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八十一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30
    三十匹马奔驰在刚刚化雪的官道上,马上骑士几乎人人跨弓带刀,整齐萧杀,一看就知是高门出来的私兵。这样的队伍,路上官兵根本不会阻拦,既无财货又无女眷,谁没事会去得罪如此强兵?

    就这么策马行了大半个时辰,为首的骑士一勒缰绳,大声道:“原地休息一刻钟!”

    说完,他率先跳下马,走到队伍之中:“姜医生,你可还好?”

    姜达此刻正坐在一匹马上,和另一位骑士同乘。咳了两声,他在身后人的帮助下蹒跚下马:“我还能撑得住,张队正无需如此。”

    张和可没把这逞强的话听到耳朵里,扶着人在一旁坐下,又递过水囊:“先喝口水,暖暖身。”

    水囊里灌得是热水,即便疾驰了这么长时间,还残存着些温度,都是路上现煮的。用心之细,让姜达感动无比。打开水囊,喝了些热水,又从怀里摸出丸药塞进嘴里,姜达舒了口气。从洛阳逃出来之后,他便吃上了干粮,裹上了披风,心情也大为不同,原来缱绻不去的寒症立刻消退。等到归家之后,再喝上几服药,应该就无碍了。

    这次出逃,着实超乎他的想象。且不说轻轻松松被运出少府的高墙,就连皇城大门都能顺当通过。因为人数不少,一路上也碰到过两次盘查,但是这队人还带着晋阳王氏的书信,寻常哪有人敢阻拦?

    这些,都是梁丰精心为他准备的。只为救他一人。捧着热水,姜达只觉的浑身发烫。如此大恩,粉身碎骨恐怕也无法报答!

    正自心情激荡,远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哭嚎:“豕儿!豕儿你醒醒啊!这是怎么回事?谁来救救他!”

    那声音惨厉,宛若撕裂了心扉。在洛阳城中,姜达曾无数次听到,犹如梦魇。他猛的站起了身:“那边,那边是什么人……”

    张和起身远远一望,便道:“是一队流民,其中一个女子抱着孩童哭嚎,应该是新亡的孩童。”

    “我能去看看吗?”听那哭喊,不像是饿冻而死,反而像是猝然出现问题。身为医者,又经历了如此一番磨砺,姜达实在不能熟视无睹。

    张和只是沉吟片刻,便点了点:“无妨,过去看看吧。”

    听到这话,姜达赶忙向那边走去,张和则带了几人牢牢跟在后面。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那队流民面前,看到这群带着刀弓的兵士,流民如同惊弓之鸟,四散开来,唯有那个妇人跪在地上,涕泪满面,想要唤醒自己的孩儿。

    姜达走上前看了一眼,便道:“你刚刚喂了他什么?”

    那妇人愣了一下,还未回答,姜达已飞快蹲下身,把孩子抱起,用膝盖抵住对方的胸腹,用力拍击了几下脊背。只听咔的一声,那孩童吐出了一小块面饼,浑身颤抖了起来。姜达立即取出怀中针囊,在孩童肩部刺了几下。那男孩哇的一声便哭了起来。

    这时那妇人才醒过神,一把抢过了孩子,用双手仔仔细细在孩子面上摸了一遍,呜咽出声,转身便朝姜达叩拜,嘴里含混不清,净是感恩的话语。

    目睹了这一幕,其他流民也慢慢聚拢了过来。起死回生向来是让人惊叹的事情,看到那孩子转醒,不少人也都跪了下来,口称神医。

    姜达哪敢受着个,连忙去扶。张和却拦下了他,冲着那些流民问道:“你们是从洛阳逃出来的?”

    “没错。乱兵再也不退,呆不下去了。”其中一个胆大些答道。

    大战数月,洛阳附近郡县损失惨重,尤其是对这些小农而言。本来以为天子脚下能够安稳度日,谁料乱兵来了,管你是哪里人士,照样保不住性命。开了城之后,城里的百姓更是惨不忍睹,但凡还有一口气在的,都想方设法往城外逃。

    张和又问道:“如今天寒地冻,你们要逃往哪里?”

    “豫州,我老家在豫州”

    “兖州……”

    “兖州不行,听说也在闹兵,还是到幽州吧!”

    众说纷纭,有些是打算回故里,有些却茫无目的。张和颔首:“我来时,听说并州高都县正在收容流民。若是无处可去,倒是能在那边落足。”

    “并州?并州不是胡人甚多吗?”

    “听说去岁还闹了旱灾呢……”

    “怕是不妥吧……”

    张和笑笑:“我们一行也是往并州去,直接通过太行径就能高都。若是谁人有意,可以随我们同行。”

    这话立刻让不少人心动起来。那个救回了儿子的女子突然问道:“恩公可是要去高都?”

    姜达不笨,此刻已经听出了张和的意思,立刻道:“我非高都人士,不过我家主公的府邸就在高都附近。他姓梁,在并州名气非凡,曾逢佛祖入梦,还消弭了晋阳一城的疫病。”

    看了姜达这一手救人本事,再听他吹捧那位“主公”,不少人眼睛都亮了起来。张和却没有附和,而是对姜达道:“行了,姜医生,咱们该重新上路了。”

    若是他继续为梁府说项,可能还会让人生出疑虑。现在要走,反而有人不甘心了,赶忙追问道:“这位军爷,那位梁郎君可肯收容我们?”

    张和皱了皱:“梁府只要有一技之长之人,你们还是到高都更好。”

    这话听起来像是泼冷水,可是刚从绝境中逃了出来,如此有一说一,反而能让人生出希望。又有人问道:“高都不过是一个县,就算能赈济一时,也救不得人啊!”

    “高都并非赈济,流民到那边都能开垦荒地,赁借春种。高都县令也是个有为之人,几百匈奴匪兵都能击溃,保住城池。”张和反驳道,“行了,我们要上路了。若是有想去高都的,可以跟在马队之后。”

    说完,他也不再理会那些流民,拉着姜达向马队走去。

    看着这行人上了马,流民们开始骚动起来。家破人亡,逃亡的去向就是他们活命的依仗。若是错失了这个机会,可如何是好?

    正犹豫着,那位救回了儿子的妇人站起身来,向着马队走去。

    “阿绫,你不是要回河东吗?”有人在身后喊道。

    “他们救了我儿性命,我要去高都试试。”那妇人只剩下了这句话,头也不回离开了小路。

    这话倒是点醒了不少人。若是如此贤德的医者,勇健的兵士都是那位梁郎君的部下,那位郎君,又该是何等人物?更何况,高都听起来也不差,就算不能到梁府,到了高都,应该也有一条活路。

    又有几个人脱离了队伍,跟上了那妇人的脚步,接着是更多人……

    听着后面凌乱的脚步声,姜达有些担忧的问道:“这就四五十人了,府中还能收容吗?”

    张和笑了笑:“流民都先安置在高都,府中只要能干之人。姜医生放心,如今梁府已远胜当日!”

    听到这话,姜达心中不由升起几分渴盼。翻身上马,这次马队并未急行,而是带着那队流民,缓缓向太行径行去。

    ※

    “朝雨姊姊……”

    听到后面传来的低低呼唤,朝雨回头,就见绿竹局促的站在门外。朝雨对下面织娘吩咐了几句,便走了房间,柔声问道:“怎么此刻来找我?郎主呢?”

    “郎君在书房。”绿竹声音有些闷闷的,低声道,“有苍岚和采薇在身边伺候。”

    “糊涂!”朝雨皱了皱眉,“她们只是帮郎主处理杂务,并非真正的婢女。郎主身边缺了人可如何是好?”

    “可是那两人也会帮着磨墨添香,还会画笺纸,沏香茗,手艺都比我要强……”绿竹委屈的都快哭了。郎君新收的那两个婢子,虽然容貌平平,又冷又闷,但是聪颖的要命,似乎就没她们不懂的东西。被这两人一衬,绿竹只觉自己愚笨无比,简直无颜留在书房里了。

    看着绿竹那副模样,朝雨轻叹一声:“绿竹,你可还想待在郎主身畔?”

    绿竹咬紧了嘴唇,缓缓点头。

    “你可知,郎主总有一日要把你许配出去?”朝雨继续追问道。

    “我……我不嫁人!我要一直守在郎主身边!”绿竹低声道。

    绿竹又如何不知,郎君对她并无遐思。生病之前,只是淡漠;患病之后,许是自己照顾妥帖,才让他生出几分亲近之意。绿竹从不敢奢求更多,但是让她嫁人,离开郎君,绝对不行!

    朝雨也跟这丫头谈过,然而扪心自问,未嫁之时碰上郎主这样的男子,哪个女人能不心动?所以她根本不会劝绿竹死心,但是贴身婢女的职责,却不能忘。

    “既然有这想法,你就更该好好服侍郎主。”朝雨叹道,“若是郎主真有让苍岚、采薇取代你的意思,又何必只命她们待在书房呢?”

    绿竹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我也想跟姊姊学些数算、诗书。我,我不想输给那两人……”

    朝雨不由笑了:“这最好不过。”

    有了朝雨的安慰,绿竹终于定下心思,又回到了书房。今日不算忙碌,只是处理了一个时辰公务,梁峰就带着绿竹回到了屋中。

    “把棋盘摆出来吧。”梁峰脱掉外衣,斜倚在凭几之上。

    今天结束的挺早,等会弈延来了,可以抓他对战一局。这些日子,梁峰也开始慢慢传授弈延棋艺,不说别的,围棋确实很能锻炼耐性,还有对大局的掌控力。弈延在这方面天赋颇高,只要磨练一段时间,就能见成效。

    当然,梁峰也不否认,虐菜这种娱乐,不论什么时候都能让人身心愉悦。

    绿竹立刻手脚麻利的摆出了棋盘,又挑出些细炭,弄了个怀炉,递在梁峰手边:“郎君,你冬日手冷,要多用怀炉。”

    梁峰笑笑,接过了那错金小炉:“这两日你也要多喝些热水,让厨下弄点红枣泡水喝吧。”

    绿竹愣了一下,突然满脸绯红,退到了一边。这些天,她的小日子快到了,没想到郎君居然记得这种事情!随即,小丫头的眼圈又微微湿了起来。郎君果真惦念着她,只凭这个,她就该好生照顾郎君才是!

    心头正自纷乱,门外,弈延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的棋盘:“主公!要对局吗?!”

    “嗯,今晚只手谈一局。”梁峰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棋篓。

    弈延立刻上前一步,跪坐在了书案另一侧,持白落下座子。梁峰浑不在意,捻起一枚黑子,放在了对角位置。他用的一直是后世标准的落子手势,白皙纤长的手指夹着黑色的棋子,更衬的那双手莹润如玉。弈延的目光不由自主望了过去,不过很快,他便强行收敛心思,仔细研究起了棋局。

    绿竹看了看对弈的两人,走到了一旁,斟上茶水。满室清幽,茶香怡人,偶尔几声清脆落子声响,让人心神俱静。绿竹轻手轻脚奉上了茶汤,再次坐进了自己那个小小角落。这样,确实足够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