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学生俏校花〕〔隐婚请低调〕〔末日之隐灵风暴〕〔韩宋〕〔乡村小神医〕〔重生六零好时光〕〔九天神皇〕〔极道丹皇〕〔木槿花开月今夕〕〔时光和你都很美〕〔入仕〕〔王牌企划师〕〔我家学生能改变历〕〔愿望贩卖机〕〔氪命玩家〕〔我的1979〕〔我是至尊〕〔王牌神医〕〔女总裁的修仙高手〕〔从学霸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地求生之诸神之战 第0061章 韩汐研被打了
    “嘘,这边。”苏霖示意韩汐研小点声,然后整个人瞄准了那具尸体的方向,两个人慢慢接近那个庭院。

    这是一个砖质结构的房子,在整个林里村看下来算是“大户人家”了,庭院也很大。

    不过离得近了,苏霖才发现这个庭院里面也到处都是洞。

    而停下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面也没有听见动静。

    苏霖感觉不到尸体,就是这用万物之力去摸索一番。

    虽然不能精确的定位,可是只要万物之力察觉到有些活物,最起码还是能够侦察到一点点的。

    而只要侦查到一点点,最起码就可以说明里面有活人。

    但万物之力飘散进去以后,丝毫没有发现一点活人的踪迹。

    此刻韩汐研也是翻进了墙,靠着墙根一点点在接近砖房。

    而这时苏霖才清晰的察觉到,那具尸体好像实在地底下!

    韩汐研在一路摸过去的同时,也丝毫没有被攻击的迹象,此刻苏霖也一跃翻了进去。

    这一个月的身法训练是没有白费,这种翻墙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两个人一路走到了砖房跟下还是没有什么动静,这就可以确认里面没有敌人了。不过苏霖还是得进屋看看,毕竟那个尸体,还像是在屋子的地下。

    于是在没上锁的门被打开之后,整个砖房里面的房间算得上是像是被土匪打劫过了一样,物品都七零八落的散在任何的地方,

    而最关键的是,这些个地面,也都有了坑洞。

    甚至仿佛还能感觉到那些个洞口正吹着微风一般。

    有风就说明这个洞口是通的,那么究竟通向哪里?

    苏霖的第一目标,还是去查看尸体,于是跟随着指引,终于来到了一个地窖的上面。

    一半村子里面的人,没有地下室,都会自己挖一个地窖用来存放食物。

    这种地窖一般都在离地面之下三四米的距离,环境阴冷,储存的食物也不易腐坏。而苏霖察觉到的那具尸体,此刻就在这个没有被打开地窖盖的地窖里面。

    “注意一点,马上你要面对的,是真正的尸体了。”苏霖还是关心韩汐研的道。

    “嗯。”韩汐研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做好了准备。

    自从知道了韩汐研的身世之后,苏霖就知道韩汐研其实根本就没有见过真正的尸体,当然了,刚才那个听警察说是犯了心脏病的司机除外。

    而苏霖呢,则三个月的时间在人间炼狱里面历练过了,那些日子几乎四周都是尸体,所以见怪不怪了。

    此刻地窖盖打开之际,里面很黑也看不清楚,不过苏霖为了这次佣兵考试,还是带了不少工具的,比如手电筒。

    在拿出手电筒之后,一打开往里一看,就见是一个十多岁左右的小孩斜躺在地窖里面,刚刚死亡,脑袋都歪了,整个人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死在了那里。

    并且他身边的被储存的土豆也是有被咬过的痕迹。

    苏霖和韩汐研都是侦破专家,不敢破坏现场,所以也就只在上面观望,没有打算下去,而这时苏霖才察觉到这个地窖没有梯子或者是绳索。

    也就是说,这个小孩掉到了地窖里面,再加上地窖的盖子是盖起来的,这个小孩仿佛是被关进了一个陷阱里面一样,上都上不来。

    而从症状上来看,这个小孩应该是被渴死的。

    正常人三天不喝水就会有危险的症状,小孩时间更短一点,也就是说最起码这个村子从出事到现在,有两天左右的时间了。

    韩汐研也是呆呆的在上面看着那个刚刚死掉的小孩,心里责备着如果能早一点哪怕就早一点点发现他把他救出来多好啊!

    苏霖也是看到了韩汐研的神情,拍了拍韩汐研的肩膀说道:“人生有命,这小孩被扔进地窖的那一刻,已经可以宣告没了性命了,如果不是他死了,我们也不会偏离预定的搜索轨迹来到这里,你不要太责怪自己了。”

    韩汐研有一点弊端就是什么事情都爱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这也跟他的克男人的命运有关。

    而现在一想来,是不是韩汐研把这个小男孩给克死了?

    本来人家还有一口气的,结果韩汐研一接近这个小男孩直接死了。

    韩汐研也是想到了这里,攥着拳头整个神色更加复杂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苏霖一个大耳光就甩在了韩汐研的脸上。

    是——真打!

    韩汐研也愣了,刚才还在心里责备自己呢,突然就被打了!

    “你打我!”韩汐研气不打一处来,她根本不知道苏霖为什么突然打她。

    “打你还是轻的,叫你不要想了,就算这小男孩被你克死也是他的命,再说了按照各种线索来看,应该是这个村子受到了什么危险,于是这家人的父母把他给扔进了地窖,又盖上了盖子防止小孩出危险,可是他们竟然忘了给小男孩扔个绳子或者说是梯子。”

    “我可是在农村住过的,一般来说地窖里面就会有梯子,可以说是只要有地窖,地窖里面肯定就会有梯子,可是这家人的地窖却没有。要怪,就怪这家人的父母考虑的不周全,或者说是梯子的错,你俩这个小男孩姓氏名谁都不知道,怎么你还准备把这个小男孩印在你‘耻辱簿’上面一辈子?”

    苏霖的话语里面也是充满着戾气,这其实也是苏霖故意的。

    如果苏霖不打韩汐研一下,让她立刻斩断那个有关小男孩的想法,她也不会现在听进去苏霖说的话。

    有的时候你劝一个人的时候,发现她还沉醉在自己的思维里面,大可以打她一下,让她注意力立刻就恢复到了你的身上。

    只不过也得看人,有的人被打了还没等你说话呢她就大发雷霆了,这件事情,还是苏霖对韩汐研比较了解了,才出此下策。

    而如果不及时把韩汐研给拉过来,有可能韩汐研真的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