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七十五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16
    ,更新快,,免费读!

    厅堂之中,锦裘如堆,炭炉火暖,几个身穿华服的男子围席而坐,就如寻常高门。然而他们面前的菜肴却不是冬日难得的菜蔬,而是放在银盘中的大块羊骨。刚刚从架上取下的羔羊,烤的油光闪闪,异香扑鼻,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可惜骨头太多太大,根本无法用面前的象牙箸和银匙享用,若想把肉吃进嘴里,唯有用手。

    短暂的沉默之后,左手边端坐男子哈哈一笑,伸手抓住了羊骨:“相国烤的好羊!”

    说着,他张嘴狠狠一咬,一大块羊肉从骨上脱落,卷进了嘴里。油脂顺着胡须滑下,滴落在了华美的锦袍之上。

    右手边另一个年轻些的男子笑了笑,从腰侧抽出一把银匕,轻轻一划,片下块嫩肉,送在了嘴边,斯斯文文的咀嚼两下,那人才笑道:“冬日乳羊也是难得,相国费心了。”

    主座之上,须发皆白的老者伸出手,撕了一片羊肉放在麦饭之中,抓了两抓,团成一团,送进了嘴里。羊肉鲜嫩,麦饭香甜,就算是牙掉齿松,也能轻易嚼烂。那老者不紧不慢的吃光了一团饭,才道:“往日用匙用箸,总觉不大痛快。这样的好羊,还该用这样的吃法才行。”

    这是匈奴人的吃法。端坐大帐之中,赤手抓饭,快刀削肉,也唯有这样,才能吃的酣畅淋漓。然而在座诸人,都是一副汉家打扮。长袍宽袖,发髻高挽,就连胡须都修的整整齐齐。穿着华服,吃相却粗俗不堪,说不出的怪异。

    “哈哈哈!”用手抓着羊肉的那中年男子放声大笑,“相国说的在理。什么样的东西,就该有什么样的吃法。若是选错了,可就吃不到嘴里了。”

    “也得看肉何时能熟,是何人来吃。”又削下一块羊肉,一旁那男子冷笑道,“左部几百骑兵也能败在晋军手里,能勘大任吗?”

    “不过是几百乱兵,能做得什么数?”刘宣的面色也冷了下来,“承平太久,右部已经忘了王庭之威了吗?”

    匈奴王室虚连题氏已经没落,如今南匈奴中,屠各部才是最强的一支。早在五十年前,刘渊的父亲刘豹就曾短暂的统一过匈奴五部,引起了司马氏的猜忌,强行把五部重新分裂。但是刘豹的威名,却在五部中流传了下来。如今刘渊执掌屠各部,刘宣又把左贤王的名头让给了这个侄孙,可以说,他就便是实至名归的匈奴大单于了。王庭便是王庭,无论姓氏如何,都不容轻慢。

    那男子立刻闭上了嘴巴。就算再怎么狂傲,他也担不起这个罪名。

    旁边那个抓着羊骨的男子哈哈一笑,解围道:“相国言重了。只是左部这一闹,却也是个机会。正巧司马腾被困洛阳,何不趁此机会,直接发兵?”

    刘宣沉吟片刻,缓缓摇首:“冬日不宜兴兵,而且元海尚在邺城。若无大单于坐镇,五部哪能心齐?今日我宴请二位,不过也是求句准话。这羊,你们要吃与否?”

    两人对视一眼,年轻些的男子笑道:“黄口之辈,自当瓜分。只要相国言而有信,五部自当归于王庭之下。”

    “善。”刘宣颔首,“若是如此,还望两位牢记大帐王命。左部那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奢靡之物,何须用牛羊来换?”

    这话,说到了两人心坎之中。是啊,匈奴人祖祖辈辈靠的都是刀弓,用牛羊换财宝,简直愚不可及!就像当年王庭骑射手三十万众,大汉不也要俯首称臣,纳贡和亲吗?

    “相国所言甚是!右部兵马齐备,只待王庭钧命。”

    一顿饭吃了半个多时辰。送走了客人之后,刘宣坐在案前,端起茶盏。毕竟年纪大了,就算羊肉再怎么鲜嫩,对他而言也难以克化,只能多饮茶水,祛除膻腻。

    右部这两年虽然过惯了好日子,但是兵马还算雄健。只要他们心思不歇,就足堪一用。可惜元海未能在秋收时回来,如今只能等明年了。待收完了麦子,马儿的膘也长回来的时候,就是发兵之日。就算是出逃,也要让元海逃回来才行。

    只是闭目思索了片刻,门外便有人通禀。是前往高都的探马回来了。

    刘宣睁开眼睛:“让他进来。”

    “相国!”那心腹进门便禀道,“高都一战,确实如战报所言。”

    这些日子,他仔仔细细检查了核查了战报所言的谷地。虽然尸体都已运走,但是留下的痕迹不会消失。只是看看那焦黑的峡口和谷内残留的血迹,就不难辨出那一战的详情。

    听心腹讲完所见,刘宣的眉头反而皱的更高了:“高都城中情况如何呢?”

    “高都县令开始收容流民了,说是要重建城墙,开垦荒地。”心腹答道。

    “收容流民?”这可不是一般县令能够做到的。高都县令之前也未曾传出什么贤名,怎么一战下来,又是能臣又是名将。“那梁府呢?”

    “梁府设有寨门,属下实在没法窥探。”心腹道,“不过我在寨外的村落打探了一下。据说梁府这些时日也收拢了不少流民,除了汉人之外,还有不少羯人。人人都说那梁侯仁善,乃是佛子化身。”

    指尖轻轻敲了敲桌案,刘宣冷笑道:“又是收容流民,又是名声大噪,他难不成想学昭烈皇帝吗?无妨,待司马腾那个卑怯小人回来,看他要如何应对!”

    司马腾本就好大喜功,被困洛阳也是因敬献防疫之法。如果他回到并州之后,发现自己不再时,这个梁子熙又是参加法会又是收容流民,说不定会生出何等心思。用司马氏的屠刀去杀这个风头正劲的人物,岂不是恰到好处。陆平原都能死在司马颖手中,多一个梁丰,也不足为奇。

    “左部那边,再派些人过去吧。一定要好好管束呼延一脉,让他们知晓分寸!”刘宣放下茶盏,重重咳了两声。自从那日心疾发作之后,他的身体就更差了。只盼这个冬天,能早些过去……

    ※

    “咳咳咳!”姜达面色惨白,躬身剧烈咳嗽起来。

    几日前,他便患上了风寒,咳嗽不止。也正因此,他被免去了进宫的差事,每日只枯坐在少府官署之中。

    洛阳的局势越发差了。缺水少粮,别说是下面百姓,就连他这个少府医官,每日都吃不饱,穿不暖。城中粮价已涨到一石万钱,长沙王数次勒令王公贵戚们开仓,但是所获粮草依旧有限,供给军队尚且捉襟见肘。再这样下去,怕是百官都要忍饥挨饿了。

    这一仗是否能打嬴,姜达已经毫不挂念。就像行将就木的垂死之人,他心底一片麻木。城外的是司马氏,城内的亦是司马氏,这几位司马谁胜谁负真的重要吗?御驾都被长沙王拖到了前线,怕是龙椅上的天子,对他们而言也只如泥胎木偶,能够随意驱驰。

    又是一串剧烈咳嗽。姜达挣扎着站起身,取过一丸药,吞进了肚里。这种时候,煎药都成了奢侈,亏得身在少府,若是在别处,怕是连药都没得服。

    正想回身躺会榻上,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

    “长沙王又胜了!”

    “张方军又没退去,胜了又有何用?”

    “还不如败了,败了就有粮食了……”

    “你,你们快住口……”

    那应该是少府的医官。苦笑一声,姜达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重新躺会了床上。一阵刺骨寒意涌上,他抓起被褥,牢牢把自己裹在了其中。

    “雍州发兵了,河间王抽身乏力。”司马腾焦躁的在屋里踱步,“阿兄,张方军败了一遭又一遭,若是长安告急,他们恐怕就要撤了!”

    张方军一撤,司马颖孤掌难鸣,说不定也会罢手。如此一来,司马乂可就算胜了这一局。护驾有功,又勇武过人,朝中上下皆要归心。这可比一个司马颖要难缠许多!

    他不怕缺粮,甚至不怕洛阳城破。但是若司马乂掌控了朝中大局,他们这些旁支哪还有出头之日?!而且他离开并州如此久了,万一司马颖无功而返,一怒之下转头攻打并州,他岂不是成了丧家之犬?!

    司马越面色阴沉,盯着错金香炉中袅袅升起的烟气。如今的局势,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司马乂绝不能再掌大权,司马颖也不是善于之辈。若想在朝中立足,只能尽快动手!唉,要不是他这个弟弟也滞留洛阳,何须如此仓促?

    “你吩咐殿中吧。待到腊日大祭之后,就趁势而起,关押士度。一切都要谨慎行事,切莫让他的部将知道此事。”

    “要迎成都王入洛阳吗?”

    “若是赶在了正旦之前,他一定会心动。届时再煽动士度的部将,说不好还能浑水摸鱼……”司马越的声音越来越低,“此番所谋甚大,你千万小心!”

    “阿兄放心。我定会寻个良机!”司马腾冷冷一笑,断然答道。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七十五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