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八十六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30
    送走了恶客,拿着郭郊赠予的彩杖,在府中召开了春耕动员大会,梁府便进入了紧张有序的春忙工作中。看小说最新更新来网,

    好好歇了个年假,陪儿子吃了汤圆、挂了花灯,过足了元宵节的瘾头,梁峰也从假期生活中调整过来,准备工作。谁料当日,姜达便从铜鞮归来,回到了梁府。

    “季恩何必如此匆匆?”看到身穿粗麻衣衫的姜达,梁峰确实吃了一惊。铜鞮到梁府需要三日路程,加加减减,姜达基本没在家待几天啊。祖父过世可是大事,要服齐衰,他还以为姜达至少会在家中服丧一月,才回梁府呢。

    姜达已经俯首跪在了地上,含泪道:“此次归家,方知主公用心良苦。谨遵家父之命,小人前来效命主公。”

    这次回到家中,姜达才知道梁峰所作的一切。原来在姜太医过世之时,梁峰就奉上了十万钱和百石黍米作为仪礼,又刊印医书百册,送到了姜府。姜家并非豪富,这些钱粮不是一笔小数目,更何况印制精良的医书。

    按照姜太医的遗愿,医书被分送到了并州诸多医家和名医手中,书里都是之前大疫留下的第一手资料,也是那些医者共同的心血结晶。有着这本医书开路,姜家在并州医者之中的声望扶摇直上,只要不性差踏错,数年之后,必能成为让人敬仰的世医大族。

    有这样的恩惠,如何报答都不为过。更何况,梁峰还从洛阳救出了姜家这辈中最有希望的继承人。若不是要服丧三年,恐怕姜达的父亲都要亲自来梁府谢恩了。

    所以在见到姜达,并听他说投效梁府之后,姜达的父亲和叔父们非但没有责怪,还叮咛姜达要好好服侍梁丰,报答恩情。只在家停留了十日,姜达便早早结束了服丧,回到梁府。

    听到姜达这么说,梁峰轻叹一声:“既然如此,季恩便留下吧。如今部曲之中新建了病房,专门负责收容伤患,还缺一人总领。你来了,正好接手这个工作,顺便管理起府中的大小医病。啊,如此一来,也该改‘病房’为‘医院’了。”

    快速进入工作,自然是排解丧亲之痛的最好方法,更何况是这种听起来就十分重要的职位。不过姜达并未马上领命,而是道:“数月未见,不知主公病情如何,还是要先给主公诊治才是。”

    听到这话,绿竹恨不得用力点头附和。这些日子郎君身体虽然好些了,但是太过操劳,先后病过两次,还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简直让她愁肠满腹。如今姜医生终于回来,又可以针灸泡药浴了,怎能不让她开心。

    没想到一上来就被抓着看病,梁峰推拒不得,只能伸出手臂:“医者为大。”

    姜达并未理会梁峰的调笑,认认真真把住对方的脉搏,左右手都细细诊过,又仔细看了梁峰的指甲和舌苔,皱眉道:“主公前些日子可是受过寒?”

    梁峰还没答话,绿竹便率先告状:“之前郎君纵马狂奔,受了风,病了好几日呢!”

    姜达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主公体内还有残毒,怎能如此轻狂?以后马还要少骑,身体更是不能受寒,还有饮食也要注意。这些日子,补的似乎有些过了,还是改用药膳吧。”

    三言两语,便把仅存的娱乐剥夺个精光。梁峰看着绿竹两眼发亮,大点其头的模样,不由苦笑,那点心心念的事情也不好问了。

    认真给梁峰检查过身体,开了方子送去熬药,姜达才问起医院的事情。当听说之前大战过后,只靠两个县府医工和几名护娘,就救活了六成重伤者时,他也大吃一惊:“护娘当真如此有用?”

    他家是太医出身,没怎么接触过军队的医疗系统。但是姜达深知重伤之后,伤者的精神状态。正因为大家都知道重伤难以活命,所以这些伤患才无法提起求生之心,有些甚至怕受苦,会直接自残了断性命。只是多了几个护娘,就能让六成重伤者起死回生,简直不可思议!

    “有用!”梁峰答的干脆,“人人都有求生之心,只要让他们看到一点希望,得到一点重视,就能起到奇效。除了护娘之外,还要在营中安排一些护工,若是战阵中有了伤患,也可就地治疗,这样活下来的几率就更大了。”

    姜达沉吟片刻,问道:“那这些伤残之人,以后要如何度日?”

    这也是相当重要的问题。一旦伤残,很大几率会丧失劳动能力,到时候别说在军中,就算退下来也难以靠种田养活自己。救这些人,岂不是白费力气?

    “他们本就有二等功勋,生活不会太成问题。退役之后就安置在乡里,可以帮忙守卫村庄,闲时还能指点一下乡人,帮助培训辅兵。”

    这是梁峰早就想好的事情。好不容易训练出强兵,就这么因伤抛弃去也不是个事情。厉害些的军官可以转到后勤,普通士兵则下派到乡间,进行底层协防。有人指点和没人指点效果全然不同的,这些伤残士兵,应该也能让民间的抵抗能力强上数分吧。

    没想到梁峰考虑的如此周全,姜达不再犹豫,点头道:“那恐怕还要寻些疡医,姜家也有专精金疮的子弟,等到过些时候,我便招几人过来帮手。”

    疡医乃是医科的一种分类,专治肿疡、溃疡、金疡、折疡等,也就是用手术切除溃烂肌肤,相当于古代的外科医生。姜达虽然也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但是他的传承主要还是养生和内科治疗,也就是所谓的疾医。如果想在战场救治伤患的话,还真需要考虑这方面的人才。

    听姜达如此说,梁峰不由喜道:“医院若能多招些医生,自然更好。关于急救方面,也要整理出条例,方便下面人实施。这些都要拜托季恩了。”

    这就像之前晋阳防疫一样,先做出条例,再逐一实施,能够极有效的提高效率。像是想起了之前那些往日时光,姜达面上也露出了些笑容:“小人自当尽力。”

    有了姜达这个主持过晋阳防疫工作的管理型人才,医院的诸项事宜很快开展起来。以每队两人的限额,先从营中挑选了八个机灵的兵士,由姜达指点他们急救常识。

    梁峰也少不得帮一把手,像是骨折用树枝和石膏固定,手术时最好消毒器械、带上口罩,包扎用干净的纱布等等。都些最基础的常识,不过这些知识,无一不是经过千锤百炼方才总结出来的至理,当然有其用处。

    然而一切还未步入正轨,烦人的事情又找上门来。当看着那位陈录事带着两位太医出现在面前时,就连梁峰也生出了一股不耐。

    “听闻梁郎有病在身,东赢公特地延请了两位名医,给梁郎诊病。”陈录事面带笑容,如此解释道。

    “我已有王中正请来的医者,不敢烦劳东赢公费心。”

    “此话差矣!医者自然是多多益善,何苦东赢公请的还是太医。梁郎无需担忧,有了两位太医,定能化解痼疾。”陈录事顿了一顿,敛起笑容,“还是说,梁郎不喜让太医问诊?”

    这话就诛心了。梁峰长眉一轩:“恐怕没人喜欢频频问诊。不过也罢,既然东赢公一片苦心,在下自当心领。还请两位跟在下到后室诊治。”

    说着,他便站起了身,向后室走去。既然是来挑刺的,当然要仔细做个全身检查,陈录事不好跟上去,只有两位太医跟着梁峰走进了房间。

    一进屋,浓浓药味就飘进鼻腔。两位太医皱了皱眉,不好细问,坐下来开始号脉。从腕上脉搏,到舌苔指甲,再宽衣叩胸,一套问诊下来,两人都不由皱起了眉头。

    其中年级大些的太医犹豫一下,问道:“梁郎君是否曾经服散,伤过身体?”

    他身上溃烂的地方并未好彻底,指甲上的米氏线也还留有印记,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症状,太医们怎能瞧不出?

    梁峰颔首:“去岁服散不当,险些毙命。”

    “这……”另一位太医咽下了下半句话。这怎么可能?看此人如今的状态,丝毫不像是曾经服过散致病的人啊,难不成……“梁郎君可是戒了散食?”

    “正是如此。还有姜太医亲自调理,方能让我行动如初。”梁峰淡淡道。

    “姜太医?可是铜鞮姜府那位?”郑太医赶忙问道。那可是王医令的亲传弟子,极有名气。更别说最近传遍并州的《伤寒新论》一书,不少医者都觉得这是张长沙之后最出色的伤寒医经,可留名青史。如果是姜太医看过的病人,他们再来问诊,可就班门弄斧了。

    “正是姜翁。如今给我诊治的,也是姜家的医者。季恩,你出来吧。”梁峰唤了一声。

    姜达挑帘,从后面走了出来。刚刚梁峰命人唤他过来,旁观了这么一出戏,姜达心中也不免生出愤恨。司马腾其人,实在可憎!

    没想到姜家人也在,那两位太医愈发尴尬了。盛太医干咳一声:“能让服散者戒除丹石,姜翁的医术实在高妙,吾等不及。”

    姜达冷冷道:“戒除丹石,乃是主公毅力过人,并非先祖父之功。”

    被噎的一愣,盛太医不由瞄了身边那俊美男子一眼。戒掉寒食散,谈何容易!难怪他看起来只有病容,却无病态。此人心志之坚,世间罕见啊!

    郑太医却皱了皱眉:“姜翁医术高绝,又著有《伤寒新论》一书。你身为姜家子弟,当传承医术才是,何必……”

    他的话没说完,但是意思明白的很。身为医者,何必拜他人为主公呢?

    姜达面上更为冷峻:“主公救我性命,先祖父的心血也是主公刊印,才能广传。主公待我恩重如山,自当以身相报。”

    “啊!”没想到姜家跟梁府还有这样的渊源,郑太医不由生出些愧色,“是我莽撞了。”

    看着两人,姜达摇头叹道:“医者微末,达官贵人就能轻易驱使,如奴如婢。如今我寻得良主,倒是比两位幸运几分。”

    这话可算戳中了两位太医心底隐痛。同样是官,医官在大多数权贵眼里,不过是另一类工匠,可以随意差遣,犹如奴仆。就如今天之事。明明是一个真正重病有恙之人,却要劳他们一路从晋阳而来,验看是否是装病。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又把他们这些太医当做什么?

    “可叹老朽无此运道。”沉默半晌,郑太医终于叹道,“也罢,既然来了,当献一份绵薄之力。我看梁郎君身上溃疡已有些时日,不知用的何药?我倒有一剂内服方剂……”

    “梁郎君可觉得目中视物有些模糊?我这里也有个名目方子,十分有效……”

    这些可都是真正有用的方剂,姜达面上冷意终于消退,认真跟两位太医会诊起来。

    守在房外,左等右等也等不到人出来,陈录事不由心中暗恨。诊个病都要如此之久,难不成那梁丰想要买通两位太医吗?可惜,这次所选之人都是油盐不进的硬骨头,只要是装病,立刻就能拆穿!

    这都大半年过去了,不论梁丰当初跟王中正说的是什么病,如今也该痊愈了。看他还有什么借口!

    然而半个时辰后,当两位太医出来,禀明病情时,陈录事再次傻了眼:“你说什么?梁子熙他有痼疾在身?”

    “确实如此。”郑太医捻须道,“若不是姜太医当初妙手,梁郎君也不可能恢复的如此之快。不过想要消除丹毒,彻底痊愈,恐怕还要两三年时间。”

    陈录事:“……”

    可是这梁丰看起来真不像是得了如此重的病啊!士族名流面带病容的数不胜数,恐怕那些常服散的都比他看起来更像是病人。顽疾不消,又怎能有如此明亮的眼眸?!

    然而两位太医又确实不会说谎,陈录事头上不由冒出汗来。直到此时,他才醒悟,看来此人能得王汶青睐,还是有其原因的。如此一位真名士,也并非这些小小诡计便能陷害。可恨自己怎么卷进了这样的事情里,又要跟东赢公如何交代?

    明明是冬日,他头上也见了汗,挣扎良久后,方才俯身一拜:“下官莽撞,还请梁郎见谅。”

    “东赢公也是好意,何怪之有?”梁峰淡淡道。

    “啊,此次东赢公命小人送来三车药材,还请梁郎笑纳。”陈录事连忙道。这时他也不敢提留下太医治病的事情了,当然要把人带回去,让他们亲自禀明。

    “多谢东赢公慷慨赐药。”送上门来的药,不要才是傻子,梁峰毫不客气答应了下来。

    丢了大大的面子,又赔了三车药材,陈录事哪里还敢久留,狼狈离开了梁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