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七十八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19
    ,更新快,,免费读!

    一双骨节分明,白皙纤细的手按在了胸前。每根手指都莹润修长,如同毫无重量的羽毛,似触非触,搔弄着他的心脏。

    目光挪上,娇嫩的唇瓣映入眼帘。唇上凝着莹润光泽和嫣红血迹,红得心惊,也让人热血贲张。那人似乎在说什么,嘴唇轻动,隐隐能窥见里面洁白的齿列和红艳的软舌。淡淡的药香飘荡在身周,无处不在,萦绕不散。

    他应该在他怀中。当这个念头浮上时,弈延再也忍耐不住,收拢双臂,用力抱住了怀中之人。温柔的轻触,怡人的药香瞬间消失不见,那人挣扎了起来,伴随着呜呜哀鸣,还有淡淡血腥。

    他该让他别怕,让他重绽温润笑颜。可是他做不到,体内就像烧着了一把火,烧的他浑身发颤,心跳如鼓。牢牢扼住了那纤细的腰肢,他俯身吻了下去。如同花瓣似的嘴唇在他唇边颤抖,柔软的诱人心颤。

    在挣扎之中,他们的肢体渐渐交缠,长长的手臂揽住了他的颈项,指甲楔入肉里。那是冷的,也是热的,是所有他能感受到的欢愉,也是苦痛,是垂死般的渴盼。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始终在他耳畔,像是哭喊,像是就饶,也像低喘……

    直到那人叫出声来。

    “弈延。”

    那声音清朗宁和,带着隐隐的笑意。亦如以往每一次的呼唤。

    弈延猛的睁开了眼睛!

    他面前没有人,只有高挑的木梁悬在房顶。房间里空荡荡的,既无矮榻也无案几,更没有消散不去的药香。这不是主院的卧室,而是营地的营房,自从新营建成之后,他就搬到了这边。

    绷紧的心脏落在了原位,旋即,难以形容的感觉涌上心头。弈延猛地掀开厚实的麻被,布满周身的细密汗珠被寒风一激,变成了冷汗,可是他没有在乎那个,反而直勾勾看着打湿一片的胯|下,咬紧了牙关。为什么会梦到这个?!

    扯掉染了污迹的里衣,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走到门边。水盆里还有些用剩下的水,不在意那水的温度,他捧起一把用力拍在了脸上。

    刺骨的冷意顺着冰水渗入,生出微微疼痛。但是这疼还不够!弈延只觉的浑身都在颤抖,因为寒冷,因为愤怒。从那日大傩之后,他已经连续三日梦到荒诞之事,然而这还是第一次,在梦中出现真实的面孔。他怎么敢梦到这个?!

    那是主公!是救了他,救了族人的恩人!传授他兵法、书算,把部曲和全部信任交付与了他,待他如家人门生!他本该敬他爱他,怎敢如此亵渎?!

    粗重的呼吸声在房中回荡,弈延一拳砸在了地板上。鲜血迸出,可是他没理会手上的伤口,反而一跃而起,披上外袍,摘下弓箭,大步向着校场走去。

    这几日,军中也放了假,校场里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他持着弓,走到了草靶之前。深深吸了口气,弈延举起手中强弓,弓弦嗡的一声,箭矢急射,擦着草靶飞了出去。再一箭,又一箭……每一次弓响,就像是捶打着他的脏腑,撕扯着他的臂膀,直到第七箭,羽箭哚的一声,刺入了靶心!

    浑身被汗水浸透,呼出的气却是白色的,就像凝在面前的薄雾。弈延垂下了酸痛的手臂。那是他不该梦到的。可是梦中,却只有掩不住的欢喜……

    “营正!”一个斥候大步朝这边跑来,“太行关传来消息,洛阳城破……”

    声音嘎然而至,弈延已经转过了身,直直望了过来。那是张让人胆颤的面孔。灰蓝异眸深入寒潭,既有外露的杀意,也有愤恨的郁苦,像是他无意间闯入了什么私密禁地。吓的话都忘了,那斥候张了张嘴,愣是没有挤出剩下的言语。

    然而只是一瞬,那张面孔上的表情悉数消失,弈延冷冷道:“长沙王败了?”

    “不……不是!”斥候这才醒过神,赶忙道,“陛下削了长沙王的官职,洛阳开城纳降了!”

    ※

    “什么?长沙王被削去官职,洛阳开城了?”刚刚休息了几天,就听到这个惊悚消息,梁峰不由直起身形,厉声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腊祭之后。”弈延答道,“如今开城怕有几天了。”

    “情况不对!”梁峰思索片刻,断然道,“成都王攻打洛阳,陛下恐怕才是最不愿见洛阳城破之人。如今洛阳尚未传出告急消息,突然撤销长沙王官职,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来到此间大半年,梁峰也算大致弄清楚了这场诸王混战的来龙去脉。乱斗的起因就是当朝皇帝,武帝司马炎的第二子司马衷。这个家伙当太子的时候就有痴愚的传言,智商堪忧,根本无力掌控天下。即位之后,皇后贾南风伙同外戚和皇亲操控朝政,祸乱宫廷,杀辅臣、杀太子。眼看一个妇人都能篡夺大权,司马家年轻力壮,又手握重兵的亲王们哪还能坐得住,立刻动手废后,开始了争夺大位的乱战。

    在此战之前,洛阳已经易主了好几次。现在城内外这几位亲王,以成都王司马颖和长沙王司马乂两人与司马衷血缘最近,乃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都是司马炎的儿子。这次攻城战也是两人之间的角力。河间王司马颙站在司马颖这边,麾下大将张方领军数万,为司马颖军中先锋。而东海王司马越和东赢公司马腾则被乱兵困在洛阳城中。

    一场大战,城内外总共六位司马族裔,闹出什么幺蛾子都不奇怪。但是于情于礼,皇帝都不可能撤掉司马乂的官衔。就算再蠢,被叔祖赵王司马伦废过一次帝位后,司马衷也该知道如今挥兵南下,想要攻占洛阳的成都王不怀好意,可以说长沙王就是他现如今唯一的依仗!更何况以现在藩王强皇帝弱的局面,控制洛阳的是谁也不好讲呢,长沙王怎么可能轻轻松松被抹了官职?

    那么削官抓人的,恐怕就另有其人了。洛阳被困,断水缺粮,这可就危及城中那些王公贵族的生命了。长沙王不愿投降,朝中愿意当带路党的,怕是不少。可以说这就是一场小型宫廷政变,长沙王违背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才会被幽禁关押。

    不过对于朝堂之中的事情,梁峰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洛阳的局势。如今冒然关押长沙王,他手下拼死奋战了数月的将士们会心服吗?那群被堵在洛阳城外,损兵折将,打出了真火的敌军,会甘心吗?说不定,城里还要生乱!

    “立刻派人进洛阳!去少府接姜达回来!”梁峰哪敢怠慢,若是洛阳城乱了起来,姜达一个文弱医官可逃不过去。反正城也破了,打着太原王氏的名头救个把人出来,应该问题不大。

    弈延点头:“我这就安排。”

    “多派几个,万一有流民,也可以通过太行径带回来。”本来以为开春之前不会有更多流民了,现在看来,他想的还是简单了。只是这些好处理,洛阳解围之后,司马腾也要回并州了。不知在洛阳憋了这么久,这家伙会不会再惹出什么麻烦。

    唉,这群司马家的蠢货,就没一个消停的!

    正想着,梁峰目光一挪,突然瞥到弈延左手上的伤痕,不由皱眉道:“你的手怎么了?”

    没料到会被发现,弈延呼吸一滞:“操练时不小心砸到了。”

    这分明是锤墙锤出来的自残伤。梁峰的经验何其丰富,轻轻摇头:“这几日放年假,你多少也休息几日,过完年恐怕还有的忙。若是在营中呆不住,就到府里吧,正好看看你习字的进度。”

    弈延默默咬紧了牙槽,点了点头。这样的邀请,他实在没法拒绝。拳头上的伤处又隐隐痛了起来,如同拉扯着的绳索。那不过是个梦,他不该想太多的……

    “下去把伤处好好包扎一下。冬天若是受伤,很容易生冻疮,就不好治了。”看弈延低头默不吭声的样子,梁峰笑笑,“任务虽然艰巨,但是也别把自己逼太紧了。放心,洛阳恐怕还要闹一段时间,咱们还有缓冲余地。”

    这安慰带着一种无所畏惧的爽利。脑中那些残存的影像如同春阳下的薄雪,消失不见。弈延用力点了点头,转身退了出去。

    看着那依旧笔挺的身影,梁峰也叹了口气。可用之人还是太少啊。若是能多出几个人才,何至于把弈延这小家伙逼到如此地步。

    不过如今能读书的,都是有钱人。所谓的“寒门”也不是真正的穷人,不过是“庶族”,也就是那些不能列为士族的中小地主阶级。想要这些人投靠,除了有钱有势还真没别的法子。这世道,当官会死,不当官又招不到人马,实在是要命的很。也许该办个班,找些战争遗孤之类的孩童培养自己的势力?

    养个几年就是一把基层人员了,正好跟上队伍扩大的步伐。心中默默有了定向,梁峰抽出一张纸,飞快记了起来。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七十八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