台上一道粗糙声音对着台下众人大呼而去,道“谁再给我吵,直接免试淘汰!”曾宏狐身后的胖子曾熊见自己大哥出场,还有人敢扰乱纪律,当场爆喝起来!

    “狐假虎威狗仗人势!”长队中有人暗骂道。这一声虽然并不大声,却格外刺耳,武台上那位曾宏狐却清楚听见了这句话,他的眼中立刻又冷芒绽放出来。

    “英台,我说这骂人的家伙马上就要遭殃了,也正好见识一下去年年考新锐的实力!”山伯对着旁边的英台道。手中的纸扇轻轻摇动着。

    “这种场合还是不要说话的好,看来你是早就知道这其中的利害,怪不得山伯兄你到了这里就闭口不说!”英台对着山伯一眨眼道。

    “等着吧,要来了哦!”

    ……

    “刚刚那就浑话是谁说的?”曾宏狐负手而立,背后指关节发出响声,问道。

    “再给你一次主动认错的机会!”

    “三!”“二!”

    “报告!”山伯忽然举起手,对着武台大呼而去。

    “请讲!”听得台下有人回话,曾宏狐楞了愣,拂袖说道。

    “我要检举,刚刚骂浑话的是这个人!”山伯指向了身前的那个青年,正是之前针对他的皮虬,面色轻松道。

    “很好,举报有功,获得入学考试10分的加分!”曾宏狐对着梁山伯微微点头道。

    “哇!”

    “早知道我就检举了,竟然让这个穷酸小子捡了这个大便宜!亏死了!”

    “亏死了!”多人都说。

    “你们!竟然落井下石,刚刚不是还说结盟的吗?!”

    “嘁,像你这种失去人心,又第一天就得罪师兄的家伙,谁要和你结盟?”一些富类青年指着皮虬鼻子,啐道。

    ……

    “我要你们好看!去死吧你们这些反复小人!”皮虬眼中阴冷一闪,出手就要去打那些啐他的人。

    “该死的是你!”站在武台上沉寂了良久,曾宏狐对这个无药可救的牛皮糖皮虬掠去,来到他身边,将之抓到了武台上面去。

    “太快了!来回才用了几秒!”很多人惊叹道。

    “太快了!好崇拜啊!”

    “轰!”

    一个身影被扔在了武台之上,几片木板断裂飞了起来,皮虬半个身子陷进去了木板里头。

    “你是谁,你以为你是庄主吗?竟敢动用私刑,我要投诉你!”皮虬被摔得一鼻子灰,面色发青道。

    “这是庄主的令牌,新生入学考试,庄主向来不插手,都是由往年的年考第一名来主持!就是他。”曾熊拿出令牌,又快又骄傲的指向旁边的曾宏狐道。

    作为亲兄弟,曾熊和曾宏狐虽说长得让人实在难以联想为亲生的,但他始终以曾宏狐获得的殊荣为自己的荣誉,这是一种典型的家族荣誉感。

    “什么?你真是那个暗器类拔尖特苗曾宏狐?”皮虬领教过他的出手凌厉才信,惊讶道,满脸的后悔之色。

    “你也配直呼我大哥的名讳?像你这样嘴臭实力还这么低的家伙,难道不应该被教训一番,然后回去从头开始练习么?”曾熊道。

    “你们?我爹一定会找你们算账的,我可是猛虎帮的少主!你们一定会后悔的!”皮虬站了起来,在几个小弟的搀扶下才怨恨的离去。

    “不管你们是什么背景,都不要在尼山学院的土地上造次,否则就等着后悔吧。我的拳头从来只打该打之人,刚刚那个猛虎帮的少主,欢迎你来算账!”曾宏狐脸庞一板,道。

    “果然是人气、实力新锐啊,曾宏狐,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超越你!”站在台下一角的一名新生暗暗发誓道,眼神中一抹坚毅浮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总裁爹地,放开我〕〔重生国民男神:九〕〔迷糊小青梅:竹马〕〔权少的挚爱娇宠〕〔亿万甜婚: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一品娇宠,丞相大〕〔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