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九十六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7-10
    这话听起来不怎么受用,司马腾皱了皱眉,猛然想到了高都传来的捷报。当初吴陵似乎也在捷报中提及过梁府,难不成那次大胜匈奴反贼,也有这样的羯奴助阵?匈奴乱兵足有五百,梁府该有多少私兵?

    此问十分诛心,梁峰却淡淡道:“梁府护院尚不足百,一次乱兵来袭,便折去大半,哪能比得上刘都尉手下大军。”

    听梁峰答得坦然,司马腾心中猜忌顿消。乱兵来袭,不用说定然是匈奴攻打高都之事。面对那群穷凶极恶的匪兵,梁府尚能发兵救城,已经难能可贵。而且就看梁丰这身打扮,也该知梁府绝不宽绰,哪能养得起数百强兵?

    刘宣老儿着实可恶!难怪今次要点梁子熙出头,恐怕是暗恨乱兵被高都守军剿灭一事。匈奴乱兵过境,他还没找五部麻烦,这老匹夫难道不把他这个并州刺史看在眼里了吗?!

    面上立刻沉了下来,司马腾对刘宣道:“不过是几个羯奴,也值都尉挂心?”

    这梁子熙反应好快,刘宣心中暗道。若是梁府真的只有百来兵,确实不会引司马腾猜忌。现在高门哪家没有几百家兵?先皇武帝之前大封诸王,封邑两万户的大国,可置三军,兵五千;封邑万户的次国,可置兵三千;就算封邑只有五千户的小国,也能置兵一千人。拥立司马氏的诸勋臣贵戚,亦可分三等置兵。区区百人的部曲,还真不会被司马腾放在眼里。

    哈哈一笑,他道:“东赢公言重了。子熙与我也是故知,我府中还有不少梁府所产的藏经纸和白瓷。梁府这些时日收容流民,广布善缘,光是一冬救下的贫苦,就不知凡几。如此仁心,实在让人钦佩,不愧佛子之名。”

    什么?看刘宣满面笑容,司马腾不由又看向梁峰。他跟这老匹夫关系甚密?收容流民又是怎么回事?

    面对司马腾有些不善的目光,梁峰微微颔首:“刘都尉是曾买过藏经纸,还赐了骏马于我。不过收容流民一事,乃是高都县令郭东野所为。乱兵一路席卷村寨,让不少百姓流离失所。亏得郭县令仁善,收容流民,才能使高都境内安稳如昔,实乃良才。”

    听闻梁峰再次提到乱兵,司马腾这次却没有再冲刘宣发火,而是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没想到高都还有如此贤臣。”

    虽然是夸赞,但是梁峰和刘宣两人都察觉了他语气中的冷淡。刘宣微微一笑:“并州人才辈出,实乃东赢公之幸。今次射柳,也让老夫大感快慰,就不叨扰东赢公摆宴了。”

    说罢,他冲在座几人拱了拱手,带着几个亲随走出营帐。

    一直出了锦幛,跟在身边的心腹才问道:“相国,就这样罢休吗?”

    这番闲谈,似乎没有伤到梁丰的根基啊?

    刘宣一哂:“司马腾肚量甚小,疑心又重。如此一来,必不会再用梁子熙。任凭那梁家小儿有何自抬身价,也无法进将军府了。”

    这一次,他算是彻底摸清楚了梁丰的根底。此子聪敏机警,手段老辣,不论是何事都能办的妥帖。想要让司马腾厌弃他,是不大可能了。但是让其心存疑虑却不难办。只要司马腾派人打听一下,是谁最先捧场买了藏经纸,就该疑心梁丰和自己交往甚密。

    太原高门愿与五部交往,司马腾无计可施。但是自家的将军府,想必不会乐意用亲近羯胡的掾属。如此一来,今日种种都算白花功夫。就算他真的进了将军府,司马腾也必然不会再重用其人。

    这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怪就怪梁丰自己要用那勇悍羯人,还背着个佛子名头。释家不正是胡法吗?

    冷冷一笑,他翻身上了马背:“不用派人守着了,回府吧。”

    刘宣走了,宴会却不会停下。相反,司马腾招来了舞姬,重新饮酒作乐。弈延领了些赏赐,就被带出了营帐,刚刚一场射柳,似乎从未存在一般。

    梁峰也坐回了原位。不知何故,这次他身边还多了两个美貌侍婢,奉果献茶,殷勤无比。然而再怎么火辣香艳,也是俩没胸没屁股的黄毛丫头,梁峰面不改色,温文有礼的坐在席间,细品香茗。

    “咦?子熙可是觉得这两婢子愚笨不堪用?”主座上,司马腾故作关切的问道。

    这是想仿效石崇让酒那一套?梁峰放下茶盏:“多谢东赢公关照。只要有茶,吾便足以。”

    “不愧是佛性通达之人。”司马腾笑笑,也不多言,继续看舞去了。

    关注到这边情形的,可不止一人。不少人都暗自摇头,梁峰此子虽风姿卓然,才高心善,但是偏偏是个喜好佛法的。东赢公向来厌恶诸胡,又有刘宣从中挑拨,怕是要心生芥蒂。

    赏完了舞,又是樗蒲。这也是一种骰子的棋类游戏,又称五木之戏,颇有些博|彩游戏的风范。别说是司马腾了,就连那个一直看起来聪慧稳重的温峤都玩的起劲。梁峰不熟规则,也不大爱玩这种游戏,只是在一旁看着。谁料王汶走到了他身旁,附耳道:“子熙,此次射柳,东赢公似乎不喜啊。”

    王汶也颇为无奈。让梁丰来到晋阳,正是为了化解他与司马腾之间的误会。之前明明颇为顺利,偏生刘宣横插一杠,让司马腾生出不悦。

    对这情况,他也束手无策。王家本就跟五部交好,当年武帝想处死刘渊之时,还是他父亲王浑亲自求情。不过司马腾对于匈奴一直无甚好感,更是厌恶羯人羌人等诸胡。偏生刘宣点出了梁子熙用羯胡,喜佛法之事。有此芥蒂,恐怕司马腾再也不肯用他。

    梁峰笑道:“中正过虑了。我本多病,不堪东赢公重用。如此一来,岂不正好?”

    梁峰又何尝看不出刘宣的意图,不过司马腾这样的蠢货,他实在没兴趣伺候。亏得刘宣点出了私兵和流民之事,如今推了个干净,会从这方面找麻烦的人,估计就少了。

    没想到他表现的如此豁达,王汶不由也舒了口气:“也罢,你就安心在家养病,以后再寻机会吧。”

    见梁峰无事,王汶又返回了宴席,梁峰却彻底失去了继续玩乐的兴致。去岁市面上买卖皮料比往年少了六成,这可是实在的军需,难不成匈奴五部要有什么动作?刘宣突然拜访,让他生出了警醒,然而这群十八般游戏皆精通无比的高门士人,似乎没有一个对刘宣造访生疑的。

    洛阳刚刚大战一场,元气都尚未恢复,还有匈奴五部在一旁虎视眈眈,这些真正掌控并州的大人物,怎么就能玩得如此忘乎所以呢?

    欢饮放歌,曼舞享乐,在这一片歌舞升平中,梁峰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兴致。与其在此耗费时间,不如做些真正有用的事情。

    站起身,他向着主座走去。如今日已西斜,座上诸人正在玩藏钩之戏。

    司马腾似乎没料到梁峰回来,笑道:“子熙,可善藏钩?”

    梁峰并未作答,而是拱手一礼:“身体疲弱,不堪行乐,还请东赢公见谅。”

    一听对方是来辞行的,司马腾脸上的笑意立刻淡了些:“上巳自当通宵达旦,这么早走,可有些不妥。这样吧,若是你猜出了钩在何处,便可离去。”

    藏钩跟丢手绢的规则有些相似,乃是一排人面对猜者,在背后传递一钩,结束时让猜测这方猜出钩在何处。因为往往在天色较暗的时候举行,又有藏钩者高端的蒙蔽技术,也颇有些娱乐性。

    这话像是玩笑,也像是刁难,梁峰抬头看了一眼排坐在案边的众人,便开口道:“可是在郭郎手中?”

    “咦?”郭氏那个青年完全没料到对方能一猜而中,不由惊咦出生。

    梁峰却没有理他,只是朝司马腾一礼:“谢东赢公体谅。”

    司马腾面上神情颇为复杂,谁能料到梁子熙能一猜就中。可是看着他苍白的面孔,和摇摇欲坠却风姿不减的身影,又实在不好说些什么。只得道:“子熙今日疲累,要好好休息才是。来人,送梁郎回王府。”

    得了首肯,梁峰再次向司马腾行礼,跟在仆从身后,缓缓向外走去。

    高主薄低声道:“将军不再辟他入府吗?”

    司马腾半晌才摇头道:“还是罢了。”

    虽然知道刘宣所言未必尽皆属实,但是司马腾仍觉得心有芥蒂。明明梁峰祖上是个能把五部整治的面无人色的厉害人物,怎么偏偏出这么个爱怜诸胡的子孙?可叹他的姿容才学。也罢,反正他也不就征辟,何必再废心思。

    转眼就把这人抛在脑后,司马腾兴致勃勃道:“再来再来,这次我定要猜出钩在何处……”

    走过铺满锦缎的通道,转眼间,馥郁香气,丝竹欢闹便淡了下去,晋水哗哗,泥土芬芳,终于有了身在野外的感觉。

    “主公!”弈延快步迎了上来。

    “东赢公赏了你什么?”看到了弈延,梁峰身上那根绷紧的弦似乎也松了下来。

    “强弓一把,骏马两匹。”弈延答道。

    梁峰不由哑然失笑。钱都没赏,只给弓马,看来司马腾颇为悭吝一事也非虚言。

    “行了,今日事毕,先回王中正府上吧。”

    梁峰抬足,就想向司马腾备下的车架走去。谁料弈延一矮身,半跪在了他脚边:“主公,这里沾上了尘灰。”

    梁峰穿的是白衣,就算席间铺遍了地毯,也不能避免染上泥灰。没料到弈延竟会在此时给他拂去,梁峰想要说什么,却又闭起了嘴巴。以他的敏锐,何尝不知弈延今日的憋闷呢?他怕是也想做些什么,表示感激吧。

    两人一站一跪,就这么立在了晋水河畔。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也不在乎等候的车架。过了片刻,弈延才站起身:“主公,可以回府了。”

    “善。”梁峰微微一笑,再次迈足车架走去。弈延则紧紧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