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缨问鼎 第六十六章
作者:捂脸大笑的小说      更新:2016-06-07
    ,更新快,,免费读!

    今儿风又大了些,外面地上都挂了白霜。然而坐在房中,郭郊的只觉浑身都暖洋洋的。身上穿着加了丝绵的锦袍,腿上盖着厚厚实实的羊毛粗毡,脚边炭盆里,烧的还是细炭,烟气不大,又耐久的很。在这重重防护下,哪还会觉得冷?放在往年,这种想都不敢想的日子,终于也轮到他来享受了。这可都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啊!

    嘬了口热气腾腾的酪浆,他又翻了一页账薄,看着上面一行行的数目,只觉心旷神怡。这些时日,他从梁府拿到了不少便宜经书,让下人穿过太行径,卖去了司州。他可不像梁子熙一样,只会认准了要粮,而是以两万钱一册,把经书卖了个精光。

    这一趟,就有差不多十万钱进账。于是冬衣也有了,细炭也有了,就连侍候的婢子都多了两个,怎能不让人舒心?

    这梁子熙,真是个可交之人啊。

    慢吞吞翻完账薄,郭郊闭目思索起明年的生意。只要开春之后梁府开始印书,他就再多拿些,这次走白径,去邺城。那边的生意应该也不会太差。来回几趟,怕也有数十万钱了吧?

    心里想的正美,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一把推开,一个小吏狼狈不堪的冲了进来:“县尊!闹,闹,闹起来了!”

    吓得手上陶碗差点摔在地上,郭郊怒道:“放肆!还有点规矩吗?!到底是什么闹起了?”

    “乱兵!”那小吏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匈奴那边又有乱兵了!”

    “啊呀!”陶碗跌在了桌上,白乎乎的汤汁散了满桌,可是郭郊已经顾不得了,豁然起身,“从哪儿乱起来的?有多少人?打到哪里了?”

    “析县!应该是析县!有四五白人之多,沿途扫荡了数个村寨了。眼瞅着是冲县府来的啊!”那小吏吓的都快哭出来了,哆哆嗦嗦禀道。

    “该死!快去请吴校尉过来!”郭郊喝道。

    高都城旁边就是太行关,自然有驻军把守,其中领兵的正是千人督校尉吴陵。不过天气寒冷,吴校尉大半时间都待在城中,这下倒是凑了巧。那小吏知道事关重大,不敢耽搁,立刻跑了出去。

    郭郊则焦躁的在房间中转来转去。匈奴乱兵啊!要知道四年前,上党就乱过一次。匈奴人郝散率军攻打郡城,不但破了潞州城池,还杀了长吏,扫荡了大半郡城!数万马兰羌、卢水胡也被裹挟其中。大乱整整六年,才被压了下去。

    若是再这么来一次,自己这个小小的高都,能守得住吗?

    打了个冷颤,郭郊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高声叫道:“来人!”

    候在一旁的亲随连忙走上前来。郭郊面色凝重的吩咐道:“你速速带信去梁府,就说乱兵要到了,想要攻打府城,让他小心为上!”

    梁府的工事建的虽然也不错,但是毕竟不如府城。万一这帮如虎似狼的乱兵绕到打到梁府,可就不妙了。郭郊怎么说也收了人家莫大好处,这种时候,自然也不能忘了梁府。

    亲随快步赶了出去。又过了片刻,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大步走了进来,劈头便道:“有乱兵来袭了?!”

    “吴校尉,你可来了!是有一波乱兵,正朝高都袭来。据说是析县的人马,不知怎地就反了!有四五百人呢!”郭郊赶忙迎了上去,快速禀道。

    “析县?那不是左部匈奴治下吗?!这群该死的杂胡!”吴陵怒道,“无妨,我立刻调兵过来,坚守县府。只要能守上几日,匈奴那边应该就会派兵讨伐这股乱军!”

    “可是万一左部匈奴也反了呢?”郭郊声调有些颤抖,这可不是单纯的乱兵啊,万一是匈奴大军作乱的先锋呢?

    “刘渊不还在邺城吗?左部匈奴怎么敢反!”吴陵气势汹汹道。

    “啊!”郭郊这才反应过来,是啊,左部匈奴都尉刘渊还在成都王身边,谅那些匈奴人也不敢妄动。心底稍稍松了口气,郭郊赶忙道,“那城中就要拜托吴校尉了!”

    吴陵点了点头,大步向外走去。

    ※

    远远的,有女人凄厉的哭嚎声传来。血腥味充斥鼻腔,卢葛挥出弯刀,又砍下了一颗脑袋。站在那汪血泊中,他随手擦了擦脸上滴落的黏稠液体,向着库房走去。

    这是个小庄子,只有一百多私兵。花了小半个时辰,他们就攻克了寨门,冲了进来。所有男丁都要杀光,女人随意享用,若是有奴仆肯跟他们走,则能逃过一死。只要给他们酒肉,给他们女人,那些愚笨怯懦的汉子就会拿起刀槍,跟在他的大军之后。这样,他的队伍只会越打越多,直到跟郝散一样,聚众数万,驰骋三州!

    “哐”的一声,库房的大门被踹开了。看着里面堆积的粮食和锦缎,卢葛松了口气:“来人,把这些都带上!”

    这才是他们继续前进的依仗。这些粮草,这些银钱。几个兵卒冲了进来,扛起米袋,兴高采烈的装上大车。还有库房里堆存的那些箭矢、刀槍,也都落入了他们手中。

    做完最重要的事情,卢葛走出了库房,顺着回廊向正堂走去。一路上,有人在扒尸体上的厚厚锦衣,有人衣衫不整,拎着刀哈哈大笑,还有人仔细检查着地上的裸尸,摘下腕子和颈子的金银首饰,塞进贴身的小包里。

    卢葛没有看他们,大步走进了正堂。

    “阿隆,干粮什么时候能备好?”卢葛问道。

    “再有一个时辰。”卢隆满面红光,大声答道,“头领,这次抢了不少粮食啊!”

    “嗯,够吃个十天。不能在这里耽搁,吃完饭后继续上路。”卢葛面上看不出什么喜色,冷冷答道。

    “一定要打高都吗?不如再走几个村子,没想到这些人手里还有如此多米粮!”

    “我们杀了千骑长,大帐不会放过我们的。”

    卢隆脸上的喜色立刻退了下去:“那要怎么办?”

    “抢了高都,躲进山里,度过冬天,然后绕道雍州。汉人还在打仗,顾不得我们。”卢葛看的明白,如今司马腾不在并州,又是冬天,调兵一定会费些时间。只要躲过了大帐的追击,他们就有活命的机会。不过这样一来,抢来的冬粮还远远不够。唯有攻下高都,才能劫掠到足够的粮草。

    “都听你的!”如今卢隆也是心服口服。他这个表兄,一定不比那郝散差。上党已经乱过一次了,哪还能抽出更多兵力?

    “派出斥候,盯住太行径的守兵。若是有人赶来救援,就先杀掉援军!”

    “粮草怎么办?”

    “派些可靠的,看守粮草,其他人轻骑突击。那些晋军,挡不住的。”卢葛脸上露出一抹凶狠笑意,“只要杀了援军,城中就没了守卫,破城易如反掌!”

    “哈哈,那是!晋军可不如这些私兵!”卢隆也笑了。

    两个时辰后,吃饱喝足,浑身血污的乱兵再次跨上了战马,向着高都驰去。另一队带着金银、锦缎和粮秣的车队,遥遥跟在了后面。

    ※

    “你说什么?有乱兵要攻打高都城!一共有多少人?!”梁峰面色凝沉,厉声问道。

    “说是四五百人,都是匈奴骑兵。县尊嘱咐,让梁侯小心。”那信使赶忙答道。

    “你先下去吧。绿竹,叫弈延到书房见我!”

    没有迟疑,梁峰快步向书房走去。作战室中的沙盘已经大致有了雏形,梁峰凝神仔细看去,在沙盘上,高都距离梁府实在近的要命,可称得上唇齿相依。如今梁府已经建好了寨门,修筑了高墙,若是真有敌军,应该也能守住。但是他能放任乱兵过境,高都失陷,让满城百姓置于兵锋之下?让太行径重要关隘,落入乱军手中吗?

    “主公!”弈延大踏步走进了房间,“乱兵要打过来了吗?新寨门修的坚固,就算是匈奴人来了,也绝对攻不下梁府!”

    “他们要打高都。”梁峰沉声道,“高都失陷,梁府就危险了。”

    “高都有守军的!他们应该能守得住!”弈延听出了梁峰话里的意思,皱眉答道。

    “尽快召集部曲,开始备战。派出斥候,占察敌情!”梁峰摇了摇头,果断命令道,“战情瞬息万变,不能干等着敌军来犯,要尽可能多的掌握敌情!”

    弈延只是皱了皱眉,就干脆点头:“主公的意思,我明白。我这就派出哨探,侦查敌情。”

    “很好。”梁峰颔首,再次看向了地图。这高都,到底能不能救,用不用救?四五百匈奴骑兵,可不是那些土鸡瓦狗一样的山匪,他手上这百来人,能在这场小型战争中,起到什么作用吗?

    在焦虑和不安中,一个昼夜飞快过去。第二日,派出的探马疾驰而回,探子滚落在了梁峰脚下,急声道:“郎主,乱兵快马截杀了前来驰援的人马,晋军大败,高都告急!”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六十六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