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七十三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13
    ,更新快,,免费读!

    那心腹额上见汗:“属下也不清楚,但是随捷报送上的还有人头,左部也派人仔细验看过了,的确是呼延家的反兵。”

    战功可以虚报,但是人头没法凭空变出来。刘宣沉默片刻,再次捡起书信,细细看了起来。按照战报所言,高都守将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先派太行关守兵驰援县府,半途佯装被乱兵击溃,然后残兵收拢,转到后路,切了乱军粮道。救粮心切,乱兵便中了伏击,于峡谷中被晋军全数歼灭。

    从战术角度来说,这战报完全看不出漏洞。乱兵毕竟只是乱兵,又不是匈奴主力,缺乏将帅指引,一群乌合之众碰上了个会用兵法的将领,败的毫不奇怪。但是刘宣心中总觉的有些不对。

    当年郝散大闹上党的时候,连潞州郡城都被攻克了,也没见并州晋军有什么作为,最后还是作乱的匪兵转战到雍州,才被当地守军剿灭。郝散不过是个普通农人,尚能打的如此轰轰烈烈,而如今造反的这伙人,可是呼延家的人马!就算那千骑长再怎么愚蠢庸碌,手下兵将也不会如此不堪一击。

    一夜间攻破千骑长大宅,三日之内杀光两个地方豪族,这样一支匈奴骑兵,怎么可能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校尉手里?他难不成是什么不世将星吗?!

    等等!刘宣的目光扫向下方那行字,皱眉问道:“怎么申门梁府也在报功之列?!”

    原来在战报之后,还专门注明了多亏县令鼎立支持,梁府从旁协助,才能如此顺利的击溃乱兵。看起来像是谦逊表功的写法,却让刘宣立刻警醒了起来。

    那心腹连忙道:“梁府就在高都西侧,距离不远,应该是策应有功。不过……”

    就他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刘宣厉声道:“不过什么?!”

    “不过也有人说,是这伙乱兵冒犯了佛子,才天降惊雷,让马群受惊。否则一队晋军又怎么可能打败四百骑兵……”

    “愚不可及!”刘宣怒的一拳锤在桌上。这群蠢货是怎么想的?冒犯了佛子?打起仗来,莫说是佛子,就是佛祖本身来了,也挡不住乱兵啊!

    “相国息怒!”那心腹立刻跪在了地上,“实在是左部距离梁府太近,难免受其影响,这当是无心之言……”

    “受其影响?什么影响?”

    “那个……梁府的白瓷在左部名气甚大,不少帐内贵人都有收藏……”心腹不敢再说了。这不也是刘宣本人带头给佛子造势嘛,若不是他先买了藏经纸,那些贵人又怎会动心想要收藏梁府中出产的器物?

    “梁府卖白瓷了?!”刘宣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据他所知,梁府白瓷如今连太原世家都没人能买到,怎么左部这边反而先得了?

    “非但卖了,数量似乎还很不少。据说这次被屠的千骑长,就买过白瓷。如今在左部,一件普通白瓷,便要百张牛皮加百张羊皮,器形别致的价格更甚……”心腹哪还敢隐瞒,赶紧把自己所知的东西一箩筐倒了出来。

    刘宣嘴唇哆嗦了半天,腰突然一弓,面色铁青,用手死死压住了胸口。

    “相国!相国!”心腹惊的一下跳了起来,“快!快来人!相国心疾发作了!”

    刘宣都年过六旬了,心疾发作可是能要命的!一堆仆从立刻围了上来,又是喂药又是灌水,花了好大一会儿功夫,才让老者缓过劲儿来。

    疲惫的冲心腹招了招手,刘宣喘了几口粗气,方才低声道:“你去左部找呼延家,让他们好生查查白瓷的事情。告诉呼延攸,若是再敢违抗帐中禁令,耗费军需买这些奢靡之物,我定拿他问罪!”

    那心腹赶忙点头:“小的这就前往平阳!”

    “还有……”刘宣沉吟了片刻,继续道,“派些人,去高都探探。看看剿匪一战,是不是如这捷报所言。若是查出什么,不要声张,回来禀报与我。”

    这份捷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推翻的。且不说这是高都守军的功劳,人头俱在,司马腾好大喜功,若是得知此事必然要赏。更重要的是,这场兵乱必须尽快了结。刘渊还在邺城,若是司马颖听说并州生变,一定会更加警惕,说不好刘渊终生都没有回来的希望。如今尘埃落定,乱兵能被高都守军轻松剿灭,那些猜忌也就淡了下来。这对左部匈奴不是坏事,反倒是件好事。

    有这么个大前提,不论事实如何,这份捷报大帐都必须认下。但是高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要弄个清楚明白!上党可是连接着并、司、翼三州的要道,若是想取洛阳、邺城,就必须通过上党!若是在这地方冒出个梁习那样的可怕人物,他们还如何争夺天下?!

    那张病弱俊美的容颜再次浮上脑海,刘宣狠狠握了握拳。不论如何,他都要想想法子,让那个梁子熙无法再进一步了!

    ※

    “伍长,今日不是校阅兵士吗?怎地不让带槍……”一个汉子小声问道。

    朱二咳了一声:“可能是郎主体恤吧。营中这么多人受伤,拿槍多不方便。你们都给我穿整齐了,到时候精神一些,别丢了咱们伍的脸面!”

    怎么说,这都是朱二当伍长后的第一次参加校阅。手下好不容易带了兵,就算装也要装出一副老练的样子。不过听孙什长说,这次校阅是要给赏的。此次算得上大战了,他们这些正兵,应该都能拿到三年免赋吧?

    心情不由有些激动,朱二整了整身上衣衫,又仔细检查过下面几个兵崽子的军容,才带队走出了营房。此刻校场上已经站了不少人,不过都有伍长盯着,谁也不敢交头接耳,就这么列起了队伍。辅兵也到了,密密麻麻排在后面。

    朱二挺胸抬头,带队走到了前排。这里可是正兵的队列,虽然大部分兵卒身上有伤,手中又没拿槍,但是气势依旧比那些辅兵要强上不少。在队列里站定,朱二又小心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兵,确定他们都没出岔子,才松了口气。

    这时,校场上竖起的军鼓咚咚响了起来。不敢迟疑,朱二立刻挺直了肩背,目视前方点将台。鼓响了三十有余,鼓歇时,莫说是窃窃私语,就连呼吸声都静了下来。在这一片肃穆寂静中,那个身穿红衣的俊美青年登上了高台。

    再次站在台上,梁峰负手向下望去。与上一次阅兵时单薄的阵型相比,今次部曲的阵列明显厚实了不少,开始有了真正的军队味道。那些站在前方的战士,面上也不仅仅只有激动,更加有了刚毅果敢,有了杀气韧劲。这样一支队伍,就算伤痕累累,就算没有武器,也不影响它的军威。

    环视一遭,梁峰大声道:“这次峡谷一战,勇锐营大胜。诸君皆是有功之人!”

    只是一句话,朱二的心立刻就绷紧了。他可是授过一次功的,本以为自己能习惯这样的封赏,然而当听到那位神仙一般的俊美郎主称赞勇锐将士,还是让他激动的浑身发颤,呼吸粗重。

    梁峰顿了顿,目光停在了台下首位,肃容道:“首功当属营官。弈营长智勇双全,杀敌争先,率部剿灭倍数敌寇,应得二等功勋。弈延,你来。”

    弈延早就知道今天的安排,但是听到主公的呼唤,依旧让他涨红了耳根。大步流星,他登上了高台。

    “这枚银章便是你授赏之证。”梁峰从桌上拿起一枚银色的军功章,别在了弈延胸前。“梁府人人,都应记得你的功勋。”

    看着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把同样洁白的银章别在了左胸之上,弈延深深吸了口气:“主公厚恩,属下莫不敢忘!”

    那声音响彻校场,台下人人都识得他,更是由他一手操练,才成了如今模样。看到他们的队正、他们的营官获如此殊荣,无一不觉得与有荣焉!

    然而梁峰奖了这枚章之后,并未停下,而是转身对台下诸人道:“除了弈延外,所有因伤致残者,一律荣升二等军功,免赋十年!阵亡者,皆是我营烈士!若有妻儿,一家免赋十五年。若无子嗣,可领一孤儿,继承香火!”

    功勋奖赏这些人早就知晓,但是亲耳听到郎主说出,还有继承香火这一法子,所有人都激动了红了眼眶。此战打的艰辛,然而郎主从未忘记那些受伤的,身死的兵士。只要有了如此照拂,又何畏身死!?

    “多谢主公!主公仁厚!”

    不知是谁先喊了出来,其他兵士同时也喊了出来。连呼三声,声震如雷。

    梁峰站在台上,静静听罢呼喊,才再次开口:“此战,所有正兵也都杀敌有功,免三年赋税。获三等军功章一枚。”

    说罢,他挥了挥手,几个女子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拿着托盘,另外几个则训练有素的取过盘中放着的铜质小牌,逐一别在了这些兵士的左胸衣襟上。看人带勋章,和自己被授勋全然不同。立刻,正兵队中就起了骚动。哪个见过此等场面,不少人都激动的涨红了脸,有些甚至忍不住低头,想看看胸前别的牌子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朱二当然也想,不过他站的太靠前了,要是低头失了态,可如何是好?咬紧了牙关,他只能昂首挺胸,任那女郎把牌子挂在胸前。

    只花了不到半刻钟,所有牌子都挂好。那队女娘恭顺的退了下去。然而台下的军士们却像换了个样,各个神采奕奕,简直看不出曾经负伤!

    梁峰又道:“正兵有赏,辅兵亦有。这次大战,你们功劳同样不小,所有人都升为正兵,得领军田。”

    辅兵受训时间毕竟较短,竟然惊的冒出了一阵嗡嗡声响。有人大喊了起来:“多谢主公!主公仁厚!”

    呼喝的声音并不算整齐,但是气势同样惊人。朱二站在前排不由皱眉,这群家伙,就是没点规矩!看来还要好好操练!

    梁峰却不阻止,等呼声暂歇后,才道:“以后并入正兵,你们也要跟正兵一样操练,一样上阵。所有的功勋,所有的田亩,都要拼命换来。若有临阵脱逃者,斩!若有奸|□□女者,斩!若有滥杀百姓者,斩!若有私掠财物者,斩!你们的荣誉,亦如胸前徽章,是战功,是保卫家园的赫赫功勋。莫要让头顶旗帜蒙羞!”

    这四个斩,说的斩钉截铁。然而下面众人并未退缩,亦未胆怯。相反,他们目光都亮了起来。他们不是兵户,不是被人耻笑歧视的卑贱之人。他们头上有军旗,胸前有勋章,名下有田产。他们都是梁家的私兵,有着自己的荣耀和尊严。这,远比财物,远比享乐更为重要!

    弈延大声应道:“主公威武!勇锐万胜!”

    下面兵卒齐声大喊起来:“主公威武!勇锐万胜!”

    看着那一张张兴奋无比的面孔,梁峰轻轻击掌:“善。赐宴!”

    随着这句话,十几个仆从跑了出来,手脚飞快的摆上了案席。大桶的麦饭,和一个个飘着浓郁肉香的锅子被抬了上来。

    站了半晌队,不少人口中都生出了津液。这是什么东西?怎得如此香甜!

    梁峰笑笑:“这些,都是你们杀掉的战马。马是吉物,亦有忠诚勇力,这些马肉当为你们增添血气,强壮体魄。除了此宴之外,每位兵士还能领到二十斤马肉,一缗钱。辛苦一年,这是你们应得的奖赏!”

    军田免赋虽然是实打实的收益,但是毕竟是未来所得。然而马肉和赏钱就不一样了!那可是额外的恩赐。

    看着台下诸人兴奋的目光,梁峰不再多言,笑道:“入席,开宴吧。”

    就算有了命令,这伙习惯了排队领饭的将士也未一哄而上,而是根据职务和属队依次落座。朱二那一伍坐在了第四桌,眼看满腾腾一碗饭摆在了面前,飘着香气的锅子就在桌中央,人人都可以从中舀上一勺马肉,浇在饭上。

    可惜大勺只有一把,这点等候的时间,简直能把人逼的疯了。不少人连面前的酒杯都顾不上了,只恶狠狠的盯着锅子。终于轮到了朱二,他挽起袖子就挖了满满一勺,只见红彤彤的肉飘在浓稠的汤汁上,还有白生生的萝卜和黑乎乎的菌子。这可都是寻常吃不到的好东西!飞快把汤浇在了饭上,朱二再也不顾的其他,拿起木勺就吃了起来。

    这马肉怎能如此肥美?!发下来的肉一定要带回去,让娘子好好烧煮!啊呀,赶紧吃,吃完了好要盛一碗!

    坐在台上,梁峰看了看手中酒杯,不由轻笑。这都用不上敬酒助兴了,也是,淡酒哪能比得上大块的红烧马肉。

    侧过身,他把手中的酒杯递在了弈延面前:“会喝吗?”

    “会!”弈延双手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

    看着对方通红的耳根,梁峰笑了:“幸亏是淡酒。先吃饭吧,等到宴席结束,再来看看军官人选。”

    弈延用力点了点头,却没马上动筷,而是如梁峰一样,斟了杯酒,双手递了上来:“主公,我敬你。”

    那双灰蓝眸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亮。梁峰能看出对方的认真和期盼,并未推拒,接过了酒杯。绵软的低度酒顺喉而下,这当然不如五粮液,不如茅台,但是喝在口中,却比任何名酒都让人畅快。

    一饮而尽,他如后世一样,反转空杯,做了个“酒尽”姿势。弈延的面孔腾的就红了个透。,低声道:“多谢主公”。

    说完这句,他就像害羞了一样,埋首吃起了碗中的马肉。

    看着弈延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样,梁峰笑了。轻倚在了凭几之上,看向台下欢腾的抢食场面。人心可用,还有何惧呢?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七十三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