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八十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30
    “你说什么?殿中不稳?!”司马越面色铁青,厉声问道。

    “禀司空,昨日张方乱兵在建春门外作乱,意欲闯入皇城,劫掠太仓,引得宿卫军哗变。北军中候已无力掌控六军,不少将校都说要入金墉城,劫出长沙王……”

    听着心腹汇报,司马越又惊又怒。自从十日前,张方军入城之后,就大肆奸|淫掳掠。洛阳城中不知多少□□离子散、家破人亡。原本缺水断粮的情况丝毫没有缓解,反而变成了人间地狱。这两日朝中弹劾奏章简直能堆满桌案,百官都盼着中书省约束张方部。可是司马越手中无人可用,又能如何?只得安抚众人,说长安大乱,张方军不日就要撤兵营救河间王,静待成都王入洛,自能消弭兵祸。

    这本也是司马越给司马颖下的绊子,谁料对方还未从邺城动身,张方就已经按耐不住,开始攻打皇城。这下殿中诸将如何能忍?本来开城一事就是他和弟弟串通了左卫将军暗自行事,六军之中多有不服,司马乂的旧部更是怨声载道,如此一来,绝对是弹压不住了!

    “阿兄,长沙怕是不能留了!”一旁,司马腾大声道。

    “住口!”司马越心底烦乱,低声喝道。这种事情,他如何不想?可若是亲手杀了司马乂,城中兵士再也不会信他,还要如何怂恿这些人起兵造反?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阿兄,如今我们以如蹈汤火,若是长沙被那些人救了出来,两边都无法交代了!”司马腾急道。

    这司马越如何不知?!且不说放虎归山留下的隐患,就是司马颖那边也无法交代。若是闹起来,他断然得不了好处!这简直是腹背受敌,难做决断。

    “司空。”旁边一位黄门郎突然上前一步,低声道,“既然张方已经攻打皇城,不如把此事密告与他。想那张将军一定不会错失良机……”

    闻言司马越不由眼睛一亮,沉吟道:“可是金墉城易守难攻,光是知道消息,也未必能成事……”

    金墉城是一座彻头彻尾的军事重镇,由南北相连的三座小城构成,城高三丈,宽十丈,背依北邙,可俯瞰洛阳全城。城中有重兵把守,历来是关押司马氏宗亲的幽宫。这样的固若金汤的坚城,十万大军怕都无可奈何,又岂是区区一伙乱兵可以攻下的?

    那黄门郎呵呵一笑:“殿中应有愿为张将军开城之人。”

    “善!”这下犹豫尽去,司马越吩咐道,“你领人速速去办,若是事成,我必有重赏!”

    说罢他又转头,对司马腾道:“元迈,你离开并州已久,不如趁此机会回返。等到时机成熟,再出兵白径,截断邺城后路。将来那一战,你可是关键!”

    司马腾如今不过二十出头,正是争强好胜的时候,听到这话,立刻起身道:“阿兄放心!只要阿兄一声令下,并州十万兵马自当如臂使指。武帝一脉已经不堪用了,想要匡扶朝纲,必须阿兄出手!”

    这话中听得很,司马越抚掌笑道:“元迈所言甚是。只要作乱之人身死,又何愁天下不定……”

    ※

    窗外正在落雪,大雪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两日。若是静夜,万籁俱寂中,当能听到雪落沙沙。温一壶淡酒,捧一个怀炉,坐在窗前静观雪夜,这曾是姜达的最爱。可是今日,他裹着冬衣,枯坐在窗边,静静听着远方街道传来的喊杀之声。

    这里是少府医署,地处皇城之内,宫城墙外,三万宿卫军驻守城门。除非国破,否则根本不可能听到刀兵之声。

    可是那声音已经响了一夜。整整一夜。

    从日落开始,到夜静时分,似乎无数兵马涌入了内城。马蹄声,刀兵声,惨叫声,不绝于耳。那些日日盼着开城的同僚,变得噤若寒蝉。连少府的大门都紧紧闭了起来。

    可是一道门,能挡得住乱兵吗?

    姜达不知道。

    前几日,他还曾想过,去求求东赢公。然而到了,他才知道东赢公已经趁着城门大开离开了洛阳。还有其他数之不尽的王公贵戚,家家户户都带着私兵,保护家眷离开了这座死城。

    他们自然能走。就算那群乱兵再怎么猖狂,也是河间王的人马。他可不会得罪那些豪门阀阅,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让这群士族子弟逃离火海。可是剩下的人呢?洛阳城中的黎庶,百官呢?难道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了?

    可惜,长沙王败了。败在了殿中护卫的手上。败给了那些卑鄙小人。若是他还在,是否能坚守城池,让帝都免收如此屠戮?

    干巴巴睁着眼睛,姜达听着窗外杀喊,直至天明。

    第二日,厮杀声停了下来。第三日,一个消息如同插翅,传入了所有人耳中。

    金墉城被张方当兵攻破,长沙王被这贼子灼烤而死!

    当听到这消息时,姜达只觉自己的心都凉了。司马颖来或不来,又有何区别?然而隔日,他就知道了区别所在。炙杀了长沙王之后,张方又率兵来到宫城,强掳宫中女子。每日都有惨厉的嘶嚎声从墙外传来。

    他们究竟带掳了多少人,没人敢想!这些宫女又会被如何对待?更是不堪思量。

    一直闹了三日,乱局才渐渐平息。可是依旧没人敢出门看看,城中成了如何模样。不过就算没有贼人,他也快熬不下去了。缺粮,缺水,还有缠绵不去的风寒,几乎耗干了他的气力。只需在多些日子,就无需乱兵费力。

    就这姜达已经绝望之时,一伙人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姜医生!天幸你还在少府!”为首那个兵士,递上了一个水囊,低声道,“我是梁府家兵,奉郎主之命,前来接你回府!”

    “!”姜达挣扎了爬了起来,“你是……我记得你……子熙,子熙他……”

    话没说完,涕泪已下。谁能料到,在这种绝境里,竟然会是那人,派人来援。

    那家兵也红了眼睛:“当年梁府一战,是你治好了我的腿上。姜医生,莫哭,快快喝些水。咱们这就离开!对了,郎主还说,姜医生可以留信,说祖父过世,辞官返乡。这样便不会被朝廷责怪……”

    “什么?!祖父他去了?!”姜达一听,就抓住了那人的手臂,“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月之事。”那家兵犹豫一下,“不过姜太医留下了一册医书,郎主命人刊印了。”

    刊印是什么,姜达根本听不明白。不过此刻,所有激愤,所有悲苦都化作了浓浓恨意。若是没有司马腾,若是没有司马颖,若是没有这些汲汲于权势的司马一族,他和祖父,怎会落得如此?!

    推开那家兵,他起身走到了书案前,飞快写下了一封辞表,扭头道:“要怎么走?”

    看到姜达终于振奋精神,那家兵不由长长舒了口气:“还有人在墙外接应,只要出了皇城,就能离开洛阳!”

    没有丝毫迟疑,姜达道:“走吧!”

    夜色深沉,一支不怎么起眼的队伍,翻过高墙,越过城门,离开了这座支离破碎的天子之城。

    ※

    “王中正传来消息,司马腾回到了晋阳!”梁峰扔下手中书信,叹了口气。看来洛阳之事,对司马腾毫无影响,甚至很可能还有些好处。否则这小子不会这么大大咧咧现在就回了并州。

    不过如此也好。没了这个碍眼的东西,姜达出逃的事情应该也不会有人惦记。回头等人到家了,就往府里一塞,说给自己治病,谁都挑不出错来。

    想了想,梁峰扭头问道:“这次派去洛阳的人身手如何,靠得住吗?”

    弈延立刻道:“都是攻城陷营的能手,还有几个受过姜医生恩惠。领队的是张和,不会出错。”

    梁峰一直有意培养特种兵,因此勇锐营中最为精锐的那些,确实练过一些后世特种部队才会教的东西。寻常几丈的高墙根本就拦不住。张和更是从营中破格提拔的备用营长人选,对战术理解不差,人又机敏,梁峰也亲自见过,对他还是相当满意的。

    微微颔首,梁峰道:“记得通知吴陵,姜达是好不容易从城中救出的,关隘那边不容有失。”

    “属下明白。”弈延答道。

    “对了,你也要尽快从营中挑些聪明伶俐的兵士,回头跟姜医生一起学些急救知识。这些人每一个战斗单位里都要安插,就叫护士吧。等上了战场,他们能多救不少性命。”梁峰说的相当郑重。

    上次一战,重伤的那些兵士,如果能够在战场就得到救治,阵亡率恐怕还能降几个点。可惜队里没有合格的卫生员,这次姜达回来了,就能着力培养这方面的人才。

    弈延已经清楚了病房中那些护娘的作用,若是战场上也有一批这样的人,自然能派上大用场。

    “还有这次选出的军官,将来都要学学数算和基本的书写。起码要让他们能看懂指令,能算清楚队里所需的粮秣数量。若是没有这些基本知识,怕是要耽误事情。”梁峰想了想,又道。

    “主公,他们都是些莽汉,学这些,怕是会耽搁功夫。”弈延皱了皱眉头。

    “你学这些,耽搁功夫了吗?”梁峰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上进心,就不配做一个好的将领。要把这些纳入军官晋升体系才行。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我可不希望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好兵,被蠢材给糟蹋了。”

    这半年,弈延确实没有一天停下学习,如今已经看懂一些书信了。对于主公所读的兵书,理解也更深了一步。学识的重要性,他当然懂。但是要求每一个军官都能如此,总觉得有些不切实际。

    不过这是主公的命令,他可以下去问问,万一有人想学呢?反正教他们的,必然不会是主公。

    正想点头,弈延突然身形一僵,双眸如刀,飞射在了走入房门的女子身上。经过数次大战,杀人盈野,弈延的目中自有凛然杀气,然而女子就像没看到一样,板着面孔走到了书案前:“郎君,各坊的匠人、帮工都登记完毕,还有几位匠头去岁得的奖赏和年节馈赠,也一一记下。”

    梁峰接过册子,随意翻了一翻,便点头道:“做的不错。四坊的规程,你要再细细想想。如今府上人多,规矩也要相应改变,万万不能出现错漏。”

    “奴婢晓得。”那女子微微颔首,面色依旧没什么表情。她容貌其实不差,身量也高,但是不苟言笑,打扮又朴实无华,看起来就像根木头一样,有些扎眼。

    不过对这个新秘书,梁峰倒是相当满意。这次朝雨从病房选了两人,一人身材高挑,面无表情,一个娇小瘦弱,脸上有疤。两人一个冷,一个闷,但是数算和书法都相当不错。高个的那位逻辑思维极为缜密,对于人事管理也相当有一套。矮个的则博学强记,不论是数字还是梁峰的吩咐,都能做到过耳不忘。更难得的是,两人丝毫没有找回过往的打算,因此梁峰便给两人赐名,一个叫苍岚,一个叫采薇,留在了书房之中。

    不过这一变动,让他身边那些亲近人有了不小震动。绿竹就不说了,弈延似乎也心有耿耿,从没给这两位好脸色看。也亏得两个女子都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换个柔弱点的,怕是弈延那眼神就能把人吓退了。

    又吩咐两句,梁峰让苍岚下去了,扭头看向刚刚收回目光的弈延:“怎么,你看来不大喜欢这俩个新人。”

    弈延沉默片刻,才道:“她们身份不明,不配留在主公身边!”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都是可怜人,自有她们的理由。”梁峰叹了口气,“弈延,扶我去外面走走吧。”

    犹豫了片刻,弈延才上前,扶起了那人。比起半年前,他的臂上多了些肉,也不再那么轻飘飘似乎一阵风都能刮走,但是他依旧是瘦弱的、苍白的,靠的近了,还是能嗅到挥之不去的药味。

    如今能够自由走动了,梁峰也不会把所有体重都压在这个人形拐杖上。缓缓走出了房间,他向着自己最喜爱的偏院走去。这里不像其他院落种着各种花树,有假山水池,曲径通幽。院里只有一栋高高望楼,简陋,但是让人心情格外开阔。

    一步一步踏上台阶,梁峰站在了三楼的木栏前。之前雪了几天的雪,田中厚厚盖上了一层。这些冬雪,可以让土地保持墒情,可以杀死泥土里潜在的害虫,还能让出了苗的冬麦不被寒风冻坏。实实在在的丰年之兆。

    有了雪,农户们开始窝冬,但是庄子并未平静下来。远远望去,兵营依旧有一排排人影晃动。结束了年假,部曲又开始操练,原先的辅兵要转作正兵,新收的流民也要接受辅兵训练。就算天气寒冷,这些也不能停下。那些缺员的兵力,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填补之上。

    看着远方那些勤奋操练的人马。梁峰突然问道:“弈延,这些日子,你在忧心什么?”

    手上的伤已经结了痂,但是弈延心中,显然还有些压在心底的东西。梁峰不可能就这么坐实他最重要的部下陷入苦恼,当然要问问看。

    像是被灯光射中的野鹿,弈延的身形立刻僵住了。他没料到,主公会这么直接的问出来,也想不出,自己改如何应答才好。

    过了半晌,他才低声道:“主公需要人才,以后梁府,也会有更多有用之人。属下不晓得,自己还能不能站在主公身侧。”

    这话是真心的。不论是出兵救出姜达,还是挑选孩童学习数算,抑或书房中那两个陌生女人。主公需要的从来就不只是部曲,他还要更多有用之人。而自己,却只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他害怕那双眼睛看出他的不妥,却也同样害怕,那人的目光不再想往日一样,落在他身上。这简直是无法选择的难题,让弈延寝食难安。

    梁峰惊讶的挑了挑眉,他没可想到,弈延担心的居然是这个。唇边浮起了一点笑容,梁峰轻轻摇了摇头:“你和他们不同。”

    弈延喉头一颤:“若是有一个跟属下一样的战将……”

    “你跟其他任何人,都不同。”梁峰打断他的话语,“弈延,你是我亲手教出来的,没人能取代你的位置。”

    这是梁峰的真心话。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离谱至极的意外。在他几乎要放弃求生意志的时候,遇到了眼前这人。弈延跟他身边那些亲近之人都不一样。他是个羯人,不懂那些常人该懂的东西,也不认识这个躯壳原本的主人。在弈延面前,他可以放纵自己,表露出一些属于真正自我的东西。

    不论是操练部曲还是教授兵法,其实这些,都是自己上辈子残存下来的余热,是无法放手的回忆。如果没有弈延,他可能只得把这些东西压在心底,期盼着在忘光之前,寻到一个可信之人。抑或慢慢适应这个世界,选择融入那些装腔作势的名士之中。

    幸运的是,他提前遇到了这个人。

    这就像给一个苟延残喘,不良于行的人插上了双翼。会有人放弃这难得一见,能够窥探蓝天的机会吗?

    弈延对他,当然重要。

    那双能拉三石硬弓,稳健无比的手颤抖了起来。弈延听过主公的夸赞,无数夸赞。然而从未有一次,让他如此动容!

    心底像是有什么东西绽开了,带着酸涩,带着苦痛,带着不可自抑的喜悦,也有难以形容的惶恐。弈延咬紧牙关,费力挤出了声音:“主公要我,我便永生留在主公身畔。”

    扶着自己的那双手,抖的都不成样子。梁峰并未点破,只是微微一笑。

    “一言为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