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六十八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09
    ,更新快,,免费读!

    天际,一道红金光芒划破夜空,从远山深处缓缓升起。冬日骄阳本就难得,这一幕更是应该让人心旷神怡,然而吴陵面色青白,手扶箭垛,向城下望去。

    城下,横七竖八倒着十数具尸体,这是昨晚就开始攻城的乱兵。整整一宿,他们冲了不知几次,每次都有二三十人,叫阵攀墙,甚至背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土,想要垫在城脚之下。高都的城墙只有一丈六七,叠上几人就能爬上墙头,吴陵哪敢怠慢,组织亲兵一次次把他们扫下城去。一直到半个时辰之前,这伙步卒才消停下来。

    可是吴陵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来攻城的可不止是步卒,还有大队骑兵!那队击溃他增援大军的匈奴铁骑,在距离城池不到两里的地方扎下营寨,足足四五百人,就如虎视眈眈的饿狼,窥探着高都城池。因为这个,吴陵根本不敢组织人冲出城杀敌,只能苦苦强撑,抵挡一次又一次的袭扰。

    而现在,这伙骑兵开始整军了。

    口中满满都是苦涩,吴陵知道,这是匈奴人准备正式攻城了。他们休整了一夜,正是兵强马壮的时候。而自己的部下,却被扰得彻夜未眠。敌逸我疲,这城能守上多久?

    “快去禀告郭县令,让他再带一些青壮来!敌军要大举攻城了!”吴陵声音沙哑,对身侧亲随说道。

    那亲随跌跌撞撞跑下楼去。吴陵按剑高喊道:“敌军就要攻来了!给我振奋精神!只要守住三天,就能等来援军!所有拼死杀敌的,我给你们请功邀赏!”

    城上毕竟大半都是他的亲随,兵卒们稀稀拉拉的一阵呼喝,倒是有些气势。吴陵没说什么,抽出了腰侧宝剑,站在墙边。用那双泛着血丝的眸子,狠狠盯着城下乱兵。

    若是守不住,就一同死在这城上吧!

    “头领,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卢隆意气风发,大声禀道。

    扎扎实实睡了一晚,吃饱了饭,喂好了马,如今战士们又都恢复了力气,骑在马上,个个都跃跃欲试。

    卢葛微微颔首,举起了手里的弯刀,高声喝道:“先攀上城头的,赏十两黄金!”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呼吸都加重了。那柄弯刀刷的挥下:“给我冲!”

    群马纵踏,向着城下冲去。

    ※

    “队正,还不动手吗?”草丛里,孙焦悄悄凑到了弈延身边,轻声问道。

    在他们下方,是片小小谷地。十余辆大车堆在谷中,还有三十余骑守在周围。谷口狭窄,一看就易守难攻。

    昨天夜里,弈延亲率一支小队摸到了后方的山脊上,藏了半宿,就等天亮时突袭。然而现在天已经大亮,他却依旧没有发令。虽然晚上轮换着休息过了,孙焦也不免有些着急。那群懒懒散散的匈奴人都开始埋火造饭了,还不动手吗?

    “再等等。”弈延纹丝不动,半跪在草丛中,注视着下方情形。

    又过了半刻钟,饭香腾起,有灼烤的羊肉,也有滚好的麦粥,守兵三三两两聚在火堆边,开始用饭。孙焦不由自主咽下了口唾液,正想说什么,弈延突然抽出了事先准备的火箭,低喝道:“点火!”

    孙焦哪敢怠慢,飞快打燃了艾绒,一簇火苗燃了起来。弈延引弓搭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这一箭射的极准,正中最里侧的粮车,天干物燥,又有北风助燃,那车粮草轰的一下着了起来!

    “怎么回事?!”“敌袭!是敌袭!”

    下面的守兵立刻乱了起来,不少人丢下饭碗,向着粮车冲去,那可是他们活命的口粮,半点不容有失。另一些人则抽出了弓箭,向着弈延等人所在的方向射了去。匈奴人个个善射,然而弈延选择的位置相当巧妙,十名弓手又一律用的一石半强弓,羽箭顺风而下,射程要远远超过敌军。

    惊叫声此起彼伏,又有不少人中箭,匈奴人很快察觉了敌人的方位和人数,几个勇悍的已经拔刀在手:“冲上去!他们人不多!”

    眼看那群匈奴人调转方向,朝这边冲来,弈延大声道:“吹号!”

    带着号角的兵士毫不迟疑,吹响了号角。低沉的呜呜声传了出去,随着号声,一阵急雨似得蹄声响起。

    “糟糕!敌人,还有敌人!”

    然而此刻再上马迎敌,已经迟了。冲进谷来的骑兵根本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快马飞驰,刀光闪烁。那群守兵哪还能抵挡,立刻乱了起来。

    弈延扔下弓箭,也抽出长刀,大声道:“迎战!”

    梁府的操练,长槍是基础中的基础,随后则是刀盾、弓手、骑兵。好的弓手臂力过人,眼准手稳,用刀也不会差,骑兵更是要样样精通。几个弓手毫不迟疑,拔刀迎了上去。

    突袭来的出人意料,又是前后夹击,那群匈奴守兵再也无法抵达,迅速败下阵来。唯有几个悍不畏死的,拼命抢到了马,逃了出去。弈延并未下令追击,而是命令部下简单隔离了着火的车架,收拢其他辎重。

    乱兵抢来的东西确实不少,不过他并没有清点的意思。翻身上马,弈延道:“留下几个辅兵,转移辎重,其他都跟我来!”

    这些粮食财物不过是鱼饵,重要的还是那支敌军。弈延怎么可能分不清轻重?只看这些东西在那伙乱兵心中的分量了!

    ※

    “快!快杀!敌人又来了!”吴陵嘶声大喊着,挥出长槍,刺中了一个冒出墙头的身影。

    “水呢?拿沸水来!”

    随着呼喝,四五个拎着木桶的兵卒冲了上去,哗啦一下把桶中沸水全都倒了下去。惨叫声响起,叠在一起攀爬墙头的匪兵齐齐摔了下去。这么一桶热水,足够让人皮开肉绽,而且天气寒冷,水凉了之后,更是能黏住烂肉,让人痛不欲生。只要城上有人防守,这就是最简单的守城工具。

    然而杀了一边,还有另一边。趁着混乱,一个匈奴人蹭的一下窜上了墙头,挥刀劈向面前的青壮。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那汉子就抓着咽喉迎面倒了下去。吴陵大喝一声,挥剑迎上。

    锵的一声,刀剑撞在了一处。来势太猛,吴陵不由后退半步,那匈奴人嘶吼一声,挥刀再砍!躲不及了!吴陵拼死偏了偏膀子,长剑反撩,一剑豁开了对方肚腹。

    “啊啊!”那匈奴人惨叫着倒了下去,几根长槍不分先后,戳在了他身体上。转眼间,大活人就变成了个血葫芦!

    “校尉!你的伤!”有亲兵喊道。

    “喊什么喊,跟我顶上!”吴陵咬着牙,也不管膀子上火辣辣的痛楚,再次扑倒了箭垛前,奋力劈砍着冒出头来的敌人。然而片刻后,他突然大喊一声:“快躲!”

    随着呼喊,十几支箭羽嗖嗖从城下射来。因为躲闪不及,他身边那个亲兵被乱箭射中了面门,这一箭舍得不巧,并没夺了他的性命。歇斯底里的惨叫冲他喉中溢出,传出城上所有人的耳中,让人脊背发寒。吴陵咬了咬牙,反手挥剑,给了那人一个了断。鲜血顺着剑锋滴落,就像热油溅在了心中。

    吴陵咬紧了牙关,要忍,要忍过这一波。这群匈奴人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可怕。四百骑兵分作几批,用箭雨压制城楼上的守兵,然后派劫掠来的奴隶,向城楼上攀爬。有了弓箭掩护,城上大部分的守城兵器都无法使用,只能被动的迎战一波又一波爬上城楼的敌兵。也亏得对方人少,若是再多出几百步卒,恐怕城头早就易手了!

    从天明一直打到了现在,城头上的青壮都换了一茬,他手下的亲兵,也开始体力不支。若是今晚早有人袭扰,他能守得住吗?

    箭雨停了,吴陵再次大吼:“快!迎战!”

    然而这次,他扑了个空。墙头没有冒出的人影,那群匈奴骑兵竟然策马离开了城边,聚在了一处。这是要干什么?吴陵不顾危险,探头向外望去。

    “你说什么?粮草被人劫了?!”卢隆气得摔了手上的短鞭,“怎么会被劫?你们三十多人都守不住吗?!”

    “那不像是山贼,来得太快,根本挡不住!”快马奔驰了近一个时辰,那个逃出一劫的匈奴汉子早就满面尘土,口唇开裂,嘶声答道。

    “他们烧了辎重吗?”卢葛冷声问道。

    “只烧了一车粮食!”

    “有多少人?”

    “应该不超过三十个……”

    “全队集合,我们回去!”卢葛立刻道。

    “什么?现在回去,之前不都白打了?”卢隆不可置信的问道,这一天下来,归附的奴隶死了大半,还伤了五十多个骑兵。若是现在放弃,岂不前功尽弃?!

    “他们为的是那些粮秣!人少,车多,不可能走的太快。现在回去,还能把辎重抢回来!”卢葛厉声道。

    没了财物可以再抢,但是没了粮食,他们这群骑兵就丧失了最根本的依仗。孰重孰轻,卢葛看的明白。

    “走近路,从峡谷穿过去!”一拨马头,卢葛催马向来路驰去。

    “该死的。”卢隆咒骂了一句,也不再犹疑,打了个呼哨。大队骑兵开始聚拢,紧紧跟随在头领马后,如同一团乌云,漫卷着向远方退去。

    “他们撤了?为什么撤了?”站在城头,吴陵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伙骑兵远去的身影。这么好的机会,乱兵为何会撤退?他们不要高都了吗?左部匈奴已经派兵了吗?

    茫然看了半天,还是肩上剧痛唤醒了吴陵的神智:“快去找郭县令,找医工救人!”

    再也顾不得那股乱兵了,吴陵大步向城下走去。

    ※

    蹲伏在一块大石之后,孙焦半握着长弓,目不转睛的看着脚下峡谷。这就是队正说的“近道”了。梁府的所有人马,都埋伏在了山涧两侧,而他率领的弓手,则负责引燃峡谷出口处堆积的草木。只要敌军进了峡谷,就能被堵在谷中。

    只要他们走这条“近路”!

    心跳越来越急,孙焦用力的吸了两口气。为什么敌军还不来?他们真会走这条路吗?!

    正犹疑不定,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响起,由远及近,宛若轰轰雷鸣。

    来了!

    孙焦不敢怠慢,立刻点燃了箭上火布,搭弓引箭。灼热的温度舔舐着他的手背,他却没有放手,而是就这么拉着弓,看着那队骑兵驰进了峡谷。近一点,再近一点……就是现在!

    “给我射!”大吼一声,孙焦放开手中弓弦,燃烧的火箭如同流星,飞驰而去。随着呼喝,他身侧九名弓手同时射出了火箭,一箭又一箭,精准无比的落在了堆满柴薪的峡口。

    那些枯树和草茎上早就淋满火油,轰的一声,火光冲天而起。马声嘶鸣,怒焰拦住了铁骑,乱兵被截在长长的峡谷之中!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六十八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